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五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头的人因为听见笑声,终于找到了洞穴的入口。

  “夜风,你在里面吗?”倩雅大声问道。

  “我在,不过手臂受了伤,马上上去。”端木夜风猛一提气,直接冲上地面。

  “你……”夏琀错愕不已。原来他是可以上去的,那么干嘛陪她在下面耗着?

  这时,她看见步青廷下来救她了。

  “琀妹,你没事吧?”他急切的问。

  她笑了笑,“我没事,他一直护着我。”

  “你说端木?”

  “对。”她摇摇头,苦笑的说:“不过他的理由是不希望端木伯父在九泉之下还恨他、怪他。”

  “不管怎么说,他没让你受伤,我该感激他才是,我们上去吧!”步青廷紧紧扣住她的腰,拔身一跃,来到地面。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好好的一个娱乐却被你毁了。”倩雅脱口说出不具善意的话语。

  “那你该怪的是始作俑者吧?”夏琀睨了她一眼后,随即看向步青廷,“步大哥,那匹马有问题,我和你同乘一骑,咱们先回去。”

  “好,快上来。”步青廷先坐到马背上,再拉她坐在自己的身前,策马离开。

  望着他们身躯相贴的样子,端木夜风紧咬着牙,太阳穴无法控制的弹动着。

  “夜风,你说,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你该为我出气。”倩雅装模作样的哭喊,“你居然还敢救她?!是不是对她旧情难忘?”

  “旧情难忘?!别忘了,今天陛下要来府中,如果府邸的客人发生意外,将闹出什么事,你预测得到吗?以后做任何事之前,都用脑子好好的想一想。还有,她再怎么说也在万邑侯府生活多年,你最好别动她一根寒毛。”

  他豁出去了,随即矫健的上马,迅速奔离。

  “夜风……夜风……”倩雅恨恨的跺脚,阴恻恻的说:“不行,我不能冒险,一定要尽快将那女人赶出府邸。”

  当步青廷和夏琀回到贺暦侯府时,发现銮驾在大门外,四周围聚满了层层护卫,真可以用固若金汤来形容,的确是国王陛下莅临的气势。

  “我们还是从偏门进入吧!”夏琀建议。

  步青廷同意,带领她沿着漆黑的小路往前行。

  半路上,被宫中护卫拦了下来。

  “你们是谁?为何要走小路?”

  “我们是贺暦侯府的客人,因为不想打扰到别人,所以走小路。”步青廷恭敬的解释。

  “你们知道府中的贵客是谁吗?”

  “呃……知道。”

  “大胆!”护卫手里的武器重重的往地上一击,

  “既然知道,怎么还不正式向陛下请安问好?居然打算视而不见?”

  “这位官爷,我想你误会了,我们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呢?”夏琀立即开口,“就因为我们只是小人物,怎敢有见皇上的奢望?”

  “小人物?或许你们不明白,陛下最喜欢和你们这种小人物对话了。”护卫怀疑的看着他们,指着另一条路,“跟我来吧!”

  夏琀和步青廷没辙,只好尾随在护卫身后。

  一路上,他们发现窗台边、长廊上,到处挤满了人,争相目睹陛下的风采。

  陛下喜欢跟小人物对话?这么多小人物排在一旁,为何不传去谈话?分明是怕它们不安好心。

  来到了后园湖畔,夏琀立刻被一片灯海的景观吸引了目光,而现场除了贺暦侯的家属外,还有从未见过的高官。

  “陛下,这两位说是府中客人,本想擅自离开,但是被我发现,于是带来见陛下。”

  国王陛下段思聪瞧了瞧眼前的一男一女,然后看向贺暦侯田赐森。“他们是府中的客人吗?”

  “是的,他们是安傅居大人在南阳镇的旧识。”田赐森说话时,烁利的眼神直盯着夏琀,似乎隐含着万千防备。

  夏琀看着国王陛下,顿时涌上说不出的情绪。

  先王是娘亲的表哥,而这位在去年登基的国王则是先王的嫡长子,这么说来,他们算是表亲,只不过她不想表明身分,罪臣之女有何颜面与一国之君攀亲带故?

  “没错,他们不单是我的旧识,还是从小到大的朋友。”端木夜风边走过来边说。

  倩雅紧跟在他身旁。

  “既然如此,那就一块坐下,别太拘谨。”段思聪笑说。

  夏琀和步青廷相视一眼,在一旁坐下。

  段思聪开始谈论自己施政与百姓的需求,并广纳众人的意见,是个不错的君王。

  直到舞妓入场表演,倩雅这才走向田赐森。

  “爹,能不能赶那两个人离开?我非常不喜欢他们。”

  “我也知道你不喜欢,不过他们是安傅居的旧识。”田赐森自然也不希望与端木夜风有过婚约的女人留在府中,“赶他们离开,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什么旧识?!反正我就是不开心,爹,拜托啦!”

  “行,等这场宴会散了之后,爹会替你说说。”田赐森点了点头,又向国王陛下敬酒。

  几杯黄酒下肚后,段思聪突然捣住胸口,脸色泛青,“啊……啊……”

  “陛下,怎么了?”田赐森震愕的问。

  陪同的宫侍立刻上前,探了探,“遭,陛下的旧疾又犯了……快,快请太医。”

  眼看国王陛下身子一瘫,动也不动,当下吓坏了所有的人,连一旁跳舞的舞妓都被连忙遣退。

  夏琀赶紧起身,走了过去,“等太医来就迟了,让我看看。”

  护卫们退到一旁。

  她执起国王陛下的手,为他把脉,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只布包,打开来,里头全是针器。

  “这是?”没见过世面的倩雅大喊,“她想杀了国王陛下。”

  “别吵。”端木夜风拉住她。

  夏琀将几根细针扎进国王陛下的重要穴位,不过须臾,他已慢慢的喘气,也张开了双眼。

  “姑……姑娘,是你救了寡人?”

  “我这么做只能救急,还是要赶紧服用汤药。”夏琀笑了笑,“如果信得过我,陛下可愿意让我开帖药方?”

  “当然没问题,既然寡人的命是你救的,就交给你了。”段思聪虚弱的笑说。

  端木夜风走向步青廷,“她是哪时候学的医术?”

  “我……我也不知道。”步青廷也很惊讶。

  这么说,连他也不知道她是何时习得医术的?端木夜风疑惑的瞅着她拿着毫笔开药方的神情,对她有了许许多多的疑问。

  夏琀,这三年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一定要弄明白。

  “对了,姑娘,你可有其他去处?”段思聪问。

  “民女姓夏,陛下可以直接喊我夏琀。我目前暂住于贺暦侯府,打算和我的未婚夫在都城采买一些东西。”夏琀诚实以告。

  “既然如此,寡人有个小小的要求。”

  “不敢当,陛下,请直言。”她恭谨的说。

  “寡人想请两位进宫小住一阵子,直到你手边的事情都做好为止,如何?你是第一位在寡人犯病时用最短的时间救醒寡人的人,寡人一定得好好的答谢你。”

  “不敢当,民女只是尽本分罢了。”

  “那么你愿意进宫里吗?”段思聪又问。

  夏琀回头看着步青廷,征求他的意见。

  步青廷知道王命难违,于是拱手道:“多谢陛下,这等荣幸,我们怎敢拒绝?”

  段思聪笑了,“太好了,明天寡人会在宫内等着两位。”

  这时,太医赶到,场面又变得纷扰,夏琀和步青廷这才退下。

  “琀妹,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步青廷问了大家都想知道的事。

  “这个嘛……”夏琀淡淡一笑,“说真的,我也不太清楚,等我理清了之后再告诉你。”

  “好吧,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勉强,等你想说时,再告诉我。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要住进宫里,感觉……很新鲜,不过也很怪异。”步青廷笑说。

  “怎么?不想去吗?”她露出娟丽的微笑。

  “机会难得,我当然要去。”他撇了撇嘴,“不过这么一来,你就不能经常看见端木了。”

  “看见又如何?现在这情况,倒不如不见。”她敛下双眸,“再说,我来这里不是要夺回他,而是想让自己更好。”

  “好吧,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步青廷真的希望她可以走出悲伤。

  她转头望着步青廷,心中打定主意,如果有机会让他得到幸福,她一定会帮他找到属于他的真命天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