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他笑得前俯后仰,一人一狗反而停下追逐闪躲的动作呆呆看着他。

  赵织玉耳朵清楚的听得见自己的笑声,他是真的笑开怀,单纯地被她行为逗笑。

  上一次笑是几时的事呢?

  或者该问,他有真心笑过吗?

  应该没有吧,至少从那时开始便再也没有过了,小青狐果真是他的开心果。

  “赵织玉,真有那么好笑吗?”她很可怜,怎么他反而笑得那么开心?

  “哈哈……小青狐,你实在好可爱,原来你不只怕人还很怕狗。”太有趣了。

  “我、我才没有。”她结结巴巴的回答,怕人就算了,现在来一只小黑狗也怕,她真是丢光了狐狸的脸。

  “喔,那你为何躲在我身后?”

  青丝还来不及开口,小黑狗突然狂吼,吓得她终于抵挡不了敌人的攻势,抓紧赵织玉的衣服,举白旗投降。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很怕狗,你快把他赶走!”在她很小的时候曾被狗追咬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道理在她身上清楚印证了。

  赵织玉这才抱起小黑狗。“好了好了,她很怕你,你别再对她叫了,安静。”

  说也奇怪,原本龇牙咧嘴的小黑狗一被他抱起,立刻乖得跟什么似的,不吵不闹,甚至还摇起尾巴,看得青丝瞠目结舌。

  赵织玉明明很无情,毫不在乎地将人心把玩在掌心里,然而,他对待眼前这只狗竟流露出一股温柔之情。

  他的一个抚摸、一抹微笑,不禁令她羡慕起小黑狗,也想变回狐狸窝入他怀里,得到他的宠溺。

  “你对动物似乎比对人还要好?”唉,怎么就没人这样对她。

  “因为他们单纯,没有太多复杂的心思。

  瞬间,赵织玉似乎领司到什么,原本轻抚小黑狗的手顿时停了下来,他偏头望着青丝,尽管她已成精待在人间管百年,然而她始终维持她最初的单纯,没有沾上太多的恶习,烂亮的眸子不染一丝尘埃,所以她的一颦一笑让她感觉舒服。

  她也是单纯的。

  莫非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她才会特别纵容?

  赵织玉盯住她的目光太专注,令青丝觉得奇怪。‘干嘛一直看着我?“

  看见赵织玉的眸光如暖风那亲友笔煦,她不自觉看傻了眼,虽然她还不晓得他究竟是谁,虽然对他的行为颇有异议,他神情总是冷冷的,令人难以捉摸,让人即使想了解也不知怎么靠近,然而,当他施展温柔的时候,她便会不由自主受到吸引,渴望得到更多。

  这样算不算是喜欢呢?她困惑地想。

  赵织玉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

  没错,他确实喜欢有青丝陪伴、喜欢听见她的笑声,甚至兴起想独占她的念头,不过这似乎不是好事,除非他能忘记最初的——恨。

  蓦地,想起多年前的往事,赵织玉收回温柔,放开小黑狗,霍然起身。

  温暖一下子从脸上消失,青丝有些不能适应,眨了眨眼问:“赵织玉,怎么了?”

  “没事,回去了。”

  她看得出他有心事,可他不愿说,她便绝对问不出来,只好望着他的背影跟着他的脚步朝徐府的方向前进。

  原以为人是最难懂的,没想到赵织玉更难懂,她都还弄不清楚状况他就已经变了脸色,连让她适应的时间都没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曾伏过高官司的玄孙所说的一样:伴君如伴虎。

  赵织玉的心确实难懂阿,唉。

  晚上,徐天义在自家设宴款待远方而来的客人,宾主尽欢。

  青丝只有在晚饭的时候露一下脸,用完饭后便回房就寝。

  入睡没多久,她觉得身体好热好热……

  不对劲!

  青丝立刻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的那瞬间,一阵天旋地转让她差点倒了回去。

  怎么有一股淡淡香气?

  不像是花香,到底是从哪飘来的?

  她推开房门,立刻闻到呛鼻的烟味,顺着白烟飘来的方向看过去,竟看见厨房失火,风势一阵接一阵更加助长火势,很快的,主厅也陷入火海里。

  她来不及思考是怎么回事便赶着救人,第一个就是去敲赵织玉的房门,岂料推门进去一瞧,床铺折叠整齐,足以想见赵织玉根本不曾回房,这里,她脑海认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莫非这就是赵织玉所说的劫难?!

  火势蔓延的速度极快,一下子就连偏厅也烧了起来。

  “失火了!失火了!”

  青丝一面喊却不见有人起来救火,她立刻看了几间房,才发现众人睡得很熟,她的能力还不够扑灭这场大火。

  因此她默念咒语施法,迅速将人送离火场。不过由于只有她一个人,加上平时又没有努力修行,一次只能送一个人出去,才没多久他便觉得虚弱开始喘了。

  火势愈烧愈猛烈,她汗流浃背,吸了不少呛鼻的烟,整个人开始觉得昏沉,可是她知道自己绝不能在这时候倒下,要不然徐府的人会死,这里她真恨自己平日怎会疏于修炼,要是她没有偷懒,此刻也不会那么累。

  看一眼火势,想到屋内还有十三个人,她非常确定自己无法及时将人平安救出,怎么办?要跟赵织玉求援吗?

  一旦她开口求助,他是否真的会杀了她?

  不……他肯定会杀了她,这是他的游戏,他的乐趣。

  她还不想死!所以绝对不能开口求他,青丝牙一咬,背一挺,继续施法救人。

  来到徐莫生的房内,她听见咳嗽的声音,连忙大喊:“生儿,生儿,你醒了吗?”烟雾弥漫之中,她的眼力依然看见坐在床上的徐莫生。

  “咳咳……太祖奶奶,咳咳……怎么那么多烟,是怎么回事?”他记得陪爹和客人喝了几杯酒,可是才几杯而已,怎会让他的头这么重?

  “失火了,你快点逃出去!”青丝赶紧把徐莫生拉了出来。

  “失火?!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晓得,总之你先逃出去吧,我还要赶着救其他人。”

  逃?当然要逃啊,可是……不对吧!

  “太祖奶奶,要逃也是您先逃,我去救人才对吧?”那么瘦弱的太祖奶奶是能救几个人,说不定最后还赔上性命。

  “生儿,你没办法救人,快点先出去吧,别让我担心。”青丝用心拉着他。

  “太祖奶奶,你看不清楚,是想进去送死吗?”他好歹也是年轻人,当然是太祖奶奶去逃命他去救人。“您还是快点逃出去,我去看看还有多少人没逃出去。”

  这火势可真大,希望里面已经没人了。

  青丝放弃和他争论,“掩住口鼻跟我来,屋内应该还有十二个人,我找不到洛儿,你先去找洛儿,我去救其他人。”说完,他立刻奔入火海中。

  徐莫生对于太祖奶奶如此神勇的行为看得一愣一愣,可是也没有太多时间赞叹,想到他最小的姑姑可能在屋子里,他连忙冲进去寻人。

  青丝马不停蹄地抢救,眼见火势快要吞灭整座徐府,她甚至连呼吸的时间也缩短,就是为了要救人。

  “太祖奶奶、太祖奶奶!”

  听见身后的声音,青丝念完咒语将躺在地上不停猛咳的小春送出屋子。

  徐莫生冒着危险终于找到太祖奶奶,连忙抓着她离开,“太祖奶奶,镇民都来帮忙了,我们快点出去吧!”

  “洛儿呢?你有找到洛儿吗?”

  “我听管事说有看见洛儿姑姑,镇民们也都来帮忙救人,太祖奶奶,您先跟我出去再说……”

  突然,轰得一声,屋顶倒塌了,徐莫生连忙将青丝推开,自己则被塌下来的屋顶压个正着。

  “生儿!生儿!”青丝自地上爬起来,转身看见屋顶塌了,她惊慌失措地喊,双手不怕烫地试图搬开那些木头。

  焦急的心使得青丝不知不觉恢复了原貌,她双手运气,默念咒语,用尽力气终于将压在徐莫生身上的木头砖瓦震开。

  “生儿!生儿!别吓太祖奶奶,快回答我。”她探了探徐莫生的鼻息,确定他还有呼吸,连忙拍拍他的脸颊。

  徐莫生睁开眼睛。“太、太祖奶奶,我没……”

  太祖奶奶?!

  不对吧,声音不对,人更不对,此刻站在他眼前一脸焦虑的明明就不是太祖奶奶,可是她怎会自称是太祖奶奶?太祖奶奶人又去哪里了?

  “没事就好!我担心死了,站得起来吗?”她的力气顿失,已经无法再念咒。

  “快逃!”徐莫生还躺在地上,因此看见屋顶上有根梁柱又将要垮下了。

  青丝抬头看,她清楚即使自己躲过梁柱,底下的徐莫生也会再次被压住,甚至被压死,因此她不能逃,只得再拼最后一次——

  徐莫生眼看梁柱就快要压到他们之际,突然,他看见的年轻女子双手一挥,手边碰都没碰到便轻轻松松推开梁柱,看得他震惊不已。

  这、这是妖法吗?

  “好了,我们走。”即便看清楚徐莫生势必会看见她施法的样子,青丝也不得不做,她伸手欲拉他,徐莫生去将手缩了回去。

  这举动令青丝感受到内心的刺痛,她一直叮咛自己绝不可在凡人面前施法,无奈当下她必须这么做,即使会被当成妖怪,从此不能再回到徐府也是值得。

  最后她将徐莫生硬拉起来,两人终于逃离火场。

  到了屋外,她听见大伙都在确认还有谁没出来,他们一一点名,她边喘气边聆听。

  “洛儿呢?太祖奶奶呢?”

  “没看见,你们有谁看见太祖奶奶和洛儿?”

  “没啊,洛儿不是跟着管事出来吗?”

  “咳咳,我没看见洛儿小姐啊,她也没跟着我,我也找不着太祖奶奶!”管事急忙说。

  一名仆人刚冲出来,神情紧张地说:“老爷,我没找到太祖奶奶和洛儿小姐。”

  什么?!洛儿还在屋里?!

  青丝爬起来想再冲进去救人,却被人挡在外头。

  “姑娘,火势已经不可收拾了,现在进去十分危险。”

  “洛儿还在里头,我得进去救她!她那么小,也不会开口说话,她一定很害怕的躲起来了,让开,我要去找她!”

  “姑娘,万万不可啊!”

  其他人怕青丝冲进火场会出不来,合力将她挡在门口,大火已经快烧光徐府,这时再进去肯定死路一条。

  不……她得救洛儿,她还等着替她挑夫婿,亲自送她出嫁。

  最后青丝依然突破包围,冲了进去,只是屋内浓烟密布,烈焰冲天,屋梁倒,砖瓦落,几乎没有一处完整。

  青丝不停喊着洛儿的名字,一手捂住口鼻,还得注意闪躲火势,然而她已脚步踉跄、沉重,几乎是筋疲力尽了,不知什么东西发出爆裂的声音,她转头,看见一颗石头朝她飞过来,她完全没力气闪躲,就在她准备要承受这股撞击之时,石头飞到她面前像是撞到了什么,跟着落到地面发出沉重的声音,而她终于不支地向后倒。

  “小狐狸……”赵织玉接住她。

  听见熟悉的呼唤,青丝连忙抓着身后人的衣服。

  “求求你……救洛儿!”他是她如今唯一的希望。

  快去救救洛儿吧,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交换,只要洛儿平安无事。

  “为了她值得吗?”

  “值得……求求你了……”说完,她昏厥在赵织玉怀里。

  牺牲自己的命当然不值得,她那么怕死,遇险肯定是第一个保命。然而此时此刻,她真的做不到只保住自己的命而已,小小的洛儿还身陷危险之中,她无法坐视不管。

  唉,她真的不想跟人有太多牵扯……

  赵织玉伸手抹去她脸上的灰。

  “值得是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