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九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们一来到宫门外,守卫便走了过来。

  “这是陛下为你们准备的马车,希望你们可以早日回到南阳镇。”

  “太好了。”夏琀开心的上前,拍了拍马背,对着马儿说:“拜托你喽!”

  端木夜风笑着走向她,搀扶她上了马车。

  “给我坐好,我们可以缩短时间,早点回到南阳镇了。”

  她非常不自在,双颊泛红。“我一路上会乖乖的,还会帮忙喂马,那么驾驭马儿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放心,看我的。”

  端木夜风坐到马车前,用力挥动缰绳,马儿立刻往前奔驰。

  他一手抚着胸口,忍受刺骨的疼痛。

  虽然走路比较不痛,不过这是陛下的好意,又能早点送夏琀回去,他还挺得住。

  夜以继日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在数日后平安回到南阳镇。

  当他们走进万邑侯府时,众人喜出望外,奶娘更是又哭又笑,紧紧抱住夏琀。

  “小姐,你怎么可以一去这么久?我想你想得心都疼了。”奶娘边说边拭泪。

  “我这不就回来了吗?而且还把夜风哥哥带回来了。”夏琀柔媚的笑说。

  奶娘走向端木夜风,表情严肃的说:“端木少爷,你为何回来,我不知道,但是能不能别再让我家小姐伤心了?”

  他挤出笑容,没什么气力说话。

  “夜风哥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赶路太急,旧伤复发了?”夏琀好担心,想上前查看。

  他后退一步,勉强扬起微笑,“我没事,的确是有一点累,但绝对不是因为伤口。瞧你,还真的要当着大伙的面解开我的衣襟。”

  一旁的下人们掩嘴偷笑。

  夏琀面红耳赤,说不出话。

  “现在可以让我回房歇息了吧?”他偷觑着她的表情。

  “你去啦,讨厌。”她羞赧的发现其他人还强忍着笑意,拎起裙摆,奔回房间。

  “小姐,等等我……”奶娘连忙追了上去。

  “少爷,我都有定期清理你的房间,你也早点歇息吧!”管家热络的说。

  “好,我不在的这段期间,感谢你照顾万邑侯府。”端木夜风由衷的说。

  “少爷,快别这么说,这段时日多亏有夏姑娘和步少爷的帮忙,万邑侯府才能运作如常,我只是尽本分罢了。”管家因为他终于回府而眼眶湿润。

  “日后还是需要你多辅助夏姑娘。”他双眼炯炯有神,用力握住管家的手。

  “少爷!”管家惊疑不定,却不敢多问,“是,我一辈子都是端木家的下人,也会继续打理端木家的一切。”

  “那就好,谢了。”端木夜风点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进入离开多年的房间,看着房里的摆设,他想起过去府邸发生的许多事,还有爹在世的光景,忍不住眼眶泛热。

  “爹,我依照你的遗言,平反了夏府的冤屈,也让田赐森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爹……我终于办到了,呃……”

  伤处猛地一阵热麻,他难受的躺了下来。

  这几天为了赶路,伤处的毒性扩散得更快。

  只剩下六天了,琀,我能陪你的日子就只有这些了。

  你可以恨我,但不要伤心难过。

  子夜时分。

  累了好几天,夏琀躺在熟悉的床上,应该很好眠,却怎样都无法入睡。

  此刻,她心里想的都是端木夜风苍白的脸色,刚开始她认为是伤势初愈的关系,可是经过这么多天,他为何还是这样?偏偏他又不肯让她把脉。

  她突然觉得不对,立刻下床,走出房间,来到端木夜风的房外,悄悄推门而入。

  夜风哥哥,对不起,虽然你再三叮嘱不用替你把脉诊治,但我还是放心不下。

  她来到床畔,抓住他的手,按在脉穴上。

  不一会儿,她的指尖颤抖,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狠吸一口气。

  接着,她缓缓解开他的衣襟,当拉开内衬时,看见他的胸口因为伤势严重而转黑,泪水忍不住滑落脸颊。

  她捣住唇,偷偷的哭泣,哭得伤心欲绝。

  端木夜风的眼睫轻轻颤抖一下,张开眼时,泪水也随之溢出眼角。

  夏琀看见了,惊诧不已。

  他伸出手,将她紧紧的搂入怀里。

  她贴着他的胸膛,泪水熨烫着他的肌肤,但他已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能做的只是用双臂牢牢的拥着她。

  “你到底中了什么毒?为什么脉象如此错乱,仿佛快要断气?”她哽咽的问。

  “田赐森的那副弓箭是涂上剧毒后,暴晒一天,再涂上一层,反反复复经过十次,所以成为十日弓,而中箭的人只有十天可以活命。”他红着眼眶,热唇贴在她的头发上。

  “没有解药?”她泪流满面的问。

  他苦笑,“除了制作弓箭的人,没人知道解药是什么,就连田赐森也不清楚。”

  “那个人在哪儿?”

  “那副弓箭完成时,他因为中毒太深,当场死亡。”端木夜风摸了摸她的脸,“不要想了,那跟没解药是一样的。”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别哭,你答应我不哭的。”望着她的泪水,他的心都碎了,比死还难受。

  “如果早知道这样,我怎会答应?”她坐直身子,急着出去,“不,我不能放弃,没有解药,我就找出解药。”

  “你要去哪儿?”端木夜风拉住她的手。

  “我要去找药材,剩下六天,一天服用一种,我不相信配不出解药。”夏琀非常激动。

  “就因为只剩下几天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不要做无谓的浪费好吗?你心底很清楚,那是没有用的。”

  被他的话震醒,夏琀浑身发抖的定在原地。

  瞧她一语不发,他的心头更是慌乱,徐徐的站起身,从她的背后揽住她的腰。

  “这几天别想我的伤,我们快快乐乐的生活,嗯?”

  她垂下脑袋,泪水不断的滴落,然后深吸一口气,抬手抹拭眼睛,摆脱失落的情绪,换上充满信心的表情,转身面对他。

  “那你得答应我,不绝望,也别放弃,我还是决定试一试,拜托你。”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就这么离开,绝不能!

  “你这丫头!”他摇摇头,笑说,眼角闪现感动的光影,“随你了。不过剩下的这些日子,该怎么过呢?”

  “剩下的日子……我们一人一半,三天我听你的安排,另三天你听我的决定。”

  他看着她红红的眼睛、红红的鼻头,顿时心疼不已。

  “好,都听你的。”他紧抿唇瓣,轻抚她的头发。

  多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可以让他继续保护她、爱她……

  “已经很晚了,睡吧!”他拧了拧她的鼻尖,“瞧你哭得满脸通红,真丑,可不要半夜吓到我。”

  “你也不准半夜突然断气,小心我会……”她的笑容瞬间消失。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替他死。

  他好不容易才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什么事都还没做,怎么可以就这么撒手不管呢?所以她恼、她恨,她……

  “好,就让你虐尸好了。”他开玩笑的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夏琀又哭了。

  “三天是我的,至少我要你三天都面带微笑,好吗?”他的眼底流露出执着的光芒,“一定好好好的、开心的过日子。”

  “夜……夜风哥……”她紧抱着他,“夜风哥……”

  这一夜,除了外头的虫鸣声,屋内还响起她的低泣声,好像鞭笞着他的心,但他愿意承受,因为那是他欠她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