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六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琀进宫之后,深得国王陛下的喜爱,因为她拥有太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才艺,

  任何诗文、画画的来处都难不倒她,写诗对词也总能出现新意,听她奏曲更如新莺出谷般悦耳,吹竹弹丝无一不可,就连作画都有唐朝画圣吴道子的影子。

  田赐森得知国王陛下这般倚重她,脸色瞬间变得灰败,担心自己的地位就要被取代了。

  “夜风,我要你进宫见她一面,劝她离开。”他嘱咐道。

  “侯爷,我只能尽力,至于她听不听,我就不敢说了,毕竟我负她是事实,她怨我也是真的。”端木夜风不会允诺做不到的事。

  “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办到。”

  “如果我办不到呢?”他试问。

  田赐森握紧拳头,咬着牙说:“那就让她死。”

  端木夜风深吸一口气,随即露出微笑,“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手需要如此重吗?”

  “难道你不忍?”田赐森阴恻恻的看着他。

  “你说,聪明如我,会因为一个罪臣之女而毁了好不容易到手的前程吗?”端木夜风笑问。

  “那就快去,想办法说服她。”

  端木夜风拱手,“是,我一定会尽力,不过这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成功的事,请给我一段时间。”

  “反正尽快就是。”田赐森甩袖离开。

  端木夜风脸色黯然,站在原地。

  半响,他也跨过门槛,直接前往王宫。

  听说现在陛下根本离不开那女人,她到底用什么方法让陛下如此依赖她?

  只要想到她成天待在一个男人的身边,尽管那人是国王、是她的表亲,他还是觉得非常不舒坦。

  进入宫中,询问过后,他来到夏琀居住的悦水苑。

  经过宫女的通报,他走进里头,看见夏琀坐在池塘边喂鲤鱼。

  听见脚步声,她抬头一看,淡淡的说:“我没想到你会来。”

  “我是安傅居大人,进出王宫是家常便饭。”

  “所以趁工作之便来看看我?”她拍了拍手,站起来,娇媚的笑颜让人心荡神驰,“里面坐。”

  她走进屋里,亲自为他倒了杯茶。

  “宫里什么都好,连茶都是香,刚泡好,还是热的,快喝吧!”

  “你在这里好像过得很惬意?”端木夜风跟着走进来,观察她的笑容,似乎多了几分春风得意。

  “当然惬意了,饭来张口,茶来伸手,最重要的是,景色优美,王子和公主们也很好相处。”夏琀瞅着他,“我想你不会只是单纯来看我,说明来意吧!”

  他的脸庞瞬间黯然,“离开都城,回南阳镇去。”

  她拧着眉头,“这些话我都听烦了。”

  “你留下来只是为了惩罚我,是吧?”他眯起眼眸,“那我告诉你,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样行了吧?”

  “就这么简单?”她柔媚一笑,“我偏不走。”

  “为何这么固执?到底要我沦落到什么样的地步,不才肯离开?”端木夜风沉着嗓音问。

  “你真傻。”她垂下头,摇了摇,“我不想害你,你尽管过你的日子,我住在这儿并没招惹你,更不会破坏你和倩雅姑娘的感情。”

  “但是你会有危险。”他双眼冷冽,此刻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她。

  “危险?”夏琀挑起眉头,睇着他,“谁要我的命?”

  “我不会骗你,你还是快走。”端木夜风走近她,热热的大掌贴着她冰冰凉凉的脸颊,轻轻揉抚。“这次我不会再骗你。”

  “要我如何再信你?”一次的毁约,已让她遍体鳞伤,哪还有余力再伤一次?

  “最后一次,你非信不可。”

  她苦涩一笑,“如果真会死,可以死在有你的地方,我无怨无悔,没有奢求了。”

  “何苦这么傻?”他眼中闪过一道利光,嗓音粗哑的说。

  “爱一个人本来就傻,无所谓。”她强忍住心伤,笑问:“要不要来盘点心?宫里的小饼很不错,我让人端一盘来……”

  “别让旁人打扰我们。”她牵强的笑容,让他的心没来由的揪痛。

  她眨了眨眼。“那你还想谈些什么?只要别谈这件事。其他都可以。”

  “看来要你对我死心,很不容易。”

  “你错了,我的心早已经死了,你怎么不信?连我精心绣了好久的喜帕都送给你们做贺礼,哪有不死心的道理?!”夏琀笑得恣意。

  “若是如此,你为何还赖在有我的地方?”他撩起她鬓边的发丝,“不要否认你真正的想法。”

  “你……”她蹙起眉头,看着他。

  “承认了?无话可说了?”他的手指来到她的下颚,动作温柔细腻。

  闭上眼,夏琀不想再做无谓的争辩,此刻她所有的情绪都被仿佛有魔力的指尖挑了起来,直到他的手指来到她细嫩的耳朵,她的呼吸忍不住变得急促。

  “别……”

  他贴近她的耳朵,低声说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完全对我死心?”

  “等……等我在都城……玩够了……”她轻声嘤咛。

  “不应该说让我玩够了,对吧?”他将她推到在贵妃躺椅上,双眸闪着烁亮的光芒。

  “才不!”她晶莹的眼眸回睇他。

  “你每次都不承认,但最后不都默认了?”他的炽烫的唇瓣慢慢的贴近她的柔唇。

  “你先告诉我,到底说要杀我?”夏琀不敢呼吸,深怕闻到他吐出的焚热气息。一颗心又开始不定。

  如果能多看他几眼,就算死也无所谓,她只怕这一切是他的借口。

  “知道太多,死得更早。”他微眯双眸,热唇缓缓的贴上她的。

  “好吧,那就不问了,我还想多看你一些时候,只要满足了,我随时愿意死。”她的笑容柔媚似花,动人不已。

  “谁准你死?不许再说!”她的话语急促,神情冷峻,好像她真的会因为一句话而死去。

  泪水滑落夏琀的脸颊,仿佛无形的手,攫住他的心。

  接下来,她身上的衣物不翼而飞,弹指间,房门已合上,滚烫的欲火再次与紧闭的室内燃烧,且愈烧愈旺。

  在欲海中,她好几次想唤回自己的心,但每每张开眼,灵魂就掉进他撼人的凝眸中。

  这男人让她寂寞一场,如今却以过度的热情来替补,任是无心,也让她动容。

  普天下,只有傻女人才会这么容易满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