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欢迎光临!请进、请进。」

  「唐老板,恭喜、恭喜!」

  「谢谢,希望大家吃得满意,吃得开心,以后常来。」

  「啊……会的、会的。」一瞬间笑容有些僵硬,赶紧溜进饭馆内。

  「故人饭馆」如期开张。

  开张首日就贴出红条,打出三日免费招待的好消息,一下子就把「故人饭馆」挤得水泄不通。

  唐本草特地站在门口招呼客人进门。

  对面的「君子饭馆」倒也乾脆,直接关起馆子,贴出「休店三日」。白礼让带着刘厨子和馆内夥计、跑堂们出城春游去了。

  「故人饭馆」新屋新碗新碟,一切都是新,就连老板、厨子都是新手,很多人凭着一份好奇上门,更多是来看热闹的。

  想这「君子饭馆」百年字号,守着传统味道,在睿阳城内屹立下摇。这「君子饭馆」对城内人而言,吃的是一份家乡味和从小到大陪伴的感情,人们已经习惯了「君子饭馆」的味道。

  「故人饭馆」特地选在正对面开店,挑战意味浓厚,但无异是以卵击石,要不了多久肯定关门大吉。

  饭馆外大排长龙,城内家家户户扶老携幼等着进饭馆吃一顿免费食,左邻右舍、街坊邻居聚在一块儿,等着无聊,七嘴八舌的打起招呼来。

  「王大婶啊,你也来了。」

  「哟,李大妈,听说你出城去探望二女儿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昨儿晚刚回来,听说唐老板开了新饭馆,特地过来尝尝。」

  「是啊,这饭馆装潢得真好看,唐老板品味真好。」

  「好看有什么用,饭馆是卖吃的,又不是用来看的。」排在前头的吕老伯冷哼了声。

  「我说吕老啊,你排在人家饭馆门前等着吃免费的,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吧。」城里大半数以上的女人都是唐老板的仰慕者。

  「讲实在话,这要不是打着免费招待,我也不想来呢。」后面的郑家年轻人也出了声。

  「废话嘛,人家饭馆这么高级,你一个打铁的,吃得起嘛你!」马上有女子出来护卫。

  「哼!我偶尔也会上『君子饭馆』吃一次的。平时吃不起,逢年过节总要犒赏自己和家人。就是血汗钱,才要花在对的地方!」

  「郑二说得对,攒钱困难啊,好不容易存了点银两,当然是要选『君子饭馆』,谁也不想白花了冤枉钱啊。」

  「哈哈哈!我看这『故人饭馆』开不了多久就要关门了,要趁免费招待赶紧来尝尝。」排在很前头的赵大嗓门是卖猪肉的,他忽然迸出了这么一句,「故人饭馆」门前突然鸦雀无声,没人敢开口了。

  唐本草站在门口,两手在背后握得很紧,脸上笑容不断,还是那句「欢迎、欢迎,请进、请进。」

  一群人低着头,小小声的说「恭喜、恭喜」,就像贼似的溜了进去。

  唐本草笑僵了,回头叫出铁无心,让他来接手招呼客人,并在他耳边磨牙切齿道:「叫小花给我卖力些,三日后要是留不住客人,我就把她给卖到『红花院』去!」

  红花院?睿阳城内第一妓院啊……铁无心眺他一眼。

  听说「红花院」第一名妓是老板的红粉知己,对老板非常倾心,小花到了那种地方岂不生生被折磨死……

  不、不,他对小花的手艺深具信心!

  虽然如此,铁无心仍然冒了冷汗。

  *

  三日过去,回归正常营业。

  天还蒙蒙暗着,小花打了个呵欠,低着头、半眯着眼定在几近无人的街道上,一不小心就在转弯处撞进了某人怀里。

  啊……惨了!脑袋「叩」地一声敲到对方的胸膛,她下意识的反应是立刻眯眼偏头,等待一声咆哮吼来——

  等了一会儿,无声无息,她感觉到肩膀上有一双手。

  「姑娘,你没事吧?」这人轻按她的肩膀扶住她,出声温柔亲和。

  她张开了眼,目光落在对方白色的衣裳胸膛上,顿时松了口气。不是唐本草,他的衣服里有灰色、褐色、暗红色、米黄色,就是没有白色。

  而且「故人饭馆」都是由铁掌柜来开门,身为老板的唐本草习惯晚睡,天没大亮他根本爬不起来。

  「我没事,抱歉。」她拾起头来。这人跟唐本草一样长得很高,纤瘦修长,也不像他胸膛硬邦邦。她每次都怀疑唐本草可能在胸怀里藏了铁片,故意把她撞得头痛红肿,以此为乐。

  蒙亮的天色依稀看得见一张白皙俊美的脸庞,这个人有着精致的五官,整体看来纤细儒雅,看得她的心狠狠敲了一下。

  她直直望着他,强迫自己清醒,直看着这张面庞,若与唐本草相较显然各有特色……他是——

  「白礼让?」小花直觉地联想到这个人。

  她想大概整个睿阳城的姑娘没有人认不出唐本草和白礼让来吧,她看见他一口洁白牙齿,笑容温和,对她的叫唤丝毫不戚意外。也许她不知道他是谁,他反而会诧异吧。

  白礼让对她笑着点个头,相当君子地放开了她,迈步走开了。

  原来他就是白礼让啊……

  她望着他的背影,跟在他身后,目光自然就落在他身上。

  难怪小薏对他痴迷若狂,这人举止优雅,君子风度,笑容谦和,没有半点傲慢,和某人大大不同。

  她见他停了下来,打开「君子饭馆」的大门,回过头来望着她,脸上似有询问之意。

  她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看着他,顿时心慌意乱,转身匆匆走进「故人饭馆」里。还好铁掌柜已经来开了门。

  话说回来,这「君子饭馆」的大门居然是由白礼让亲自来开的。老板以身作则,态度严谨,下面的人自然懒散不得了。……真是难得,和某人大大不同。

  「小花,早啊!」

  「早。」她对铁无心点点头,便走进后头的厨房,因此没有注意到对面饭馆的男人一直看着她许久,才转身进入饭馆。

  街上慢慢多了人迹,天色渐亮,一早出来开店门的店家愈来愈多,不久整条街热闹了起来。

  「早!客倌请进!」

  「大爷,欢迎、欢迎,请进!」

  店小二在门口招呼着,人群来来往往,衣着光鲜的大爷们几乎都走进「君子饭馆」,过去三日有来排队尝过免费食的就踏入了「故人饭馆」,不过生意比起来,还是「君子饭馆」占了优势。

  接近正午,唐本草就站在饭馆门口,亲自招呼。

  不久,「故人饭馆」便坐了满八成。

  「君子饭馆」里,站在柜台后的周掌柜,是自家的远房亲戚,五旬出头,满脸皱纹,一生都在白家饭馆里工作。他望着外头唐本草站在大街上,一个个把客人拉进「故人饭馆」里,脸色绷得很难看。

  「二表叔,不必在意。」白礼让站在一旁,只是笑。

  周掌柜回头望他一眼,点了点头,继续拨算盘。

  两家饭馆第一日交手,在唐本草热络的招呼下,算是平分秋色了。

  *

  做饭馆生意,重在待客之道,贵在厨子手艺,光耍花招是不能长久的。「君子饭馆」上下,全抱持着和老板一样的心态,因此不在意客人短暂被拉过去。

  只是,以为客人尝鲜,过不了多久,跑到对面去、或者被唐本草拉过去的客人就会陆续回来。

  却不料已经一个多月了,「故人饭馆」依然高朋满座,甚至开始有人在「君子饭馆」里讨论起「故人饭馆」的菜色和厨子来。

  「讲实在话,一开始我也不看好,进去尝了后,真是惊艳啊!每道菜都色、香、味俱全,颜色鲜美,充满花香,尝起来更是滋味不凡,这厨子可真了得!就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是啊、是啊,我最喜欢那道『晚食菊羹』,吃进嘴里,满满菊花香,甘甜微酸,我瞧里头有姜片、桂叶,可完全没抢味。这要没真功夫,还做不出来的。我猜啊,这位肯定是烹调经验相当丰富的名厨子。」

  「我还没尝过这道菜,下次可要点来尝尝。」

  「我喜欢的是那道『炙羊心』,听说是先将羊心投入玫瑰花水中浸泡,等花的香气入味后,再上盐串起来炙烤。吃起来也是香气四溢,滋味鲜甜,想来都会流口水,哈哈。」

  「有这么好吃吗?瞧你们形容得像百花宴似的。」

  「你别不信,今日要不是你约在此请客,我本打算去『故人饭馆』的。」

  「是啊、是啊,我本也是如此打算!」

  「嘘,小声一点,别给掌柜听见了。」

  早听到了。周掌柜紧皱着眉头,低着头装作忙碌,一言不发。

  不久,他见白礼让进饭馆来了,马上拉着他到后面帐房去。

  「二表叔,有何急事?」白礼让仍是一脸笑容。

  周掌柜却笑不出来了。

  「少爷,咱们很多老顾客都跑到对面饭馆去了,最近店里讨论『故人饭馆』的客人愈来愈多,生意大受影响。少爷,我想应该跟刘厨子讨论一下,我们也多加些花卉入菜,多些香味。」

  白礼让沉吟半响,只是微笑道:「刘厨子是真才实学,厨艺精湛,在专才方面有他的执着和坚持,我不想勉强他。」

  「可是少爷……」

  「二表叔,别急,再等一阵子看看吧。」

  周掌柜望着白礼让一脸温和笑容。少爷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如今迫在眉睫,少爷还是如此从容,就表示他胸有成竹,自有打算。

  「好,那我去做事了。」他安心地离开帐房,将门关起。

  白礼让这才敛起笑容,缓缓攒眉,坐到案前摊开帐本。

  最近人人都对「故人饭馆」的厨子身分感到好奇,不过唐本草下令饭馆对外一概封口,因此没有人知道「故人饭馆」的大厨究竟是哪一号大人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