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织玉将她放在雪地里,伸手抹去她嘴角的血,笑容之中带有些微不悦。

  “为什么不求我?”

  打从青丝离开徐府,他便知道了,见她来到千雪山,约略清楚她来此地做什么,他不发一言地跟在她身后,直到化蛇现踪,然而他不急着出手,他一直在等,等青丝开口求他,结果她没求,他反倒心急的等不下去了,毕竟若再等下去可能只会等到她一具尸骨。

  求他……嘎?

  化蛇才不管出现的是谁,他已经杀红了眼,只要胆敢站在他面前的统统杀无赦。

  “找死!”

  “找死……”赵织玉淡淡重复化蛇的话。

  “赵……小、小心!”青丝望着赵织玉后头愈来愈近的化蛇,心生紧张。

  眼见化蛇的牙齿要咬上赵织玉,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化蛇突然动弹不得,就象是被捆绑住似的,人面鸟翼不停摆动,无论他如何挣扎依然无法脱困。

  “这……你对我做了什么?”乍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见的强大力量束缚了自己,完全挣脱不了,此时化蛇终于察觉不对劲,他看不透眼前男人的身份,感受不到他有多强,然而他竟能困住自己,这男人究竟是谁?

  赵织玉缓缓转身,凛肃的神情透出刺骨的冷,眸底的银白让化蛇不寒而慄。

  “我都舍不得伤她了,而你竟然将她打伤至此,我应该怎么折磨你好呢?”

  看来对方也不好惹,不过化蛇没想过要束手就擒,最后他力拼七成力,终于突破束缚,鸟翼再次拍动,面露凶狠。

  “别以为这小小的围困就能伤我,哼,青狐,这次我就饶你一命!”即使眼前的男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厉害之处,他还是不敢小看,毕竟他刚才的出手就已经让他捏了把冷汗,他可不想吃眼前亏,反正青狐总会有落单的时候,这次吃不到,下次再吃。

  “你大方要饶她一命,怎不问问我要不要饶你一命?”

  化蛇狐疑的转头,就在这一刻,赵织玉掌心的银白火焰旋即困住他,火焰烧疼他的羽翼,无论他怎么躲怎么闪就是无法逃离火焰的追捕,眼看他摔落地面打滚不断惨叫,一时半刻逃不出也死不了。

  青丝觉得赵织玉似是有意要折磨化蛇,虽然看见化蛇被折磨她很高兴,毕竟他一直想吃掉她,她不可能大发慈悲放过他,只是听见他的叫声,还是有点不舒服,于是她拉拉赵织玉的衣袖。

  “怎了?”

  “杀了他吧。”化蛇想吃她,放他走便是自找麻烦,给他一个痛快是唯一的好心。

  岂料,化蛇为求自保,忍住痛楚尽全力反扑,他带着银白的火焰冲向赵织玉,既然要死,他也要同归于尽,大家一起死!

  “赵织……”青丝想警告赵织玉,然而她连他的名字都没来得及喊完,银白火焰已经早一步彻底将化蛇吞噬。

  化蛇连最后一声也叫不出。

  “看见小黑,你吓得什么都不行了,怎遇上化蛇就不会?”

  “那,那不同啊,小时候我曾被狗追咬过,狗是我的天敌,看到就是会怕,化蛇是要吃我的敌人,我当然要尽全力反击,要不然死的可是我了。”第二次看见妖物死在赵织玉手上,青丝深深庆幸自己不是他的敌人。

  解决了意外的小麻烦,赵织玉开始施展法术治疗青丝。

  “你好残忍。”她说,略带埋怨的口吻。

  他笑,“我残忍?我残忍的话是谁救了你?又是谁在帮你疗伤?小狐精,说话可要凭良心。”

  “你刚刚问为何我不求你。”脑子直到此时才弄懂他的问题,原来他其实都在她身旁,只是等不到她的求助因此迟迟不现身。

  “你可以求我救你,便能免除这些皮肉伤。”见她伤成这样,他十分不舍,才会折磨化蛇,要不,他通常比较喜欢速战速决,免得浪费时间。

  “我又不知道你有跟来。”要是早知道,她肯定会大声叫唤。

  “喔,那是我的错了?”

  “不……是我的错。是我出门没告知你。”一切都是她的错。

  “我只能治疗到这程度,剩下的得靠你自己复原,多休息几日应该就不成问题。”

  “谢谢。今日是我娘的祭日,我只是想回来看看,没想到居然会碰见化蛇,幸亏有你,要不然这次我绝对死定了。”真是幸好,呼。

  “你确实不太行,这样下去你早晚会成了一些低等妖魔的食物。”

  “至少要等我离开徐府,否则我能力愈强会对他们愈不好。”

  “还有哪里会疼吗?”对她老是把徐府的人挂在嘴上,他已经听腻了。

  青丝动动筋骨,虽然仍有些不适,不过已经比刚刚好多了,“不会,谢谢你。你真的很强,比我见过的任何妖魔都强。”

  赵织玉没好气的问:“随便一个都比你强吧?”

  不敢正大光明的反驳,青丝只能偷偷白他一眼。

  “老实说,我也不晓得自己怎么会变成精,反正我就继续修炼,可是自从我成精以后便不再做梦了,慢慢地,我甚至想不起娘的长相,虽然我每年都会回来,脑子里还是拼凑不出娘的模样……好怪喔,我最想记住娘,怎会忘了呢?赵织玉,你那么厉害,我那么弱,我铁定会比你早死,假使有一天,我死了,你有空的话,能不能把我带回故乡,我想陪着娘。”

  “你娘不知轮回几世了。”

  “我知道啊,可是我还是想回来,毕竟这里是我的故乡,每次回来我都会待到天快亮才离开。”虽然每回想着娘想着想着就会睡着。

  “好了,别说话,你变回青狐的样子比较不会浪费气力。”

  青丝乖乖听话,变回青狐的样子,随即被赵织玉搂在怀里,赵织玉说话虽然很毒,不过他的怀抱十分温暖,她相当喜欢,立刻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窝了起来。

  “别睡得太舒服,这儿冷,我是要你的毛取暖。”

  我们不是要回去了吗?

  “没,这里风景美,我想多待一会儿,怎么,还要你批准吗?”

  青丝决定乖乖闭上嘴巴休息比较实际,但过了一会儿,她又睁开眸子看了看赵织玉。

  她其实很想对他说,刚刚自己快死之前有想到他,不过很怕说了被他笑,她还是不擅长去揣测他的心意。

  赵织玉,我好象还没说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快睡吧。”他一手抚着青狐柔顺的毛。

  有温暖的怀抱能依靠,加上刚才大战一场,青丝确实也累了,很快便沉沉睡着。

  赵织玉不得不承认真的是逗弄成瘾了,可是看见她受伤的那一瞬间,他仍有几分心疼,才会对化蛇下手狠了点。

  小狐精如此可爱,谁都不许碰,更不许伤她。

  青丝受伤回到徐府,赵织玉交代她要多休息。

  过了几日,见她闲到发慌盯着地上的蚂蚁大军,才答应带她出门,不过前提是小黑也得同行。

  青丝就知道他绝不会那么好心,也无法反对,可是要她牵着小黑就太没天良了。

  “它喜欢你,应该你牵着它比较好。”她手抖得跟什么似的。

  “小狐精,如果你害怕狗的事情传出去,应该很丢人吧?”他笑问。“我是在帮你的忙,等你习惯小黑之后就不会再害怕狗了,你看小黑全身黑黑的,多么惹人怜爱。”

  小黑听见主人叫它的名字转头汪了一声。

  青丝吓得停下脚步。

  不,她一点都不觉得它可爱,她总觉得小黑非常想咬自己一口。

  “对了,赵织玉,刚刚我们在吃东西的时候,里头有个姑娘在唱曲儿,我只记得什么美人如花这四个字,你记得吗?”曲子旋律凄美,她十分喜欢,可惜不记得歌词。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赵织玉一字不漏完整念出整首词。

  “对对,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大抵是思念的意思。美人如花却如隔云烟,纵使梦魂穿越千山万水也难以相见。”

  思念啊……她能思念的人不多,她若有思念,应该也是思念……

  青丝看了眼身边的赵织玉,小黑突然又叫了一声,让她心虚的吓了一跳。

  “赵织玉,小黑比较喜欢你,我看还是你来……”她话没说完,只见赵织玉突然将她护在身后,而她也随即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魔气。

  织玉,你可真惬意哪!

  赵织玉嘴边衔着冷冷的笑意。“梦鸩,好久不见了。”

  眼前不见任何形体,青丝只感受得到一股诡异的气息凝聚在前方,充满邪恶的气息将他们包围住了,就连会仗势欺狐的小黑狗也感受到一股压力,吓得躲在她身后。

  前所未见的恐怖袭来,青丝吓得发抖,不禁抓住赵织玉的衣服当作支撑。那是一股邪念,远远超过她所认知的一切,她根本不可能抵抗得了。

  她想逃,好想逃。

  喔,你身边又多了个女子,还学不乖吗?

  “梦鸩,我今日不想同你打,让开!”

  五百年之约,你以为你说不打就能不打吗?如果你不想打也无妨,将那只小狐精送给我吃了,如何?

  “梦鸩,我再说一次——让开!”

  看来,你很中意那只小狐精,那么,我更想吃了她。

  魔气骤然散发紫色的光,凛冽森然,原本晴朗的穹苍顿时黑若深夜,气氛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赵织玉对梦鸩的手段一点也不放在眼底,迳自对青丝叮咛:“站在这里别动。”

  青丝点点头,她已经吓得动不了。

  看见她这副模样,赵织玉抱了抱她安抚道:“放心,有我在,一切都不会有事,你保护小黑就好。”

  她抓住他的衣袖,一脸忧心地问:“我,我们不能逃吗?”

  “逃?我从来不逃,小狐精,我可不是你啊,好了,我先去解决他,他很好对付,待会儿回头我们再去吃东西,记着别乱跑。”发现她身体僵直,他清楚她吓到了,这样也好,才不会让他分心。

  她苦笑。当然不敢乱跑,腿一直在发抖,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这股魔气很好对付?

  她一点都不觉得,相反的,她总觉得这股魔气非常可怕,她什么都看不见,却感觉得到能够将她吞噬的强悍,赵织玉真的能对付得了这股魔气吗?

  遗言交待完毕了吗?

  “梦鸩,你真是自找死路!”

  织玉,谁自找死路还不清楚呢。

  青丝愈想愈不对,很想叫回赵织玉先逃再说,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瞬间感受到自赵织玉身上散发的另一股强大力量。

  两股气,势均力敌,不分轩轾。

  魔气没有行踪难以捕捉,攻击又迅疾猛烈,有好几次差点伤到赵织玉,青丝在旁紧张不已,她却不敢出声,怕害他分心,只能紧紧抱着小黑。

  织玉,你愈来愈不济事了。

  “再如何不济事,要杀了你也绰绰有余。”

  哈,可别只会耍嘴皮子,结果赔了性命!

  紫色的魔气在赵织玉身边围绕,一阵阴冷让青丝全身起了疙瘩,只能藉由怀里的小黑来获得些许暖意,她好希望赵织玉能快点结束这一切,她实在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真是不死心。”

  赵织玉注意眼前敌人的同时也察觉青丝脸色苍白,猜想是紫色魔气所致,因此他摊开左掌心,一股银白之火冲出来消除青丝身旁的魔气,瞬间,魔气化为利刃,夺命而来——赵织玉闪躲第一、二波的攻击,却没能闪过第三波,一股魔气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伤痕。

  再不专心,只怕你得在这只小狐精面前丢脸了。

  赵织玉伸手抹去脸上的血痕,不怒反笑,“要我专心向来是要付出代价。”

  哈,只怕死的人会是你。

  汹涌如猛浪的魔气再度凝聚。席卷向上,附近的树木,石块受到这股牵力纷纷支离破碎,一时间大地为之震动,青丝感受到这股力量,心惊胆跳,只因她看见赵织玉竟然动也不动,似是要承接这道魔气。

  “梦鸩,看来你还是没受到教训。”他双手负在身后,乍看没有任何反击的动作。

  是吗?

  青丝顿时有个不好的预感,就在她想出声提醒赵织玉要小心之时,结果慢了一步,那股魔气已经逼近,赵织玉依然不动如山。

  原本她动不了的情况却在转瞬间起了变化,她竟扔下小黑朝着赵织玉的方向跑过去,由于赵织玉非常专心注意眼前的梦鸩,以至于没有看见青丝的动作,等他发现时已来不及——那股强大的魔气直接击中青丝。

  “青丝!”这一幕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啊——”青丝惨叫一声,即使运起全身的气也无法挡住这股毁灭的力量,整个人往后跌入赵织玉的怀里,她口吐鲜血,五脏六腑仿佛全部移了位,疼痛难耐。

  梦鸩见状,毫不恋栈,迅速离去,黑夜也瞬间消失。

  痛……

  真的好痛好痛,她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痛,早知道就不逞英雄了,她怎么会傻到冲出来帮他挡,赵织玉的能力那么强,如果是他来挡肯定不会出事,她怎么会那么傻?

  青丝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她的身体快过她的理智做出反应,也得承受应得的剧烈痛楚。

  赵织玉抱着她,一脸惊愕地试着帮她止血,他没想到她竟会冲过来替他挡住那一击,他以为她已经吓到动弹不得,应该会乖乖地站在后头,怎知竟是如此的结果。

  贪生怕死的她不是应该站在他身后?她怎会冲了出来?

  “别运气,我帮你止血。”他将全身的气凝聚在右手,掌心贴着她胸口试图替她疗伤,然而这一触碰他发现她确实伤得太重了。

  “赵、赵织玉,不用了……”吐了那么多血,加上她感觉到脏腑传来的异样疼痛,青丝很清楚已经来不及了。“我死后,把我烧成灰洒在千雪山的悬崖好吗?那是、那是我娘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地方。”她想回到娘死去的地方陪着娘。

  “别说话,我能救你。”

  他的力量如此强大,怎可能挽回不了她的性命,只是,他也十分清楚青丝的伤势有多重,梦鸩那一击是完全不留情,唯有他能承接的力道竟被这只小狐精给挡住了,足以想见她是多拼命地在保护……

  她是在保护他吗?

  青丝喘着气,眼睛闭了又睁,开了又阖,才能稍微捕捉到赵织玉脸上的神情,她看了好久,只看见一丝慌乱中力求的镇定,至于悲伤……完全找不到。

  一点点都看不见。

  他的银色眸底没有,他冷淡的神情也没有。

  她很努力,很努力看,最后确定真的什么都没有。

  他老是说喜欢他,那么,在她临死之前总该露出一点伤心的样子吧?

  结果什么都没有,连作戏的表情也省下了,若是徐府那些孙字辈们肯定哭天呛地让她死后也无法安息,惨了。她没预先通知,他们肯定会很难过。

  “唉,你真残忍,我都快要死了,你居然一点都不难过,真让我伤心,好歹,好歹你也该假装一下哄我开心啊……唔——”又一口鲜血吐出,她剧烈猛咳。

  他不难过吗?当然,他何须难过?

  他或许喜欢青丝,但这分喜欢还不够深厚,一切都是她出于自愿,她愿意为他死是她的意志,他何须要难过?

  他压根勿须为了她的生死而有任何感觉,她只是他的乐趣而已,不是吗?

  “好奇怪,我的本能是保命,可是……我刚才怎么会傻到去救你呢?你明明比我厉害,就算,就算是你来挡应该也不会象我一样这么惨才对……但我还是冲出去了,为什么呢?”她的心跳愈来愈慢,呼吸愈来愈浅,青丝甚至觉得连睁开眼睛都相当费力。

  娘死前也是这么痛苦吗?

  伤口痛得热辣就罢了,为何连心也隐隐作痛?

  赵织玉让她继续说不再阻止她,因为她的气息太薄弱,已经来不及了。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你吧,或许我们没有相处很久,但我还是,还是喜欢上你了……”是了,肯定是这个原因,要不她怎会不顾一切去救他,毕竟他们非亲非故又毫无关系,他的生死根本不关她的事,她最重视的是自己的性命啊,然而如同娘保护了她一样,她也想保护自己最喜欢的人。

  青丝冲着他最后一笑。

  赵织玉清楚这抹笑靥他此生都忘不了。

  “赵织玉,我总觉得你不是在找乐趣,你只是怕寂寞罢了……可惜,我再也……不、不能陪着你了……”她无奈地说。

  为了洛儿牺牲自己的命,她觉得开心,为何这次她却觉得好痛,好痛?是否因为他无动于衷的关系?

  对于她的死,他竟然一点都不难过,唉……

  终于,灿亮的眸子悄悄阖上,纤细的手缓缓落下。

  她眼角的一滴泪落在他的手上,烫了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