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入夜,银月高挂。

  丑时刚过,一抹黑影蹑手蹑脚地将一包东西放在桌上,正当黑影偷偷摸摸要离去时,桌上的烛火乍然亮起,瞬间屋内大放光明,让人无所遁形,包括正在做坏事的……

  “太祖奶奶,这么晚了,您怎么会在晚辈房内?”凉凉的沉嗓满是困惑不解。

  夜里,任何一丁点声音都格外清晰。

  青丝身子一颤,尚不及探究桌上的蜡烛怎会突然点亮,此刻她最该应付的就是当前的麻烦人物——赵织玉。

  “咦?这儿是哪啊?哎呀……”她缓缓转过身,努力睁开那目不明的双眸直视前方,双手频频伸啊探啊地摸索。“年纪大了,果然不中用,居然连上个茅房回来也会走错,唉唉,不打扰你了,我先回房。”

  青丝自嘲一笑,随即转向朝门口走去,但她的手还来不及摸上门把,赵织玉已经挡在她身前。

  “太祖奶奶,您行动不便,还是让晚辈护送您回房吧。”

  “呃……不、不必了,我自己可以走回去。”眼看赵织玉就要捉住她的手,青丝连忙后退迅速闪避。

  不知怎地,即使赵织玉笑起来是那样好看,她就是不想靠近他,总觉得靠得太近会有危险。

  这男人给她的感觉十分可怕。

  赵织玉勾唇一笑,好整以暇地盯着那张写满防备的脸庞,纵使外表披着老人的皮相,依然无法掩饰住那双灵活的灿亮眸子。

  “啧啧,没想到太祖奶奶都快一百二十了,依然动作俐落,真让晚辈佩服。”

  青丝差点忘记自己现在仍维持太祖奶奶的模样,也幸好她是以这模样进来,如今不幸被抓个正着还能找藉口搪塞过去。

  “呵呵,是啊,连我都佩服自己这行将就木的身躯依然健朗,都是那些孙子辈照顾得好。夜深了,我不打扰了。”

  赵织玉轻声道:“太祖奶奶,桌上那包东西应该是您的吧?刚刚我看见您放下了。”

  青丝不着痕迹地横了他一眼,转身走过去拎起桌上那包东西,里头全是孙字辈们孝敬她的珠宝,原本是要用来嫁祸给赵织玉,隔天再来抓贼。

  对付妖魔鬼怪,她会用妖魔鬼怪的方式赶,对付人,自然就要用人间的办法,不过这次失败了。

  “对了,我记得莫生跟我说您重听,怎么我刚才声音细如蚊蚋,您竟然还听得见?看来晚辈这趟还真是来对了,明日莫生他们知道了,必定会替太祖奶奶感到欢喜。”

  赵织玉的笑容不见一分真心,青丝看得清清楚楚,在他淡漠的神情上捕捉到一抹促狭。

  好样的!这个赵织玉徹头徹尾根本就是在看她好戏。

  既然被看穿,哪还需要演戏,那大家就来开门见山吧!

  “赵织玉,你究竟想如何?”

  “呵呵。”赵织玉慢條斯理地问:“小狐精,我才想问你是在玩什么把戏?”

  把戏?她哪有可能玩什么把戏,她只是单纯报恩罢了。

  咦?他喊她小狐精,也就是说——

  “你知道我的身份?”

  赵织玉为自己斟了一杯茶,仰头饮尽,“区区六百多年的道行而已,小狐精,你对自己的能力未免也太看得起了吧?”他只是凭借徐莫生身上的气息便能看透这只小狐精有多少本事,论能力,她还远不久自己。

  看来眼前的家伙非常不好对付,青丝不作二想立刻想逃走。怎知她怎么也走不了,她意志想走,她的身体却受制一股无形的力量,动弹不得。

  “想走?小狐精,你当我这里能让你来去自如吗?”

  两人能力高低立见分明,既然走不成,青丝不悦地双手扠腰,怒瞪他。

  “喂!别开口闭口一直喊小狐精,我是有名字的。”外表是一百二十的老人家,内心依然是二十的小姑娘。

  她讨厌不懂礼貌的家伙。

  “喔,小狐精叫什么名字?”

  “青丝。”

  “青丝……这名字很美,谁取的?”果然很衬她这只小青狐。

  青丝忍不住扬高下颚,得意起来了。

  “当然是我自己取的……”等等,他们怎么讨论起无关紧要的问题。“废话少说,赵织玉,既然你看穿我是狐精,应该是想抓我是吧?”

  自古以来道士、术士这一类的人都以替天行道为己任,她也遇过不少个还不够火候反被她修理得惨兮兮的家伙。

  “抓你?可有好处?”见她摇头,赵织玉捏了捏她满是皱纹的脸。“没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做。”他只挑有趣好玩的事。

  “那你来做什么?”幸好不是来收她的,这下她可以不用逃了。

  “看看你究竟想打什么鬼主意罢了。”

  青丝赶紧澄清。“我才没打鬼主意……”他干嘛一直捏她的脸?她立刻打掉他的手,“我是来报恩的,报——恩,不是报仇,听懂了没?”她可从没伤害过任何一名凡人,被她修理过的倒是挺多的。

  “徐府对你有恩?”会念旧情,真可爱的小狐精。

  “我被妖物追杀之时,幸好遇上一名人类女子相救,因此我答应那名女子要好好照顾她的后代。”正因如此,她才会被绑在徐府将近百年。

  “生生世世吗?”他好心地替她斟了一杯茶,让她润喉。

  青丝一口气喝光了茶,吐了口气道:“当然不是,她没这么要求,我也没那么好心……”怎问这么多?她再瞄他一眼,质疑的问:“赵织玉,你真的不是来收我的吧?”

  “放心,我不是来收你。”他再次强调,“若是的话,你现在还能跟我说话吗?”以他的能力要除掉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这会儿青丝总算彻底松口气,迳自挑张椅子入座。

  “那就好。既然不是来收我,那你可以走了吧?”既然不收她,还是快点离开免得她成天提心吊胆。

  “我是来做客的。”意思是,他不走,她休想赶他走。

  “这里相当枯燥乏味。”

  “我喜欢幽静。”他已经找到乐子了。

  “你不相信我是来报恩的对吗?”她问。

  “我信。”因此她是他的乐子。

  “那你何必留下来?”

  “我喜欢这里。”

  青丝一听,脸色随即沉下。

  赵织玉好整以暇的迎上她怀有敌意的眸子。

  他的能力比她强,既然赶不走他,只得一府容二虎。

  “京城的媚妖是不是你收的?”

  赵织玉浅浅含笑。“是。”

  “媚妖十分厉害,修行了千年以上,看来你确实不简单,差点小觑了你,不过……你怎么没打算收我、”自古以来不是正邪不两立,这个赵织玉似乎不太尽责喔。

  “你生性善良没有害人的意思,我为何要收你?上天有好生之德。”

  青丝小心试探地问:“这就表示我们能和平相处了是吗?”

  “没错,只要你不伤害徐府的人,我便不会对付你。”

  “放心,我绝对没有害人之心,我保证。”她双眸澄澈,透着清晰的单纯。

  “印象中狐精都很美艳动人,你怎会成了这模样?”如此可爱的小狐精本来的面目是长什么样呢?他十分感兴趣。

  “不妥吗?活了快一百二十岁,差不多就这样子吧?”她可是努力参考了许多老人的长相。

  “并无不妥,只是……”有碍观感罢了。“你原本长什么样子?”

  青丝低头看了看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哪里不好,自从成了徐府的人以后,她便舍弃了年轻的容貌,随着年纪一点一点变老,入夜的时候或许能变回自己的真面目,可又担心临时出状况,干脆一直维持这模样,时间一久,她几乎想不起来自己的长相。

  “我原本的样子喔,很普通啊。”

  “让我瞧瞧。”

  青丝一口允诺,只见她眼睛一闭,老妪的形态立刻消逝无踪,现出她最初的原形——一只青狐,在地上跑来跑去。

  赵织玉的眸光冷冷地跟随那只小青狐在屋子里绕来绕去,神色凛然。

  “我也好久没变回原形了,真愉快。”

  小青狐愉快地奔跑,将屋内的地面假想成辽阔的山林草原。

  赵织玉伸手一抓,拎起了小狐狸。

  “你还没修炼成人形吗?”他想看的不是这种,无趣。

  “人形?当然有啊,我很早就能变成人了,可你不是想看我的真面目吗?”

  “不,我想看你变成人的样子。”他对狐狸不感兴趣。

  “好。”

  原本还在赵织玉手上胡乱甩着四肢的小青狐,下一瞬已经自他手上挣脱化成人形——

  容貌娇艳如花,眼神柔媚,微噘的绛唇透着几许无辜,她神态慵懒,性感浑然天成,毫不造作;她一身白皙似雪的肌肤披着金黄透明薄纱,清晰可见薄纱底下的红色肚兜,双耳则戴着鲜红如血的泪滴耳饰。

  真是一名足以令凡间男人屏息的美人。

  啧啧!真想不到这小狐精竟有如此姿色,若是将她送入皇宫里,想必又是另一个妲己、褒姒了。

  “真美。”他由衷赞美。即使艳丽的媚妖,也少了她那股清纯。

  “美?我?”青丝看看自己,转了个圈,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儿美。“有吗?”

  “如果你以这副模样现身,相信不只我一人赞美。青丝,你确实很美。”

  她很美喔……青丝羞涩地笑着接受这个称赞。

  “谢谢。”今日托赵织玉之福,不仅现出原形,连许久未见的人形也能看见,真好。“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变成这模样了。”

  “就寝之时也没有?”

  青丝摇头。“照顾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还成,因为那时候便是这个面目,等到儿子长大,我年纪也大,慢慢就不成了。孙子出世后老爱黏着我,晚上也要跟我睡,我只好继续维持这副老态的模样,偶尔半夜他们会担心我没盖好被子偷偷来我房里,好几次我都被吓醒,惊慌地变样子,后来我想就干脆维持这模样比较一劳永逸。”省得她连觉也睡不安稳。

  真可惜了。

  他还挺喜欢她这模样,有着人形,却又不减狐精的媚色,融合了单纯以及天生的妖艳,真是绝丽之色。

  “为了徐府赔了自己的一生,不觉得遗憾?”他伸手把玩她一小撮头发。

  青丝虽诧异他的动作,不过她并不讨厌。“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怎会有遗憾,不过我还是很想离开。”

  “那就离开啊。”

  她神情一顿,欲言又止。

  纵使嘴上经常嚷着想离开,她其实也非常不舍,毕竟离开之后又剩下她一个,又得再次习惯孤独的滋味。

  无奈,她终究不是人,总有一日还是得离开。

  总有一日……

  “唉,可惜我天生责任感重,既然受人之托理当忠人之事,这也没有办法。”

  她摊摊手,无奈地笑。

  “何必在意他们,认真算来,你欠的早已还清了不是吗?”

  早还清了吗?她也不懂算不算还清,毕竟若当时没有那名人类女子搭救的话,此刻也不会有她这个太祖奶奶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