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六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晗将包袱准备妥当后,正欲就寝,突然听见房门发出咿呀声。他走近房门一瞧,才发现门板已被推开一道缝,不禁疑惑的想着,刚刚她明明上了闩,怎么会……

  “谁?”她紧绷着神经,开口询问。

  不一会儿,端木夜风缓缓的走进房里。帅气的靠在门边。炯利的双眸紧瞅着她。

  “你当真习了医?不过短短三年,又在旁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未免太神奇了。”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聪明才智?或者你也想学?学会之后才可以帮国王陛下控制病情,要高升就更容易,也更快了。”她故意这么说,嘲弄他为了名利,什么都可以弃之不顾。

  “也是,不过我没有闲暇功夫去学那玩意儿,只是对你太好奇了。”他双眼微眯,“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快点回南阳镇。都城可不是这么容易待下去的。”

  “谢谢你的忠告,不过已经失去多有的人根本无所谓。”她指着房门,“请你快离开。”

  “如果我不走呢?”

  “你不怕倩雅姑娘找了来?”

  “他们已随太医前往宫中。陛下在府邸发病,田赐森担心极了,今晚他们是不会回来的,而且下人们更是乱成一团,谁也无暇顾及我们。”他大胆的盯着她,“这段时间正好留给你我。”

  “你别乱来,我可是有婚约的人。”她惊骇不已。往后退了几步。

  “你真以为我相信你和步青延订了亲?”他紧蹙眉头,“来到都城后,我见过太多世面,你瞒不了我的。”

  她深吸一口气,却压抑不住发自内心的颤抖,“信不信由你,现在的我也不是三年前的夏晗,你别想碰我一下。”

  “你的表情却不是这么说的。”他露出迷人的笑容。

  “安傅居大人,你想做什……”

  不等她说完,他牢牢的钳住她的两藕臂,让她的背部紧贴着墙壁。

  她防备的盯着他,“难道你又想吻我?”

  “何止是吻。”说着,端木夜风悍然撕毁的她的衣衫。

  夏晗紧绷着身子,瞪大双眼怒瞪着他,咬牙嚷道:“住手!”

  “呵……这么小声,何不干脆承认你也要我?!”他拦腰抱起她,往大床上一掷。

  她吓得缩到墙边,神情脆弱,“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难道你不怕贺暦侯?”

  “现在我啥也都不管了。”他跨坐在她身上,望着她娇软柔绵、纤瘦合度的身躯……

  外头传来夜莺轻啼的声音,室内却迥盈着夏晗的娇喘声,充斥着做爱的味道。

  ×××××

  案上油灯闪烁,屋内的气氛安静无比,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凌乱的交错。

  “你真的要住进宫里?"端木夜风缚锁住她的身子,嗓音沉冷的问。

  ”没错。“夏晗推开他,坐直身子。

  ”你这么做,实在很笨。“他眯起眼眸,”难道你想将你与陛下的亲戚关系告诉他,借以消除你叛国罪臣后代的污名?”

  穿戴整齐,她转身,水灿的大眼对上他质疑的双眸,“我不会这么做,况且这么做也无济于事。”

  “那你的目的是?”

  “国王陛下的旨意,我能怎么办?”她露出苦涩的笑容,“说不定只要我多多奉承巴结,还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

  “你不是这样的女人。”他冲口而出。

  “你真以为你了解我的全部吗?三年的时光很容易改变一个人。”连她都无法确定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女人。

  明明受尽情伤,劝自己要恨对方,却无法摆脱宿命的纠缠,心心念念着他的存在,哀哀怨怨的接受他喜欢的只是她的身子的事实。

  他勾起她的下颚,“如果你真的要怨,那就怨吧,我无话可说。”

  “知道吗?我恨……就是恨你从来不喜欢和我说话。”她闭上双眼,强忍住还在眼眶内打转的泪水,“走,如果你还想靠贺贺暦侯飞黄腾达,就快离开。”

  “你太了解我了,也谢谢你的提醒。”

  突然,外头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他立刻吹熄油灯,靠向墙壁,迅速跃窗离开。

  夏晗跑到窗边,往外一瞧,发现他早已不见踪影,想起他刚才慌张的神情,可见他真的很在意现在的地位。

  对男人而言,身份地位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吗?

  此时,敲门声响起。

  她赶紧关上窗子,整理床铺,并整理一下稍微凌乱的头发,快步来到门边。

  “谁?”

  “是我,府邸的管事嬷嬷。”

  夏晗蹙起眉头,想了想,然后打开门,笑意盈然的说:“嬷嬷,有事吗?”

  “我看你房里刚刚还亮着,以为你怎么了。“嬷嬷不着痕迹的梭巡房间里头。

  “喔,因为我明天要住进宫中,整理东西看见一本书册,一时兴起,翻了翻,正想睡呢。”她甜甜一笑。

  “因为安傅居大人也不在房里,府邸没个主子在,我很心慌,正四处找他。”嬷嬷意有所指的说。

  “难不成你以为他在我这儿?”夏晗摇头轻笑,“别忘了,我的未婚夫就在那一头,他的胆子再大,也有顾虑的吧?再说,对无情无义的家伙,我还不屑呢!”

  “你是说安傅居大人无情无义?”

  “你想知道吗?那请进来坐坐,我可以数落出一大堆他无情无义的理由。”她想,既然倩雅都知道她与端木夜风之间的关系,这位管事嬷嬷不可能不明了,如果她佯装不知情的话,反而会引起她的怀疑。

  “不了,我只是随口问问,身为下人,哪有权利知道这些,那就不打扰姑娘歇息了。”管事嬷嬷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看着她近行近远的身影,夏晗这才松了口气,心底暗骂自己,傻夏晗,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要帮他?

  ××××××××

  进入宫里,夏晗因为极尽富丽堂皇之能事的宫殿而惊叹不已。

  玻璃瓦、青瓷砖,围绕着桂殿兰宫,椽梁、房檐、鸱吻都悬上龙閻灯,直达国王陛下所住的至善殿。好个美轮美奂的琼楼玉宇!

  走着走着,她突然定住脚步,望着这些建筑物发呆。

  步青延发现她没有跟上,于是回头问道:“琀妹,怎么不走了?”

  “只是觉得人生如梦,小时候我一直吵着我娘,要她带我到都城,进宫里看看,她一直没有答应,如今我却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被召进宫中。”她有感而发,“倘若当时我曾经入宫,认得先王,一定会请先王绕过我们全家。”

  “事情都过了那么多年,与步青延正要举步时,瞧见一位戴着乌纱帽、穿着红裙的俏丽女子从前方跑了过去,她手里拿着丝网,原来正在扑蝶。”

  “蝶儿,别乱跑……蝶儿……”女子直盯着眼前的蝴蝶,却忽略了脚边的池塘,一个不注意,竟滑落池塘里,“啊……救命……救命呀……”

  步青延飞奔过去,跳进池塘,将女子救了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他急忙问道。

  夏晗也快步走可过去,帮她把脉,“她没事,只是喝了点水。”

  女子慢慢的张开眼睛,看着步青延,露出虚弱的笑容,“谢谢,是你救了我?”

  “没错,以后要多注意。可以站起来吗?”步青延关心的问。

  这时,有一名宫女跑了过来。

  “七公主……七公主……你怎么了?天啊,你掉进池塘里了吗?”

  “她是公主?”步青延惊喊。

  “你又是谁?怎么可以触碰公主的玉体?”宫女怒声斥喝。

  “小玉,你别乱说话,刚刚是这位公子救了我。”七公主红着脸儿,柔声斥责道,“还不向这位公子道歉?”

  步青延摇摇头,“别在意,还是赶紧送公主回房换件衣裳吧!”

  在小玉的劝说下,七公主只好返回寝宫,离去前还不忘回头望了步青延一眼。

  “琀妹,你胡说什么?”他眉头轻蹙。

  “我是说真的,如果遇上良缘,你可要好好的把握。”她伸手指向前方,“至善殿就在前面,我们快走吧!”

  “好,国王陛下正在等我们。”步青延点点头。

  ********

  国王陛下段思聪坐在主位上,看见步青延和夏琀走进来,立刻笑逐颜开。

  “草民步青延拜见陛下。”

  “民女夏琀拜见陛下。”

  他们一起跪地请安。

  “别多礼,快起来。”段思聪说,然后看向内侍,“赐坐。”

  内侍搬了两张椅子过来,步青延和夏琀分坐两侧。

  “进宫的感觉如何?”段思聪问。

  “非常的华丽气派,但不失亲切,不会给人冷硬的距离感。”这的确是夏琀初入宫的感受。

  “我也是这么认为,”步青延补充说明,“虽然有许多外来的颜色,但仍不失大理传统格调,两者相辅相成,堪称一绝。”

  段思聪捻鬓大笑,“你们这么说,这真是投了寡人的意,让寡人非常开心。”

  “陛下,我们私下商量过,能否在宫里帮忙做点事?否则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过日子,还真不习惯。”步青延恭敬的开口。

  “这……请你们来是当贵客,怎么能分派工作给你们呢?”段思聪摇头。

  “可是……”步青延知道夏琀还可以弹琴给国王陛下听,他只能在宫内枯坐了。

  “父王……父王……”年纪最小的七公主跑了进来,“听说有客人来了。”她一转头,看见步青延坐在那里,小脸瞬间转红,“请问他是?”

  “他们是父王的贵客,这位是步公子,那位是夏姑娘。”段思聪做出介绍。

  “你们好,我是七公主晓爱。”她已经换了衣裳,罗绮珠翠,非常耀眼。

  “七公主千福。”

  他们立刻起身,屈膝,异口同声。

  “父王,我要去魅牙山狩猎十日,到底要派谁陪我去?姜护卫有事,无法分身。”晓爱眼珠子一转,走向步青延,“请问你会武功吗?”

  “呃……哦……”

  “他的功夫可强了。”夏琀替他回答。

  七公主双眼发亮,“既然如此,父王,我要他保护我前往魅牙山。”

  “你该知道,步公子和夏姑娘有婚约,别再胡闹。”段思聪非常明理。

  七公主脸色大变。

  “陛下,因为发现彼此理念不合,而他也不是那么喜欢我,昨晚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夏琀赶紧开口。

  “什么?”段思聪蹙起眉头,难以置信,“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开寡人玩笑吧?”

  步青延也是一头雾水,“琀妹,你这是……”

  夏琀以眼神暗示他别多话,“陛下,我们不敢开您玩笑,更不敢看、欺瞒您,而是当真解除婚约,彼此承诺做一辈子的朋友。”

  “父王,”七公主笑开怀,“那就没问题了,不是吗?”

  眼看最宝贝的公主这么开心,段思聪就算是觉得不妥,也只好睁只、闭只眼了,“刚才步公子不是说想帮忙做事吗?那就请你保护公主此趟狩猎之行好了。”

  于是步青延打鸭子上架,接受这项任务。当然,他没忘记,这又是拜夏琀所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