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许离开徐府——青丝早上甫睁开眼睛便被赵织玉交代这件事,并要她牢牢记住。

  对她来说其实没什么,反正她本来就很少踏出徐府,只是为何今日要特别叮咛?

  “青丝姐姐,你在想什么?”

  “没,只是在想一些无聊的事,生儿呢?怎么一个早膳都没看见他。”

  洛儿摇了摇头,“我听小春说生儿这两日身体不舒服,所以大夫要他躺在床上多多休息,应该不碍事。”

  “那就好。”

  “青丝姐姐,今日天气好,不如我们去外头走走。”

  正要答应之际,青丝忆起赵织玉的交代,一脸无奈的婉拒。“洛儿,不成,织玉要我今天不许跨出徐府一步。”

  洛儿难掩失望。“是喔,看来我们只能待在府里了。”

  “糟了!小黑跟外头的狗打起来了。”一名仆人突然大喊。

  青丝一听,连忙起身要去救小黑。虽然她仍然很怕狗,可自从上回她和小黑共度患难之后,一狐一狗的友情已经不同了。

  一伙人冲至徐府门口,果真看见小黑力拼三只野狗。

  青丝替小黑捏了把冷汗,可是她也不敢跨出门槛,幸好仆人拎了扫把将那三只野狗赶走,小黑也得以平安无事飞奔到女主人怀里。然而就在此刻,青丝竟看见府外有一只狐狸的身影。

  是一个逐渐在她记忆中模糊的影子,她记得曾经跟随过这个影子的脚步。

  不可能!那不会是娘,娘已经死了。

  她理智上否认,心底却冒出另一个小小的声音——她只有听见声音,并没有亲眼目睹娘的死,说不定、说不定娘其实还活着?!

  说不定……

  于是,她放下小黑,跟随那只狐狸的脚步,耳朵再也听不见小黑的叫声。

  她一步一步往前,徐徐地跟随着大狐的身影,一如过去的日子。

  无论积雪多厚、天气多冷,眼前的大狐从未扔下她,有大狐在,她什么都不怕,大狐便是她的全部。

  “呜呜……”

  熟悉的叫声飘入她耳朵,一瞬间,眼前的景色变了,是她最熟悉的景色——千雪山。

  青丝转头向四处张望,真的不再是街道,而是她最难忘的山峰,她怎会回到这里?

  这是幻术吗?可谁清楚她的过往?莫非是梦鸩?

  “梦鸩,你想对我做什么?”她朝着无边无际的苍天问,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她自己的回音。

  她不清楚梦鸩想做什么,在看见大狐更清晰的身影之后,她继续跟着大狐的步伐,一步步往前。

  在阵阵风雪下,唯一能让大狐继续往前走的动力便是食物,而她会牢牢跟着它,亦步亦趋,不敢停下。

  忽地,白兔跃入眼前,大狐飞也似地追上去,而她苦苦追在后头。一幕幕相似的情景在她脑海浮动着,不!不——难道是那一天?!

  “娘、娘,别追了!”

  青丝在后头不停地喊,大狐听不见,继续追着那只或许是这几日内唯一能寻获的食物。它费力往前冲,经过几番追赶,眼看就要捕获住白兔之际,一支飞箭破空而来——

  “娘——”青丝立刻感受到一股锥心之痛自胸口扩散。

  白兔无踪,大狐倒地,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的无力与懦弱。

  大狐倏地一跃而起,朝另一边奔跑,她红着眼追上,然后彷佛永远不可能改变似的,她最后只能看见悬崖处的一滩血迹。

  已经冷了。

  鲜红的血,好似宣告她的娘再也回不来。

  这份伤痛将永远留在她心底,成为遗憾。

  “为什么——还要让我再经历一回这种痛苦?为什么?”

  她的手甚至碰触不到血上的艳红,温热的泪水落下也碰不到雪地。

  青丝,我能救你娘。

  她听见梦鸩的声音。

  “娘已经死了,这是我的梦。”

  没错,这确实是你的梦,我想我大概忘了跟你说,我的梦能让你返回当时,你能借重我的力量救你娘。

  “不可能,我没听过梦可以返回过往。”

  别小看我的能力,救一只狐狸区区小事而已,端看你答不答应。

  青丝抹去泪水,刹那间,她又回到镇上,眼前没了狐踪,只留下一团紫色魔气。

  “你的条件?”

  我要你体内的半灵。

  “不可能。”她想也不想便拒绝。

  你可知是谁害了你娘?

  “是那两名猎户。”她永远也不会忘。

  呵呵,错了,猎户只是被利用的对象罢了。织玉和勾月七百年前认识,而你嘛……依我看大概也才六百多年的道行。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的挑衅令她不安。

  你自己看吧。

  一个眨眼,一阵飞雪又飘过她眼前。

  面前走来的是那两名猎户,他们手上拎的正是她娘的尸体。

  猎户谈笑风生的经过她身边,青丝肝肠寸断。她伸手,怎么都碰触不到。她的娘,那是她的娘啊,她闭上眼睛,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一张狐皮一百两金子,出手可真阔绰。

  我们千雪山上的青狐当然值这个价钱,只是不知道赵织玉要这些狐皮做什么?

  管他要做什么,总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好。

  嗯,说得也是。真可惜刚才跑了另一只狐,待会儿我们再上山去抓。

  赵织玉?!

  一模一样的名字,这怎可能?

  怎么不可能?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时间吗?我还记得那时织玉为了勾月甚至篡改历史,不过区区百件狐皮对他而言又算什么?

  勾月又是谁?“他要狐皮做什么?”

  勾月想要。我还记得那个冬天,她穿着一件十分美丽的狐裘。

  “不、不可能!我不信。”

  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一开始我也不是要你跟织玉反目,我只是告诉你实情罢了,你可别忘了你的命是谁救的。

  她的命是织玉救的,她不会忘。

  “你不是说这个半灵有个万一也会影响织玉?”

  我只是想借来一用罢了,一日便归还,若你肯借,我便让你救你娘,放心,你也不会死,如此一来皆大欢喜不是很好?

  青丝忧郁了。能救娘的机会就在眼前,然而却得冒着风险,她该一试吗?

  梦鸩说织玉害死娘,她不信,可若是真的,她又该如何面对他?

  她的情感愿意相信织玉,她的理智却不附和,明智这是梦鸩的手段,是他对她体内半灵的觊觎,然而她却心生动摇了,为了娘……

  你在为织玉着想吗?别忘了,你娘可是因他而死,难道你连你娘也不顾了吗?青丝,你只有这个机会能救你娘,要说我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你还要考虑吗?

  “我答应你,可是你要先让我救我娘。”

  这两件事是可以同时进行,因为你体内不能有织玉的半灵才能回到过往,我会暂时延续你的命,不过你必须在一炷香之前赶回,否则后果难料。你体内的半灵只有你和他才能取出来。这就像你取出自己的本命体一样,快交给我吧。

  “真能救我娘?”

  没错,快点吧。

  最后一丝的质疑也让她抹去。青丝轻轻阖上眼,弹出双掌,眼看一颗透明的柱子即将要成形之际,赵织玉竟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在做什么?!”一感应到自己的灵体,他什么都不顾立刻赶回,就怕青丝遇险。

  织玉,你输了。我说过,你的小狐精绝对会背叛你。

  青丝收势,一脸诧异地瞪着眼前的紫色魔气。

  小狐精,我骗了你,我的梦根本无法救你娘,我只是要利用你取出织玉的半灵,好证实我说的不会有错。

  她不能救娘了吗?

  果然……娘终究再也回不来了,她心底的奢望最终仍然破灭。

  “梦鸩,我说了不许你动她,你忘了我昨日的警告吗?”赵织玉怒瞪梦鸩。

  我可没动她。

  “赵织玉,是不是、是不是你害死我娘?”青丝突然脱口问。

  “你信他?”赵织玉望着她那张写满脆弱的脸,不答反问。

  “你只须回答我娘是不是你害死的?”

  “你信他说的是不是?”他也只想问这句。

  青丝冷淡地凝视赵织玉,眸底的柔情瞬间褪去,她已给了答案。

  “你——”

  赵织玉忽而伸出手,却在碰触到青丝之前停住,他眉头深锁,眼底溢满遭受背叛的痛楚,他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气恼她打算将半灵交给梦鸩,还是气恼她竟然怀疑自己。

  第一次遭受勾月背叛的时候,他便告诉自己绝不会再有第二次的背叛,然而,青丝最后仍是背叛了他。

  一瞬间,他竟有股冲动想杀了她好断绝心底翻腾的痛,掌心就停在她的身前,只要再往前一点点,便能要了她的命。

  轻而易举。

  她体内的半灵原本就是他的施舍,他随时都能取回,随时……

  只要他有这意愿。

  “织玉……为何不杀我?”他应该杀她。

  “你走,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他的神情冷绝,银白的眼眸回到最初的无情,一丝柔情也不剩。

  青丝无语地望着他,不知过了多久,眼睫终于垂下,然后,转身——

  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