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如花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如花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咳咳咳……我突然觉得不太舒服……”

  青丝这一咳又是惊天动地,孙字辈们统统围上来关心。

  “呵。”

  倏地,一声冷淡低沉的浅笑越过众人直达青丝耳朵内,令她浑身一颤。

  明明主厅十分嘈杂,偏偏她就是能听见这个陌生的声音,其他人看见太祖奶奶的目光直直锁着前方,连忙跟着转头看。

  徐莫生身边多了一名翩翩公子。

  发如夜、眼似墨,清丽雅俊的容貌令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受。他一袭白衣,仿佛天生便适合白色,更衬托出他不凡的气质。他的左耳戴着一只银白透明的耳饰,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反倒还有种原本就该如此的感觉。

  他始终面带浅浅微笑,教人看不透他的内心。

  青丝也感受不出一点高人的气息。

  既是高人,应该会有不同的气息才对,可是他怎么一点也没有高人的样子?莫非他是故意隐藏,想趁她疏于防备再取她的性命?

  这一刻,青丝不禁竖起防备好应付这个来者不善的——客人。

  “太祖奶奶,您没事吧?”徐天义此刻只担心太祖奶奶是否无恙。

  “嗯嗯……我没事。”是待会儿可能会有事。

  那双冷冽的眸子犹如锁链般牢牢盯住自己,青丝非常清楚要逃走已是不可能,她做了最坏的打算——她或许会死。

  既然太祖奶奶没事,徐天义连忙招呼儿子的朋友。

  “公子尊姓大名?”

  “晚辈姓赵,名织玉。”赵织玉拱手行礼。

  “赵公子说徐府有妖孽,敢问证据在哪儿?”随口说人家里有妖孽,任谁听了都会不高兴,尤其他们徐府又那样平安顺利,他更是不信。

  “当然有,贵府的妖孽便是……”赵织玉挑挑眉,直视坐在上头受众人簇拥爱戴的青丝,接着手指轻轻抬起……

  惨了惨了!

  青丝不禁吞了口口水,这次说不定真要寿终正寝了。

  她心脏跳动剧烈,盘算着等赵织玉揭穿自己的真面目之后究竟是要立刻逃走,还是先迷昏主厅的人再离开。若是前者,那她和徐府便是缘尽;若为后者,说不定她还能回来,相对也比较危险,毕竟这里有个“高人”坐镇。

  她完全看不透赵织玉有多少能力,可是从他的双眼中她看见一片深沉,宛若黑潭,令她心惊不已。

  怎生是好?逃,抑或是……

  “太祖奶奶……”

  这家伙都点名她了,也罢,还是先逃……

  “坐着的那张椅子。”

  眼见青丝就要化作一道轻烟消逝在众人面前之际,赵织玉未竟的话语让她呆若木鸡,心跳顿时忽快忽慢。

  “那张椅子是砍下成了精的千年树木所制作,难免会对太祖奶奶的身体造成不适。”赵织玉淡淡扬笑说明。

  什么?!

  这小子说的竟是她屁股底下的这张千年檀木椅?

  呼!吓出她一身冷汗,幸好不是说她,青丝干干地笑。

  看样子,赵织玉也只是外表能唬人而已,根本没什么实力,说不定京城的事情是夸大了;凡人容易浮夸,妖魔鬼怪也会。

  “这张椅子真是妖孽?!”徐天义有些错愕。

  其他人也都不敢置信地盯着太祖奶奶屁股底下的那张檀木椅——听过狐精、虎怪、蛇妖、魅魔,就是没听说过椅子也是妖孽。

  青丝不免也低了头。

  没错,她清楚这椅子是成了精的树,不过这树精生性懒散,压根没想过害人,一年到头只会睡而已,要他害人他还嫌麻烦。她便是看中他这点才将他买回,基于本是同类之情,让他待在徐府总好过在外头流浪。

  说他是妖孽,委实言重了。

  徐府这一代轮到徐天义主持大局,只见他抚须深思没多久便果断下决定——把这张椅子砍了当柴烧。

  嘎,千年树精当柴烧?!万万不可啊,手下留情。

  “天义,你说什么?”她想保住这个同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张椅子非常好坐,她坐习惯了,根本不想换。

  “太祖奶奶,生儿的朋友说这张椅子是妖孽会害了您的身体,所以我决定把这张椅子砍了当柴烧。”

  其余人也一迳点头同意。

  开什么玩笑,任何对太祖奶奶不利是事物当然都要铲除。

  “不会啊,我坐得好好的,一点事情也没有,压根不关这张椅子的事情,不许将它当柴烧!”怎会变成这样?青丝虽然庆幸自己的身分没被揭穿,可也气愤这个赵织玉带来的麻烦,忍不住瞪他好几眼。

  徐天义向来不敢违逆太祖奶奶的意思,不过若事情一旦牵扯上他,自然是以她的安危为重。

  “这……好吧,太祖奶奶,您放心,不会有人烧了这张椅子,您先回房休息。”待会儿找人做一张一模一样的椅子,再将这椅子劈了当柴烧。

  徐天义那点心思,青丝岂会看不透,无论小春怎么拉,她就是不动如山。

  “别想骗我老人家,你们打算等我一离开就把这椅子烧了是不?我绝对不会答应!谁要是敢动这张椅子就是不当我是太祖奶奶了,那顺便也将我当柴烧好了!”要烧大家一起烧。

  “唉,这……”徐天义一脸无奈,连连摇头。“太祖奶奶,您别这样,我们是为您着想,这张椅子对您不好啊。”

  青丝死瞪着底下依然维持笑容的赵织玉,忽然中气十足地说:“这外人说什么,你们便信,眼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太祖奶奶的存在?”真真气死她。

  太祖奶奶难得震怒,甚至平日都没在使用纯粹装饰的拐杖也拿来敲地板,足以想见有多生气,一干孙字辈连同仆人统统下跪赔不是。

  “太祖奶奶,您别生气,儿孙们万万不敢。”

  “是啊,太祖奶奶,好好保重身体,可别气坏了。”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地安抚盛怒的青丝。

  赵织玉双手抱胸,饶富兴味地望着眼前好玩的这一幕,终于缓缓开口。

  “其实,这张椅子也用不着烧,依我看,这树精虽是妖孽却没有害人之意,那就让晚辈净化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早说嘛!原来还有其他方法,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那……有劳赵公子了。”总算大事化小,什么都不用烧了。

  即使事情解决,青丝依然瞪着赵织玉,若非他的出现,也不会有刚才的事情,始作俑者就是他。

  她在徐府的地位不可动摇,怎么赵织玉一来,三言两语便轻易让徐府的人全信了他,即使他能力似乎不怎么高明,还是尽速赶他离开比较妥当。

  “太祖奶奶,现在不会有人要烧这张椅子了,您可以安心了。小春,还不快送太祖奶奶回房休息。”

  徐天义也指示妻子好生照料,等太祖奶奶离开,他才有时间安顿儿子的朋友。

  “赵公子,厢房已经备好了,待会儿仆人会带你过去,这段时间你就安心住下,千万别拘束。”徐府向来好客,只要是认识的客人,他们都会尽情招待,更遑论儿子在信中提及这个朋友在京城对他十分照顾,他们理当尽点地主之谊。

  “多谢伯父,还希望伯父别见怪晚辈方才那番话。”

  “不,其实我们才要感谢你说出这张椅子是……”徐天义察觉自己离椅子还很近,连忙离开。“只是,真的不必烧了吗?那样不是可以永绝后患吗?”

  “可如此一来,伯父岂不是对太祖奶奶无法交代?放心,待晚辈净化之后,这树精绝不可能再作怪。”赵织玉说得斩钉截铁,脸上的神情令人完全信服,不敢有任何质疑。

  “那就好了。赵公子,我得出门一趟,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生儿。生儿,记得好生款待赵公子,千万不可怠慢。”交代完毕,徐天义离开主厅。

  徐莫生这下终于有机会坐下歇歇腿,只要有太祖奶奶在,永远轮不到他坐,谁教大哥离家立业、大姊也嫁人去了,如今他的辈分是族内最小,只有乖乖站着听话的份。

  “织玉,你也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赵织玉动也不动的望着门口,问:“莫生,你太祖奶奶多大年纪了?”

  “嗯,记得过了今年寿辰好像就满一百二十岁了。很厉害吧?我的高祖父、曾祖父都相继去世,太祖奶奶却依然健在,真不知是如何保养,我甚至怀疑太祖奶奶应该会活到两百岁。”到时若将太祖奶奶的长寿秘诀写成书,应该会大卖。

  “你太祖奶奶叫什么名字?”

  徐莫生突然一愣。

  咦?对喔,太祖奶奶叫什么啊?

  赵织玉若不问,他也从没想过这问题,反正自小到大他都是太祖奶奶、太祖奶奶地喊,也未曾探究太祖奶奶的名字。

  “嗯……这我不太清楚,可能要查一下族谱。”

  初见徐莫生,赵织玉便自他身上感受到一股狐精薄弱的保护力量,难得遇见会护着凡人的狐精,他自然想一探究竟。

  本以为狐精都以妖艳之姿现身迷惑众生,怎知这只狐精不知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竟然是以老人的形象出现在凡人眼前,甚至妄想跟他斗,真是不自量力。看她由最初的惧怕想逃走,到最后以为他没什么能力便开始摆起架子的表情着实有趣,因为好玩,他才没掀了她的底。

  难得啊,总算让他找到一件有趣的事了。

  他倒要看看这狐精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