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暖喔。

  一个人睡的时候,无论盖了多少条被子,燃了多少个火炉,她依然会觉得冷,会蜷缩着身子,所以她喜欢和徐府的小孙们一块儿睡。

  青丝的意识逐渐清醒,虽然眼睛还没睁开,不过能感觉到她应该是躺在床上,身体依旧蜷着,却没有半点冷意。

  怎么回事?

  她张开眼睛,看见赵织玉躺在她身边,她立刻瞪大了眼,一脸不信。

  这、这……他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快想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只记得昨夜跟赵织玉说有关于自己尚未成精之前的事情,她心情很沮丧想回房,然后、然后……赵织玉好像就抱着她回到他房里。

  这种感觉真怪。

  她总感觉赵织玉不像是会这么好心的人,他应该会觉得麻烦懒得理会她才是,怎么竟温柔地抱着她入睡?真难以想像。

  她仍记得昨夜有人温柔的抚摸她的身体试图让她平静下来,那股力量直到她快睡着之前也未曾停下,让她一夜好眠,一夜温暖。

  已经好久没有人抚摸她的身体,这种感觉令她怀念。

  她悄悄变回人形。

  “赵织玉,你醒着吗?”

  “嗯。”他闭着眼睛回答。

  “你的手很冷耶。”打从第一次赵织玉的掌心贴在她的额际之后,她便察觉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察觉自己的手被她抓住,赵织玉睁开眼睛问。

  “温暖你啊。昨夜有了你,我觉得很暖和,所以我也想让你暖和一点,毕竟今儿个确实有点冷。”她的手包住他的手,一面对他呵出热气。

  虽然觉得有点蠢,但他也没有抽离,反而端详起那张认真的小脸。

  昨夜怀里多了她,让他整夜未合眼思索着同样的一个问题——

  或许青丝让他心情愉悦,但也不应该是到另眼相看的程度,毕竟她除了身份有别于凡人以处也没有哪里特别,只除了她矛盾的性子让他觉得有趣,她说话的表情教他看得眉开眼笑,甚至她包住他的手的无聊举动也似乎渐渐暖了他以外。

  对于凡人毫无意外落入他的局,他确实觉得有趣,却无关乎喜欢或厌恶,他只是冷冷地注视局中人的反应,等到最后结局再吞了他们的情绪,然后离开。

  因此,他的心始终平静无波,直到遇上这只小狐狸。

  他就是喜欢她的一切。

  喜欢……

  真是如此吗?

  他的思绪乍停,顿在最令他费解之处。

  “赵织玉,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青丝笑咪咪地开口。

  “说。”

  “有关徐府的劫难,你稍微透露一点嘛!”

  他笑得好不温柔,“只要你求我出手不就成了?”

  求他不就死路一条。

  青丝一听,笑容立刻垮下,自床上坐起来,然后跨过他的身体跳下床,气呼呼地说:“你等着瞧好了,我才不会求你!”

  “不求我,徐府的人会死。”

  青丝沉下脸色,瞪着他。昨夜的美好瞬间消失,本来还以为她和赵织玉有可能化敌为友,不过这会儿看起来是她想太多了。

  “你放心,我绝对会救他们!”说完,她气恼地拉开房门,正好徐莫生也在外头准备敲门。

  房门开了,两人撞见,青丝吓出一身冷汗。

  “你……”

  “生儿,你怎么起那么早?”真糟,怎么会被徐莫生看见,这下可得想个好理由了。

  好美……徐莫生贪恋的目光牢牢盯着青丝,他怎么不知道府里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敢问姑娘是?”他何时能让如此美丽的姑娘记在心上了,还叫得这么亲匿,真是罪过啊。

  姑娘?青丝猛地低头才发现自己是人形没错,不过不是变回太祖奶奶,惨。

  “我、我……”她不知怎么解释自己的身分。

  “在下徐莫生,是徐府的少爷。”真美的女子,美到让他都忘了要呼吸,徐莫生情不自禁地握住她的手,又白又嫩,美人的手果真不同凡响,好好摸。

  我知道,因为我是你的太祖奶奶——青丝在心头嘀咕。

  因为是自家人,青丝对于他动作没有太大反应,就在她专注想着脱身的方法之际,忽然察觉腰上有股力量贴了上来,她转头一看,赵织玉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后。

  “莫生,摸够了没?”赵织玉的神情有几分不悦。

  徐莫生闻言,终于清醒过来,随即放开美人的手,略带惋惜地说:“织玉,你醒啦,这位姑娘是?”他只想打听清楚美人的身份。

  “她是……”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夫人,不好了,太祖奶奶不见了!”

  不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叫声,下一瞬便听见纷到沓来的脚步声朝着她的房间而去。惨了!糟了!若她再不出现,事情肯定会闹大。

  青丝管不了眼前的徐莫生,只得侧身闪过他,往另一个方向拔足狂奔。

  “姑娘、姑娘……”

  徐莫生欲追上美人,赵织玉却叫住他,警告道:“莫生,她不是你能碰到的女人。”

  徐莫生聪明地立刻意会赵织玉的意思。

  真可惜,那么美的姑娘怎么不是先让他遇见?而且还有个奇怪的地方,这美人怎会大白天出现在赵织玉的房里?、

  “织玉,她怎么会出现在你房里?”

  直到青丝的背影完全消失在眼底,赵织玉才看了徐莫生一眼。

  “莫生,你刚才问我什么?”

  “我是问……”徐莫生话说一半便停顿下来,脸上出现不解的表情,咦?他是要问什么,怎么一下子想不起来?“我是想问……”他到底是想问什么,怎么完全想不起来?“呃,我是来问——你要不要吃早点?”

  唉,没想到他竟也染上太祖奶奶容易忘东西的毛病。

  一个早上,小春始终待在青丝身边。

  因为她早上擅自离开房间不小心引起了一场骚动,虽说在徐府内不会有危险,可在经过早上的刺激后,徐天义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命小春不得离开太祖奶奶。

  有了小春在身边,青丝就不能离赵织玉太近,免得被发现。

  “太祖奶奶,这是厨娘刚做好的点心,你尝尝看。”

  青丝的视线盯着不远处的赵织玉,漫不经心地说好,嘴里也塞了个点心,眼角徐光注意到有几个男人经过。

  “小春,那几个人是谁?”

  小春看了一眼,“太祖奶奶,那是老爷生意上的伙伴,今天晚上府内要宴请那几位客人。”

  既然是徐天义熟识的,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她还是专心看着赵织玉比较重要。青丝再转回头,赵织玉已经不在原地,她连忙站起来找寻。

  “太祖奶奶,你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看见她忽然站起来,一脸严肃,小春担忧的问。

  “没事没事,我只是……”

  “太祖奶奶应该只是想起来活动活动,是吧?”赵织玉从她们身后靠近。

  “赵公子。”小春看见赵织玉,立刻欠身。

  赵织玉轻轻颔首,然后看着青丝。“太祖奶奶,晚辈要上街逛逛,需不需要帮您带点什么回来?”

  青丝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不用了,多谢。”

  “那晚辈告辞了。”

  等赵织玉离开,她连忙对小春说:“小春,我点困了。”还不能累,因为一说累,肯定得劳驾大夫,到时她又得躺在床上好半天。“你扶我回房,我想再躺一会儿,若没有重要的事情就别来吵我了。”

  “是。”小春替青丝盖好被子便退出门外。

  青丝立即坐起身,低声念咒,变出另一个躺在床上的自己,随即消失在屋内。

  来到门口,她东张西望,不确定该往哪一条路走之际,赵织玉的声音解决她的麻烦。

  “你难道想以这模样跟着我吗?”

  她转身,太祖奶奶的模样跟着变成她原本的人形之姿,冷冷一哼。“我不想跟你说话!”她可没忘记他还是她的敌人。

  “很好,千万别忘记你说的话。”他径自往前走。

  青丝没有多想,立刻跟上去。

  他们一前一后走到大街上,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拥挤,青丝被两旁的吆喝声吸引,沿路不停朝两旁看。

  才过没多久,有好几次她差点就要开口问她,因为眼前有太多有趣的东西,她的好奇心泛滥成灾,再不问清楚,今晚肯定难以成眠,可碍于刚才她已让自己没退路,她不好开口问赵织玉。

  走到前头的赵织玉似是明白她心底的困惑,脚步竟然加快,让她在人群中跟上更显困难。

  他一定是故意的!

  砰!

  一个不小心,她闪过了左边的人却没躲过右边的人,结果整个人撞上卖包子的摊位,这一撞力道可不轻,热气腾腾的包子全掉在地上沾了灰。

  青丝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她吓了一跳,不敢再乱动。

  妇人看见自己的包子掉在地上不能卖了,立刻抓住青丝。

  “小姑娘,你是怎么走路的?我一笼刚出炉的包子就这么毁了,快点赔钱!”

  钱?她根本没带钱出门,能力也还不够无中生有,此刻更无法去偷。

  怎么办?

  “快点赔钱啊!”

  妇人刻意大声喊叫,加上一旁围观的人众多,青丝登时慌了,完全不知所措。

  “何必叫这么大声,好好一个小姑娘都给你吓坏了,这包子多少钱,我替她赔给你好了。”一名男人见青丝颇有姿色,顿时心生歹念。

  既然有冤大头要上门,妇人起了贪念,狮子大开口,决定狠敲他一笔。“不多不少总共一百两银。”哼,想英雄救美便得付出代价。

  男人一听要百两银子立刻面有难色。“那个……我说大婶,地上的包子不过几十个却要求一百两银,未免太过分了。”这包子太贵他恐怕吃不起。

  “嫌贵就别插手!小姑娘,听见了没有,我这些包子要一百两银,快点赔钱,要不然就送你去官府!”妇人牢牢抓着她,尖锐的嗓音吓得青丝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放开她。”赵织玉站在一旁观看许久,本想看青丝会如何应对,怎知从头到尾她竟是傻傻愣着,害他只好出手。

  妇人斜睨着赵织玉,“要我放开她,你有一百两银吗?”

  倏地,一袋沉甸甸的银两砸到妇人的摊信上,撞击的声音非常重,妇从连忙打开布袋,里头的银子立刻让她眉开眼笑。

  “这样够了吗?”

  “呵呵,够了,够了!”一天赚进百两银子,这是她从没想过的事情,登时乐不可支。

  青丝看见赵织玉,连忙偎近他身边。

  冷眸扫过她局促不安的神情,再看着妇人喜上眉梢的贪婪表情,赵织玉勾了勾唇。

  “徜若我给你一千两黄金,你愿意拿什么来交换?”

  再给她一千两……黄金?!

  “好啊,如果再给我一千两黄金,要我死我也愿意!你要给我吗?”呵呵,天底下哪可能有这种好事,她才不信。

  赵织玉含笑不语,径自牵起青丝的手离开,直到离开大街一段距离后,他终于忍不住问:“好歹你也在人间活了一百年,怎么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他只差没骂她笨。

  他实在不明白她明明有能力脱身,为何却像个吓坏的孩童一般无法动弹,简直可笑。

  “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过了好久好久,青丝似是找回自己的声音呐呐开口,“从以前到现在,我只要一吓到就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受到太大惊吓的时候,她脚会发抖,会开不了口,动也不敢动,所以她鲜少离开徐府,只会趁着入夜去偷银两,然后请人来徐府工作,可以说她来到人间百年,依然不懂得人间的一切。

  青丝双手紧握,低着头。

  乍看之下她或许相当胆大,其实胆小得很,就好似当时还是小狐的时候一样,即使过了那么久,这个毛病依然治不好。

  “你其实很怕人。”赵织玉一语道破她的弱点。

  “我、我才不怕!”不想被他瞧不起,青丝连忙反驳。“你少胡说,我没有怕,我只是、只是不喜欢人而已!”当年遇上那名人类女子的时候,她甚至抓伤她的手臂,本以为她会就此离开,结果她没有,还是留下来替她疗伤,这才结下她和徐府的缘分。

  有时候她真不懂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明明最想要远离杀害她娘的人类,没想到最后与她最亲近的却也是人,真讽刺。

  “承认怕人又有什么关系?”他含笑揭穿她的秘密。

  问题是狐精怕人像话吗?“我才不——”

  青丝依然坚持自己不怕人,结果那个“怕”字还没吐出来,一只不晓得打哪来的小黑狗看见青丝便张嘴大叫,她吓得立刻躲在赵织玉身后。

  “汪汪汪!”

  小黑狗不知是看见了什么,面目狰狞地一直对着青丝狂叫,还露出白森森的尖牙。

  “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小黑狗往右,她便往左躲,小黑狗往左,她立刻闪右边,当下跟小黑狗玩起“你追我躲”的游戏。

  明明是狐狸,还成精了,居然会怕……狗?

  看见这一狗一人绕着他转的画面,赵织玉再也忍俊不禁,狂笑起来,他实在没看过比她还不成材的精了。“哈哈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