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究竟是醒着还是在做梦?!

  为何她眼前出现好多景象,一幕一幕自她眼前晃过去——

  好多穿着简陋皮毛遮蔽身体又长得奇怪的人,面对着一棵老树不停地膜拜。

  然后,有很多人身着华服,嘴里念念有词,对着一池泉水毕恭毕敬的下跪。

  之后,依然有很多很多穿着简单衣服的人一同朝着一个透明的珠子磕头。

  最后还是有更多更多的人对着一块不起眼的石头痛哭流涕,甚至还献出自己的鲜血。

  这是在做什么?

  青丝起初不懂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后来听懂他们说的话才明白他们都在祈求,希望他们所信仰的东西能完成他们的心愿。

  可是她不懂,老树、泉水、珠子甚至是石头,怎有可能替人达成心愿,又不是神明更非有能力的妖魔,她真的不明白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力量让那些人如此深信不疑。

  不过说也奇怪,让凡人祈求的物品竟然慢慢浮现银白色的光芒,那个光芒十分柔和,连她也不禁被吸引了,痴痴地朝着光芒走过去,就在她伸手触碰光芒之时,竟被光芒整个吸入,瞬间跌入一处黑暗地方,伸手不见五指,分不清东南西北。

  黑暗仿佛一张网,牢牢网住她,让她难以逃脱,她想喊救命也喊不出口,耳边听见的尽是一堆祈求的话语——

  灵水池,求求你快给我一个儿子吧,要不然我丈夫便要休了我!

  青曜玉,拜托拜托!这次一定要让我赚大钱,这样我才不会成天被人看不起!

  石大神,小佑跟你祈求,希望你能让娘的身体早日康复。

  求求你了……拜托你……千万必定要……要不然的话……

  她的耳朵听见的全是这些希望能达成的心愿,乱且杂,似乎有成千成万的人在她耳边不停喃喃,完全不在乎她能不能听清楚,都快要碎了她的心神。

  好痛苦……好难受……

  突然,黑暗消失了,银白色的光芒逐渐凝聚,最后成形,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等青丝看清楚的那瞬间,整个人开始下坠、下坠……

  这究竟是醒着还是做梦?

  不,她应该是死了吧?

  为了赵织玉而死。

  她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做,不过做都做了也没办法后悔,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只是死前没能看见他露出伤心,她还真难过。

  好歹她都为他死了,他难道真没一点情感?唉,伤心。

  痛……好痛、好痛,她都死了,为什么还会有痛觉?

  是谁如此残忍还在捏着她的脸蛋?会痛耶。

  “小狐精,醒了吗?”

  小狐精?那声音不是……青丝眨了眨眼睛,终于缓缓睁开,看见赵织玉。

  “赵、赵织玉,你是……神?!”

  梦里,那道银白色的光芒最后凝聚的形体便是赵织玉。

  他笑了笑,看来是他的半灵让她看见了不应该看的东西,只是……“你怎么会说我是神?”

  “你受凡人祈求,身上并无妖魔之气,这不是神应有的行为吗?”她直觉的回答。

  他捏捏她的鼻子。“我身上也没有仙气。”

  “对喔,你身上也没有仙气,那你究竟是什么?”

  “我是灵。创造我的就是凡人的贪念,强大贪念的力量造就了我,无论我听或不听,他们只会不停说出心底的贪婪,却又想不劳而获,所以我跟他们玩着游戏,看着他们一一陷入我设下的局,而我便以他们的七情六欲为食。”毋须他推波助澜,那些凡人往往咎由自取,什么都得不到还赔上一条命。

  贪婪啊,真是凡人最要不得的一种情,却也是他最喜欢的食物。

  “有人祈求希望让自己的娘快点康复,这样也算是贪婪?”

  “奢求不该属于自己的便是贪婪。他们毋须求我,因为一切自有定数,该是你的跑不了,不该属于你的,即使强求了,最后不但会失去,更要付出代价。”

  “你恨凡人吗?”在梦里,她感觉那股黑黑的东西似乎代表赵织玉的厌恶。

  “不,说来我也得感谢他们,若没有这些贪婪,我又怎可能成灵。”几千年来,他看尽所有的人,永远只在他们的脸上看见“贪”这个字。

  他并不厌恶凡人,只是也未曾喜欢,他拿他们来当作打发时间的乐趣。要凡人舍弃贪念难如登天,他并非神,只是凡人的贪念所创,因此他在承受不了之后走上所谓的魔路。

  设下条件,引诱凡人,食了他们的七情六欲,然后毁了他们的希翼。

  “可是你很寂寞,对吧?”他的声音骗人、他的神情骗人,他的眼神却骗不过她,因为她也曾有过相同的眼神。

  “我不可能寂寞,你可以省去对我说教的时间。”

  “我没要对你说教,真要说教应该也是你对我说吧,你活得可久了,这样算起来少说也有四千多年,真可怕。”青丝兜了一圈终于兜回正题,问:“我不是死了吗?”

  “我救了你。”他简单解释。

  “为什么要救我?”她以为自己的死对他无关痛痒。

  “……舍不得你死。”

  “我死的时候你不是不伤心吗?”他不伤心,连一点假意也不愿施舍给她,让她在死前除了伤口痛,心也好痛。

  赵织玉伸手轻抚她无暇的脸蛋,笑得异常冷冽,青丝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小狐精,莫非你真要我说一些肉麻的甜言蜜语是吗?”

  他能做到的已是极限——用了半条性命救她。

  这是他不曾做过的决定,只为她。

  “不,不用了。”她顿了一下,再问:“不过应该有一些些的喜欢吧?”至少有吧,要不然怎会救她?

  “嗯。”他淡淡回应。

  青丝听了好感动,原来他真的对她有一丝丝的情意,这样她死也瞑目了。

  “那你呢?你的喜欢是将我和徐府的人一视同仁吗?”

  她摇摇头,“你和他们是不同的。”若是一样,她也用不着这么难受。“我对你的喜欢不一样,我愿意为你死。”听,够伟大了吧?能让她心甘情愿而死的没几个。

  “你也愿意为徐府的人死。”他一句话就戳破她的喜欢有点廉价。

  青丝伸出手指晃了晃,正经地解释道:“那是不同的,看见他们死,我会难过,毕竟他们已经如同我的亲人一般了,可是看见你死的话,我的心很痛,因为……好难解释两者之间的不同,总之,就是我愿意为了你牺牲一切,甚至连性命也不顾。”她对他的情意那么深,他肯定比不上。

  我愿意为了你牺牲一切,甚至连性命也不顾。

  曾经也有人这么对他说过,结果呢?

  不过青丝不同,他相信她是不同。

  “小狐精,我信你便是。”

  “呼,那就好。”如果还要逼她继续说明不同处,她可能会很想死,反正她自己清楚哪里不同就好了。

  “小狐精,欢迎回来。”他上前拥抱她。

  “赵织玉,既然你那么寂寞,我会永远陪着你。”他不说没关系,反正她清楚他怕寂寞就好。

  怀里的温度让他内心一阵叹息

  原来他并非没有七情六欲,只是埋得太深,青丝的死却勾起了他的情感,让他第一次尝到原来失去有多么痛。

  再也看不见、听不到是那样的……寂寞。

  他讨厌独自的寂寞,往后多了一只狐精陪伴提供他乐趣,未尝不可。

  后来,青丝才晓得在她“死去”的这段时间,赵织玉已经帮她处理好一切,让徐天义收她为干女儿,因为她曾用真面目冲入火海救出洛儿,加上赵织玉不知说了什么,徐府一家子开开心心欢迎她。

  这让她愈来愈喜欢赵织玉了。

  本以为赵织玉对她的死无动于衷,没想到他最后竟然救了她,真的让她好感动喔,连做梦也会笑。

  “小狐精,你在笑什么?”

  会喊她小狐精的只有赵织玉,然而这声音却不是他,而是——徐莫生。

  “生儿,你怎么会这么……”青丝不解地望着眼前的徐莫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徐莫生的身上怎带着魔气,莫非……“你不是生儿!”

  “既然我不是生儿,要不要猜猜我是谁?”他坐在她身边,好整以暇地问。

  徐莫生散发的魔气让她觉得似曾相识,难道是——“梦鸩?!”她记得赵织玉是这么喊的。

  “小狐精真聪明。”梦鸩立刻伸手逮住要逃跑的胆小青丝。“小狐精,为何一看见我就要逃,这样太伤我的心了。”

  “你不只杀了我还想杀赵织玉,看见你当然要逃。”可恶!这个梦鸩竟然趁着赵织玉外出觅食,分明就是要对付她,赵织玉好不容易救了她,她不能再随便死去,无论如何都要拖着半条命等他回来。

  “好歹我也是织玉的朋友,这种待客之道未免太糟糕了吧,小狐精?”梦鸩非常“热情”地扣住青丝的肩膀,笑眯眯地问。

  “你是赵织玉的朋友?”

  “当然了,害羞如他大概也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我可是他唯一的朋友呢。”梦鸩大言不惭地道。

  “那上回你为什么要攻击他?”

  “那是我们约定好的,五百年相见一次,见了面当然就是过过招玩一些小游戏,哪里知道你会傻到自己冲进来,这就是你不对了,害我还得收拾一堆麻烦。”

  一切都是她的错?明明她才是受害人。

  “又没人跟我说明。”

  “谁教你冲那么快!”还是她的错。

  “那是你们的对话太奇怪了,哪有朋友是这样说话的,任谁都会猜你们是仇人。”

  “呵呵,这是我们的乐趣啊。小狐精,你才活了几百年,怎可能体会活了几千年的我们有多无聊……”无聊到四处闲晃,偶尔欺负一些小妖魔打发时间。

  青丝截断他的话,“我有名字,我叫做青丝,不要一直喊我小狐精。”

  “织玉不是这么喊你的吗?”他还以为她就叫做小狐精。

  “那、那也只有他能喊,其他人不行。”青丝突然想到什么,瞪着梦鸩。“你怎么可以进入生儿的身体里,快出来!”

  “我是魔,有形无体,借用凡人的躯体是最方便了,放心,我保证你的生儿不会有事情。”

  “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无聊啊,所以来找你聊聊。”真的是闲着太无聊。

  “你认识赵织玉多久了?”既然要聊,当然要聊她感兴趣的话题。

  “不多不少刚好一千五百年。不过我们不太熟,想从我这里打听他的事情很难,可是去问他想得到解答更难,所以你有任何疑难杂症还是问我可能还有一点点机会,来,问吧!”他已经竖起耳朵准备好了。

  听完梦鸩一长串的话,青丝忽然笑出来。“梦鸩,其实你还挺有趣的。”

  “这是当然,活了那么久,若不懂得自寻乐子早晚闷死,我才不像织玉那么无聊只留在人间,我喜欢乱逛乱闯才能得到不同的乐趣。哎呀,聊了那么久都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梦鸩,最擅长的是无声无息闯入别人的梦境,也很会偷梦,如果你想看织玉的梦,我可以偷来给你看,不过前提是要先让他入睡。他啊,根本不睡,认识他这么久,我只有见他睡过一次。”

  “你看过他的梦?”

  “有,那是因为有勾月在他身边,他才会疏于防范。”

  “勾月……是谁?”她记得这个名字,在梦里;她已经许久不做梦了。

  梦鸩假装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连忙紧张地说:“哎呀,这是他的私事,我不能说的,你也别问了。”

  不知何故,自从死而复生以后,她经常能感受心底有一个小小的灰影存在,那种异样她很难形容,不过就是会有一种痛的感受,而且夜晚入梦以后,她好几次看见一个纤细的人影,每当她想追上去看清楚是谁,她便清醒了,但是她记得梦里听见有人喊“勾月”这个名字。

  “我想知道……勾月是不是赵织玉喜欢的人?”她大胆猜测。

  “你真的很聪明,莫怪织玉对你如此特别,甚至还将自己的半灵给了你……”啊,糟糕,这下真的是不小心讲出不该讲的事情了,织玉肯定会宰了他。“青丝妹妹,乖,刚刚我讲的话要统统当作没听见喔。”千万别害他。

  晚了,她听得一清二楚,贼贼地笑道:“勾月是谁?半灵有时什么?你如果不说,我就去问赵织玉。”

  狐狸果然有狡诈的天性,他居然小觑了她,可恼。梦鸩没好气地横睨她一眼。

  “瞪我也没用,是你自己说的。”

  他总不能瞪自己吧?即使想瞪也瞪不到。

  “好啦,算我倒霉!可是你要发誓不许去问织玉,要不然我会要了你的命。小狐精,和我谈条件,若没有遵守是真的会丢了小命,记住了。”

  “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