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勾月是织玉的情人,她是一只妖,织玉十分宠爱她,若要比喻的话,他就像是人间帝王甘愿倾尽所有博得美人一笑。不过那只妖最后却背叛了他,她在得到他的‘翠虫蚀心’后便返回妖界了。你说织玉是不是很笨?我就曾告诫过他要提防那个女人,哪知他最后还是人财两空。”笨哪!

  原来赵织玉骗了她,他有喜欢过其他人。

  不知怎地,听见这件事,她的心竟然有一股疼痛……梦鸩说他为了爱勾月,甚至愿意倾尽所有,肯定曾经爱得很深很深……

  “后来,他心死了,都已承诺绝不会再去爱谁,没想到又遇上你这只小狐精,他还真是倒霉,因为他这次更惨了,为了救你,他甚至连最重要的半灵也贡献出来,那可是他的本命灵体啊。”梦鸩摇头叹息。

  “少了一半会如何?”

  “一旦你体内的半灵毁去,他也会受到影响,最严重的大概会死。”

  赵织玉……会死?!

  为了她,值得吗?

  她以为赵织玉只是略施一个小法术便救回她的命,毕竟他的能力如此强大,她以为这根本没什么。

  你的本命被我完全击碎,连一点也不剩,即便去彼岸追回你的魂魄也无法使你重生,因此织玉便用他的半灵来延续你的命。本命可是他最重要的一切,他竟然给了你一半,真蠢是不?

  是了,为什么呢?

  她值得赵织玉牺牲自己一半的灵体来续命吗?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赵织玉对她的付出一点也不少于自己,让她好想、好想哭,除了娘以外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她竟还误以为他无情。

  青丝独坐在屋檐上,晚风轻拂,捎来入冬的气息,她抬头凝望挂在山巅的弦月,心底没来由又泛起一阵苦涩。

  她始终看不见梦里的勾月,她长得什么样?又是如何的个性?为何赵织玉对她如此挂念,若真心死,绝不可能心底仍然保留了一个位子。

  他一定曾经很爱勾月。

  “小狐精,在想什么?”

  听见身后的叫唤,青丝转身便扑入他怀里。

  “怎么了?”

  她猛摇头,只是一迳埋在他怀里。

  赵织玉察觉到她身上有不该有的魔气。“梦鸩来找你了是不?他对你说了什么?”

  “没啊,他只是无聊来找我闲聊,他有什么应该对我说的吗?”她反问。

  他稍微愣了一下,才突然领悟青丝是拐弯在探问。“他当然没有什么事情要跟你说,以后离他远一点,他不是个好东西。”看来重生之后的小狐精居然精明不少。

  “他说他是你的朋友。”

  “点头之交。”

  “你们不是认识很久了?”

  “依然是点头之交。”他从不跟任何人深交,会认识梦鸩,也是他自己缠上来。

  “我能喊你织玉吗?‘赵’应该不是你的姓氏吧?”

  “那只是我在人间使用的,你当然可以喊我的名。”名字之于他只是一个代称,有无姓氏皆可,因为他留在人间,便习惯以这三个字代替自己。

  织玉、织玉、织玉……青丝在心底不停呢喃他的名,似是想借由这个动作得到踏实感,毕竟她对织玉的所知太少太少了。

  “你究竟活了多久?”

  “五千多年了。”有贪念的最初便有了他。

  “可曾爱过其他人?”

  “不曾。”他的答复没有一丝疑惑。

  他不想说,但是她想知道,她想弄清楚他有多爱勾月?是否舍不得……忘?

  “那……勾月呢?你还记着她,对吗?”

  “你怎么知道勾月,梦鸩告诉你是不是?”

  “不是,是你告诉我的。我最近都在做梦,梦里有你也有一名陌生女子,你喊她‘勾月’……你爱她对吗?”为了套他的话,她说谎。

  原来是自己的半灵影响了她,赵织玉只得坦承。“没错,我曾和她在一起,不过最后他背叛了我。”

  即使遭到背叛,他依然没有遗忘她,心底的那个淡淡的哀伤之情便是证明。

  “那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七百多年了,我早忘了,大概是救你的时候,没注意到让我的情绪流入你心底。”他伸手欲取走她的记忆却被她挡住。

  “别拿走……那些不碍事,我也不是计较什么,毕竟你活了那么久,若有喜欢的人也是应该,我只是想问清楚罢了。”她淡淡地说。

  其实,她亦有私心亦有贪婪,她想独占他、想要得到他的全部,一旦得到只会想要更多,她的贪心,一点也不少啊。

  他们是否是既定的天命,她毋须祈求也能得到他的专注?

  她能得到他永生的情爱吗?

  好怪,为何她竟然也开始贪婪了,这样不好,万一被赵织玉发现,他说不定也会厌恶她,不成,她得将这份贪念深深埋藏,不让任何人察觉。

  赵织玉失去了半灵,需要觅食以补足失去的部分,最近也就不常待在徐府内。

  他觅食的方式有他的乐趣,她不乐见,因此他远离,不曾想要为她改变。

  结果,穷极无聊的梦鸩反倒成为徐府的常客。

  “梦鸩,你别再来了,织玉不喜欢你来。”

  “我们是朋友,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你应该好好招待我。”

  “如何招待?”

  “给我你的梦。”

  “我不做梦。”若非受织玉半灵所影响,她在成精之后,梦已经离她很远了,她甚至再也梦不到娘了。

  “愈是如此,你的梦肯定愈有趣,我们来交换吧。”

  “做梦有何乐趣?”

  梦鸩呵呵笑着,解释自己的不同凡响。“当然不同了,我的梦是很特别的,除了能让你看见其他人的梦之外,还能梦回过去,看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包括织玉和勾月相处的情形,那是唯一一次我自织玉那里偷来的,非常珍贵。”他以诱惑的口吻引诱着青丝。

  “你有他的梦?”织玉和勾月相处的点滴是吗?

  “呵呵。”听出青丝心动了,梦鸩摊开掌心,一个浮梦飘在他掌心上。“你给我你的梦,我给你织玉和勾月相处的情形,如何?”

  眼眸映着紫色的浮梦,青丝看得入了迷,却也没忘记问:“为何你要我的梦?”

  “因为你能让织玉牺牲自己半个灵体肯定有特别之处。”

  “我仅剩下成精之前的梦,这样也好?”

  梦鸩拼命点头。“当然好啊。”成精之前的梦便是他想要的。

  “那……交换吧。”她想一窥赵织玉的梦。

  “好。”梦鸩话刚说完,浮梦立刻没入青丝的脑海之中,而她则昏厥在地上。

  梦鸩走近,掌心贴于她的额际,没一会儿他找到他要的浮梦,一个弹指,她的浮梦入了他的收藏之中。

  “小狐精,你真是太单纯了。”

  青丝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她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只能朝着前方光亮的地方走。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光亮的地方愈来愈大,前头是一个小湖。

  湖面涟漪阵阵,湖畔有人坐在那里,她往前走近一点,看见是两个人,再往前,她听见熟悉的声音,是织玉。她迫不及待跑到他们面前,终于看见勾月的容貌。

  她长得很美,气质冷冽,似不太爱笑。

  哈哈哈……

  她听见织玉的笑声,受他吸引,目光转而凝视他,这才注意到梦里的他跟自己所认识的有些不同,面对勾月,他竟能笑得那样毫无防备,眼底看到的全是她,神情而执着。

  从织玉的笑声、目光、神情,她看得清清楚楚、透透彻彻,那样的柔情是她未曾见过,也是她不曾获得的注视。

  他爱勾月。

  她愿意为了织玉,不顾一切,而他则是愿意为了勾月不顾一切。

  风吹动湖面,吹散了勾月的发丝,斜躺在她面前的织玉伸手拨着散在她脸颊旁的发丝,每一个触摸、一抹笑容皆深深刺痛她的心。

  纵使遭受背叛,他依然爱她如昔。

  如果这个梦能早一点让她看见该有多好,至少她能试着管住自己的心别去喜欢上他,如今也就不会这么痛了。

  唉,心真的好疼。

  太难受,青丝提早自梦中醒来,眼眸眨了眨,泪水顺势淌下。

  梦鸩见状,连忙为她拭泪。“哎呀,你怎么哭了?要是让织玉看见,肯定会以为我欺负你,青丝妹子,你就别再哭了。”

  “梦鸩,勾月呢?”

  “不清楚,我只知道她回到妖界后便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可能因为‘翠虫蚀心’获得妖皇的礼遇吧,你知道‘翠虫蚀心’是什么吗?它能控制一个人的心,这跟我们施法术有极大不同,施法会有破解的一日,而‘翠虫蚀心’却能完完全全控制心智。”

  “我看见织玉很爱勾月。”她淡淡陈述自己发现的一件事实。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她背叛织玉,他是绝不可能原谅她。”

  不可能原谅?

  真的吗?那为何她的心底仍有勾月的影子,一触碰便会痛?他的半灵在她体内,所以她能感受到他曾经试图隐藏的情绪,如同水面一般清晰。

  “反正他现在是跟你在一起,他又把半灵给了你,我敢肯定你在他心底的地位更加特别,所以就别再去想勾月的事了。”

  是啊,织玉已经将他最重要的半灵给了她。

  她也不停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想的,毕竟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勾月背叛了织玉,他是不可能原来她,如今他又在她身旁,又有什么好想的?

  她应该试着遗忘,别自寻烦恼。

  “织玉若知道我把他的梦给你看,一定会动怒,所以你可千万别害我。”

  “嗯。”她深深吸口气,“我知道了。”她会努力忘却,不再受影响。

  梦鸩拍拍她的肩膀,皮笑肉不笑。“这样才对。”

  “梦鸩,你在做什么?”赵织玉回来便看见梦鸩亲昵地拥着青丝,这让他十分不悦。

  梦鸩连忙收回手,解释道:“呵呵,你不在,我当然是在替你保护青丝啰,既然你回来了,我也改功成身退,青丝妹子,告辞了。”他一离开徐莫生的身躯,徐莫生随即倒在地上。

  赵织玉走近青丝,见她双眼湿润泛红,尽管她什么都不说,他大概也猜出梦鸩必定又说了不该说的话,这让他有些后悔前几日怎没取走她的记忆。

  他喜欢她的笑容,不忍见她流泪。

  “哭什么?”

  “不知为何就是很想哭。”

  “乖,没什么好哭的。”赵织玉不再犹豫,掌心贴上她的额际,直接取走她有关勾月的记忆,青丝昏厥在他怀里,然后他警告仍在附近徘徊的梦鸩,“别再靠近她,否则休怪我对你动手!”

  呵呵,看来你对这只小狐精还真是情深意重,可你真相信她不会背叛你吗?

  “不关你的事,你少插手!”

  织玉,你应该清楚我很想得到你的灵体,你的半灵摆在她体内,若遇上能力强大的妖魔势必会连累你,与其浪费在她身上不如送我。

  拥有织玉的半灵势必能增强他不少能力,他还真有点想要。

  “梦鸩,若你动她,我一定会让你体会何谓生不如死。”

  呵呵,我们走着瞧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