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唉!他真不愿一大早叹气,可每每瞧见太祖……青丝,昨日,他终于请洛儿姑姑去帮他趁着赵织玉不在时偷偷问了她名字。

  青丝,真是一个好名字。

  每每瞧见青丝的时候,明明理智告诉自己她是只狐精,对她万万不可有非分之想,然而看见她的笑脸,虽然布满皱纹,盘旋在他脑海的依然是上回他看见的年轻模样,令他心弦一动,怦怦作响。

  即使掌心压紧胸口也无法改变他对青丝有那一点非分……不是,是感情。

  美人谁不爱,尤其他对青丝又是一见钟情,尽管她是狐精,但“白蛇传”里的白素贞不也与许仙共结连理,因此他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好,徐莫生深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走过去。

  “青丝。”

  听见声音,青丝转头,笑意盈盈。洛儿念书去了,赵织玉也不知去哪,她一个人正无聊得很。

  “生儿,是洛儿跟你说我的名字吗?你要叫也无妨,不过记着别在其他人面前喊。”

  “我知道,织玉不在吗?”他明知故问。

  “嗯,他说有点事,也不晓得上哪了。”最近都紧跟在她身后,今天竟然放她一人,真奇怪,该不会去做坏事了吧?

  徐莫生咳了咳,又深深吸口气,开口道:“青丝,昨日娘说我也到了该娶妻的时候。”

  “这样啊,很好啊,继续替徐府添子孙。我想想,等你的孩子出世应该是我的仍孙,这样很不错,人多一点比较热闹。生儿,你就快快成亲生一个白白胖胖的仍孙给我玩。”青丝一脸期待。

  “那青丝……你愿意嫁给我吗?”快,趁着赵织玉不在,她赶紧问。

  “我、我嫁给你?!”期待的表情瞬间被错愕取代,青丝顿了一下才说:“生儿,你是不是病了?先不管你我年龄相距甚远,我还是你的太祖奶奶是要如何嫁你?”开什么玩笑,这样不就是人间所说的“逆伦”了?她想徐莫生八成是病了才会胡言乱语。

  “你是狐精,并非我真正的太祖奶奶不是吗?而且‘太祖奶奶’的年纪活得差不多了,莫非你要继续活到两百岁、三百岁?那样其他人必定会起疑你是否是妖孽。”徐莫生赶忙解释他的用意。“你不也说过不愿意离开徐府,那么,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便是你之后能继续待在徐府内最好的理由。”他鼓起勇气继续说,心脏跳得好快。

  娶一名狐精是他未曾想过的事情,然而他偏偏就是喜欢上眼前的狐精。

  “生儿,夫妻之间应该有感情的吧?”

  “我喜欢你。”他急切表明心迹。

  青丝眉开眼笑回应:“我也喜欢你,因为你是我的晜孙生儿。”

  徐莫生听出她另一个意思,他若不姓徐,不是她的晜孙,便休想得到她的喜欢。她对他没有亲人以外的感觉吗?

  “你永远都是我的晜孙,所以我压根没想过要嫁给你,再说赵织玉已经帮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所以你也勿须替我担心。生儿,赵织玉说我很美,你认为我美吗?呃,当然不是说现在,你看过我原本的面貌吧?”

  “很美。”他永远忘不了在火场中看见的那张天人容颜。

  “我猜你必定是一时意乱情迷才会以为自己喜欢上我,但你可别忘了我是狐精,我的寿命比你还要长,当你死后我依然继续活着,你不过占了我生命中一眨眼的时间,再者,我根本不会喜欢你,所以你不如去找一个相互喜欢的姑娘来得恰当,懂吗?”青丝说话很直接。

  人和妖魔之间本该有个界线,不得跨越。

  此时此刻,他从青丝的身上感受到一股长辈对晚辈的疼惜,看来,他和她真的没有可能了。

  “你是不是喜欢织玉?”他没忘记大火之后的隔日,在客栈的时候,他看见赵织玉始终握着青丝的手,目光也流连在她脸上,他察觉赵织玉应该是喜欢青丝,那她呢?

  “赵织玉吗?我也不晓得算不算喜欢,只是看见他会让我愉快。”难得有人提起这个问题,青丝困扰了几天终于有个宣泄的管道,于是一古脑儿地说出口:“因为他的能力很强,其实我应该很怕他,不过不知何故就是怕不起来,即使被他逗弄也不觉得讨厌,和他相处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融洽,虽然这份融洽是建立在他的欺负上头,可我就是不讨厌他,这样算是喜欢吗?”

  她怕狗,偏偏赵织玉每日都故意带着小黑在她面前晃,说是要增加她的胆量,结果没让她吓个半死就不错了。

  这听来是她韧性坚强吧,真可怜。

  “可是他也是……”他是人,赵织玉也是人,因何青丝的待遇就差那么多,徐莫生正想问出口却被一声狗吠打断。

  小黑的叫声,那表示赵织玉回来了,青丝随即露出期待的表情。

  徐莫生这会儿看得更清楚,他们确实一点机会也没有,于是他失望地离开,碰巧在前院遇上赵织玉。

  “莫生。”赵织玉主动走向他,最后一次警告:“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

  徐莫生不太甘心的反驳:“织玉,你也是人,你和青丝也不会有结果的不是吗?”他真有些嫉妒赵织玉。

  他淡淡反问:“是谁告诉你我是人?”说完,他笔直走向后院。

  什么?赵织玉不、不是人?!

  徐府已有一只狐精,赵织玉又会是什么妖魔鬼怪?

  这样,他岂不引狼入室了?

  赵织玉完全不理会徐莫生怎么猜他的身份,他来到后院,发现青丝的身影随即扬唇一笑。

  “赵织玉,你一个早上去了哪里?”

  赵织玉朝她走过来,忠心的小黑自然跟在后头摇着尾巴,一派狐假虎威的模样,让她气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毕竟用术法对付手无寸铁的小狗实在很丢人。

  “我不过离开半个时辰,怎么,想我了吗?”他每回见到她就是先捏她的鼻子。

  “我才没有想你,我是怕你去外头找乐趣了。”他一想找乐趣就会有人要倒大楣。

  “肚子饿了吗?”他忽然起了个毫不相关的话题。

  青丝点点头,都快正午了,当然会有点饿。

  “想吃什么?”他坐在她身旁逗弄她怀里的小黄猫。

  小黑不甘示弱也跳上赵织玉的怀里争宠。

  “厨娘煮什么我便吃什么。”有得吃便好,她不挑。

  一猫一狗对上,彼此眼底都有敌意,直瞪着对方,小心提防。

  天气好得很,小黄猫瞪累了,又趴回青丝的怀里,倒是小黑狗觉得无趣,伸出前足逗弄小黄猫,惹得它发出嘶嘶的声音警告才让小黑狗安分守己不再动手动脚。

  青丝见它们的模样,顿时笑了出来,这不是她和赵织玉平时相处的情况吗?只不过她可没小黄猫有勇气对小黑狗动怒,要是她也发脾气肯定换来更惨绝人寰的下场,唉,真凄凉。

  过了一会儿,陆续有人走过来。

  她还来不及问清楚怎么了,只见小春领着几个人搬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一架好,刚刚进来的那些人将手上的东西摆到桌上,一时间,青丝看得眼花缭乱,等最后一盘东西放下后,小春又带着一大群人离开。

  满桌都是吃的东西,青丝望着赵织玉一脸费解。

  “有糖葱炒耳,油炸麻花,翡翠蒸饺,糖葫芦,胡麻咸饼,翠玉香糕,吃豆腐脑吗?我不清楚你喜欢吃什么,所以街上所有好吃的东西我全点了一分,喜欢的话,下次再买。”

  有些是她吃过的,有些是没吃过的,其中她最爱糖葱炒耳甜中带咸的滋味教她欲罢不能,虽然她很想全部吃光,可是想到是赵织玉买回来的,她心里不免有些怀疑。

  面对她捎来的狐疑眼神,赵织玉照例捏捏她的鼻子指责她的小心眼。“你不是很想吃吗?”

  “你怎么知道?”她爱吃啊,无奈孙字辈们都说外面的食物对她的身体不好,因此禁止她吃,加上她又不爱出门,所以偶尔能吃到都是孙字辈们好心赏给她的,而且只有一小口,连塞牙缝都不够。

  “因为你昨晚一直说。”

  “有吗?”她怎不记得了?

  “你做梦时说的。”

  她做梦说的?嗯,怎可能?她从不做梦……等等,他不提还好,一提她便生气。

  “我不说了别再来我房间。”在某一个夜晚发现赵织玉竟然躺在她旁边后,她便警告他不许再有下次,免得徐家人查房会发现这件诡异的事情。

  “你昨夜睡不安稳,频频翻来覆去害我睡不太好。”赵织玉自顾自地说着。

  因为大夫说她要好好调养身体,晚饭不能多吃,她没吃饱当然睡不好,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情?“总之,你别再跑来我房间,万一被发现了,到时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我本来打算要走,是你一直抱着我嚷着好温暖不让我走。”

  “赵!织!玉!”

  “乖,小狐精,趁热吃,要不然这些东西凉了就不好吃。”

  对,想起桌上热气蒸腾的食物,她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算了,先吃再说。

  日子不太好过?或许也不尽然。

  至少赵织玉不逗弄她之余还会善待她,要知道桌上的美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如今全端至面前,让她大饱口福,她是该好好感谢他。

  她是不是喜欢赵织玉还没弄懂,可她确实喜欢有他陪伴,有他在,她的心情就会很好。

  是喜欢吗?

  应该是吧……她想。

  刚尝了几口桌上的食物,小春走了过来。

  “太祖奶奶,您该用午……”当她看见太祖奶奶正在吃着满桌不应该吃的食物后,立刻板起脸色问:“太祖奶奶,您怎么在吃这种东西?大夫不是交代您不能吃过油过甜过咸的东西吗?是谁买给您的?”

  青丝手上的竹筷正好夹起一块又甜又咸又重油的糖葱炒耳,看着小春,心想刚刚不是你带人抬桌子过来吗?

  她再看了身旁的赵织玉一眼,顿时明白了,原来小春非是自愿。这下她是吃也不是,不吃又不舍,她希望赵织玉能出手相助。

  “今晚……”他轻轻吐出他的条件。

  青丝想也不想便摇头,都说了这样很危险,他怎么老想着要害她。

  “小春,这些全是太祖奶奶要我买的,她一直苦苦哀求我只好答应,我没想到她不能吃这些东西,那……全部扔了吧。”他一点都不心疼。

  啥?全都扔了?青丝心痛死了,正想把手上的那块糖葱炒耳塞入嘴里之际,小春快狠准地夺走她最后的快乐。

  “来人,快点把桌上的东西撤走。”小春一声令下,气势惊人。

  呜呜呜,至少把糖葱炒耳留下来吧!

  半夜,朔月挂于天际。

  戌末亥初,青丝悄然离开徐府。

  她纤细的身子一个纵身藉着屋檐施力,一跃百丈,最后没入朦胧黑夜之中。

  一刻钟后,她回到出生的故乡——千雪山。

  这座山峰终年飘雪,白雪皑皑覆盖,冷风袭来,寒意逼人,她身上仅穿着一件薄纱却不觉得冷。来到半山腰,她总是选择步行,一步一步朝着山顶而去。

  千雪山是她的故乡,在这里她度过了几百年,最初大狐和她在一起,最后只剩下她,独自品尝寂寞、独自疗伤,独自守在大狐死去的地方。当时她还以为只要她耐心等,说不定会等到大狐突然回来,纵然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仍是怀着一个小小的希冀。

  脚步朝着悬崖走去,那里是她永远都忘不了的地方。

  她曾不吃不喝守了三天,直到再也受不了才死心离开。

  每夜哭着入睡,哭着醒来,唯一的温暖便是梦里会有大狐的身影,那是支持她活下去的动力。她想替娘报仇,所以她得活着,只是当她有能力报仇时,仇人早已成了一抔黄土。

  “青狐,好久不见了。”风雪中突然传来一个曾让她心惊胆跳的声音,就在身后。

  青丝转头,白雪纷飞中,果真看见那个差点要了她性命的妖兽——人面、豺身、鸟翼蛇行的化蛇。

  可恶,她怎么会这么倒霉。

  “哧呼!哧呼!”化蛇发出声音,拍翅朝着青丝俯冲而来。

  一百年前,她败给化蛇,毫无招架之力,一百年后,她没继续修炼,更非化蛇敌手,只能一味的逃。

  化蛇的尾巴似刀,横扫过来。青丝旋身一闪,却没闪过他尾巴的尖端,整个人被打飞出去数十丈,撞上树干落在雪地上。

  “呃……”青丝捂着胸口,咬牙忍住痛楚。

  大狐不在了,再也没人能帮她,她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抵挡,骤然,她想起了另一个……

  不过应该也不可能。

  化蛇的尾巴再度攻击青丝,这次她拖着受伤的身体硬是闪过去,树干被击中,应声碎裂,树木的碎屑割伤了她的脸。

  “哈!青狐,你只会逃吗?怎么不反击?如果不想反击就乖乖让我吃了吧!”

  “化蛇,你为何非要吃我不可?我的道行应该补不了多少吧?”

  “哼,我想捕杀的猎物从来没有失手!”

  喔,原来是为了他的面子,不过她才不想被他吃。

  青丝身形利落的快速在山腰疾走,利用树林的缝隙闪躲化蛇的追踪,找到一个隐密之所,她躲进去,不敢动,也不敢呼吸太大声,就怕被化蛇发现行踪。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听见外头只剩下风雪的声音才稳定了心神,稍稍探出头,她又多等了一会儿确定化蛇的气息已经消失后,她立即冲出来,直奔山下。

  她头也不回地狂奔,阵阵凛冽的寒风刺入她肌肤她也没有感觉,这一刻她脑子里只剩下“逃”的意念,若不逃便会死,纵使要死,她也不想被化蛇吃了,她想死在喜欢的人旁边。

  赵织玉……说也奇怪,想到喜欢的人,她的眼前便出现赵织玉的身影,面临危险的这一刻,她想的却是他。为什么会想到他?她不是应该先想到徐府的人吗?毕竟徐府的人跟她相处比较久,而她和赵织玉甚至连两个月的日子都不到,可是在这时候,她偏偏只想到他。

  即使他老是捉弄她,她仍是想到他……

  “哧呼!”

  可怕的声音就在耳际,青丝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化蛇就在她左手边,顿时她整个人发冷,她感觉自己离死亡非常近,冷汗直流。

  “哧呼!哧呼!青丝,你逃不了了!”化蛇说完,尖锐的牙齿狠狠咬住她的肩膀。

  “啊——”青丝吃痛地喊出声,她拧眉,右手出掌打在化蛇的脸上,化蛇却似是无关痛痒,反而咬得更大力,牙齿深入青丝的肉里,鲜血汩汩更加刺激化蛇的嗜杀。

  不,她不想死!她不想死在化蛇手上,她不想被吃,就算要死,她也要死得舒服一点,她是宁可求一死也不愿意被化蛇吞下肚。

  心念一定,青丝将全身所有的气力都集中在右手,她要做最后一搏,宁愿同归于尽。

  赵织玉……

  他的名字再度闪过脑海,她最后一次咀嚼着他的名。

  如果她死了,赵织玉会不会有一点点的遗憾呢?

  大概是不可能吧。

  她右手奋力一击,化蛇痛得终于松开牙齿,不过尾巴同时也将她卷起来再甩出去,然后飞身过去要咬死她。

  眼见身体就要撞向山壁,青丝已经有准备会粉身碎骨了,她咬牙忍住,然而撞上的时候并没有如预期的剧烈痛楚,反而有一股温暖包围了她,她诧异地抬头,竟然看见不该出现的赵织玉,怎会是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