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八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田赐森和倩雅赶回府邸后,听说端木夜风昨晚在他房里宴请夏琀,为她饯别。

  倩雅不管理由,光是想像他们两人窝在房里用膳的亲热模样,就完全无法承受,立即奔进大厅,站在正品味着上好新茶的田赐森面前,大声咆哮。

  “爹,我不管,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那女的不是要离开了吗?你就别计较了。”

  “但我发觉夜风的心已经慢慢疏远我了。”这几个月她天天与他腻在一起,却始终无法诱拐他的心,更别说是身体了。

  上回在宫中桃花林内,她以为就要得逞,哪知道才要开始,他便以有事为由迅速离开,把半裸的她丢在那儿,还真是气人。

  “他的心从没放在你身上,难道你不知道?”田赐森说出心底话。

  “爹,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说?”倩雅瞠大眸子。

  “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当初也劝过你,是你怎么样都不肯听,硬是对他一见钟情。这下好了,咱们回来这么久,他在哪儿?”田赐森认为让倩雅死心也好,省得还要天天提防这么一个人。

  “我去找他。”

  倩雅急着出府,却被田赐森抓住手腕。

  “别去,如果他想回来,就会回来,急什么?!”

  “可是我担心嘛!”她紧握双拳,不甘心就这么放他不管,“从以前到现在,爹都教我想要的东西就算不择手段也要争取,为什么现在要我被动的等?”

  “因为他不值得。”田赐森僵着一张脸,“他还不够格做我的女婿,因为我没办法拿捏他的心意。”

  “等我们成亲了,他自然会表现出来。”倩雅极力说服。

  “你这丫头,怎么说不听?”田赐森摇摇头,“随便你,等吃了亏,别找我哭诉。”

  “爹……”她捣着脸。

  “我的宝贝,听爹的准没错,嗯?”眼看着用膳的时间到了,他们在外头奔波了一天一夜,还真的饿了。“我让下人将晚膳端到房里,你和爹一块用餐,咱们爷儿俩好久没说说话了。”

  “是的,爹。”倩雅只好应允。

  田赐森立刻将管家叫来,传达他的意思,然后带着倩雅前往他的房间。

  坐下来不久,厨房嬷嬷将膳食送上,他发现女儿心不在焉,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真的这么喜欢他?”

  “当然,除非爹可以说出咱们大理有哪个男人比他还有前途、还俊帅的。”她噘起小嘴。

  他扯开嘴角,“这倒是真的没有。”

  “所以我不想离开他。”倩雅拿起酒杯,喝了口酒,却意外的发现对面墙上那幅画竟因为风的吹送开始晃动,忍不住轻喊出声,“爹……爹……”

  “什么事?”田赐森看她直盯着他的身后,“我后面怎么了?”

  “画……画会动……”她颤抖的指着前方。

  他猛地回头,这才发现有异,连忙站起身,来到书案下,将隐藏在下头的小门一拉,跃下去查探。

  “爹,怎么样?藏宝图还在吗?”倩雅紧张的问。

  他徐徐的爬了起来,脸似黑炭,大声咒骂,“端木夜风……果真是引狼入室!”

  “不见了吗?”看爹的脸色变得很差,她更急了。

  “我要去杀了那小子。”田赐森立即从剑架上抽出长剑。

  “爹,你又不知道他在哪儿。”倩雅赶紧拉住他,恳求道:“爹,饶他一命,求你饶他一命。”

  “那可是我处心积虑得到的东西,如果我饶他一命,怎么对得起因它而死的那些人?”田赐森推开倩雅,疾步走出房间,猜测端木夜风此刻应该是在王宫内。

  ☆☆☆

  田赐森进宫后,询问过宫女,得知夏琀一早便离开了,因而找上步青延。

  “步公子,听说你和七公主回宫了,所以我特别来看看。”老奸巨滑的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所幸端木夜风之前已提醒过,否则步青延还真会被他那张虚伪的笑脸欺骗。

  “这么晚了,贺厉侯还亲自前来慰问,晚辈怎么敢当呢?托您的福,我和七公主才能平安回来。”步青延拱手道。

  田赐森随即步进他的房里,四处张望,“端木夜风可有来找过你?”

  “午后时分来过。”步青延扬起不屑的笑容,“那家伙倒还有几分情义,真是难得。”

  “听你的口气,好像还恨着他。”

  “当然了,像他这种有了婚约还与其他女人订亲,却对旧情人不理不睬的男人,我真后悔与他有过莫逆的交情。”步青延冷谑的笑说,看着田赐森的眼神充满挑衅,“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贺历侯对这个女婿,可得多加注意。”

  “我现在就是来注意他的。”田赐森将整个房里都看透了,“时候已晚,我先告辞了。”

  “贺历侯好走。”步青延送他到门外,直到他走远后,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松懈。

  幸好他早就将东西放在七公主那儿,否则不知后果会如何。

  ☆☆☆

  快马经过杏花巷,转至竹林,端木夜风在原地逗留了好一会儿。

  如果他猜得没错,夏琀就在这里。

  下了马背,他将黑驹系在木椿上,徐徐的往里头走去。

  因为天色已暗,他只能靠稀微的月光寻找她的倩影。

  走了一段路后,他听见前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赶紧上前,果真看见那女人。

  她手上拿着六棱盒,缓缓的移动,究竟在搞什么花样?

  “原来你在这里。”

  夏琀被他冷冽的声音震住,倏地回头,对上他犀冷的双目,微微怔愣。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真以为我是个笨蛋吗、”他犀利的眼眸仿佛可以穿透她的眼瞳,“为什么要拿走它?”

  “我……只是……只是想帮你。”她没料到这么快又跟他见面,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他魅惑的气息永远都像磁石般吸引着她。

  “你要怎么帮我?”他眉头紧拧。

  “我会想办法解开它。”无论如何,她非做到不可。

  “真可笑,你以为我相信这三年除了医术外,你还学了开锁技术?就算真的学了,我也不相信你打得开。”朝她伸出手,他微眯双眸,“给我。”

  “我不。”她退后一步。

  “不要逼我用强硬的手段。”

  “你就算拿刀杀过来,我也不会给。”它可关系到他继承侯爵之位的重要关键,她真的很想还他为她失去的一切。

  是这个意念一直支撑她留在都城,否则早在看见他与倩雅恩爱的场面后,就该死心的离去。

  他凝睇着她那双隐含着哀怨的水汪汪眼眸,像是有一条无形的绳索扯弄着他的心,要他如何再坚持?

  “老实说,这东西打不打得开都无所谓,我只要将它原封不动的还给陛下即可,你别弄坏它。”事隔多年,能不能继承万邑侯的爵位,他早已不在乎了。

  “我不会弄坏它,你放心,再给我几个时辰,倘若天亮后仍打不开,我就还你。”夏琀一定要试一试,才肯放弃。

  端木夜风无奈的看着她,“好吧,我就看看你要怎么做。”

  “我研究过了,这应该是古老的月光锁,只要随着月影转动,就可能开启它。”

  说真的,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懂得这些,但心里有个声音是这么告诉她,像是突然开了窍。

  这感觉就跟她原本不会医术,却突然满脑子充斥着医学经验是一样的道理。

  或许那位奇怪的老爷爷真是位神仙!

  “瞧你说的跟真的一样,那就试试看吧!”他走近她,凝入她眼底,“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来。”她走回刚刚的位置,有耐性的顺着月影慢慢的转动。

  “你这是做什么?”对于她的做法,他看不懂。

  “日为阳,月为阴,他们各个包含六个时辰,十八的时节,只要随着时节转动,便可解开这个月光锁。”她一边解释,一边专注于手上的动作。

  端木夜风先是感到怀疑,但是亲眼目睹六棱盒在她的转动下竟会发出卡卡的解锁声,他渐渐相信了她。

  慢慢的,物换星移,原本暗沉的东方露出曙光。

  此时,卡卡卡……六棱盒正好全部开启,里头果真有只纯金打造的雀。

  “天啊,你真的打开了。”他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你已经给我太多不怀疑了。”

  “我对自己感到讶异。”她耸了耸肩,笑说。

  “你真的去学了开锁吗?喔,不只吧,听陛下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三年不见,你脱胎换骨了?”看着眼前的夏琀,他竟然觉得好陌生,却又不能不承认,这就是她此刻独特的魅力。

  “没错,我脱胎换骨了。”她甜甜一笑,露出一排贝齿,又看着手上的东西,“这就是海天雀?”

  “我也没见过,应该是。”

  “喏,给你。”夏琀将东西交到他的手上,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夜风哥哥,拿去给陛下吧,同时要回属于你的万邑侯爵位,我能还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夏琀!”他意外的倒抽一口气,“你知道?”

  “对,我知道……知道得太迟了,否则我不会住进你家,不会纠缠你,更不会等着你。”她带笑的眼眸盈满泪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你这傻瓜,谁要你说对不起?”他赶紧抹去她的泪水。

  “那你能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从没恨过我吗?”她大胆的对上他深邃黝黑的双眼,“说呀!”

  他震住,半晌说不出话。

  “所以不要自欺欺人,这就是你会离开万邑侯府的原因。”她的神情脆弱。

  “不是这样,不是的。”他急着想解释。

  夏琀伸出手,抵住他的唇,“别说了,走,我们快进宫里,把海天雀交给陛下。”

  说完,她拉着他,急忙走出竹林,前往王宫。

  “别去。”端木夜风拉住她,“现在去危险了。”

  或许此刻田赐木已经发现藏宝图不见了,正在四处寻找他们。

  “危险?!还会有人要杀我吗?”她望着他,随即笑了,“没关系,能让你回复身分,我死都没关系。”

  “你怎么又说这种话?”他紧蹙眉头。

  “这是我的真心话。”夏琀紧握住他的手,继续往前行,“无论日后如何,至少你我现在在一块,这是一段多么美好的回忆。”

  是呀,她这些年来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和他牵着手散步,瞧她的小手被他紧紧的抓着,那感觉真的好甜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