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尽管嘴上老是说要走,内心却万分不舍,因为要是真的离开了,又变回孤独的小狐精,记得了这些家人的笑声之后,即便想忘也忘不了。

  青丝勉为其难地道:“只是他们都那么需要我,又没出一个孽孙来气死我,所以我只好继续留下来了,反正他们也将我照顾得极好,我不愁吃穿,不住白不住,你说对吧?”唉,这种矛盾心态大概会一直跟着她。

  “说得也没错。”呵,真是只心口不一的小狐精,愈来愈得他的缘了。

  “赵织玉,你要睡了吗?不睡的话陪我聊聊。”

  “我们不是已经在聊了吗?”他含笑回应。

  对喔,他们已经说了不少闲话。

  “我好久好久都没正常说话了。”最常说的便是“很好很好”。“做人真的好难,要照顾小孩容易,要学老人家的样子更是难啊……每到一个年纪我就得想想这副身体哪里该残、哪里该废,要不然大伙便会以异样的眼光看我。真奇怪,活到一百二十依然健步如飞不好吗?为何老人非要耳不聪、目不明,吃饭要吃最慢、走路得跌跌撞撞?”

  “因为人的寿命很短,他们的身体并不如你强健,时间一久自然会有各种疾病缠身。”

  她想起了比自己还早死去的儿孙们,略带感伤道:“我不喜欢死亡。”

  “生死轮替是天理,无人可逆天。”

  “可是看着他们一个一个比我早死,我心里真的很不好受。”青丝趴在桌上,眼睛轻轻闭上。“我仍记得当‘儿子’死去的时候,因为心头难受,不吃不喝好几日,明明我们毫无关系,为什么我依然会难过?他是生是死又与我何干?”她不明白那种感觉是什么,总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

  最后的疑问刚脱离她的舌尖,随之取代了夜里声音的只剩下她浅浅的呼吸。

  “为什么呢?因为你有了不该有的感情了,小狐精。”

  赵织玉望着熟睡的她,不确定她究竟是笨或是单纯过头。没想到融入人间那么久,她不仅没染上凡人贪婪、好疑的习性,反而显得更单纯。

  真是只好玩的小狐精,逗起来铁定有趣。

  赵织玉一面抚摸她乌亮的头发,一面想着怎么跟她玩才不会无聊。

  人心的七情六欲逃不过他的掌控之中,往往一个眼神他便能看透对方自以为复杂的思绪,因此人世间有趣的事情愈来愈少,难得有个乐子摆在眼前,他当然要好好珍惜。

  他希望这小狐精能带给他多一点的欢乐,要不然就枉费自己留她一命了。

  翌日,青丝果真恢复耳力,让家人又惊又喜,将赵织玉视为大恩人,对他的款待更为殷勤。

  “洛儿,太祖奶奶已经可以听得见了,有没有替太祖奶奶感到高兴呢?”

  洛儿眨眨眼眼,望着青丝,轻轻地笑。

  青丝抚摸她的头,一脸感慨。“洛儿,太祖奶奶真想听你说话,你的声音一定非常好听。”

  洛儿是她最小的来孙,年方十岁,有一张天真无邪的脸蛋,明明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娃,偏偏不会说话。为了她,徐府遍寻各地名医依然诊断不出什么病因,最后只得放弃,因此她格外疼爱她,洛儿也总是静静陪在她旁边。

  午后,她与洛儿窝在暖阳映照的后院欣赏水池内的水鸟,只见水鸟一会儿清理羽毛,一会儿又和同类交颈接耳,亲密的样子令青丝好生羡慕。

  “洛儿,将来长大,你也会嫁人。”

  洛儿一双大眼望着青丝,小手抓着她,整个人扑进她怀里猛摇头。

  “乖,洛儿,怎么了?”

  “她的意思是不想离开你。”赵织玉走过来,轻易解读出洛儿的意思。

  “洛儿,是这样吗?”

  洛儿点点头,看见站在眼前的赵织玉,一抹害怕闪过眼底,她连忙躲到青丝身后。她不晓得赵织玉是谁,但是这个陌生男人带给她的感觉异常冰冷无情,她非常非常不喜欢。

  “姑娘长大了当然就得成婚,放心,到时候太祖奶奶一定会帮你挑个好夫婿。”嗯,这样看来她得继续留下来,直到洛儿出嫁为止。

  洛儿拼命摇头,抓着青丝的手似是想将她拉起。

  “洛儿,怎了?”她完全不懂洛儿的行为,只好望着赵织玉。

  冷冽的眸光淡淡扫过那个小女娃,他扬笑,但笑意不达眼底,结冻在唇角——真是个碍眼的小女娃。

  他的不悦没有显露出来,只是眸子迅疾闪过一道银芒,洛儿的娘亲立刻走过来带走她。

  “洛儿,乖,你该午睡了,别吵了太祖奶奶和赵公子,懂吗?”

  洛儿不想走,抓着青丝不放。

  “乖,洛儿,先去午睡,晚一点再来陪太祖奶奶。”青丝摸摸她的头,安抚道。

  洛儿看看青丝,再看了看赵织玉,娘抓她的手好疼,她只好被迫离开。

  终于,清静了。

  赵织玉坐在青丝身旁,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不懂水鸟有什么好看。“那些水鸟并非珍禽异兽,有什么好瞧?”

  “它们十分恩爱……嗯,‘恩爱’是什么意思?”她会用这两个字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恩爱’是指它们感情很好的意思。怎么,你完全没有尝试过男女情爱的滋味吗?”他向来不爱靠近那些妖魔鬼怪,厌恶沾染上他们低谷肮脏的气息,不过说也奇怪,他一点也不讨厌青丝的靠近,反而还挺喜欢主动接近她,因为她相当有趣,她的思想和行为充满矛盾。

  一百二十的外表却仅有二十的单纯,本该潜心修炼,但为了不影响徐府这些人的安危,他看得出她根本没什么修行,顶多是比凡人强了一些些罢了,这样的她其实很危险,很容易成为其他妖魔的食物。

  她的努力仅是为了偿还一个恩情,这种事对他而言简直是不可思议。

  青丝摇了摇头,她一心一意照顾徐府上上下下,压根没想过什么男女情爱。

  “那个……很有趣吗?”

  虽然有时候看见孙字辈们和另一半的相处会让她有些羡慕,无奈她不可能喜欢上凡人,因为凡人的寿命太短也无法接受她狐精的身份,她有自知之明不会妄想。

  赵织玉勾着一绺她染着银白的发,置在唇边,抬眼看着她,口吻轻佻地说:“当然有趣了。自古以来,利与情是最难看破的两关;特别是情,而且还以男女之情更高深。如何将一个人把玩在掌心,让他无法逃脱,利益的诱因往往不及感情这帖药来得强,要不,怎会有帝王为了美人断送江山?感情啊……乍看之下非常简单明了,实际上却是复杂难懂,若没有亲身经历,怎能得知其中奥妙。如何,你可有兴趣?”

  想像她跟凡人一样跌入他织好的美丽情网之中,肯定有意思,为爱发狂最后入了魔,成了狐妖,那样她应该会更美艳才是。

  他的兴致愈来愈浓。

  “你尝试过吗?”

  “……没有。”他只要懂得操弄人心即可。

  “那你就无法告诉我喜欢上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

  “这个啊,当然要你自己去体会了,旁人给你的意见你不一定能懂。”轻抚她的皱巴巴下垂的脸颊,他突然觉得好玩。

  呃……这家伙是在做什么,她没制止他便得寸进尺吗?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在做什么?”

  “你脸上的老皮挺有趣。”他摸摸扯扯。

  有趣?有没有搞错啊?她的脸皮跟面皮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这些可是我的皮耶!”青丝打掉他自得其乐的手,退后三步。“以后没我的允许少乱碰我,男女授受不亲。”

  “你算女的吗?”他的目光上下打量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女性的青丝,口吻流露轻蔑。

  “当然啊!”

  赵织玉压根不理会她的警告,迳自走近,青丝继续往后退,直到背抵上树干,她才吞天口水,颤颤地问:“你、你想做什么?”

  “青丝,你真的很可爱,我很喜欢你。”

  “谢谢。”明知他嘴上的喜欢只是看见某样东西的喜欢,但她还是不希望他喜欢自己,他们是天敌,最好是有多远离多远,比较不会出事,因此也别靠她这么近,她会害怕、会发抖。

  她其实很怕死。

  “你……”

  “织玉!给我滚出来受死!”

  尖锐的大喊破空而来,青丝立刻捂住耳朵,无奈她那破道行根本无法抵挡这恐怖的惊吼,只见赵织玉神情一凛,立刻将掌心贴于她的额际上助她抵压。

  “唔……糟了!他们……”痛苦之际,青丝还不忘担心徐府众人的安危。

  赵织玉含笑道:“放心,凡人听不见的。”

  呼,那就好。青丝这才发现赵织玉的手心贴着她的额头,她原本还在想自己真的死定了,没想到居然没死,应该是赵织玉帮了她一把。

  一抹红影穿云而来,漂浮在半空中,面目狰狞,妖气逼人。

  赵织玉转身,将青丝挡在身后,扬唇浅笑。“找我什么事?”

  “你杀了我女人,找死!”对方一说完,伸出利爪要取赵织玉的性命。

  眼看锐利的爪子袭来,青丝吓得连忙躲到树后。她真的真的很怕死,既然对方是来找赵织玉,那就别连累她,她还想继续长命百岁。

  只见赵织玉如墨的眼眸转为银白,他右手负在身后,缓缓抬起左手,五指张开,轻而易举便接下对方凶猛的攻势。

  “不自量力。”话声方落,一股诡异的银白之火便在瞬间吞噬了妖物。

  霎时,徐府后院恢复一片平静,完全看不出适才有妖物攻击的迹象。

  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痕迹。

  “他已经死了,你可以出来了。”赵织玉转身轻拍衣袖,神情惬意,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跟喝水一样简单。

  那是妖物,可不是在地上爬行的蚂蚁,她偷看得战战兢兢随时准备逃为上策,赵织玉竟然轻轻松松便解决了对方,吓得她差点忘了呼吸。

  怎、怎可能?

  赵织玉有这么厉害吗?

  不过伸出一只手便能杀了那只妖物?

  那银白色的火又是怎么回事?凡人有这种能力吗?

  “赵织……”青丝抬头对上他的眸子,这才终于意识到一件事——眼前的赵织玉绝对不是人。“你、你到底是什么?”

  凡人不会有那样的眸色。

  赵织玉含笑走近她,伸手扣住她的颈子,低沉温和的嗓音却宛若地府的夺魂铃声,听得她几乎要软了腿。

  “看来,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是不是该杀你灭口呢……小狐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