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月色深沉,大街上寂静无人,两家饭馆面对面,对面的饭馆已经没了灯火。

  唐本草深深攒眉,面色惨白又凝重,坐在打烊的饭馆内,等着接小花回家。

  想不到他一回来,反而换白礼让出城去了。听说是有重要亲戚大寿,他上京城送礼去了。

  为什么翠玉花戒会到了白礼让手中?为什么小花会把白礼让误认为当年少年?白礼让竟企图将错就错,造成事实,无耻的混帐!

  啪!

  他怒击桌,却把铁无心吓了一跳。

  「老板,什么事惹到你了?」

  唐本草瞥他一眼,忽然对他招了招手。

  铁无心狐疑地走了过来。

  「无心,你说饭馆现在如果少了小花,影响多大?」

  铁无心一怔,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猜不透老板的心思。这一整天老板都待在饭馆里,看起来心神不宁,对小花倒是依然体贴,看起来不像有吵架。

  他左思右想,想到老板出城,迟了好些时候才回来,口头说是巡视当铺,莫非……

  他赶紧往后看了一下,确定小花不会这么快出来,才低头凑近唐本草,小声说道:「老板,你这次出城莫非有艳遇,怕给小花知道,她闹罢工?还是你准备把美人迎进门,把小花踢走?」

  唐本草沉下脸,一巴掌推开他靠过来的脸,「你嘴巴这么健……谈,我看没有小花,饭馆的生意应该也不会有影响了!」

  铁无心被他猛力一推、嘴巴差点歪掉,一连退了几步才站稳。

  他倒是很意外,唐本草一向很禁得起玩笑话,他今天心情果真相当恶劣,看来少招惹为妙。

  「老板,讲实在话,饭馆目前的生意已经稳定了,厨房里几个厨子也都很认真学了小花的手艺,如果少了小花的话,短时间内的确应付得来。但是要长久经营一家饭馆,厨房里绝对需要一位灵魂人物,能够不时变换推出新菜色,所以小花对『故人饭馆』而言,绝对是镇店之宝。」有小花在,他这个掌柜才当得轻松,三不五时又有新菜试吃,他这个美食者才肯心甘情愿留在店内拨算盘,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老板动了小花的位置。

  唐本草没心情理会他的长篇大论和内心的私欲,「短时间就够了,从明天开始,我跟小花不会来店里,饭馆里面大小事都交给你了。」

  他这一说,不只铁无心意外,花疏刚走出来也听到了,她讶异地问:「本草,为什么我们不来店里?」

  唐本草回过头去,脸上的阴郁已经不见,咧嘴满脸笑容,起身走向她,温柔体贴又深情款款,对她道:「小花,这一阵子你每天都在闷热的厨房里忙碌,实在太辛苦了。现在饭馆里的厨子暂时都能够应付得来,所以我想让你休息,我们去哪儿走走玩玩好吗?」

  铁无心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拚命搓着两只手臂。原来老板打这主意,那干嘛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害他以为他和小花出了什么事,会严重影响到饭馆营生,真是白担心了!

  花疏望着唐本草深炯目光,双靥泛红,满脸甜蜜,浅浅微笑,点了点头。她没有想到,她让唐本草知道她小时候做的荒唐事,他没有破口大骂,也不曾责备她,更无意和她分手,反而把她紧紧搂在怀中,对她更加温柔。

  她真的好感动。

  这证明她没有选错了人。

  剩下的问题,就是请白礼让把戒指还给她了。

  *

  天冷,一对情人的心却是热的。

  大街上,无视众人的眼光,唐本草紧紧拉着花疏的手,走出布行又走进金铺子,下久又踏进对面的胭脂铺,一出来又进了隔壁的珠宝行。

  花疏甩也甩不掉他的手,羞红了脸,低垂着头,被他招摇地拉着一家一家店铺进出。

  「本草,太多了,不要再买了。」真的太多了,进入每一家店铺,他都摆了阔大爷样,银票掏出来,东西任她搬。

  通常她只是多看一眼,他就付钱了,吓得她后来眼光都不敢乱瞄,而他索性自己帮她挑。

  「小花,我们再到前面看看。」唐本草拉着她,对她堆满了笑容,眼里就只有她。

  周围一群人都在看着,男的一脸好奇,女的一脸欣羡和忌妒,更望着唐本草俊脸上的笑容,口水都滴下来了。

  「本草,够了,真的够了。」花疏两手拉住他,不让他再往前走了。

  唐本草终于停下来,却迟疑地望着她,再看看前头的摊子,「真的够了吗?不再多买一些?」

  花疏很坚决的摇头,很狐疑他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打从他说要让她休息一阵子,带她出来走走以后,每天都带她到处买东西,而且买的全是她的东西。

  这哪像过去那个斤斤计较、精打细算的唐本草?他到底是怎么了?

  「小花儿,你是不是累了?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

  「本草,我不想吃东西,我想回家了。」

  「好,那我们回家休息吧。」他低沉嗓音柔情款款,真是她说什么都依她。

  唐本草对待小花温柔似水,把周围一群女子看得如痴如醉,各个晕头转向,跟在后面走。

  花疏尴尬地频频回头望,前头突然有人和唐本草打招呼,他停了下来,她不小心就撞上了。

  「小花,你没事吧?」唐本草急忙回过头来关心。

  「没事。」她咧着嘴角,和前头的钱老板点了点头。

  「唐老板,你和小花姑娘好事近了吧?日子看了吗?」

  「快了、快了,正在挑日子。」唐本车两手握着花疏的手,亲亲爱爱、甜甜蜜蜜,又热络地说:「钱老板,到时候可得来喝喜酒。」

  「那是当然了。恭喜两位了。」

  「谢谢。」

  原来唐老板真是带小花出来办嫁妆的。

  小花好像是孤女,一切都靠唐老板张罗吧。

  真是羡慕啊,唐老板好大方啊!

  「原来唐老板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唐老板,恭喜、恭喜啊!」

  「谢谢、谢谢。」

  周围的声音愈来愈多,她听得面红耳赤,拉着唐本草急急忙忙跑回家了。

  *

  房间里堆满了各家店铺陆续送来的东西,似乎她和唐本草即将成亲的消息传开来了,大家当真以为她在办嫁妆,都主动贴上了红纸。

  她望着一张张的喜红,脸上浮着疑惑和困扰。

  「小花,东西全送到了吗?还有缺什么?」房门没关,唐本草就直接走进来。

  花疏转过身去。

  窗外的夕阳斜倚在唐本车身上,他穿着一套暖厚的玄米色袍服,俊逸挺拔,神采奕奕。火红的光芒把他的笑容渲染得更为迷人。

  「不缺了。」花疏若有所思地瞅着他,靠近了他,伸长了手,把冰凉的手心贴上他的额头。

  「干什么?」唐本草眺高了眼望着她的手,对她的举动不解。

  「没,我看看你是不是染了风寒。」她放下手,还是用狐疑的目光盯着他,「本草,我过去打破你一只茶杯,你都记得很牢,花了你的每一文钱,你都拿算盘跟我算。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相处久了,对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对于他的「性情大变」,她只感觉「礼多必有诈」,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

  唐本草两只手抱住了她,低头就先给了她一个深情甜蜜的吻,「疏儿,我爱你。你今天看起来好美,就像我当铺里最值钱的古董,迷人极了。」

  他俯身又要吻下来,花疏两手牢牢地贴住他的嘴巴堵住他的吻,「少灌迷汤,而且我一点也不想当你当铺里被人典当的古董——」

  「那些古董很值钱。」唐本草拉下她的手,一脸笑容,又凑过来。

  「本草——」她很想问个清楚,但是双手被他抓住,才开口就被吻住了。

  他一点都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一手锁抱着她,捧着她的后脑,强势又热情地不停吻她,把她吻得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几乎要窒息了……

  他深邃的眼里出现欲望,忽然拦腰将她抱起,走向床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