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卷末
上一页 目录  
  一条河,蜿蜒、曲折。

  诡异的一条河。

  人间的河是高处往低处流,然而这条河却是自低处往高处潺潺而上。

  彼岸的河是这样的吗?

  她清楚自己已经死了,这回可是死得非常透彻,判官三百年前没等到她,这次竟亲自来迎接她。

  因为死,她头一次来到彼岸,发现这里不如人间书中所写那样阴森凄冷,反倒还有一种熟悉感,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

  “嗯。”

  “因为这里是你出生的地方。”

  “千雪山?不太像。”

  “来到彼岸,你对人间的记忆便会开始模糊。”

  “是喔……”她再仔细看,想从这个陌生却又带有熟悉的地方找到一丝有关千雪山的关联。“好痛!”她努力想,还没想到什么,心却开始痛起来。

  “因为这地方带给你伤痛。”

  “我不要想了。”既然那么痛,她宁可不想。

  “好,我们走吧。”就在判官要带着青丝去阎王殿时,鬼差癸巳前来传达消息。判官看见他,神色有点难看地问:“有什么事?”按常理,只要看见癸巳,就不会有好事。

  “别瞪我,这次不是我,是妖皇来做客了。阎王说难得妖皇过来,要给他一点薄面,所以要让青丝回去。”

  “她的本命早就死了三百年,即使回去也会成了无主之魂,又有何用?”判官没好气道。

  癸巳摊摊手,一副不关他的事。“那也是她的命,反正阎王要我来跟你说放魂就是了。”他只负责传达命令。

  既是阎王的命令,判官也不能不遵从,只得转身望着一脸无辜的青丝。

  “青丝,你可以回去了。”判官摊开手心,明明手上空无一物,他却状似翻阅起来,然后右手又似腾空执笔,不知在写什么。

  等了三百年才等到早该来报到的魂,怎知阎王一句话就又得放她回去,唉,这会儿又得忙上好几日修改生死薄。

  “回去?”回去哪?她不是死了?

  癸巳笑咪咪地走上前,一手搭在青丝肩上,一手指着彼岸的另一头,那里黑不见底。

  “瞧!你就是该回去那里,快去吧,别妨碍我还要忙别的事情了。”

  “可是……我不是已经死了?”死了不待在这里,为何还要回去?

  “因为你面子大,有妖皇替你出面,这可不是任何一条魂都有的权利,你该心存感激。”快滚吧。

  “感激?”青丝皱眉,状似思索。“我不想回去……我想死,你们带我走吧。”虽然记忆逐渐模糊了,她却没记忆心头还有一股痛,她再也不愿回去了,她宁愿一死。

  能活却不想活,想活的却活不了,彼岸处经常上演这两种事情,判官早习以为常了。

  依生死薄记载,青丝这一生并未铸下大错,因此来世将为人,生于小康之家,一生平顺,寿终正寝。

  “地府可不好玩,去了你会很痛苦。”癸巳存心吓她。

  “我不想走。”青丝坚持。

  癸巳不高兴了。“让你走还不走,你是在找我麻烦吗?”他已经够麻烦了。

  “我不想回去,让我跟着你们好吗?”她殷殷恳求,神情无比脆弱。

  太痛苦了,她真的不愿再回去受折磨。

  “青丝,他在等你,你也不愿回去吗?”判官问。

  “谁……谁在等我?”不是一直都是她在等、她在盼吗?等了又等,盼了又盼,最后依然是失望的结果,是她太奢求了。

  “织玉。你不想见他吗?”

  织玉、织玉……

  啊……对了,她便是在等他。日日夜夜等着,期盼他有一日能来看看她,能试着原谅她的无心之过,抱着她再给她一丝温暖。

  “他……不想见我。”

  “你错了,他一直想见你,生前你想见他最后一面,难道不想实现?”

  青丝一手捂着心口,滚烫的泪水滑落,摇了摇头。“这里……很痛,因为我等不到,他说再也不想见我了,我不想让他更讨厌我。”

  “乖,青丝,相信我,织玉他真的想见你,他在那里等你回去,你若不回去,就永远都见不到他了。不见他,真的好吗?”

  青丝眨眨眼睛,望着一脸温和的判官,问:“他……真的在等我?”

  “相信我,他确实在等你,回去见他吧。”

  回去……真的可以吗?

  织玉真的在等她吗?

  若是、若是一切是假的,她又该如何?

  “若你不想留在人间,到时候欢迎你再回来,好吗?”判官温柔地哄着。

  青丝轻轻点下头。

  她想见织玉,想见他最后一面,若他不想见她,她再回来。

  “乖孩子,现在跨过彼岸河你才能看见他,去吧。”判官指着彼岸河的对岸道。

  青丝看了看他的笑脸,终于鼓起勇气往前踏出脚步,就在她要踏上河面之时,深不见底的彼岸河瞬间静止,她往前踩上水面,如履平地。

  一步一步往回走,心痛加剧,她只得忍耐,行至河中央,她回首,身后已不见判官以及那名鬼差,她继续往前走,直到来到彼岸河的另一头,原本以为是漆黑的光景瞬间落满大雪。

  白雪纷飞,一如千雪山,这才是她记忆中的故乡。

  她不由自主地朝着悬崖前进,慢慢地,她想起当时,她也是徒步上山,望着天际,落下绝望的眼泪。

  飞雪似泪,漫天而降。

  她摊开手掌,接不住任何一朵雪泪。

  一抹人影伫立眼前,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然而有可能吗?判官说他想见她,是真的吗?他真的想见她?

  青丝缓缓走近,更加清楚看见他的五官,一如刻印在记忆中那样好看。

  他负手在后,远眺无尽的穹苍,她就站在他面前,他却不知道,她伸手也触不到,跨过彼岸,他们终究相隔了千万里之遥。

  “青丝、青丝……”

  他喊着她的名,喊得她莫名心痛。

  风吹,扬起地上的雪,他不动,默默合上眼,深深叹了口气。

  这一刻,她泪如泉涌,再也阻挡不了内心的渴望——她想见他、她想见他,纵使他还不原谅自己,她也好想见他。即使最后一面也罢,她想再抱一抱他,汲取他的温暖,她想念他喊她小狐精的愉悦嗓音。

  她想见他。

  她想见他。

  织玉、织玉、织玉……

  “织玉……”她轻声开口喊他的名。

  赵织玉眼眸带着深情回望。

  “终于,我又在你眼底看见我自己了。”她脸上漾着最灿烂的笑。

  “欢迎回来,我的小狐精。”

  他此生唯一的贪求终于有了回应。

  梦醒,魂归。

  此生无憾。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