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板,外面倒了个人。」

  「冰天雪地倒了人,那肯定是个死人,报官埋了吧!」

  「咦!……是。」打杂的小李走出店铺,全身一阵战栗瑟缩。其实老板说得没错,天寒地冻,这人肯定冻死了,只是老板也真是无情啊,这外面躺着的可不是猫狗,是个人哪!

  他满眼同情,略带畏惧,瞥一眼躺在店门口被冰雪覆盖的人,迟疑地缓缓蹲下来。

  他抖着手,伸了出来,轻轻拍掉一层雪,拍着、拍着,忽然见地上的人动了一下。

  他一愣,赶紧回头喊:「老板,人没死啊!」

  「还没死吗?」一个高大俊逸的男人走出来,蹲下身子,伸出手去,探向那人鼻息。

  有点热气。

  「啧,要死不活真麻烦。要倒也不挑对地方,这里是当铺,又不是医馆。要不倒到『君子饭馆』门口去,也还能要口饭吃。」

  小李听着老板叨念,看他两手拍掉了那人身上的白雪,抬起那人的身子,一把抱起。

  亏老板生得一张好看的脸,又有一双很酷的眼神,五官立体深邃,体型健美,肤色健康,看上去精神十足,血性果敢,粗犷豪放。

  外表处处是优点,迷倒了满城女人心,不管是年轻姑娘、大婆、大婶,家里有钱、没钱的,全都冲着老板这张脸,有事、没事就拿些东西跑来当铺里晃。光靠老板这张脸就让店里生意兴隆了。

  老板这张脸很招摇,不分年纪把一群女人迷得团团转。这些女人全不知道老板的真实性格,爱碎碎念,爱吼人,脾气差,骨子里带了凉薄冷血的性子,没有施舍精神,锱铢必较……咦?

  「老、老板,人还活着啊……」老板抱着人打算上哪去?该不会想在外头绕一圈,真把人给冻死了省掉麻烦,直接带去报官吧?

  「废话,我没眼睛看吗?回店里去打扫,快过年了,要调头寸的人多,给我好好招呼着!」唐本草回过头来,瞪他一眼,踏着雪地离开当铺。

  小李听见老板走远了嘴里还在念:「这女人还真轻,没冻死迟早也会饿死,要死也不走远点……」

  是个女人啊,那应该不用担心了。老板这人虽然冷血了些,对女人倒是挺好的,看起来是会带回家好好照顾。

  小李这才放心,转进店铺里去。

  「好冷!」

  *

  大东王朝,罗氏天下。

  宋帝继位四年多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此地是睿阳城,京城离此千里远。

  睿阳城内,最大的是睿阳郡王;最有口碑的酒楼是老宇号的「君子饭馆」;最出名的典当处是「故人当铺」。

  本该如此的,哪知自从春来打了一记响雷过后,一切开始变了样。

  睿阳城内最大的睿阳郡王处处迁就睿阳郡王妃。「君子饭馆」由小老板白礼让接手后,他在「故人当铺」的斜对面开了一家更大的「君子当铺」,结合「君子饭馆」祭出许多优惠,因此抢走「故人当铺」不少生意。

  「故人当铺」的老板唐本草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踩我一脚,我踩死他!

  这下,他可气了。

  「故人当铺」在各地共有十三家分铺,唐本草一怒之下收掉了七家,筹足资金,买下「君子饭馆」对面的土地,盖起了两层楼的饭馆,装潢得富丽堂皇,硬是要把老字号、老招牌的「君子饭馆」给比下去!

  他的「故人当铺」之所以能出名,做得稳当,全凭他有一双识人的慧眼,雇了一批能干精明的识货人来帮他守铺。

  但是经营饭馆却不一样了,他得找个长袖善舞、算盘打得精的掌柜,更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能把「君子饭馆」的刘厨子给比下去的大厨,这可不容易了。

  「君子饭馆」之所以远近驰名,扛得起老字号这块招牌,都多亏刘厨子一家三代精心专研佳肴,尽心为白家工作,对白家忠贞不渝。

  眼下,唐本草是把饭馆盖好了,也在邻县里找到一个会打算盘,喜爱美食,又可靠的掌柜。

  全靠这位白发苍苍、笑容满面的铁掌柜的福,他刚好有忘年好友在京城六王爷府里当厨,近日告老还乡,已经答应过来再做两年。

  这六王爷爱美食,曾经来到睿阳城,大驾光临「君子饭馆」,不过对刘厨子的手艺虽无挑剔,也未多加赞扬,因此唐本草对这位即将到来的彭大厨深具信心。

  春末牡丹开,城里牡丹祭,再过十日「故人饭馆」即将开张,彭大厨也快到了。

  如今万事具备,就等待东风。

  唐本草这回砸下重本,誓言要把白礼让的「君子饭馆」打到趴地不起!

  *

  西城门附近有座宅院,大门口高挂着「唐府」门牌。

  数月之前,她饥寒交迫病倒在「故人当铺」门口,是唐本草把她救了。

  他为她请了大夫,收留了她,让她待在唐家休养,直到她病愈,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

  她痊愈之后本欲离开,他问起她的去处,她坦言她四处流浪,居无定所。

  没有想到,唐本草马上拿起算盘拨给她看:她生病居住此地期间,他为她请大夫,大夫所开全是上等珍贵药材,已经花去他不少银两,加上她生病这段时间,他还叫丫鬟贴身照顾她,另外她的食宿费、裁衣费,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她这两个月花掉的银两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她若还不出银子来,便得在此工作十年才能抵销。

  她讶异之余,想想自己身无分文,暂时也无处可去,便点头答应了,主动从客房搬到唐家的下人房里和小薏住到一块儿,当了唐家的丫鬟。

  听小薏说,老爷十年前才搬到睿阳城定居,在此地开了「故人当铺」,本来生意很好,但是后来被新开张的「君子当铺」抢走不少生意。

  小薏一提起「君子」,马上两眼发光,滔滔不绝讲起「君子」的年轻主儿白礼让来。

  她说睿阳城里两大美男子,就是老爷唐本草和「君子」的白礼让,两人一样年纪,都是二十七岁。

  白礼让是「君子饭馆」第五代传人,尚无妻室,有一名小妾。小薏形容他生得白皙俊美,身形修长,纤细儒雅,举手投足皆风范。

  小薏更赞他为人风趣,充满幽默戚,有智慧,有生意头脑和手腕,温柔体贴,是城内名媛们挤破头想嫁的对象,可惜他至今无意娶妻。

  至于他们家的老爷,小薏提起他来就有点没劲了,只说了老爷无妻无妾,是城里多数姑娘们心中的梦想。

  虽然不曾见过白礼让,不过对于老爷,她想她可以理解小薏的心情。

  她昏迷醒来,初见唐本草那一刻,望着他一双深邃目光和俊逸非凡的外表,也曾经被他给迷惑,看着他心跳加快,满脸烫热,更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随着相处日久,她深深体会幻想破灭的感觉,也很明白一切都只是错觉,她很快就清醒了——

  砰!

  啊……惨了。

  「小……花——」一声咬牙的切齿咆哮,不意外的从头顶上传来,吼得她缩着身子,把脸垂得更低,两手紧抓着托盘。

  视线落在地上,数了数,这回被她打破的有一只茶壶、一只茶杯,还有两个点心盘,还好这回打破的不是古董。话说回来,古董应该都被她打碎了吧,除非老爷又从当铺带了「新品」回来。

  她看着破碎的茶壶上还冒着热气,心虚得不敢抬头,更望着碎成一地的百花糕和酥饼,可惜地咽了下口水。

  「你到底在搞什么,一天到晚跑来撞我!你对我是多有意思啊!啊?」吼声靠近她的耳朵,把她吼得耳里轰隆响。

  她眯眼偏头,没有回话,只在心里想:误会,我对你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第三十八只茶壶,五十七只茶杯,七十八个茶盘!你以为我开当铺好赚啊!别人做好事善有善报,我这么倒楣收留你这个赔钱货!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唐本草捧起她的头,不准她东张西望,非要看看她这张脸上写着什么,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心怀不轨,故意要来败光他的家产!说不定她还是白礼让派来的细作!

  一双漆黑圆瞳对上了他,看着他一张英俊面庞半点不心动,眼神里冷冷的,没有热光,鹅蛋脸白皙透灵气,唇似菱角弯弯。

  净透的脸庞捧在手里有点凉冷,每回看着她这双冷亮的眼神,他总莫名地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心口闷闷地。每次看见这双眼,已经到了嘴边要把她赶出去的话又吞回去。

  他放掉她的脸,两手擦腰怒道:「还不快收拾乾净!这笔帐我继续记下,我看你这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门了!」

  她默默低下头,蹲下身子,把一地碎片捡进托盘里,任着老爷继续叨念。刚留下来做丫鬟时,是卖身十年,做了丫鬟才两个多月,已经打破不少古董,欠下的债更庞大了。

  他上次说半辈子走不出这个门,这回是「一辈子」了啊?真不愧是开当铺的,这「利息」收得可真高,根本是放高利贷的。

  「老板!」

  一个慌忙的声音传来,老爷的数落停下来了。她蹲在门边,转过头去,看见一个白发苍苍、面色红润的男子匆匆行来。

  原来是年轻白头的铁掌柜。

  她低头继续捡着地上的碎片和残食,看见铁掌柜一大步跨进门槛,走进大厅来。

  「无心,彭大厨到了吗?」唐本草抱着胸膛,看铁无心身后无人。他应该出城去接彭大厨了,怎么这么快回来?

  「我晚了一步。彭老托人带了口信,说是『无能为力』,无法过来帮忙了!」

  「他说什么混帐话!再十日饭馆就要开张了,这节骨眼他才说不能来!」

  「老板,我追问带口信过来的人,他说彭老人已经到城门外了,有看到那时白老板出了城门,和彭大厨有几句寒暄。彭老后来脸色大变,连城门都不敢踏入就匆匆离去了。」

  「白礼让!又是他从中作梗,这卑鄙无耻东西!我去找他算帐!」

  「老板,没有时间了,我们得赶紧另觅大厨。」铁无心拉住他。

  唐本草怒气腾腾,磨牙切齿,却是以大局为重,忍下了这股气。「无心,你还有人选吗?」

  「若只是厨子,要几个都不成问题,但是手艺要能比得上『君子饭馆』的刘大厨,实在是有困难。」铁无心叹了一口长气。

  唐本草紧紧扯眉,沉吟半晌后道:「我就不信重赏之下找不到能够打败刘厨子的人。无心,你去贴条子,『故人饭馆』请名厨,薪俸加三倍!」

  三倍?小花立刻抬起头,望着两人。

  「老板,这不敷成本啊!」

  「放心,我自有办法。」唐本草挥挥手,已下决定。

  名厨薪饷高,如今又加到三倍薪俸,她若能拿下这份工作,做个一两年,就不必在这里卖身一辈子,说不定还能存些银两,继续找人。

  小花有意尝试,正想要开口,唐本草却突然对她瞪了过来,吼道:「你这个笨手笨脚的东西,还不快点收拾好下去工作!你是打算在这里吃我一辈子吗?」

  反正被他吼习惯了,早已经听得麻木。

  她起身,自荐道:「老爷,如果你找不到厨子,我手艺还不错,可以顶替一两年。这薪俸是不是——」

  「我是请名厨,不是请煮饭婆,下去!」唐本草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这个平常完全没有声音的丫鬟,居然挑在这节骨眼来烦他,真不识相!

  铁无心望她一眼,看她眼里生着光芒,在老板的怒吼下黯淡,她似乎还想争取,欲言又止。

  「君子饭馆」她没去吃过,住在这睿阳城里,该也听说过刘大厨的名气,一个小丫鬟敢毛遂自荐,该说她初生之犊不畏虎,还是自不量力?

  他回过头来,拱手道:「老板,那我现在去办。」

  见老板点头,他便匆匆的离开,身后继续传来老板对那丫鬟的吼声。

  他叹了口气,有点同情丫鬟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