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织玉,你输了。我说过,你的小狐精绝对会背叛你。

  “梦鸩,为何你们能这般无情玩弄他人的情感?”

  乐趣啊。

  梦鸩追了过来,只因内心仍有个疑问。

  “是吗?原来我也成了你们的乐趣啊……”

  织玉输了,因为她背叛了他,然而,又是谁背叛了她?

  她的情,成了他们的乐趣之一……

  青丝,你刚才明知我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吗?

  梦鸩看得出来青丝不相信他编织出来的谎言,既是如此,为何还要质问织玉?他总觉得她是故意这么做,似是要逼织玉对她痛下杀手。

  青丝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答案对你很重要吗?我只是乐趣而已,我的一切又与你何干?”

  纵使不相信梦鸩的谎言,仍无法抹灭她已受蛊惑的事实,假使日后又遇上有心的妖魔,难保不会害了他,因此她求死,织玉却不杀她,她误以为有一丝机会,然而他却是要她走。

  他不愿再见她。

  他不愿再见她。

  我的好青丝妹子,你就大方一点让我知道吧,要不,我今晚将会难以成眠。

  果然是妖魔,只为乐趣,毫无愧疚,她又何须满足他的贪。

  “他为何不杀我?”

  这问题我也想弄清楚。

  待会儿便回去追问织玉怎没杀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害了他的小狐精。

  “难道他不怕我会再害了他?”

  我不清楚他怕不怕,我只晓得一旦你死了,半灵会直接回到织玉体内,但只要你不说出去,其实不会有太大危险。不过可千万别再擅自取出半灵了,同一条魂,半灵只能续命一回。

  他承认自己当时是有那么一点点贪心,妄想得到织玉的半灵,才会故意引诱青丝取出,不过只有那么一丁点贪心而已,好歹织玉还是他的好朋友。

  “你的意思是,即使有人觊觎这个半灵,只要我先死便不会有问题?”

  没错,真聪明啊!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你告诉他,若他想取回他的半灵,他会知道我在哪。”

  青丝头也不回地离去。

  一晃眼,十年过去了。

  徐莫生娶了小春,已是两个孩子的爹,洛儿则是带着檀木椅离开徐府。

  她已经倦了。

  对这个人间或是任何感情都倦了,她情愿回到千雪山,回到过去的日子,即使只有一个人、即使雪地上只有她的脚印也无所谓。

  她只想一个人。孤独一个人。

  在那之后,又过了多久呢?

  她没有留心,千雪山终年积雪,也分不出四季,视线所及,永远是一片白雪所掩盖的景色,脚印会留在雪地上,她的呼吸会结冻,她的心却不再有感觉。

  寂静得犹如这片雪山,悄然,无声。

  她一个人度过晨昏,一个人待在悬崖边想着娘,日日夜夜。

  梦鸩唯一对她做过的好事,便是将她已经忘却的梦还给了她,让她至少还有娘的陪伴,慢慢地,她想起了娘的长相,想起了过往在千雪山的日子。

  星夜下,她孤身一人。

  纵然寂寞,也是独自承受。

  千雪山里的一草一木,她再熟悉不过,不会错认。

  到底,过了多久呢?

  时间对她而言不再具有意义,独自一个人,时间又算什么,只是偶尔心头仍会想起哪个人,他……还好吗?

  他可愿意原谅她了?

  三百年了。

  紫色的魔气席卷而来,青丝眸光一闪,卷起地上的雪刀袭向魔气凝聚之地,雪刀锐利、迅速,即使攻击有形无体的魔气也依然不逊色,只见她右手掌心翻转,魔气瞬间被白雪包围,一时难以逃脱。

  啧啧,真不简单,没想到短短三百年你竟然进步神速,让我佩服啊!

  “你来做什么?”她神情冷淡,内心却因梦鸩的出现而产生一丝丝希冀,有可能吗?有可能吗?

  她的贪恋有可能成真吗?

  当然是来看青丝妹子是不是平安啊?青丝妹子,我可是相当关心你,不像另一个……连问都不会问,好像当你不存在似的,你爱他可真不值了。就算你差点害了他,也是受我所致,何必连一个机会也不给你,反正最后也没事嘛!

  织玉当她不存在是吗?

  青丝垂下眼帘,嘴角悄悄牵动几分。这样也好,别再给她任何希望了,她应该彻底死心才是,别再贪求不会属于她的一切。

  “他……可好?”

  放心放心,一切安好,死不了,他能力那么强大,可没几只妖魔敢惹上他,前些日子才听说他好像宰了一只魔物,好得不得了。怎么,你想见他?

  见他……她有想过,却仅止于想想而已。

  他叫她离开了,不是吗?

  “不。”她简短回答,转身离开。

  她只喜欢一个人,不喜欢有其他人靠近,尤其还是一只魔。

  他很好,她便放心了。

  蓦地,青丝停下脚步,问:“你刚刚说已经三百年了吗?”

  没错,一个眨眼已经三百年过去了。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她竟没有任何感觉,时间对她果真不再有任何意义。

  那么久了,他仍然没打算原谅她,那么,为何不来杀了她?留着她不是只会增添他的危险?

  只要她一死,她体内的半灵便会回到他体内,她曾经想过干脆自己动手算了,只是每当脑中闪过这个念头,总会有另一个小小、几乎是不可能的希冀阻止她,要她再等等,说不定隔天便是契机。

  于是,她就在一日复一日中等待、失望、等待、失望中度过,等着一个已经熄灭的希望,盼着一个不可能的奢求。

  她的心,难死。

  她的情,难止。

  她宁愿这是惩罚,有罚便有结束的一日,然而过了三百年,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她。

  “梦鸩,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说啊,青丝妹子。

  “劳烦你帮我问他,我能不能见他最后一面。”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大,下有绿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梦魂不到关山难……怎生一个痛字了得?

  最后一面就好,然后她便能遗忘他,忘了他银白的眸色、忘了他如墨的发丝、忘了他宠溺的笑容、忘了他似水的目光、忘了他给予的温柔、忘了有关他的种种。

  彻彻底底。

  她说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然后呢?

  “什么然后?我哪知道,我只是照着青丝妹子的请托回来问你,你快点说,我还要回去答复她呢。”飘来飘去有点累,梦鸩随便抓了个路人凑合着用。

  他可是身负重责大任,要不然还没满五百年,他才不会来。

  “她想见我做什么?”

  “织玉,你是变笨了吗?她想见你当然是因为她想你,所以才想见你一面。说实在你也真够狠心,明知那是我设计陷害她,你气过恼过就算了,怎还能这么无情的对她不闻不问?她好歹也是姑娘家,年纪又那么小,怎能忍受这漫漫长日的煎熬。”就算他不懂喜欢也懂青丝在想什么。

  梦鸩一字一句全进了他的耳朵。

  赵织玉当然清楚自己对青丝格外严苛,然而这是因为她先背叛他,且不论是否是梦鸩所设下的布局,她的不信任就足以让他彻底死心,这痛远胜过当初勾月带来的伤害。那时勾月的背叛,他隐约早有预感,并没有太痛的感受,然而这次因为太爱、太信任她,以至于她的错误更显尖锐,令他更难以接受。

  如一把剑,狠狠刺入他的心口,爱愈深,恨愈深,他已能体会。

  他不知如何原谅青丝,或者该说他已经舍弃原谅她,就在他交出半个灵体之后,他便舍去对她的原谅,因为认定青丝不会背叛他,既不会背叛,又何须要原谅。

  “怎不说话了?”织玉原本就不爱说话,没想到现在青丝也变得不爱说话,以后想找个能谈心的对象愈来愈困难了。“织玉,你到底决定如何,能不能给个答复?总不能让我无止境的等下去吧。我等就算了,可怜的青丝妹子一个人在那个什么都没有的雪山上,真的很可怜。我说啊,你若不肯原谅青丝妹子,不如干脆给她一个痛快,何必还给她希望让她痴痴等待?”他都替青丝妹子感到可怜了。

  “我没让她等。”

  “那收回你的半灵吧,我看这样她才会心死。”

  没了半灵,她会死,他不想收回,因为不想她死,他仍记着当时失去她的痛。

  “我不会收回。”

  “为什么?这算什么?折磨她吗?”

  折磨?他不知道,他只是暂时还不打算见她,至于是几时,他也没有答案。

  “那你的答复呢?”

  “我还不想见她。”

  “喔,那万一她快死了你也不想见她吗?”再这样下去,青丝说不定真的会……

  赵织玉瞪了梦鸩一眼,不受他撩拨。若她遇险,他会是第一个知情,因为她拥有他半个灵体,他感受不到她的七情六欲,却清楚她是否有危险。

  曾经,他去过千雪山,伫立在很远的地方,望着悬崖上她纤细的背影。

  不住的思念无处可宣泄,然而他仍没选择原谅。

  若非她,他不会再有喜欢的感受;若非她,他不会再次尝到背叛的滋味;若非她,他不会明白原来自己爱她至深,舍不得她死。

  爱得太深了,要原谅谈何容易。

  曾经,他看见她趴在她娘死去的悬崖上任由雪花淹没了她,他的心有着些微的痛,他清楚她始终独身,也不再笑了,只是,他的痛也尚未平抚。

  见她,暂时仍不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