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十章(2)
上一页 目录  
  当晚,夏琀帮小夜洗过澡,等他睡着后,便端了碗汤,来到药床边。

  她先关上窗子,添加药材,控制炕的温度,然后坐在一旁,在他的颈部围上布巾,舀起营养的汤汁,一口接一口的喂他。

  “夜风哥哥,一定要吃完喔,瞧你瘦了好多,我可不要你醒来后抱不动我。”

  无论他是否听得见,她都会一边喂一边说话,这是她每天最快乐的时光。

  “小夜刚刚居然躺在你的身上睡着了,这小家伙越来越皮,才刚学会走路,就到处乱跑闯祸,还割伤了手。”

  这时,她发现似乎有点不一样,过去喂他,汤汁一定会从嘴角流出来,可是今天他竟然全部吞咽下去。

  她放下碗,仔细看着他,轻声唤道:“夜风哥哥……夜风哥哥……”

  隔了好久,他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夏琀只好收起兴奋的心思,继续喂他。

  “今天进步好多,有奖赏哦!”

  当他喝下一整碗的汤汁之后,她轻轻擦拭他的嘴唇,接着俯身,在他的嘴角印下一吻。

  突然,她瞠大双眼。

  他居然会回应她!

  这次的感觉绝对没有错,更不是她的错觉。

  夏琀立刻帮他把脉,原本无力的脉象竟然起了变化,浮脉开始有了动作,连沉脉都渐渐平稳了下来。

  “奶娘……奶娘……”她兴奋的喊着。

  奶娘快步走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快把针器盒拿过来。”她急促的说。

  “怎么了吗?”

  “快点。”夏琀眼中流露出喜乐的光芒,还有深深的不确定。

  “是。”奶娘赶紧照她的吩咐,将针器盒拿给她。

  夏琀神情专注,在端木夜风身上的几处穴位扎针。

  “是不是有反应了?”奶娘后知后觉的问。

  “应该……但愿是。”她看见他的眼角似乎有些湿润,“求求你,快点醒来,赶紧醒过来,我求你……”

  夏琀一直等着,直到睡着。

  * * *

  鸡鸣声响起,她猛地惊醒。

  一张开眼,却发现端木夜风已经不在床上,而她身上多了件原本盖在他身上的薄毯。

  “天啊,他……他可以走路了?可是去哪儿了?”

  奔到屋外,她四处张望,什么都没看见,转身回到屋里,却听见小夜的笑声。

  她的心悬在半空中,立刻冲进小夜的房里,看见端木夜风坐在床畔,逗得小夜开心不已。

  “夜风哥哥。”她的嗓音沙哑。

  他徐徐的转头,看着她,绽放两年不见的笑容,“我的琀儿,谢谢你……”

  “你……”她难以置信的捂着唇迅速奔向他,紧抱着他的身躯,“你醒了?你真的醒了……竟然已经可以走动了……”

  “因为你平日把我照顾得太好……解了毒,我恢复得很快。”端木夜风抚摸着她的脸,“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我怎么可能放弃你?”夏琀看着他略微消瘦,却依然俊挺的脸庞,“就算要我拿自己的命去换,我都愿意。更何况……”她看向自顾自玩得很开心的小夜,“何况你送了这个宝贝给我,我不能让他做个没爹的孩子。”

  “天刚亮的时候,我听见他的哭声,所以来这里看看。”他看着小夜可爱的笑容,“是这个孩子救了我。”

  “什么?你的意思是小夜救了你?!”

  “是他的血。”端木夜风仍旧虚弱,却使出全力抱起小夜,疼腻的摸了摸他的脸颊,“现在我终于明了为何叫十日弓了。”

  “为什么?”

  “听说制作这副弓箭的人与他的儿子只相处了十日,他的儿子就因意外去世,或许这十天对他而言,代表短暂的血脉亲情。”

  “如果是这样,干嘛制作这种东西害人?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夏琀恨得咬牙切齿。

  “不管怎么说,我醒来了,也好了。”他露出虚弱的笑容。

  看见他的嘴唇仍然苍白,她赶紧将小夜抱过来,“小夜,让爹休息。”

  “不要……”

  “爹累了,等爹醒来再跟小夜玩。”夏琀摇摇头,然后将小夜放下,扶着端木夜风回到药床上。

  “我还得睡在这儿吗?已经一身药味了。”他撇嘴笑说。

  “还得再睡,我会换另一种药,三天之后才能离开它。”她柔魅一笑,“都睡了这么久,只需要再睡三天就行了。”

  “好,那我就再忍忍,”一时之间说太多话,他还真有点累了,于是在药气的熏染下,又沉沉入睡。

  夏琀轻轻抚弄他的头发,露出幸福的微笑。

  奶娘在一旁见了,也欣喜的流下眼泪。

  苦尽甘来,小姐和少爷终于苦尽甘来了。





  尾声

  竹屋前,依旧大排长龙。

  旁边,端木夜风正在教已经五岁的小夜武功。

  “女大夫,你们夫妻俩鹣鲽情深,真让人羡慕。”有位老伯看着他们恩爱幸福的景象,也感染了喜悦。

  夏琀微微一笑,看向端木夜风的眼眸写满了爱意。

  不久,患者一一离去,她收拾好桌面,走进屋里。

  端木夜风正在教小夜写字读书。

  “辛苦吗?要处理公事,还得抽空教他习武、识字。”夏琀为他们各倒了一杯茶,“这是苦茶,喝了退火,在炎夏可百病不生。”

  父子俩听话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是娘的心意,我们一定要喝完。”端木夜风笑说。

  “可是好苦喔,我去找婆婆,要糖果吃。”小夜立刻跳下椅子,跑去找奶娘。

  “这孩子跟你一样,爱逞强,明明最怕喝苦茶,还是眉头不皱一下的喝完它。”端木夜风满足的看着爱妻。

  “什么跟我一样?你还不是,心里藏着秘密这么久就是不肯说,你说,他像谁?”她噘起小嘴。

  “说到秘密,我突然想起,陛下还没解开藏宝图的谜题呢!”

  “那又如何?”

  “你不是告诉过我,那位神仙爷爷赐给你三样宝贝,既然会开锁,那么解谜也不成问题吧?”他笑问。

  “别说出去,除非大理国得靠那些宝藏才能生存,否则我永远不解。”那是会让所有的人失了心的魔障。

  “就依你,只是偶尔入宫时,看见陛下还拿着那份藏宝图研究,我就很想笑。”

  “那就让陛下多动动脑,对脑子有帮助。”夏琀柔婉的笑说,勾着他的手臂,走到屋外,“万邑侯此刻可是重责在身,干嘛没事跑来竹屋。”

  “我今天想接你们回去。”端木夜风一本正经,“这里虽然幽静,但是你怎么舍得让我一个人住在府邸?”

  “到了镇上,你一样可以为人看诊。”他勾起嘴角,望着她因为惊愕而睁大的双眼,“愿不愿意?”

  “什么意思?”

  “我已在府邸的偏院盖了间药铺,你可以在那儿继续为大家看诊。”他执起她的手,“只要是你的愿望,我都会成全。”

  “你是堂堂侯爷,妻子抛头露面为人看诊,不是不好吗?”事实上,也是因为这原因,她才一直待在这儿。

  “南阳镇由我管辖,你在那儿看诊,可以救更多的人,我不在乎旁人的看法。”他揽着她的腰,“怎么样?同不同意我的做法?”

  “瞧,连晚霞都出现了,我当然同意。”夏琀倚着他的肩膀,看着远山出现的五彩光影,应该象征好事。

  “太好了,以后我们就可以真正的长相厮守了。”端木夜风终于松了口气。

  她露出笑容,“我真的好快乐。”

  “光是快乐还不够,你应该没忘记,今儿个可是咱们成亲六周年,我答应送你一样东西,想要什么?”他非常宠爱她。

  “你已经送我太多东西了。”她噘起小嘴,摇摇头,“不需要了。”

  “不一定是实质的,想想看。”在这特别的日子里,他非送不可。

  “那……”她转头看向火红的夕阳,喃喃说道:“你听过一首诗吗?芦花远映钓舟行,渔笛时闻两三声。一阵西风吹雨散,夕阳还在水边明。”

  “喔,我懂你的意思,想游湖?”

  “以前在书册上看过这首诗,就好想看看夕阳倒映在水面的美景。”她望着端木夜风,“可以吗?”

  “当然可以,趁夕阳还没下山,咱们快走。”他紧握着夏琀的手,直奔向前,笑声也沿路扬起。

  此刻他们像是返回十年前,心中充满了赤子之情,直到他们的身影隐没在那橘色的光晕中,这故事亦未尽。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