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起来啊!大家快起来!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

  「快起来啊!」

  大李敲锣打鼓似的,大嗓门拉开来,一路从前面庭院嚷嚷进去,把唐府内的下人都叫起来了。

  两个月没有听到老爷的叨念怒骂,这个家里安静无声,一片死寂,大夥儿不管睡多晚都没人管,工作有做跟没做,也没有人会骂、会称赞。

  他们家老爷虽然骂得多,从来不称赞,不过当他不挑剔,露出满意的眼神时,他们就会做得更卖力,心情就特别好。

  「老爷回来了!」

  从管家、厨子、园丁、家丁到丫鬟们,全部都绕着他们的老爷,掩着鼻子掉眼泪,热热闹闹的哭成一团,直到被唐本草不耐烦的吼——

  「哭什么哭,当我死了吗?还不快去烧水给我洗澡!去把匾额搬进来,小心放厅堂上!」唐本草瞪着一群人全衣衫不整,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模样,火气更大,「我不在一个个全懒散了!乱七八糟,成何体统!」

  一连串吼声,却没把人给吓跑,大夥儿全笑了,一下子做了鸟兽散,烧水的烧水,提水的提水,擦窗子、剪花木、扫地、洗衣、煮饭,全忙碌了起来。

  不久,热水一桶一桶的往老爷房间提进去,脏水一桶一桶的提出来,水换了一遍又一遍,终于还给了他们一个乾净俊朗的老爷。

  花疏已经在厨房煮了一桌子菜,唐本草梳洗过后,一坐下来就狼吞虎咽,像饿了半辈子似的。

  花疏就坐在一旁,痴痴地凝望着他,看着他吃她煮的东西,一脸满足的笑容。

  等他吃饱喝足,她马上拉着他到偏厅去。

  她有一堆话想问他,但是还没开口,唐本草先把门关上,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低头就吻住了她。

  「本草……」她的抗议声消失在他嘴里。

  他把对她的想念和爱意,全部化为实际行动,抱着她的一双臂膀几乎要将她揉入体内和他融为一体,他的吻充满占有欲望,对她强取豪夺,彷佛要吃了她……

  「小花,其实……我好怕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我怕你仍然不肯原谅我,你不肯等我。我每天都担惊受怕,我不能失去你,你知道吗?我好爱你。」

  花疏缓缓张开了眼,凝望着他俊逸的脸庞,想起两个月来每天哭泣等待的日子,她颦眉,狠狠踩了他一脚!

  「好痛……」唐本草立刻放开了她,抱着脚到处跳。

  花疏瞪着他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你是上京城去,为什么铁无心说你失踪了,有人要对你不利?你为什么一身狼狈的回来?你是怎么把区额拿到手的?」

  唐本草瞧她生气的模样,他却笑了,「我最后见到你那天,有几个人到当铺闹事,我过去处理。那几人看来不肯善罢甘休,我正担心祸延你,白府的丫鬟这时来通知你要在那儿住几天,我想这样正好,所以暂时没过去找你。几天后的清晨,我去饭馆,路上就被偷袭了,等我醒来已经在城外,那几个人正打算把我丢进深湖里,我差点就被弄死了。」

  花疏闻言,脸色苍白,满眼惊骇,一只手急忙抓住了他,上上下下地摸着他,看着他。

  「没事的。」唐本草握住她的手,笑着说:「我侥幸挣脱,后来心想,回到城里你也不肯原谅我,以你的个性一旦决定离开我,一定不会在城里住下去。一想到你又可能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倒在哪里,我想只要我离开睿阳城,你就会住下来了。所以我决定不回城去,我去把几间当铺都处理掉,带了一大把银票上京城去找你二娘买匾额。她这个人果然贪得无厌,她开出一个天价,我带去的银票根本不够,后来跟她周旋许久,把身上银票都掏光了,她才肯卖我。」

  「本草你……你把当铺都卖了——去买回这块区额?」她惊骇,二娘果然如她所料狮子大开口!原来她至今仍无悔悟!

  唐本草点点头,眼里没有半分不舍,脸上有豁达的笑容。他紧握着她的手,说道:「小花,我扛着这块匾额回来时,满心所想的,都是你看到匾额时的笑容。失去的当铺,我可以再买回来,但是你的笑容,我永远都不想失去。」

  花疏眼眶泛红,「我二娘把你身上的银两都掏光了,所以你才弄得一身狼狈,千里迢迢扛着区额回来?你为什么这么傻!你可以雇车回来,家里有钱啊!」

  「我是外地人,你说,谁肯相信一个身无分文的外地人,当真把人送到了目的地就有车资可拿?」唐本草抚摸着她的脸儿,「而且,我犯了错,这一趟路是对我的惩罚。小花,我只希望你懂我对你的感情。」

  花疏猛点头,埋进他胸怀里,紧紧抱着他,她感动痛哭。

  「你失踪之后,我好害怕你跟爷爷一样离开我,我再也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留在世上。你真的把我吓坏了!」她抓着他的胸膛,对他的埋怨里充满深情。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唐本草扬起嘴角,心满意足地抱着她。

  十年之约,他放弃了。

  上一次的婚礼也未能如期举行。

  现在花疏已经原谅了他,两人之间已经没有隐瞒任何秘密,这回两人的洞房花烛终于可以如愿了。

  待会儿来翻翻黄历,选一个最近的黄道吉日。

  *

  「故人饭馆」贴出红条,为庆祝唐老板平安归来,免费招待三日。

  「故人饭馆」外,又是大排长龙。

  「故人饭馆」门口,这回却不见平安归来的唐老板。

  长长一条人龙,七嘴八舌,是非又出来了。

  「这不是庆祝他回来吗,怎么不见唐老板?」

  「张老板刚从『君子饭馆』出来,他看见唐老板在里面。」

  「咦?他们不是死对头吗?怎么唐老板跑到对面去了?」

  「听说是跟小花吵架,他又离家出走了。还好这回跑不远,住到白家去了。」

  「咦?这么说来,唐老板上次失踪,也是跟小花吵架,离家出走的吗?」

  「对啊,听说他闹别扭,一气之下跑去把城外的当铺都卖光,钱都花光了,沿路乞讨回来。」

  「有这种事?真看不出来唐老板如此败家啊!」

  「可是,唐老板不是跟白老板是死对头吗?怎么住到白家去了?」

  「这回唐老板又是为了什么事跟小花吵架?」

  「听说啊,是因为……」

  「君子饭馆」楼上,一双怒腾腾的眼睛瞪着大街上一堆来吃他白食还说他闲话的人群,「砰」地一声,把窗子给关上。

  眼不见为净!

  白礼让浅浅一笑,帮他倒了杯茶,温和地道:「这是玫瑰茶,采用的是『花谱』里的薰茶方法。花疏说,玫瑰香气浓艳,适合薰茶。薰茶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采下新鲜玫瑰——」

  「行了、行了!」唐本草长摆一扬坐下来,拿起茶杯一口倒进嘴里。他又不是花疏,他才懒得听一个大男人讲食谱。

  白礼让望着他,摇了摇头,也只能苦笑。虽然他对花疏已经不抱非分之想,不过有时他还满想知道,比起对美食一窍不通又毫无兴趣了解的唐本草,自己究竟输了哪里?

  「唐兄莫气,外人不明白你和花疏的事情,穿凿附会,积非成是,一堆闲言毋须理会。」

  「那些三姑六婆,谁理会!」

  白礼让狐疑地望他一眼,「那么,唐兄又为何如此生气?」

  话说回来,他甚至还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又发生什么事?

  三日之前,他听说唐本草平安归来,特地上门探望,哪知他才走到唐府门前,就见唐本草气冲冲走出来。

  他正要打招呼,还未开口,唐本草一见到他,马上拉着他,对着他说:「我去你家住,走!」

  这一住下来,已经三天了。

  唐本草只把这两个月来失踪始末说了一逼,至于他为何回来不久就冲出家门,住到他家来,他始终不肯提。

  当日苏艳芳曾去找花疏询问,花疏也只是笑而不答,她似也无意来把唐本草「带回去」。

  唐本草皱起眉头,臭着一张脸闷不吭声,拿起茶壶倒了一杯又一杯,把白礼让花了功夫薰出来的玫瑰茶一下子喝光了。

  白礼让伸出手,又把手伸了回来,望着那壶茶,内心不住叹息。他忽见唐本草定住了目光,顺着他的视线,他回过头去,一见楼梯走上来的人,他终于松了口气,当下笑了。

  「花疏,你来了。」

  「哼!」唐本草傲慢地别过头去。

  「大哥,不好意思,本草打扰你了。」花疏走了过来,站在唐本草身边,对白礼让歉然微笑道。

  「哪里。」白礼让起身,识相地道:「我到楼下看看,你们聊。」

  花疏望着白礼让下楼,才回过身来。她见唐本草把茶壶里的茶都倒光了,还一个劲的忙碌。

  「本草,茶没了,我们回家喝吧。」她好言道。

  「我们是一家人吗?你跟着我姓的吗?一个姑娘家邀一个男人回家喝茶,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他冷哼道。

  「本草,我只是说暂时不想成亲而已,你何须如此生气?」还离家出走。

  花疏拉着他的手,轻轻摇晃他。

  「哼!」唐本车拨掉她的手,扭过头去。

  「本草,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商量吧。」她绕到另一头,露出甜甜的笑容,对他好声好气。

  「不行,我说过了,你不给我办婚礼,我就不回去!」男子汉大丈夫,说一是一。

  花疏望着他,眉问一皱,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下楼去。

  咚、咚、咚,楼梯踩得响亮,没多久楼上只剩下一个赌气的男人和冷空气对望……

  「小花,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给我站住!」

  阶梯没了,总得自己赶快另外找阶梯下。再说,他堂堂大男人,何必跟个小女子如此计较。

  回家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