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青丝回到了千雪山。

  彼岸一日,人间一年,再踏入人间,已过十年。

  这会儿想来,她真佩服自己的胆量竟敢直接对上妖皇,若是说给梦鸩听,肯定会换来他的佩服。

  连性命都豁出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想娘当时必定也是豁出去了,才会不顾一切只为救她。

  织玉和勾月……应该已经碰面了,这样就好了,她也不会有遗憾了。

  为了她,他甘愿冒着极大的危险给她半灵续命,她仅能以此偿还他的救命之恩,即使他不会原谅她,至少,她也曾为他做过一件事情。

  唯一可惜的是她仍无法再见他一面。

  本以为她能带着勾月去找他,藉此再看他一眼,怎料,她有独自面对妖皇的勇气,却没有见他的胆量。她的思念啊,只怕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她的命是他给的,若他要她死,她绝无第二句话。然而他没有取回半灵,她便怀着一丝期待,一日一日等下去,等着他有一天能想起她,能试着原谅她的错。

  她不恨他,若换作是她遭受最亲近的人背叛,心境也必然如同他一样,因此,她没有丝毫怨念,只是……

  难道连一丝丝的机会都不能让她弥补吗?

  他若对她有情,为何无法试着原谅她的无心?

  她不是故意要伤害他,只是一时受到蛊惑,他会痛,难道她就不会痛?

  三百年了,原来她足足盼了这么久,而他依然不见她。

  那么,再继续等下去还有可能吗?他甚至连最后一面也不愿意给她,她是不是真的该绝望?

  脑海中依然清晰烙印着他的容貌,她不想最后连他也忘了,就像忘记娘那样。

  她想永远牢记织玉,记着她曾深刻爱过、记着她的心曾为了某人跳过、记着也曾有人为她难受,她想记得这些,不想忘却。

  不愿遗忘。

  织玉、织玉……每念着他的名一次,她的心便痛一次。

  若她死了,织玉会记着她吗?

  他还会不舍吗?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大,下有绿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每个字仿佛千斤般重深深敲痛她的心,脑海里满是与他的回忆,眼眸落下无法成串的一颗泪珠。

  她小心翼翼地将浮梦包在手心里,泪如泉涌。

  再也回不到过去……她知道。

  已经结束了。

  她,不愿再无止境的等下去。

  青丝来到千雪山的悬崖处,双手轻轻放开,浮梦飘上去,最后不见踪影。

  “织玉,这个梦还给你,这是属于你的。”不属于她。“别了。”

  她不敢再继续贪求,只因这个梦她要不起。

  最后再看一眼千雪山,她闭上眼睛,露出笑痕。

  不再有遗憾。

  千雪山,风雪依旧,不曾停歇,白雪纷飞,似能掩去所有一切。

  唯一掩不了的是遗憾。

  当赵织玉赶到的时候,只见青丝躺在雪地上。

  雪花落在她身上,而她,再无气息,体温早已冰凉了。

  冰冷,一如雪。

  他想再听她的声音已是不可能,他想再见到她的笑容更是成了奢望。

  他抱起青丝,搂在怀里,颤抖的手仅能抚去她脸上的雪,抚摸她弯如月的眉、直挺小巧的鼻以及如今已失了粉色的唇,这些都提醒着她,青丝已经死了。

  他的本命灵体非是万能,同一条魂仅只能续命一回。

  没了半灵,又失去了最初的本命,纵使能从彼岸讨回她的魂魄,她也回不来,这次,即使他牺牲自己也唤不回她了,再也不可能、再也不可能了……

  彼岸河分两界,难以跨越。

  细雪飘下,落在她脸上,他便帮她拨开,舍不得她被雪冰冻,却见她发丝中有一颗透明的泪珠结冰,那是她的情。

  赵织玉颤抖地拾起那颗泪珠,吞了她最后的情,然后,他看见了她,青丝就站在他身旁,衣袂飘飘,神情淡漠逃眺天际。

  织玉,我明白你恨我,但你对我是否有一丝丝的心疼?为何恨我却不取回半灵,而让我不停等待?不知不觉,我已等了三百年。

  泪水模糊了她的眼,他想替她拭去,他想告诉她,他后悔了,后悔对她那样残忍,后悔不给她一丝机会,他真的后悔了。

  我只想见你最后一面就好,然后便能遗忘你。忘了你银白色的眸色,忘了你如墨般的发丝、忘了你宠溺我的笑容、忘了你望着我的似水目光、忘了你给予的所有温柔,彻彻底底忘了你。我真的不敢太贪心,只想见你一面,最后一面而已……

  青丝……

  若我死了,你会记着我吗?会吗?你还会不舍吗?还给你……你曾给我的一切,现在全还给你。

  会,他只想牢牢抓住她的手,不再放开。

  织玉,这个梦还给你,这是属于你的。别了。

  这是她的告别。

  眼见浮梦再也看不见,眼前垂泪的青丝消失了,只剩下怀里冰凉的她。

  他怎能愚蠢至极,错了一次又一次?

  曾经能够搂在怀里的温暖,他怎会直到失去才惊觉自己又犯了第二次同样的错误。

  他不给青丝机会,也等同于不给自己机会,是他毁了一切。

  赵织玉,我总觉得你不是在找乐趣,你只是怕寂寞罢了……可惜,我再也……不、不能陪着你了。

  他想起了她第一次死前对他说的话。

  这时他才终于愿意承认自己确实怕寂寞,不想一个人,好不容易他找到了青丝,得到了她的笑容、她的真心,结果是他的旧伤令他愚蠢地放手。

  “小狐精,你不是说要永远陪着我?醒来好吗?睁开眸子好不好?这里是你最爱的千雪山,只要你愿意,我会陪你留在这里,永远不离开……睁开眼睛好吗?你不是说想再见我最后一面?现在不只一面而已,我不会再走了,往后你想看我几面都可以,睁开眼看看我好吗?我就在你眼前,不会再离开了……永远都不会。”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泪水会那样烫人,烫在她的脸颊上,融了雪,却依然无法温暖她的身体。

  他后悔了,彻彻底底。

  是否还有第二次的机会?能否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青丝,回到我身边好吗?我只有你……别离开我。”

  求求你,别舍弃我。

  勾月站在远处,注视这一幕,她心痛的别开眼。

  “呵,我就知道这只小青狐也不可信。”他从没看过有人毫不在乎地拿自己的性命来赌,不过因为有趣,他才会答应了她,看见这一幕,也算值得。

  不知何时,妖皇就在她身旁,她竟浑然无所觉。勾月挡在妖皇面前,戒备地瞪着他,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妖皇不愠不火地说:“勾月,好歹我也曾是你主子,用得着这么防备吗?更何况,难道你不想救那只小青狐吗?我倒是挺欣赏她的勇气想救她一命。”

  “你要什么?”赵织玉抬头问。

  “织玉,你一直清楚我想要什么。”没想到小青狐的死竟能让他即将要得到最想要的东西。

  “别信他!”

  妖皇没有动怒,仅是看了勾月一眼,淡淡提醒她,“勾月,我想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妖界有着什么才是。”

  勾月闻言不再开口。妖界确实有能救回青丝的东西,不过必须要付出莫大的代价。

  没有二话,赵织玉解下戴在左耳上的银白透明耳饰交给妖皇。

  “很好。织玉,带着你的小青狐来妖界,那里是你最后的机会。”说完,妖皇看了勾月最后一眼,带着“翠蛊蚀心”离去。

  “织玉,你真的要去吗?”

  “只要有希望,我便不会放弃。”他抱起青丝。

  “妖界确实有能救回青丝的东西,只是会要了你几乎一半的能力,最后还不一定能成功,那只是在赌一个机会而已,不值得。”

  赵织玉凝望青丝的容颜,眸底盈满柔情。

  “我爱她。”若救不回青丝,他会去陪她。

  这三个字抵得上任何理由。

  勾月闻言,让开了,背对着赵织玉说:“我听过有一只妖成功过,不过他足足等了一百年。”

  “这次,轮到我等她。”

  无论多久,他都愿意等下去。

  等到她再对自己笑。

  妖界并无四季,仅有日与夜。

  赵织玉日日守在青丝身边,时间之于他,不再如同以往那样无所谓,他日日期盼的仅有一件事,便是再看见青丝的笑容。

  即便失去了一半的能力,他亦不在乎,只求能救回她。

  沉睡中的青丝,身体完好如昔,容貌依然美艳,她的体温也未曾暖过他。

  不知怎地,他想起了那个人间帝王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你若真爱过,便明白为何我还是选择了所爱。

  那时他不懂,认为那不过是帝王的失败的理由罢了。

  如今,他只觉得自己最可笑。以七情六欲为食,最后却没能透彻明白,若他能早一点了解,或许也不会有今日的一切。

  “青丝,你还不愿醒来吗?你还不肯原谅我吗?等你醒来,我再带你回千雪山好不好?”他握着青丝的手,允诺着。

  勾月走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或者应该说,每日她来的时候,都会看见这幕,看得她自叹弗如,不敢再劝他放弃,希望他说的每字每句青丝能听见,好让她快快醒来。

  唉……

  听见身后的叹息声,赵织玉知道是谁,没有回头。

  “勾月,你我之间已不再相欠,不必再为了我们留在这里。”他清楚勾月之所以跟着他们回到妖界,便是以自己为条件让妖皇不准动他们。

  妖界第一战将勾月确实有这能耐保住他们。

  “青丝救了我,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也是我唯一能弥补你的事情。若没有青丝,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了,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织玉,你清楚自己等了多久吗?”

  “四百九十三年又两百一十二日。”每一日他都有算,清清楚楚牢记对青丝的思念。

  将近五百年的日子,看在她眼底相当不舍。

  若青丝真的再也醒不过来……这问题她想问却始终不敢问,那是一个不能问也不知该如何碰触的问题。

  “你是不是想问要是青丝没醒过来,我会如何?”赵织玉察觉她的踌躇,心里明白她未出口的话是什么。

  “已经快五百年了,你总不能无止境的等下去吧?”

  “妖皇已经将青丝的魂魄移入她体内,她会醒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我会等她,等她愿意醒过来的那一日。”如同她独自在千雪山等他那样等着。

  “若万一……”接下去的话,她不敢再说。

  “若真有万一,可以劳烦你一件事吗?”

  “你说。”

  “将我们一块儿烧了,灰烬洒在千雪山那处悬崖上,这是我唯一答应过青丝的事情,至少要替她完成。”

  “织玉,你——”

  “回想起来,我也活了六千多年的日子,最初便开始有了我的存在,六千多年……漫长的日子却远远不及认识她的这段日子,我其实也活得够久了。”

  “好,我答应你。”

  “谢谢你。”

  “我最近要离开妖界几日,你好好保重。”

  “你也是。”

  “织玉,你变温柔了。”

  这五百年来,她最清楚他的改变。

  赵织玉浅浅一笑,并没有回话。

  过了几日,勾月回到妖界,却找不到他们,她以为妖皇对他们不利,便前去质问他。

  妖皇却说织玉和青丝昨日便离开妖界。

  离开?莫非青丝醒了?她气恼没能亲眼看着青丝醒来。

  勾月再度离开妖界前往千雪山。

  依旧白雪一片的山峰没有他们的踪影,她站在悬崖上,只在雪地中发现一只鲜红的泪滴耳饰,看了快五百年,她记得这是属于青丝的。

  青丝真的醒了吗?

  不……她怎能有怀疑,青丝肯定是醒了,要不然她一离开妖界便再无丝毫机会,必定是她醒了,他们才会离去。

  既然醒了,为何不等她回来再走,至少让她道别一声。

  勾月将耳饰握在手心。

  无忍,他们必定能再见面。

  下次相见之时,她要将耳饰还给青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