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良夜有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良夜有期 楔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哥哥,你记得,记得哦,我叫花疏,你一定要来找我哦!」

  他只是默默无语看着她。

  这一年,萍水相逢的少年和女孩,一个十二岁,一个八岁。两人一般高。

  少年纤瘦白皙,五官俊秀,像风吹就倒。

  小女孩黑黑胖胖,圆嘟嘟的脸,圆滚滚的眼睛,连短短的手指头都圆胖胖的。

  小女孩给了少年一枚玉戒指。一条红绳编织着小小花结,系着一枚翠玉花戒,她从脖子上解下来,套在他的脖子上,订下了十年之约。

  十天相处,他虽沉默寡言,但是每天都会吃她拿来的食物。

  初见那天是深秋的早晨,她随爷爷来到天崖山下的天崖村,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天崖村外的天崖亭,那眼神看得好远、好远,眼里彷佛好哀伤。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爷爷拉着她的小胖手经过天崖亭,走好远了,她还是不停回头看他。

  她和爷爷暂时在天崖村落脚,中午她趁着爷爷在忙,带着蒸热的浮菱跑到天崖亭来。没想到他还在,还是坐在最角落的栏杆上,望着远方,一动也不动。

  她痴痴望着他好久,他似乎终于注意到她了,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两手紧抓着布包,心跳得好快!

  咦……他好像不是在看自己。随着他的视线,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布包。一条花布包裹着刚蒸熟的浮菱,还窜着热气。

  她很热情,马上跑到他面前,小手摊开布包,「请你吃!」

  菱角弯弯,颜色发紫,粒粒饱满,透着热气,看得人垂涎欲滴。他看了良久,却转过头去,不理不睬。

  她也不以为意,坐在地上,开始剥壳,啃了起来。

  「咕噜……咕噜……」他的肚子传来响亮的声音。

  她抬头望着他俊秀纤细的侧脸,「你肚子饿了吧?再不吃,我吃光了哦。」

  他迟疑了一会儿,终于缓缓转过头来,看着那只剩下一半的零食,咽了下口水。

  她立刻扬笑,把那一半的浮菱捧上去。

  他还是犹豫,肚子却不停的叫,他这才伸出手,拣了一颗,不久又一颗,手上的动作愈来愈快。看得出来他真的很饿了。

  「菱叶浮水上,花黄白色,花落果实生。果实有两种,一种四角,一种两角。两角中又有嫩皮而颜色发紫的,叫做浮菱,滋味更美。」看着他的吃相,她很快乐地笑了,像背书似的念着。

  他狐疑地看她一眼。

  她笑颜更灿烂,马上说道:「好吃吧?我最爱吃浮菱了!」

  他没有理会,低头继续吃。

  从此以后,她每天都到天崖亭来,每天都带了很多东西给他吃,和他说很多话。通常她都是自言自语。

  十天之后,爷爷即将离开天崖村,她却舍不得离开他。

  爷爷曾说,这翠玉花戒是花家传家宝,只给历代的花家传人,但是她这一代,爹只生了她一个女儿。所以爷爷说,她将来要找人入赘,翠玉花戒就交给她的夫婿。

  现在她找到了!她未来的夫婿就是「白哥哥」!

  十年之后,冬至那天,她会回到这里来,和他相见,招他入赘花家。

  她挥挥手,依依不舍,走了几步,又跑回来,眼眶里含着泪水,怔怔望着他。

  他只是对望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嘴角蠕动,情意款款,拚命忍住眼泪,把他看了又看,终于上前撞上他的唇,夺走他的初吻,这才扬起嘴角,含泪带笑,转身走了。

  他皱了皱眉,伸手抹了一把,果然被她的牙齿撞到,流血了。

  他一把扯断那条红绳,瞪着翠玉花戒好半晌……

  那天,他也离开了天崖亭,走到另一个村镇,转进一家当铺。

  在那里,把翠玉花戒当掉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