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杀她灭口——不!

  她不想死,她还这么年轻,一点都不想死!

  她想继续长命百岁活到一千岁、两千岁,甚至万万岁,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救命啊!行行好,谁快来救救她!

  她真的不想死啊……

  青丝连忙双手合十,不停朝赵织玉鞠躬。

  “好,我饶你一命,但是……”这小狐精果真让他很乐。“我要杀光徐府的人。”

  原来还以为逃过一劫正要窃喜的青丝,一听完越织玉的但书立刻瞪大眼睛,“不行!我不准你动徐府的人!”

  “用他们的命来保你一命,算是值得了吧?”

  不,一点都不值得。

  她不想死,也不能让徐府的人代替她死,究竟该怎么做呢?

  “赵织玉,我们有仇吗?”

  “不。”

  “徐府的人跟你有仇吗?”

  “没有?”

  “为何要杀害我和徐府的人?”

  “好玩。”

  嗄?就为了好玩。青丝本来还想对赵织玉晓以大义,如今听他说是因为好玩,她完全说不出半个字。

  “你究竟是什么?”她看不透赵织玉,无法判断他是妖或是魔。

  “清楚我是什么又有什么用?你的能力依然无法保住徐府一家子,甚至你自己也是危在旦夕啊,小狐精。”

  即使不寒而慄,青丝依然挺身保护徐府上上下下。

  “总、总之,我不许你伤害徐府的人,要不然、要不然我、我就……”一席话随着她的紧张说得结结巴巴,最后更因为太过害怕而支离破碎。

  “就什么啊?小狐精,我真好奇……”他锐利的指尖顺着她满是皱纹的老皮缓缓往下,轻易地便在她的颈子上留下一道鲜红的痕迹。“你是哪来的勇气胆敢命令我?”

  明明身子抖成这样,要不是身后还有树让她靠着,恐怕已经腿软倒地了,他不懂她怎还妄想螳臂挡车。

  他见过太多有勇气的人了,可是在不断的折磨以及利诱之下,只要他想还没有折不断的意志,更遑论是只贪生怕死的小狐精。

  她哪有什么勇气啊,她真的很怕死,非常想逃走,无奈根本逃不了。她也不清楚自己怎会愚蠢到说出这些话,他们实力相差太悬殊,她应该赶紧跪地求饶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才对。

  “不是命令,是……请求,既然彼此无冤无仇又何必杀生,对吧?”她小心翼翼地替自己跟徐府的人寻求一条活路。

  在知道赵织玉不是人之后,她反而更加惧怕,若赵织玉是人,只会针对她不会对徐府的人不利,然而此刻她完全不清楚他是什么鬼东西,有何目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我倒是觉得杀生挺有趣。”一句话再断了青丝一次活路。

  “那……你可以去杀别人啊!”只要不杀她、不杀徐府的人,谁死谁活都不关她的事情。“天底下有那么多人,肯定也有其他人可以让你觉得杀生很有趣。”

  赵织玉挑高眉,扣住她的下颚。“我偏偏觉得杀你们比较有趣。”

  青丝听得毛骨悚然,因为她确切感受到赵织玉不只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起了杀念。

  这时,不知怎地一股怒火窜上她脑门,她用力拍掉他的手。

  “你要杀便杀吧!反正对你而言,要取我们的命犹如探囊取物,你想杀也没人能阻止你,不过等我死后定会去阎王面前告你一状!”她气呼呼地说,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至少要威风一下才不枉为狐精。

  赵织玉又笑了,已经算不出这是他来到这里后第几次展露笑容,这小狐精果真好本事。

  “小狐精,你可知刚才那只妖物死后去了哪?”

  “不就是彼岸吗?”

  “错了,我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说说他去了哪?”

  魂飞魄散……那不就连彼岸也到不了?

  青丝咽了口口水,再次自赵织玉的声音里感受到强与弱的分别。这是继上回被追杀之后第二次离死亡这么近,上回力拚说不定还有生路,这次却是死路一条,只要赵织玉想要的话,她肯定会在下一瞬死去,毫无生机。然而,就在她绝望之际,她敏锐地捕捉到赵织玉隐藏在眼底的兴味。

  假使赵织玉真的想杀她,又何必废话一堆,因此,她试着从方才的对话寻觅一丝转机,慢慢地,她稳下了心绪终于得到一个她没有太大把握的揣测——

  “赵织玉,我们来谈条件吧。”

  “可以。”聪明的小狐精让他更喜欢几分了。

  “你究竟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他的反应让她大大松了口气。

  “乐趣。”

  “如何你才能得到乐趣?”乐趣个头!要是她有能力,铁定整得他死去活来,叫天不灵叫地不应,方能消心头之恨。

  “小狐精,我们来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你最重视的是你自己的命还是徐府一家人的性命?”

  “当然是我自己的命。”想都不用想,她立刻有答案。当然了,行有余力如果能保住徐府一家人的话,她也不想随便放弃就是了。

  “很好。徐府近日会遇上一个劫难,若你为了他们求我出手,我便杀了你。”

  “什么劫难?”她一脸紧张地问。

  赵织玉扬唇轻笑,再次捏了捏她的老皮。“天机不可泄漏,无论你要怎么做我都不会阻止,你有多少能力尽量施展无妨,但若你开口求我了……记着,我必定会要你的命,这游戏,你敢玩吗?”

  “有何不可?”既然她能施展能力,还有什么好怕的。“你会从中插手吗?”她只怕赵织玉来搅和。

  “放心,我向来不会介入我的游戏,我只会等着看最后的结果。”

  那就好,只要赵织玉不介入,她还怕救不了徐府一家人吗?好歹她也是只狐精啊,如果连救凡人也救不成,还不如死一死算了。

  不过,这样也未免太简单了吧?

  赵织玉究竟能从中得到什么乐趣?

  还是他会说话不算话,从中扰乱让她不得不开口求助于他?嗯,不成,她得牢牢盯住赵织玉,提防他乱来。

  “这样到底有什么乐趣?”她想问个清楚。

  “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人心的贪婪、怨恨、无助,种种的情绪全是他的食物,他以人的情为食,不过偶尔吃点不同的情应该也不错,小狐精的情感如此矛盾,那滋味肯定甜美。

  “你保证不会介入?”

  “我保证完全不会介入。”

  “万一被我发现你介入的证据呢?”

  “任凭处置,如何?”他非常大方。

  不成,这家伙心机那么重,肯定不会安分守己,还是看紧一点比较好。

  “我仍觉得不公平,有关徐府的劫难,基于公平原则,我也应该知道才对。”面对一个全然不知的劫难,而且还是自赵织玉口中说出,她有个不好的预感。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小狐精,这可就太得寸进尺了。”

  赵织玉喜欢动手动脚的习惯,青丝已经懒得去纠正他,如果能换来她想知道的答案,那就让他捏个痛快也无妨。

  “可是我总觉得这个游戏对我来说有些不公平,毕竟……”

  赵织玉转身踏出步伐,青丝不放弃,亦步亦趋跟着。

  远处——

  “难得看见太祖奶奶愿意跟人聊那么久,莫生少爷的朋友真不简单。”小春感叹道。

  这次莫生少爷总算做对一件好事了。

  “哼!”难得被这个老是看不起他的丫头称赞,徐莫生骄傲地扬起下巴。“我的朋友自然是不简单了,要不怎能成为我的朋友。”

  “虽然听不见他和太祖奶奶在说什么,不过看样子太祖奶奶应该是挺喜欢他的。”她始终觉得太祖奶奶十分寂寞,即使身边围着一大群关心她的人,可她总是习惯独自一人,看得她好心疼,如今赵公子的出现不仅让太祖奶奶恢复了耳力,还愿意和他闲聊,她安心多了。

  “我倒是挺担心。”徐莫生眉头深锁地说。

  “莫生少爷担心什么?”

  “你刚刚没瞧见吗?”

  小春摇摇头,不知莫生少爷看见什么。

  他这位置可是清清楚楚地看见赵织玉对他高龄一百一十九岁的太祖奶奶亲昵地捏着她的鼻子,这怎么看都是诡异的行为吧?

  “莫生少爷看见什么了?”

  该说吗?说了似乎很奇怪。

  “莫生少爷到底看见什么?”小春好奇地又问一遍。

  既然小春那么想知道,徐莫生便凑近她耳边道:“我看见织玉捏了太祖奶奶的鼻子,他脸上的表情笑得很开心,我猜他该不会是喜欢上太祖奶奶了吧?”一个年纪约莫二十岁,一个已经高龄一百一十多,这画面总觉得……不太好吧。

  小春听完,脸色立刻沉下,对于徐莫生的感激一下子全消失无踪。

  “莫生少爷,您真的是……唉。”她冷冷一叹,朽木不可雕也。

  “我怎么了?”徐莫生一头雾水地追上小春。“我真的有看见,我眼力可好了,看得一清二楚,不然我去找织玉来问问,你就知道我没乱说。小春,走慢一点,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他是真的觉得好友和太祖奶奶……实在不妥啊!

  深夜,万籁俱寂。

  亥时刚过,一抹黑影偷偷摸摸靠近客房,直到窗檑边才打住脚步,原本蹲低的姿势慢慢提高,屋内漆黑一片,黑影努力想看清楚屋内的动静。

  寻到了床的位置,定睛一看竟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他去哪了?

  “可恶!赵织玉半夜不待在房里跑去哪了?”该不会是……

  “小狐精,半夜你不好好入睡,来我房外又是在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在紧迫盯人啊。

  青丝猛地转身,发现赵织玉居然站在身后,差点吓坏她。

  “你、你怎么会在我身后?!”

  “夜色太美,我多贪恋了一会儿,刚回来就看见你在我房外鬼鬼祟祟。”

  “我才没有鬼鬼祟祟。”即使身材他高,她还是要站起来为自己辩驳。

  “我这人向来光明磊落,没有秘密,你可以光明正大跟着我。”如果青丝每日都以这张艳丽容貌现身,他非常欢迎她牢牢跟着自己。

  “你干脆就再更大方一些告诉我,岂不是皆大欢喜?”她也用不着像个偷儿一样。

  “这是游戏条件,你不能要求太多,小狐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