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值得?!

  哪里值得?!

  他不屑一顾。

  她牺牲自己的命去换另一个人的命,怎么看都不值得。

  这种事并不是没发生过,凡人之中也不乏这种人,只是那多半是有血亲关系,或是相爱的情人,但这个小女娃和她的关系有深厚到连自己的命也可以不顾吗?

  真是太傻了,又蠢、又笨。

  赵织玉一面握着她的手一面数落她,然而心底却有个声音不断地说:他其实是羡慕这种关系,羡慕青丝的心底竟有个比她性命还重要的人,羡慕她能为这个人不顾一切牺牲,甚至连自己的命也能舍弃。

  连命也能舍弃?

  他缓缓闭上眼,遥想过往,也曾经有个人对他这么说过。

  她说:我愿意为了你牺牲一切,甚至连性命也不顾。

  然而,她最后却背叛了他,教他彻底心死。

  哼……牺牲一切?

  这种话谁都会说,但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尤其当死亡就在眼前,仅仅一步的距离就是生死两隔,又有几人能真的不顾一切?

  求他,她便会死——他给了她最简单的游戏条件。

  毕竟她是精,怎可能为了一个凡人而死,那样实在不值得。

  本认定她也会走上他所安排的局,他便能欣赏她眼睁睁看着想保护的人一个个死在她面前的那股绝望,偏偏这只小狐精让他失算了,最后仍是功亏一篑。

  平时,他能感受到她矛盾的情绪,可昨夜,他却感受到她无比的坚定。

  “为了一个凡人而死,你真的是……”他轻抚她满是脏污的脸蛋,望着她沉沉的睡颜,他一时心动,亲吻她的额头。

  傻归傻,她这份单纯的情感却宛若一道暖风拂进他的心底。

  “唔……”青丝发出声音,略皱眉头后缓缓睁开眼睛。

  赵织玉含笑看着她。

  她眨眨眼,问:“我没死吗?”

  “你这么想死吗?”

  “当、当然不是。”她真的一点都不想死啊!“可是我记得昏迷前有求你帮助……”不是说一旦她开口求助,他便会杀了她?“洛儿、洛儿呢?她没事吧?”

  “她没事,她并非我救的,是那个檀木树精保护了她。”

  “洛儿没事就好,原来是檀木树精救了她。”她非常庆幸当初有力保树精一条命,待会儿她一定要好好答谢檀木树精。“所以,也就是说……我用不着死了是吗?”

  “对。”

  太好了,她用不着死,徐府的人也平安无事,青丝一下子得意起来。“呵呵,我就说吧,我绝对绝对不会求你的。”

  即使她说话有语病,赵织玉也不在乎了。“不过……”

  青丝的得意马上被他这两个字给浇熄,看着他,她战战兢兢地问:“不过什么?”

  “不过你还是开口求助于我,因此你的命已经是我的了,只是我现在还不想杀你而已。”或许这游戏的结局不如他预料,但眼见她从最欢乐的表情瞬间跌到最痛苦的谷底,依然提供他不少乐趣。

  “什、什么?!可是你刚刚不是说……而且洛儿也不是你救的啊,我当然就不必死吧?”拜托,不要这样玩她了。

  “这个游戏的条件就是不许求我,但最后你还是求助于我,自然是你输了。”

  她输了?“那、那你打算何时杀我?”她决定了,待会儿就逃命。

  赵织玉挑起她的下颚,看穿她的计谋,笑道:“一旦你想逃,我便会杀了你。”所以不想死的话,便乖乖待在我身边吧,小狐精。

  “你、你别想以此威胁指使我去做坏事。”

  “我像是这种人吗?”

  非常像——但不能明说。

  赵织玉睨视她,并伸手捏着她的鼻子。“小狐精,你真是可爱,难怪我会那么宠你。”

  他有宠她吗?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老爱对她动手动脚算了,还不时语带威胁,让她身心皆受创,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宠。

  “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地留在我身边便会平安无事,反之,若是你想逃……那也成,只要你确信自己逃得了,要不然……”

  听,他有恐吓她了。

  喀。

  赵织玉听见开门声音,抬起头看见洛儿站在门口。

  洛儿注视赵织玉,脸上的害怕没有减少。虽然经历恐怖大火的刺激让她稍微勇敢了一点,不过看见赵织玉,她仍然会惧怕,不知何故,她就是觉得眼前的人十分恐怖。

  “你不是要来看她,进来吧。”他说。

  爹在她清醒后告诉她救了她的是一名年轻姑娘,于是她想来道谢,只是没想到会撞见赵织玉。

  一夜大火,烧光整座徐府,他们只好暂时投宿客栈,大人都在忙,没人陪她过来,她怯生生地走进来,慢慢靠近,对着本想回应她,但在看见自己纤细毫无皱纹的手便发现此刻的她不是太祖奶奶的外貌,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洛儿,不过看见洛儿平安无事,她总算放心。

  洛儿开口,发出了几个单音。

  “你想说什么?”

  “唔、啊……”她想说谢谢,可是声音始终卡在喉咙里,最后她急得咳了几声。

  青丝连忙拍拍她的背帮她顺气。“洛儿,别着急,说不出来就别勉强了。”

  这时,徐莫生走进房内,青丝看见他,心里略显紧张却不形于色,即便他昨晚有看见她施法的那一幕,但当时她已经变回这模样去救他,所以徐莫生应该不会想到她和太祖奶奶是同一人才对。

  “你是……太祖奶奶吗?”徐莫生突然开口问。

  青丝刚刚放下的心因为他这个问句顿时又提了上来。

  “你知道了?”看来生儿还是看穿了。

  徐莫生看了抱着青丝的赵织玉一眼,前思后想一会儿,终于把一些脉络串连起来。

  “当初织玉说的妖孽其实是你吧?”平安脱困以后,他终于有时间去思考在火场中看见的一切。怎可能明明太祖奶奶还在眼前,屋顶一崩塌后,面前就变成一名年轻貌美还自称是太祖奶奶的姑娘,他想来想去都想不通,直到“妖孽”两个字窜入脑海,他才能理解。

  “是……”青丝垂下眼睫,落寞回答。看来随着这场火,她也回不去徐府了。

  “你是想害我们吗?”

  “不,不是,我只是来报恩的,因为你的祖先有恩于我。”

  “为何要救我?”即便得知她是妖孽让他很害怕,但昨夜见她不顾一切要冲入火场救洛儿姑姑的情景却深深撼动了他。

  “你是生儿,我当然要救你。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回去徐府,就让你们心中的太祖奶奶葬在徐府内吧。”

  洛儿听见青丝要走,连忙扑向她,双手抓着她的衣服猛摇头。

  “洛儿,乖,往后太祖奶奶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原来分离真的十分难受。

  “不……别、别走……”

  青丝听见洛儿啜泣开口吐出的话语不禁吓了一跳。

  “太、太祖奶、奶奶……别走!”

  “你会说话了?太好了!”至少在她离开前能听到洛儿说话,她已经很满足了。

  她会说话了?!洛儿自己也很惊讶,不过此刻有更重要的事,她转过头望着徐莫生,泪流满面地恳求。

  “莫生,别赶走太祖奶奶,即使太祖奶奶是妖孽,洛儿也好喜欢她,拜托别赶她走。”打她有记忆以来,因为不会说话,鲜少有人愿意陪着她,虽然大家都对她很好,可是她感觉得到他们都希望她能开口,那种压力让她相当痛苦,只有在太祖奶奶身边她才觉得平静,也只有太祖奶奶会静静陪着她一同看风景。

  “洛儿姑姑,我、我没想赶走太祖奶奶,你别哭了。”

  他只是想来确认一下罢了,并无赶人的意图,毕竟他们已经相处那么久,太祖奶奶不仅未曾伤害过他们,而且她在徐府的地位又是那样不可动摇,万一他真把人赶走,岂不让所有人都难过。

  包括他自己——他仍记得小时候想吃糖,爹娘不准,还是太祖奶奶给他钱呢,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双满是皱纹牵着他学走路的手。

  “真、真的吗?”洛儿欣喜若狂。

  徐莫生点点头,人心并非铁打,尽管不是人又如何,总是会有感情。

  “太好了,太祖奶奶,你可以回来了。”她紧紧抱住青丝。

  “可是昨夜没有救到我,徐府又烧光了,这该如何解释?”徐府烧光光,人若没烧光,肯定有蹊跷。

  “我已经想好了,就说你被附近的镇民救出来后,因为体力不支被送到其他地方休息,刚刚才醒来……放心,总之,只要太祖奶奶平安无事,也不会有人追问太多。”眼前的年轻姑娘很美,让他忍不住多看几眼,只是碍于身旁的赵织玉,他只能收敛目光。

  “生儿,谢谢你。”没想到还能继续留在徐府,她好高兴。

  “应该的,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太祖奶奶。”

  他不懂赵织玉是人怎会维护她,也不清楚她的来历为何,或许一切都还很混乱,不过探究太多有什么用,他只须记得她是他的太祖奶奶就好了,虽然他没想过她会是如此美丽的姑娘……

  青丝感动莫名,半天说不出话来。

  “太祖奶奶,洛儿会保护您。”

  “洛儿……”她真的好高兴,本来还以为会被视为妖孽,警告她永远不许再回来,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局。

  “姑姑,好了,我们先出去让……太祖奶奶休息,等你好了再到楼下找我。”唉,明明是年轻的姑娘却得被迫变老,也真委屈了。

  洛儿抹去泪水,含笑点头,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太祖奶奶,快点回来,我们再一起看风景。”

  青丝点头答应,目送他两人离开房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