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九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都城内气氛紧绷,武装部队在各处巡逻,百姓们纷纷关在屋里不敢出来,顶多从窗口露出脸,探查外头的消息。

  端木夜风一夜未归,步青廷因而将那只卷轴呈交陛下。

  当段思聪看过夹层中的内容后,极为震惊。

  原来夏琀的父亲夏魁星并未叛变,却因为他与好友张洋无意间得到一份来自西域的藏宝图而招来祸端。

  当时田赐森有意叛变,却缺乏财力上的援助,因此找上了他们。张洋因为害怕丧命,立即无条件答应,但是夏魁星怎么都不肯让出,田赐森因此用计,让他与这次的叛乱牵扯在一起,逼得他不得不同意。

  但是在交出藏宝图的同时,夏魁星偷偷将整件事的经过与参与造反的名单藏在夹层内,并将此事告诉张洋,希望他日后为他平反。

  为此,段思聪立刻派出护城军保护王室,但是田赐森掌控部分兵权,也有兵马在手,两相对峙,情势非常紧张。

  端木夜风带着夏琀一进城,便感受到这样的氛围。

  他凛着一张脸,四处张望,“太安静了,我们还是离开吧!”

  “只要进宫,就安全了。”她一心想将海天雀交给国王陛下。

  “可是……”她说得没错,进入宫里就是国王陛下的势力范围,那是再安全不过了,可是在这之前,得先通过层层关卡。

  夏琀当然明白他在为难什么,“由我入宫,你找地方先躲起来。”

  “什么?这怎么可以?!”

  “当然可以,只要我稍坐打扮,他们绝对看不出来。”唯有这么做,才能了却她一桩心事。

  “好吧,我们一起走。”这丫头的拗脾气不容小觑,除了打昏她之外,只有陪着她、保护她,别无他法了。

  他们随即换下一身锦服绣袍,身着布衣,慢慢的走在前往王宫的路上。

  眼前王宫大门就在前面,夏琀忍不住加快脚步,那匆匆行色泄漏了踪迹,立刻被田赐森的人拦下。

  “你们两个站住,要去哪儿?”

  “官爷,我们要去牛纺镇。”它就在王宫后面五十里远的地方。

  “喔,你们要去牛纺镇?”那人怀疑的在他们身边绕了圈,只因布衣怎么也掩不住他们出身世家的贵气,接着他在另一名士兵的耳畔说了几句话,士兵匆匆离去。

  端木夜风心生戒备,有预感待会儿会更难脱身,因而不耐烦的开口,“我们可以走了吗?”

  “别急、别急,有人过来确认后,就可以放你们离开。”

  端木夜风抓着夏琀手腕的力道蓦地加重,暗示性的一瞥后,提气往上冲。

  “天啊,他们会武功,竟然逃走了……”士兵大喊。

  田赐森刚好赶了过来,立刻喊道:“你们让开,我一定要他的命。”

  说着,他将一把非常精致的大弓架上,对准目标,迅速射出一箭。

  “啊!”端木夜风的肩胛中箭,身子一度下沉,随即扣紧夏琀的腰,拼命往王宫飞驰而去。

  “爹,你……你用什么射他?射中了吗?”倩雅也奔了出来,远远的看见田赐森拿着的竟是十日弓。

  “爹过去可是神射手,当然正中目标。”田赐森隐隐一笑。

  “什么?你怎么可以……你好残忍,为什么要用十日弓对付我爱的男人?”

  “至少他还有十日可活,我太宽待他了。”想起现在进退两难的处境,田赐森才发现真正悲哀的人是自己。

  端木夜风顺利的将夏琀带进宫内。

  她想要诊治他的伤势,却被他拒绝了,因为他曾在田赐森的房里看到十日弓,很显然的,他中的就是那种喂了十日毒的箭。

  为了不让夏琀担心,他始终没说出口,更不让太医靠近,而是自行拔出箭疗伤。

  运气半天之后,他负伤前往至善殿,亲自面对国王陛下。

  段思聪看着端木夜风,“你中了箭伤,为何不让太医治疗?”

  他抚着伤处,“这伤太医都治不好,所以不必麻烦了。”

  “什么意思?”

  端木夜风因而将十日弓的毒性向陛下言明,“我来这里见陛下,是想请您答应我,别将藏宝图一事告诉夏琀。”

  “你冒着生命危险得到这东西,为她做了这么多,为何不告诉她?”段思聪的眼眶泛红。

  “微臣来日无多,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女人,我牵绊她多年,这次就算不想、不愿意,也只好彻底放手了。”他非常了解十日弓的毒性,至今无人能解。

  段思聪微蹙眉头,“连伤势也不告诉她?至少得给她做好心理准备的时间。”

  “不了,一直以来我没有给过她快乐,想利用剩下的时间给她想要的。”端木夜风拱手,又问:“关于夏府的冤屈,就请陛下为其平反。”

  “你放心,一逮到田赐森,寡人会立刻定罪,证明夏府的清白。”这件事是段思聪可以承诺的,“只不过那藏宝图到底是真或假?若是真的,田赐森为何一直没去寻找?”

  “张洋隐居在镇安,就是他匿名捎信给我爹,我爹临终时告诉我,藏宝图是真的,只不过用了‘图形谜’做掩护,田赐森至今仍未解开谜题,才一直保留着它。”

  “天啊!这谜该怎么解?”知道真有宝藏,连段思聪都心动了。

  “田赐森还是不肯投降吗?”端木夜风恭谨的问。

  “应该快了,就这一、两天吧,各地的援兵都已经到了,并将他团团包围,即使他不就范,寡人也可以命人将他拖进宫里。”段思聪感叹的摇头,“给了他这么多,他居然不满足,既要财宝又要地位,哼!”

  “这就是天性吧!见陛下信心十足,微臣也放心了。”

  “对了,既然夏府无罪,端木家自然也不该有罪,何况已收到海天雀,寡人立刻下旨收回成命,恢复你万邑侯的身分。”

  端木夜风跪在地上,“谢主隆恩。”

  “起身,回去好好的静养。”

  “是,微臣就此告退。”端木夜风缓缓的退下。

  回到寝居时,端木夜风看见夏琀正等着他。

  “听说你去见陛下,陛下怎么说?可有恢复你的身分?”

  他笑着点点头,“如你所愿,我现在已经是万邑侯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她紧紧抱住他。

  因为她这个动作,他忍不住轻咳两声。

  夏琀的心一惊,“你的伤真的没事吗?让我瞧瞧好吗?为何不给太医看一下?”

  “傻瓜,因为伤得不重,才不想麻烦别人,我已自行疗伤了,但伤口仍在,痛是必然的。”他露出笑容,伸手轻抚她的脸,“我们回南阳镇,好不好?”

  “你要带我回万邑侯府?”她满脸欣喜。

  “对,等田赐森被缉拿到手后,我们就动身,怎么样?”

  “当然好了,只是……贺暦侯为何这么想不开?也不看看我们夏府,可是很好的例子。”她沮丧的低下头。

  “他怎么能跟夏府比?差远了。”

  他没说明白,夏琀也不懂他的意思,只当他是说安慰的话语。

  “好了,不提了。”她为他倒了杯水,“喝口水,瞧你的唇都干裂了,这不是好现象。”

  “是的,大夫,你说什么,我都照做,这样行了吧?”他笑说,将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喝光。

  “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没见你这么乖过。”她露齿一笑。

  “那我以后都这么乖,好吗?”看着她多情的笑靥,端木夜风忍不住将她拉进怀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

  老天爷,如果你有灵,是否可以多借我几天?否则短短数日,我实在无法还清她给予的爱、给予的情、给予的等待。

  “怎……怎么了?”她被他这动作吓到了。

  “真希望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慢慢偿还我欠你的情。”他的额头抵着她的,咬着牙,充满悔恨的说出这段话。

  “夜风哥哥!”她怔忡一会儿,羞赧的问:“你曾经……爱过我吗?”

  “当然爱你,不是曾经,是一直。”他笑看着她惊愕的表情,“有这么惊讶吗?”

  “你不是一直恨我?为何还爱我?”又为什么从没让她知道?

  “就因为如此,才又爱又恨,这是一种心灵的煎熬,很想表白我爱你的心情,却又因为内心的恨而说不出口。”他扬起深情的双眸,“但爱终究是温暖的,恨是冰冷的,自然而然,温暖会战胜冰冷。”

  “真的?你爱我?!”

  突然,夏琀觉得心口被一股热填满,多年来孤寂的冰寒瞬间融解。

  这是她痴等多年的东西,是她一直以为上天不可能给的……

  如今,她终于相信,老天爷还是眷顾她的。

  “只是……既然爱我,为何要独自来到都城这么久?还跟倩雅……”她想知道,可是看见他的表情大变,赶紧改口,“没关系,我想那时你还是恨我的,所以才会这么做,你什么都不必说。”

  瞧她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干嘛?好像被虐待的小媳妇。”

  “你才知道,从进入你家后,我一直以你的小媳妇自居。”她的小脸瞬间泛红。

  “其实离开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既是苦衷,你就别问了。”毒性开始在体内蔓延,他疲累的闭上双眼,“琀,我想睡一下。”

  “也好,你受了伤呢!”她扶她在床上躺下,“晚点我再来看你。”

  离去前,她仍不放心的看着他的脸色。

  “你先出去,我再睡。”端木夜风担心她会趁睡着之际,偷偷为他把脉。

  “好,我先出去了。”夏琀尽管心生怀疑,还是听话的离开,并关上房门。

  听闻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那声响宛如催眠曲,他沉沉入睡。

  在士兵们严密的搜寻下,终于将躲在深山的田赐森缉拿归案。

  端木夜风知道,该是带夏琀返回南阳镇的时候了。

  “有你陪着琀妹,我就放心了。”步青廷前来送行。

  七公主爱陪在他身边,心直口快的说:“过一阵子我也要步青廷带我去南阳镇,他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还有一个地方叫望夫石,是不是?他说曾经有个女人天天在那儿等出门未归的丈夫。”

  “七公主!”步青廷不好意思的望了夏琀一眼。

  夏琀心知肚明,笑说:“我会准备好一切,等你们来,那我们起程了。”

  端木夜风以男人的方式抱了抱步青廷,然后与夏琀一起踏上归途。

  “刚刚七公主所说的女人是你吧?”他开口询问。

  “呃……干嘛问?我不知道。”她不想骗他,又不愿意承认,深怕他会笑她傻。

  他紧蹙眉头,将她转向自己,专注的看着她,“我到底让你哭了几回?你说。”

  “我……”她撇开头,“我……”

  “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哭,因为那会让我的心揪得好疼,懂吗?”毕竟能陪她的时间也不多了,他不想到时候又让她哭泣。更不希望他能为她做的事,就只有让她掉泪而已。

  “有你在身边,我不会再哭了。”她甜甜一笑。

  “我的意思是,就算我不在,你也不许哭。”

  “你又要去哪儿了?”她皱起双眉,探究着他的眼神。

  “没……我只是说可能。”端木夜风的语气非常执着,“你要认真的回答我。”

  “好,我答应你就是,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勾住他的手臂,她露出笑容,“走吧!我想府邸的人看见你一定会很兴奋,而我也好想奶娘。”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看你比任何人都开心。”

  “这是当然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