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花,早啊,今日可真冷。」

  「早,张老板,楼上还有位置,您要到楼上坐吗?」

  「好。唐老板还没有消息啊?」

  「……嗯。」

  「张老板,我带您上楼。」铁无心马上走过来。

  「哦……好、好。」张老板瞥见小花恍惚的脸色,这才惊觉失言,一脸尴尬地跟着铁掌柜到楼上去。

  唉,看她一脸笑容招呼客人,以为她没事的,看来只是强打起精神而已。这也难怪,本来再过几日,两人就要成亲了,却发生了这种事。

  都经过大半个月了,唐老板像人间蒸发似的,毫无消息,当初在当铺里闹事的几名外地人,也听说在唐老板失踪那天都出城去了,宫府派人追捕,至今还无消息。

  「小花,前头我来招呼就好,你到厨房去看看吧。」铁无心下楼,看见她还站在那儿发呆,脸色有些苍白,看了实在心酸。

  花疏点了点头,走进厨房去。

  「故人饭馆」生意依旧好,厨房热气升腾,洗菜、洗碗、煮汤、炒菜,每个人各司其职,动作勤快,忙碌得很。

  她站在厨房中央,转了一圈,却似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小花儿,辛苦你了,我帮你擦擦汗。

  小花儿,这样凉快多了吧?

  小花儿,喝口水,来……

  到处都是他的声音,他的影子,他的笑容,到处都是!

  眼泪成串滚落,模糊的视线,是他清晰的俊颜,吵杂的人声、锅炉声、洗碗的碰撞声、水声,都盖不过他甜腻低沉的耳语。

  「唉……小花,厨房这里人手够,你去前头帮忙吧。」

  「前头人手也够了。小花,你去帐房看看帐好了。」

  「是啊、是啊,小花,过几日要发薪饷给我们,你去帮我们看看铁掌柜有没有少算了。」

  「对啊,小花,来,这里走。」

  「小花,这里坐,帐本在这里,你慢慢看。」

  她被推着走、按着坐,眼前一片模糊,直到眼泪滴落帐本,湿了纸页,她才回过神来,连忙用袖子抹去泪水,却不小心把一页数字弄得惨不忍睹。

  「糟了,本草回来会骂……」本草……什么时候才回来,我宁愿听你骂,被你骂……

  不听话的眼泪又滚落,她坐在唐本草常坐的位置,摸着桌沿,摸着他的椅子,思念他的心愈来愈疼痛。

  然后呢?是我把翠玉花戒绑得不够牢,掉了,所以你身上只剩下这条红绳?

  不,不是掉了。你离开之后,我扯掉红绳,离开天崖村,到另一个地方,在那里的当铺,把戒指当掉了。我没想到戒指还挺值钱,我用那笔钱做了生意,也许真是时来运转吧,我赚了不少钱,开起了当铺,成为商人,赚了更多的钱……又开了「故人饭馆」。

  她为他找藉口,因为她的心才是诚实的,她根本不想失去他。

  他明知顺着她的话说,她也许就不会怪他那么深,但他还是选择对她坦白。

  她当时为什么没有想到,他一定考虑到后果,花了很大的勇气对她坦白,结果,她不相信他……

  疏儿,原谅我!

  十年之约你不屑,十日之后你却要我守婚约?……我做不到。

  她质疑他的人格,遗忘了他这段日子对她的宠爱呵护,努力所做的弥补。

  她狭隘的心,选择让仇恨蒙蔽眼睛,结果……

  小花,我去一下当铺就回来。

  那竟是她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他并不是任她住在白家不理会,他是因为遇上麻烦,所以没有来接她。

  她却还暗自生着他的气,下定决心要离开他……

  其实,她根本就离不开他,从八岁那年第一眼看见他起,她频频回头望着他,天天去找他,到去年冬天被他救起,张开眼看见他那瞬间,都注定了,她此生爱定了这个人,不管走到天涯海角,她最后要的还是他,她还是会回来找他。

  「本草,你快回来……你不要躲着不出来……本草,我原谅你,我不怪你了。本车,你快回来……」

  「花疏,唐老板一定会没事的。」苏艳芳过来看她,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那儿,泪流满面,喃喃自语,她叫了许久,她都没有反应,她也只有摇头叹息。

  *

  冬日到了尽头,新芽绽放,新年也过了。

  四季正常交替,节日照过,大街上人来人往,就好像不曾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但是,两个月前,他确实失踪了。

  离开家门之后,至今音讯全无……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可以像没事一样,日子照过?

  为什么,就连她也一样,天天上饭馆,去当铺,取代他的工作,就像没有他,她也能够生活得很好?

  花疏穿好衣服,系上腰带,低头望着身上的衣服。她所有的衣物都是他买的,都是本草买的……

  本草,两个月了,你让我一个人守着饭馆、看着当铺等你,已经两个月了。

  本草,我还要每天早上起来,穿着你买给我的衣服,却看不到你……这样的日子,我还要过多久?

  ……唐本草,你负了十年之约,又留下我一人为无法完成的婚礼收拾残局,你对得起我吗?

  花疏伸手摸着冰凉的脸,眼泪早已流乾了。

  她打开门,拂晓时分,寒气袭人,她缩了下身子,穿过中庭,走了出来。

  前庭有家丁刚起来,正打着呵欠,拿着扫把准备扫地。

  「大李,早。」

  「小花,你要出门了啊?我帮你开门。」

  「谢谢。」

  大李把大门打开来,花疏跨过门槛,一步踏出去,就下小心踩到了一块板子,这块板子还没铺平,踩下去东晃西晃,她差点摔跤,还好及时抓住了门板。

  她低头一看,原来下头还压着个人,怪不得踩不稳。这也把她吓了一跳,踩在上头的脚正要收回来,下面却传来声音。

  「哪个混帐王八蛋……敢踩你家老爷!」

  磨牙切齿声,听起来好熟悉——

  「老爷?」大李正要回头扫地,听见声音,那双睡眼惺忪的眼睛突然瞪大了。

  花疏忽然感觉到心脏活络了起来,跳动得好快,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热了!

  「是哪个混帐……还不把你大脚拿开,是等着我开除吗?」低沉乾哑充满疲惫的声音又咒骂了起来。

  「小、小花,快把你的脚拿开,是老爷!是老爷啊!」大李丢下扫把,跑出来高兴得又叫又跳。

  本草……真的是本草?花疏又重重踩了一下,确定板子下面确实有人在哀号,那声音确实是唐本草。她的眼泪掉了下来,忽然很气地又重重踩了一下!

  「呜……好痛……小花?……是小花?……你别踩啊,当心踩坏了。」一听是小花,唐本草马上换了讨好的语调。

  「踩坏了正好,拖去埋了!」她好气,他到底跑哪去了,既然人没事,为什么不回来,害她整整哭了两个月,他是故意整她嘛!

  「小花,我甘心被你踩,但是这块匾额不能踩啊,这是皇家恩赐的贵礼,随意践踏被看到了要杀头的。」唐本草趴在地上,一点也没想爬起来的迹象,匾额盖住了他的人,看起来很滑稽。

  匾额?皇家恩赐……花疏一脚踩在板子上,低头看着,动也不动。

  「小花,你快走开。」大李赶紧把她拉开,这才能够把区额从唐本草身上搬开,「老爷,我扶你起来。」

  花疏的目光跟着翻过来的匾额,定定地落在区额上的几个大字——天下第一厨!

  是爷爷的匾额!

  大李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却瞪着眼前蓬头垢面,满脸胡须,全身脏乱充满恶臭的男子,立刻嫌恶地把他推开,「你、你是谁啊?」

  花疏充满激动的眼光缓缓转过来,看见大李掐着鼻子,指着地上的人大叫。她困惑地转向地上的人……

  「李昆成,你这个混帐,你敢推我!连老爷我你都不识得了,年纪轻轻你两眼昏花!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老爷……真的是老爷……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大李一脸惊愕,想靠近他,又被他浑身刺鼻的臭味熏得裹足不前。

  花疏蹲跪在他面前,伸手拨开他披散的乱发,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神,眼泪立刻滚落下来。本草,真的是本草……

  唐本草凝望着她,嘴角咧了开来,「小花,我把爷爷的匾额拿回来了,你再不用担心这块匾额挂在你二娘的店里,受人白眼了。」

  花疏一愕,终于恍然大悟,「本草,你去京城了……你是为了把爷爷的区额拿回来……所以才离开的吗?」

  唐本草瞅着她许久,才开口:「小花,我离开,你才有栖身之所;而且我得去为我的错误做弥补,你才会原谅我。……小花,我好想你。」

  原来他担心她离开他,又挂心她无处可去,才一个人走,把这里留给她。花疏咬着唇,胸口涌出一股热流,她激动难抑,抖着肩膀,紧握着手。

  唐本草迟疑了一下,伸手抹去她的眼泪,隐隐颤动的手忍不住捧了她的脸,抚摸着她冰凉的肌肤,立刻心疼锁眉,「你怎么瘦了呢?」

  「本草……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她再也压抑不住汹涌的感情,投入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唐本草一怔,两眼挂着泪光,两手缓缓环住了她,重新将她抱在怀里,一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心,直到得到她原谅的这一刻,才终于稳定了下来,一颗心才有了完整的戚觉。

  「小花……我爱你。」他紧紧地抱住了她,怀抱住两人的幸福。

  花疏哭了,在他怀里一直点头,泣不成声。

  大李站在一旁,看着黎明阳光升起,照在一对有情人身上,显得特别温暖耀眼。

  「呜……老爷……老爷终于回来了,呜呜……」他掐着鼻子,看着相拥的两人,大受感动地跟着哭了。

  呜呜……只是老爷是跌到粪坑去了吗?好臭啊!

  真亏小花受得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