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是不想,而是有条件。

  梦鸩带回他的答复,要她前往妖界拿回“翠蛊蚀心”。

  “什么是‘翠蛊蚀心’?”

  看来青丝的记忆已经被取走了,他还得从头解释一遍,真累。

  “翠蛊蚀心”是织玉珍爱的宝物,能够完全操纵意志,可是勾月却背叛他,带着“翠蛊蚀心”返回妖界。

  “谁是……勾月?”听见这名字,心会隐隐作痛。她记得梦鸩骗她的时候吐出的就是这个名字,说是织玉为了勾月才会害死她娘。

  勾月就是……织玉之前曾经喜欢的人,已经是很久很久远的事情了。

  他曾经喜欢勾月?她的体内有着他的半灵,莫怪听见这名字会感到难受,原来是因为他曾喜欢过勾月。

  心仍会痛,应该是爱得太深的缘故,正如同她的心也会痛。

  他应该仍爱着勾月。

  青丝妹子,我觉得你还是别去妖界,干脆死心算了。你不是妖,要进入妖界并不容易,更何况“翠蛊蚀心”在妖皇身边,妖皇何等厉害,你去了只有死路一条。织玉给你出了这道难题便是要你放弃,你就别再等了,他不会见你。

  “梦鸩,谢谢你,我晓得了。”

  别客气,好歹我也喊你一声妹子,那就先这样了,我要去偷梦了。对了对了,前些日子我又从织玉那里偷了一个梦,我稍微看了一下,是有关你的,送给你。

  “谢谢你。”

  等梦鸩离开千雪山,青丝捧着浮梦发呆。

  能看吗?该看吗?

  为何此刻她竟会迟疑?

  或许是因为她看了也没有用,一如那时她偷看只换来伤心一样。嗯……她究竟偷看了什么,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手上的浮梦顿时如同千斤重,可以看吗?

  “唉……”最后她轻声喟叹,将手上的浮梦收下却没有看,那是属于他的梦。

  她,不该看。

  之后,青丝离开千雪山,经过彼岸来到妖界,为了“翠蛊蚀心”而来。既然这是织玉想要的,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便是替他寻回。

  如今的她已不可同日而语,小小妖物压根动不了她,只是也如梦鸩所言,她想近妖皇身边简直难如登天。

  此刻,她站在妖皇所住的宫殿外,前方的宫殿金碧辉煌,一点也不逊于人间的皇宫。

  青丝面无表情,因为内心毫无头绪,不知该从哪儿下手。她本来是想问梦鸩,但他却要她打消主意,加上她也怕他乱指路,只好放弃问他,看来,她得靠自己问了。

  她在阴冷的宫殿外徘徊十日,终于抓到一个机会,守卫交班的时候有一瞬的空隙。

  藉此,她终于平安的潜入宫殿内,不过进入之后又是一道难题逼来——她总不能直接杀到妖皇面前逼问“翠蛊蚀心”在哪,更何况梦鸩也说了妖皇能力强大,她连梦鸩都没把握能解决,怎可能独自对付妖皇。衡量了自身能力,她决定挑软柿子下手。

  于是,她藏于黑暗之中伺机而动,过不久,两只小妖打她眼前经过。

  “那个勾月又不喝了,真麻烦,要是妖皇怪罪下来,我们铁定要被砍头。”

  “强行压迫吧。”

  “她即使受困,能力依然可怕,我才不敢,你去逼她喝!”

  “我才不要,那就饿她几天,她应该就会想喝了。”

  勾月?好熟的名字,真的是那个勾月吗?罢了,既然都来到妖界,还是去探查个彻底比较好。青丝打定主意,逮了两只小妖,逼问出勾月的下落后,两只统统打昏捆绑扔在角落。

  她依着小妖指示的路来到一扇漆黑的大门前,那扇门是用黑铁所铸,她目测大概重达几千斤吧,不过对现在的她来说还算简单。只见她摊掌,运了八分力,费了一些时间才将黑铁门推开。厚重的铁门,竟没有一点声音,让她不得不佩服铸造的高手。

  门里昏暗,只有天顶如同拳头般大小的洞口射下的光亮才让眼睛稍微能看见一点东西,而光亮下满是交错的铁链。

  “是谁?”不是熟悉的妖气。

  是女子的声音,青丝为了求证,继续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倏地,一条铁链无预警地攻击她,她反应快及时闪避,想要击断铁链之时,却发现无论她出几分力都无法弄断铁链。

  “勾月?”眼见铁链又要展开攻势,她喊出女子的名字才终于让铁链的攻击停住。

  “你是谁?”勾月似是许久未开口,声音沙哑,说话的速度极慢。

  青丝不答反问:“你认识织玉吗?”

  “你究竟是谁?”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勾月平静无波的声音终于有一丝起伏。“织玉,他……好吗?”对他,她有着无尽的歉意。

  “他很好,他一直想见你。”青丝说,无视内心的苦涩。

  勾月叹了口气。“织玉想见我?怎可能?他必定气恼我,别骗我了。”他恨她都来不及,怎可能会想见他。

  “他真的想见你。”至少隐藏在半灵内的情感给了她这种感觉。

  “你还没说你是谁?”

  “我、我是织玉的朋友,叫做青丝。”

  “他不是只有梦鸩一个朋友而已。青丝,你并非妖,怎会来到妖界?”

  “我来找‘翠蛊蚀心’,你知道妖皇放在哪里吗?”

  “‘翠蛊蚀心’……你想找‘翠蛊蚀心’怎会找到这个地方来?”

  “不是你带来妖界了吗?”

  “没有,织玉给了我一个假的‘翠蛊蚀心’,不然你以为我怎会被关在这里?傻姑娘,你被骗了,妖界并无‘翠蛊蚀心’,真正的‘翠蛊蚀心’仍在织玉身上,骗你的人根本是想害死你,你还是快点离开,免得被发现。”

  “翠蛊蚀心”不在妖界?!

  骗她——是想害死她?

  她不懂,倘若织玉要她死,又何须这般大费周章,他只要来到她面前,直接取出半灵不就好了,为何还要她来妖界?她完全不懂为什么。

  若要她死,只要他说一声就好,为何要她千里迢迢来到妖界?

  为什么?

  青丝妹子,我觉得你还是别去妖界,干脆死心算了。织玉给你出了这道难题便是要你放弃,你就别再等了,他不会见你。

  别再等了,他不会见你。

  原来、原来……她竟忽略了梦鸩婉转想要表达的真正意思——

  织玉不会再见她了。

  怕她继续傻傻等下去,所以出了这个难题给她,便是要她放弃、死心,别再等待。

  原来如此,她懂了。

  他……不愿再见她。

  连最后一面也不施舍吗?唉,果然是她贪求了。

  “青丝,快走吧,这里没有你要的‘翠蛊蚀心’。”

  青丝缓缓抬起头,望着身处漆黑之中的勾月,她看不见她的容貌,只能听见她似冰河的声音,十分好听。

  “我要救你。”织玉不见她无妨,但他应该会想见勾月。

  “别傻了,这铁链唯有妖皇才能斩断,谁来都没用,你快走吧,再下去我会无法保护你。”

  “我毋须靠你保护。”说完,青丝连续又以攻击数条铁链,然而铁链却不见任何毁伤,依然完好,终于她放弃了。

  “你快走吧。”既是织玉的朋友,勾月便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青丝没有答复,随即转身离开。

  妖皇冷冷地看着站在底下的青狐,成精未满千年,竟敢胆大到他面前要他放走勾月,真是好大的勇气!

  “要我放走勾月,你能给我什么?”

  “你最想要的‘翠蛊蚀心’。”

  哎呀,这小青狐真厉害,懂得投他所好。只是,他怀疑她是否真有能力替他带回“翠蛊蚀心”,连勾月都做不到了,这小小青狐又岂能办到。

  “小青狐,话说得太满,泰半没好下场。”

  青丝勾勾唇,即便妖皇凛然恐怖的气势令她害怕,她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只会发抖,只会躲在后面,如今的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妖皇,织玉的半灵在我体内,你说我有没有这份能耐?”

  妖皇闻言,狭长的细眸露出一丝兴味,这倒是勾月做不到的事情,足以看来织玉确实重视眼前的青狐。

  “你要勾月做什么?”

  “她曾救过我,我要报恩。”面不改色编织谎言对她不再是难事。

  “呵呵,报了这恩,你不怕织玉回头想杀你?”

  “那是我的问题,妖皇毋须替我担心。如何,这交易要或不要?”

  “我欣赏你的胆识,不过等你拿到‘翠蛊蚀心’再来跟我谈放人吧。”最想要的东西没有摆在眼前,他根本不会相信。

  “妖皇担心我说话不算话吗?”

  “聪明如你,相信毋须我说得太多。”眼前的青狐资质不错,若能好好培养,肯定更胜勾月,再者她体内还有织玉的半灵……

  “妖皇,只要我一死,半灵也没用了。”青丝已从妖皇的眸底看见他的企图,随即开口打断他的妄想。“若妖皇不信我,大可先设下防范,我可是有着最大的诚意。妖皇,若你错失这个机会,我敢保证你可能此生都看不到‘翠蛊蚀心’了。”

  好大的口气,不过他挺欣赏她。

  “好,我让你带走勾月。三日内你必须带回‘翠蛊蚀心’,否则就换你代替勾月来承受我的惩罚。”

  妖皇接受青丝的条件,让勾月随着她离开妖界。

  这是青丝第一次看见勾月,她果然很美,即使遍体鳞伤也无损她与生俱来的那股自信的傲气,连她都受到吸引。

  “你究竟答应妖皇什么,他怎会轻易放我走?”她太清楚妖皇的性子,狡诈、疑心重的他怎可能大方让她离开,必是有更好的条件交换。

  青丝究竟和他交换了什么?

  “这你就别问,反正我们能平安离开就好了。”

  勾月拦下她。“青丝,我不喜欢欠人恩情。”

  “那我要你还我恩情,你会答应吗?”

  “会,你开口。”

  “我要你去见织玉。”

  “怎么……是你?!”

  乍见勾月出现在面前,赵织玉毫无防备。

  勾月露出苦笑。“好久不见了,见你平安,我放心了。”

  “我听说妖皇想杀了你。”

  勾月淡淡解释,“他那么做只是为了引你前来妖界自投罗网,结果……”

  他没去。自她背叛之后,他便收回对她的感情,更不可能为了她前往妖界,那不值得,所以他一直认为勾月死了。

  看见她满身伤痕,他也无动于衷。

  “我来是因为我想当面跟你道歉,当初是我利用了你,对不起。”她满身的伤是她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我已经不计较了。”对于勾月,他已毫无任何感觉,也不想再和她有牵扯。

  “谢谢你。”勾月看着他,忽然开口说:“‘他想见你’,我听见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似是快要哭出来,她说她的性命是你以最重要的半灵救回来的,然而你对她却一点都不温柔。”

  “你见过青丝,她在哪?”那日梦鸩离开,之后他再前往千雪山时,那里却没了她的气息,他发了狂地几乎找遍整座山,依然不见她的足迹。

  他不懂,青丝怎会平空消失?他想找梦鸩问,却找不着他,短短十年,竟让他有种已经过了快千年的折磨。

  “快告诉我,她在哪?”他着急地抓着勾月的肩膀,五指几乎要陷入她的肌肤里。

  “她去了妖界,为了‘翠蛊蚀心’。我不清楚她到底跟妖皇说了什么,最后妖皇放了我们,她要我来见你一面并不许我告诉你。”织玉的表情却让她不得不说,她感受得到青丝和织玉关系特别。

  当青丝对她笑着说织玉想见她一面的时候,她仿佛看见埋藏在她眼底的泪水,让她好不心疼。

  “为了‘翠蛊蚀心’……”

  所地,赵织玉感受到自己的半灵,胸口骤然一紧,是青丝——

  千雪山。

  浮梦散发淡淡紫光,飘在她掌心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