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又喊她小狐精,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织玉,我明明有名字,为何老爱喊我小狐精?”这种喊法还真像是她在喊府里那只小黄猫一样。

  “因为你很可爱。”小小的,稍微逗一下就很有反应,令他开心不已。

  他说她可爱?好吧,她勉为其难让他继续喊。“你要喊都随你了,不过切记千万别在徐府人的面前喊。”

  “今晚夜色不错,陪我散散心吧。”不管青丝有没有答应,赵织玉迳自往前走。

  青丝本就打算跟紧他,自然也随着他的脚步。

  夜色宁静,虫鸣的声音形成一种独特的旋律。

  少了白日的喧嚣,树叶随着风吹而发出的窸窣声,为这夜色增添些许气氛。

  他们两人便在月色下在水池畔绕着。

  半个时辰过去,赵织玉似是习惯独自一人,从头至尾没开口说过半个字,青丝却怎么也不习惯,总觉得非要找点话说说不可。

  “赵织玉。”

  “嗯?”

  风凉如水,他低沉的嗓音格外诱人,宛若一道冷幽的泉水自心头滑过,令她觉得非常舒服。

  “你究竟是什么啊?”

  “怎么,对我产生好奇了吗?”他脚步一顿,转身面对她那张堆满疑问的小脸。“要我吐实需要条件的,不如……洛儿的命送给我吧?”

  是了,要他说出人们心中想要得知的答案通常需要代价,这亦是他的乐趣之一。

  “不用了,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也不会再问了。”开什么玩笑,随便问一个问题就要一条人命,未免太过分。

  赵织玉挑了张石椅坐下,微笑地欣赏被他逗得又不高兴的青丝说:“好吧,看在今夜月色美丽,你又以让我十分愉快的份上,有问题你尽管问,我不想说的不说,可以说的便说,如何?”他可是难得如此大方。

  “没有条件?”小心驶得万年船。

  “没有。”

  这还差不多。不过对于他身分的这个问题,年垭只好跳过了。

  “那……徐府的劫难究竟是什么?”

  他含笑不语。

  青丝失望,不再问了。

  “怎了,没有其他问题想知道吗?”

  “我想知道的你不肯说,问一堆不想知道的又有什么用?”干脆闭上嘴巴休息还比较实际点,免得又被他牵着鼻子走。

  “呵呵,你可知有多少人想要得到跟你同等的待遇?”

  “我又不是他们。”她双手抱胸,一脸气恼。

  “人心皆贪,妖魔亦然,无一例外。”或者应该说,有了他的出现,便不可能会有例外,甚至是这只小狐精;尽管她嘴上挂心徐府的人,不过他深信一旦危及性命,她必定会优先保住自己的命,这是天性。因此,他非常愉快地等着看最后的结果——

  不敢跟他求援,然后眼睁睁看着徐府的人一个一个死在她面前。

  这才是这场游戏最精采的部分,如此一来,她的情,肯定甜美。

  青丝注意到赵织玉说这话时神情异常冷冽,宛若一场生死对决的始作俑者兼旁观者,他愉快地主持一场生死斗,偏偏又能冷静地站在一旁观看,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不可能出任何意外。

  而他,非常乐在其中。

  她对他,深深感到可怕。

  “玩这种游戏真的有乐趣吗?”

  “当然,若无乐趣,我早就腻了。”沉沉嗓音道出他非常愉悦的心情。

  他以人的七情六欲为食,这些情感永远不虞匮乏,可惜只是单纯以此为食已不再能满足活了那么久的他,渐感无趣之后才会想了这个游戏。

  这个小游戏中,他看见凡人更为浓烈、狂炽的情感,受恨嗔痴完全展露无疑,让他好似看了场精彩的戏,且毋须他介入,他们的情感都会顺着他最初的预料走上他设想好的结果,贩夫走卒到至尊皇帝,无一能逃过他的布局。

  情——不过是他掌中的一个小玩意儿。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乐趣之后呢?”她实在无法理解赵织玉究竟在想什么。

  “乐趣之后便是我餍足了、满意了。”

  青丝微侧头看着他,似乎不太赞同他说的话。“假使你真的满意了,为何你的眸子依然冰冷?”他的眸子如夜色一般沉静寂寥,她看得懂是因为她也曾有过。

  独自悲伤、独自度过寒冬、独自面对杀与被杀,直到现在她的脑海里仍记得那时候的痛,所以她看得见赵织玉刻意藏起来的寂寞。

  孤独有多无能为力,她再清楚不过。

  霎时,赵织玉注意到青丝的神情是那样的落寞,仿佛孤月悬于无穷无尽的穹苍之中——这是认识她之后头一次看见她这么的……脆弱。

  宛若水面的月影,一碰即碎。

  怎么了?

  她的情感是怎么回事?

  赵织玉缓缓闭上双眼,一抹思绪迅速吞食了她的脆弱,也看见了她说不出的痛——

  雪,冉冉落下,染白了大地。

  这日仿佛是最冷的寒冬,一片死寂,完全寻觅不到任何活物。

  一只大狐领着一只小狐徐徐步行在山腰,找不到食物,两只青狐的步伐愈来愈沉重,尤其是后头的小狐更是每走一步便停一下,还要走在前头的大狐不时回头张望催促。

  脚步一步接一步往前,呼吸一次比一次急促,它们不能停下来,只能不断往前走,直到雪势逐渐小了,一只白兔出现在大狐的眼前。

  猎捕的天性让它顿时忘了饥饿,全力冲刺,捕获食物,后头的小狐也连忙跟上。

  几个跳跃、连番拐弯,白兔始终无法逃离身后的追捕。

  眼看大狐的利牙将要咬破白兔的脖子之际,它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白兔,以至于没注意到有一支飞箭破空朝它而来。

  紧接着,一声惨叫,白免死里逃生,迅速逃走,大狐的鲜血却染红了白雪。

  “呜呜……”

  小狐听见大狐的叫声,费力地赶紧跑过来,然而就在此时,目光捕捉到两个不同于它的东西逐渐靠近大狐,而大狐躺在地上叫声十分无力。

  它害怕,不敢再靠近。

  它着急,努力地喊叫。

  “呜呜……”它希望大狐能快快站起来,它好怕好怕。

  那两个东西似是听见小狐的声音,放弃受伤无法逃脱的大狐,循着声音想抓另一只,其中一个也搭好了箭。

  小狐眼看他们慢慢接近自己,它的腿不断发抖无力站起。

  就在此刻,大狐忽然一跃而起,朝着另一边奔跑,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一支箭朝它急射出去,幸好被树干挡住,大狐则是继续往前跑。

  原本离小狐很近的脚步声随着大狐的动作而拉远,愈来愈远、愈来愈远,终至——一声尖锐的叫声之后,大地回归平静。

  悄悄的,再无任何声响。

  小狐蜷缩着小小的身体躲在草丛之中,不敢动也叫不出来。

  它似乎清楚最后的那个声音代表了什么意思。

  雪继续纷飞,而它始终没有动,只缓缓闭上眼睛。

  “你不恨当时杀死你娘的人吗?”赵织玉淡淡地问。

  她的情感只有无尽的痛却无一丝恨,令他匪夷所思,毕竟那两名猎户可是杀了她娘,她怎可能这般无动于衷。

  青丝虽对于赵织玉居然知道埋在她心底最深的秘密有些诧异,不过既然是他,想要看透她的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她侧着头,眼神直望着深黑的夜色,“恨又有什么用,当时我真的没能力替娘报仇,即使现在有能力,但那两个人也早已死去……我只恨当时自己为何不能勇敢地冲上前去,就算、就算只是以卵击石,我都不该抛下我娘,我只有娘,娘也只有我,结果我却贪生怕死……”

  她害怕、她发抖,所以不敢去救娘,只能不停不停地叫唤,希望娘能听见她的声音。后来等猎户走了,她本以为没事,直到听见那令她心碎的叫声,她才明白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因为她的娘已经……

  见青丝的眼神变得空洞,赵织玉想也不想立刻将她揽在怀里。

  “不,那是天性,你想自保并无不对,而且我相信你娘也不希望连你都牺牲了,她负伤逃走肯定是要引开那些猎户,她到最后是想保护你。”

  “而我却抛弃了她……”胆小怕死的她抛弃了娘,让娘独自面对无情的残杀。

  这自责,她永远也忘不了。

  那是她的错。

  青丝挣脱赵织玉的怀抱。“对不起,我很累,想回去睡了。”

  她一个转身,立刻变回青狐的模样,慢慢往前走,一如当时她循着娘亲的脚步一样,然而此时此刻只剩下她。

  她的娘……再也回不来了。

  赵织玉拎起小青狐,搂在怀里,不发一语回到他自己的房里。

  他让青丝枕在他身边,它也没有反抗,闭上眼睛默默任由他。

  他一面抚摸青狐滑顺的毛,一面继续吞下青丝的情感——

  小小的身躯在雪地中随着地上的血迹慢慢往前,直到悬崖尽头,它看见地上的一摊血,它清楚那是大狐留下来的,它缓缓走近,然后趴在血迹的旁边,等候。

  不知等了多久,它因为饥肠辘辘终于死心放弃了,无力地站起来,转身离开,但每走几步便回头看,明明绝望,心底仍有一丝的期盼。

  无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

  小狐孤零零地躲在深山的洞里,勉强偷吃到其他野兽吃剩的食物,再试图捕捉小小的山鼠果腹,就这样一日又一日,一年复一年,寒冬尽了、暖春踏临,它,始终孤独。

  直至成精,眼底看见的事物再也不同了,她找到了杀害大狐的凶手,可惜只剩两座坟,于是她连复仇也做不到,最终回到深山不再入凡间。

  赵织玉识了她的情,轻易便能感受她的痛、她的自责,虽说这些都是最单纯的情感,他日日可见习以为常,但说也奇怪,这不关他的事,他能转身就走,为何偏偏将脆弱的她抱在怀里?

  为何看见她难受,他竟有几分不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