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沉默许久的赵织玉才淡淡开口:“如果你担心的话,我能取走他们的记忆。”

  “不,不用了,这样就好,即使知道我不是人,他们还愿意接纳我真的让我很开心,至少以后我离开,他们也会记得我而不是只记得太祖奶奶这个人。”

  “那个女娃应该早就知道你不是人了。她一进门看见你就上前握住你的手,对你露出笑容,一副不陌生的样子应该是清楚了,愈是单纯的孩子愈容易看透妖魔的本质。”

  “是这样啊。”难怪她总觉得向来对陌生人十分胆小的洛儿怎会突然握住她的手,原来她早就清楚自己的身份。“怎么办,我好想哭喔……”她真的没想过秘密曝光后,凡人竟还能接纳她,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她一面说还真的一面垂泪。

  “这有什么好哭的?”

  “你不会懂得啦,如果你不曾喜欢便不可能明白,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们。”每一个都是她拉拔长大,陪着他们读书、陪他们入睡,毋须族谱,从第一个儿子到最小的晜孙,她都一一记住名字。

  每个孩子出世,她总是比任何人都要紧张、喜悦,尽管她和他们并无血缘关系,可是对她而言,徐府已是她的亲人了,正因为有这认知,所以才只能将想离开的想法挂在嘴上,结果到了最后却拿不出行动。

  “你真的染上人类的情感了,难道你忘了杀害你娘的是什么人吗?”

  “我当然没忘,可是跟徐府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又不是那两个猎户。”

  “假若我告诉你徐莫生是其中一个猎户的转世,要不要杀他呢?”

  生儿是其中一名猎户?!

  青丝一脸紧张兮兮望入赵织玉盛着期待的眸底,突然领悟他的意图,看穿他只是想要挑拨离间罢了,不过她才不会上当。

  “那些已经过去了,猎户已死,经过轮回已是重生,若我继续执着,只会让我们彼此的怨恨不断延续,娘也不可能再回来……也许你会觉得我太胆小,可是我真的很满足如今的生活,如果可以,我想永远都不变。”她不求什么强大的能力,只希望每日开开心心的陪着徐府的儿孙们,这样就够了。

  听着她说着在他看来微不足道的心愿,有那么一瞬间,赵织玉竟听得入迷,终于他明白为何这只小狐精会让他另眼看待,那并非她美艳的容貌,而是她无欲无求的态度。明明是精,有着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美貌,人间帝王肯定能轻易受她俘虏为她所用,若她再努力修行,也许会有机会呼风唤雨,然而她竟甘于平凡?!

  在遭遇人类杀亲之后,她竟还能谅解照顾恩人之后,真是一只不像精的精,可是……他却喜欢这样的她。

  “你以为凡人能活到几岁?”

  “对喔。”经赵织玉提醒,青丝这才想起自己今年就要满一百二十岁了,真的是太高龄,再活下去可能真的会成妖。“怎么办呢?”

  “施个法术让他们收你为干女儿不就成了。”

  “啊,对喔。”她都没想啊对过有这个想法。“还是你聪明!好,等我驾鹤西归再想办法让天义收我为干女儿好了。”呵呵,如此一来,再混个一百年也不成问题了,真好。

  “徐莫生还在楼下等你,快去吧。”

  “嗯。”青丝正要起身才发现自己的手始终握着赵织玉,他的手也不是没摸过,可是总觉得感觉很不一样,而且他的手掌厚实虽然有些冷,不过握起来很舒服,这个认知让她抬头看了眼赵织玉,脸色一下子红透了。

  “怎么了?”

  “没、没有。”她火速跳下来,手刚摸上门又停下动作,“赵织玉,昨夜……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

  道谢完毕,青丝红着一张脸冲下楼,看见徐莫生站在楼梯口,连忙来到他面前。

  “生儿,走吧。”

  “你怎么脸红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们快走吧。”临走之前,她又看了二楼一眼。

  “的确是该走了,再耽搁下去就更难圆谎。”被大火烧毁的徐府并内并没有发现尸体,因此没人相信太祖奶奶已经被烧死,纷纷出去找人。

  两人离开客栈,客栈内的客人还在讨论昨夜镇上发生的三大古怪事情。

  “徐府的大火烧得可真离奇。”

  “离奇?怎说?”

  “徐府老爷宴请朋友,结果饭后焚烧朋友送的香料,结果让一屋子的人都睡得跟死人一样,脑袋昏昏沉沉的仆人才会没注意到厨房没有扑灭的星火,结果烧光整座徐府,这样还不离奇吗?总觉得好像是一连串注定好非要徐府遭逢这场火劫似的。”

  “嗯嗯,听你这么说好像也对,不过更诡异的是那个在街上卖肉包的妇人,昨夜居然离奇死了!”

  “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不重要,诡异的是她是含笑而亡,而且身边还散落千两黄金,不多不少正好千两黄金,你们说诡不诡异、离不离奇?”

  “啧!的确,够诡异、够离奇,不过最最最可怕的事情是昨夜徐府的大火烧光了全部的东西,可是主厅内一张檀木椅却完好无缺,你们说可不可怕?”

  木头椅子竟然没烧毁,这当然可怕啊。

  三人还在质疑为何木头椅子没被大火烧尽时,一个年轻男人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一进门便拉开嗓门吼叫——

  “太好了!太好了!徐老爷、徐夫人,太好了,太祖奶奶死而复……呃,不是,是找到太祖奶奶了!”

  哇!第四件古怪的事情——没有逃离火场的太祖奶奶竟然死而复……呃,不是,是在隔壁隔壁的邻居的屋内找到了,真是可喜可贺。

  一夜狂火肆虐,徐府上上下下包含那只小黄猫全都平安无事。

  这究竟是劫难或是神迹,无人可知。

  徐府劫难平安度过。

  虽然徐府烧毁,不过徐老爷买下另一个地方暂时安置府里的人,至于徐府的旧址就等待重建。

  青丝正大光明回来,依然过着她逍遥自在的生活,吃饱睡、睡饱吃。

  千年檀木椅放在主厅外头,因为树精说想晒晒太阳,为了答谢檀木树精的救命之恩,青丝对他十分礼遇,也不再拿他当椅子。

  洛儿对她的态度依然亲密,现在她会说话了,他们经常闲聊,有时候数数天上的云有几朵,有时算算树上的鸟有几只,祖孙之情更加亲密;倒是徐莫生对她的态度变得很奇怪,总是看着她欲言又止,让她困惑不已,不过这算小事一件。

  真正的大事情是赵织玉对她的态度完全不同了,虽然还是喊她小狐精,不过相较以前对她是爱理不理的态度,现在的他可说是黏得很,无论她走到哪,他就会跟到哪,她是不讨厌他跟着她,只是总觉得怪怪的。

  “喔,哪里怪?”赵织玉塞了一颗甜梅子到嘴里。

  “一直跟着我不怪吗?”面对他递过来的甜梅子,她自然张嘴吞入。

  “有吗?”

  “有啊,你以往都不会跟着我。”

  “这里就这么一丁点大,难道我连想上哪去的自由都没有?”

  “当然不是……算了,你想跟就跟吧。对了,徐府已经没有你要的乐趣,那你会离开吗?”

  “怎么,你希望我离开?”

  “不是,只是既然这里没有乐趣,你还会留下来吗?”依赵织玉的性子肯定不会留下来,可她心底却希望他能留下来,尽管徐府的人跟她很亲近,但他们毕竟是凡人,还是不能了解她,虽然她不了解赵织玉的一切,但说也奇怪,她却不讨厌他。

  或许是因为曾经看过他眸底一闪而逝的冰冷吧,那是只有受过伤痛的人才会有的感情。赵织玉说他没有情感也不需要情感,可是她相信他有,只要有生命就一定会有情感,这是救她的女人对她说过的话。

  “你希望我留下来?”

  “嗯,如果你不讨厌这里可以留下来啊,想走再走。”她试着不要表现太渴望,免得刺激到他,让他故意反其道而行。

  赵织玉淡淡含笑,双眸满是柔情。“倘若你要我留下,大可直说。”

  青丝迎上他的目光,局促不安地问:“要交换条件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道理也能适用在赵织玉身上。

  “不用,只要你开口要我留下,我便留下。”

  “你会不会想到就要我的命啊?”他这么好,她还是怕怕的。

  赵织玉再捏捏她的鼻子。“你的命是我的,谁想动你还得先问过我。”

  那他不就是她靠山的意思了吗?呵呵,她见识过赵织玉的能耐,有了他当靠山,以后她可以横着出门了,真好。

  “你留下来吧。”

  “能再多收留一个吗?”他一脸无害的笑问。

  “收留,谁啊?”她被他的笑容迷得七荤八素。

  赵织玉弹了一下手指,小黑狗立刻摇着尾巴飞奔而来,看见青丝汪汪叫了两声。

  “这是我新养的宠物,叫做小黑。”他摸摸小黑的头,称赞它乖。

  什么,他带一只狗回来?!

  “叫它不要靠近我!小黑!走开!”他明知她怕狗,可恨。

  徐府内禁止狗出入,难道没人同他说吗?

  “小黑那么可爱,你怎么舍得叫它走开。”看见青丝被小狗追到躲在自己怀里,他便乐开怀。

  听见赵织玉得逞的笑声,她已能预见往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