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五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都城虽然繁华,却不是夏琀喜欢的环境,更何况她还要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不过她不想也不愿离开,若要问她执著什么,只能说,她除了想看看他是不是过得很好,更想让他知道,尽管没有他,她一样可以安逸的过日子,甚至超越他。

  “你决定要住下来吗?”步青延走了过来,看见她站在房间外的长廊上,望着漂亮的花榭楼台。

  “对,我想继续住下来。”她转身,看着他,“步大哥,对不起,为了我,你还要跟着来到这里。”

  “快别这么说,就算你不让我跟,我也非来不可。”步青延笑说。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不解的问。

  “因为你是我的好妹妹。”他知道自己永远走不进她的心灵远处,如果能以大哥的身分保护她,心愿足矣。

  “我会永远珍惜你这位大哥。”她非常认真的说。

  “是,我相信。”步青廷回头,看见一位姑娘正往这里走来,于是以眼神暗示夏琀,“有人来了。”

  夏琀转身,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已明白这位美艳的姑娘是谁了。

  “听说你们是端木夜风的旧识?”倩雅看向夏琀,“你还是他幼年的未婚妻?”

  “幼年?”

  “在自己完全无法掌控的情况下,被迫订下的亲事,不是幼年吗?”她娇笑的说,望着步青廷,“但是你好像选择了他?”

  “没错,这次前来都城是为了选购成亲时的物品,顺道来看看已荣升安傅居大人的‘幼年未婚夫’。”夏琀一点都没被她的气势压下,索性顺着她的话回应。

  “你……”倩雅气得浑身发抖。

  “倩雅姑娘,你不会不欢迎我们吧?”夏琀笑意盎然的问。

  “我……我当然欢迎,既然是端木夜风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倩雅强忍着怒火。看着长得比自己还美的夏琀,快要气疯了。

  “谢谢你。”夏琀主动勾着步青廷的手臂,因为看见端木夜风朝这儿走了过来。

  “不知道你们要买些什么?尽管告诉我,我可以命人帮你们备齐。”倩雅希望他们早点买齐物品,早点回去。

  “倩雅姑娘如此慷慨,我们甚是感激。”夏琀笑说。

  这时,端木夜风来到倩雅的身边,笑容满面的看着他们。

  “夜风,你来了。”倩雅也不遑多让,倚在端木夜风的身上,“你不是说要陪我骑马吗?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嗯……”端木夜风沉吟了一会儿,“现在吧!凑巧他们两个都在,咱们四人就来一场骑马比赛,如何?”

  “为什么要让他们跟?这是我们俩的时光。”骄纵的倩雅脱口而出。

  “我看不必了。”夏琀随即说道:“我们想趁着空档在府中散步,看看这儿的花草美景,享受属于我们的时光。”

  “也是,你们去玩吧,我们先行离开。”步青廷牵着夏琀的小手,从端木夜风和倩雅的面前经过。

  “等等。”端木夜风汗珠他们,然后看向倩雅,“难道你忘了不成?”

  “忘了什么?”倩雅愣了下,猛地瞠大双眸,“天啊,我真的忘了。”

  “所以现在府邸全面戒备中,还是别让他们乱跑比较好,免得触犯了让府邸难堪的事,还是一起去吧!”

  在端木夜风的提醒下,倩雅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她在场,谅那女人也不敢勾引端木夜风!

  “你们一块来吧。”

  步青廷与夏琀相视一眼。

  “是谁要来府中,需要戒备?”

  “我猜是国王陛下吧!”夏琀顺口笑说。

  “你怎么知道?”倩雅惊愕不已。

  “很好猜啊,我们虽然住在南阳镇,没有显赫的地位,却也不是傻子。”夏琀解释。

  端木夜风听了,惊觉她的不一样。

  她的胆子变大了,说话犀利了,连表情都自信许多。

  “算你聪明,那就来吧!”倩雅迈步朝马厩走去,“我们府邸的马儿都是高级良驹,随便挑,你们都会满意的。”

  “谢谢倩雅姑娘。”步青廷客气的说。

  来到马厩,夏琀看着眼前的马匹,每一匹都毛色油亮、目光炯炯有神,当真是健康的好马。

  这时,端木夜风拉着两匹马走过来。

  “高大这匹给青廷,另一匹给夏姑娘。”

  “端木夜风,你太过分了,那是我最爱的马儿。”

  以往倩雅从来不骑这匹马,这么闹,不过是想发泄心中的不满。

  “换这匹给你,它也非常棒。”她自作主张的找来另一匹马。

  夏琀觉得她的笑容有点诡怪,不过哈斯接过缰绳。

  “谢谢。”

  “咱们就到凤仙坡比赛,哪儿坡地平坦,很适合姑娘家骑马。”端木夜风策马疾奔。

  倩雅挥动鞭子,尾随在他身后。

  步青廷则陪着夏琀,边欣赏风景边悠闲的前进。

  “他们是怎么搞的?骑得这么慢,会不会骑呀?”

  凤仙坡上,倩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端木夜风跳下马背,板起脸孔,瞪着前方。

  不一会儿,两匹马儿并行,马背上的步青廷和夏琀表现得既暧昧又亲密。

  “你瞧,他们真像一对恩爱夫妻,让我看了好生羡慕。”倩雅也跃下马背,来到他的身边。

  “难道我对你不好?”他揽住她的腰,亲昵的贴近她的耳朵。

  “讨厌,干嘛这样?被他们看见,多不好意思。”她的表情娇媚又羞涩,唇瓣却又大胆的紧贴着他的脸。

  这一幕,是端木夜风故意做给夏琀看的。

  果不其然,她的表情一僵,垂下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端木夜风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与倩雅保持些微距离,抬起头,冷冽的看着夏琀。

  “看来两位的感情很好,就跟我和步大哥一样。”夏琀状似无所谓的说。

  “夏姑娘,你没必要跟我们强调你们的爱情。”端木夜风眯起双眸,“这些我们全看在眼里。”

  “算我多嘴,因为我真的很幸福。”夏琀这才注意到四周的景致,“真的好美,我要开始奔驰了。”

  说完,她策马往前直奔,再也无法隐忍的泪水随风飘扬。

  她讨厌自己总是把持不住情绪,哭泣只会让几看起来懦弱。

  但是她无法控制……傻得连控制自己的泪水都办不到……

  步青廷不放心,快马跟上。

  “我怎么可能输给她?”倩雅跃上马背,双腿用力一夹,马儿立刻朝前疾奔。

  端木夜风摇摇头,只好跟着挥鞭,尾随而上。

  不认输的倩雅不停的加快速度,不一会儿便追上了夏琀,看夏琀的骑术还不错,她心底的醋劲更深了。但她还是忍不住笑了,因为连端木夜风都不知道,夏琀的坐骑是府邸为娱乐所训练的马匹。只要听见命令的笛声,就会做出指示的动作。

  眼看前面的坡度转陡,她连忙掏出竹笛,放进口中,清脆的声响传遍山野。

  夏琀的坐骑瞬间起了反应,先是放缓速度,接着出其不意的高举前肢,拼命的扭动肢体。

  她紧拉着缰绳,吓得小脸苍白。

  端木夜风和步青廷大吃一惊,同时施展轻功,朝她飘去。

  无奈步青廷的轻功不如端木夜风,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坐到失控的马匹背上。

  “端木夜风。你别管她……快给我下来……”倩雅气得大喊。

  他并没有理睬她,反而用尽全力想要控制住马匹。

  没想到起了反效果,只见它愈来愈疯狂。

  不一会儿,端木夜风和夏琀都被甩落地上,他紧紧搂着她,朝坡底直滚而下,最后落进洞穴中。

  这个洞穴不浅,他们在慌乱中,只知道过了好久才到底,幸好有端木夜风护着,夏琀才能毫发无伤。

  “别碰我。”她推开他。

  “干嘛?想过河拆桥吗?”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肆笑的说。

  “你没必要救我,不怕你的未婚妻生气?”她仰起小脸,望着他。“还有,刚刚那是什么声音?马好像听见声音后,才开始发狂。”

  “那是倩雅吹的竹笛声,所以我要你离开这里,是为了你好。”他看了看上面,“救你是不希望让我爹在阴曹地府还怨我。”

  “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话吗?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么不屑我?”她冷冷一笑,神情空洞,“怎么这么久不见他们来找?”

  “这个洞穴很隐密,我来过几次,都没发现它,所以得等上一阵子,慢慢等吧!”他索性坐了下来,卷起衣袖,看着左手臂上刚刚落下时的刮伤。

  “怎么了?我看看。”她赶紧上前,蹲下身。幸好现在是白天,虽然在洞内,还是有些许光线。

  “这点小伤,没什么好看的。”他皱起眉头。

  “还是让我看看。”她抓起他的手,沿着骨骼往上一探,眉头蹙起。“脱臼了。”

  端木夜风愕然的望着她,“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她随即抓紧他的手腕,轻轻揉按穴道,接着用力一拉又一合,他移位的手骨瞬间接合起来。

  “天啊,你居然懂得这些?”他疑惑的盯着她的眼。

  “三年又不是三天,可以学会很多事。”她柔媚的笑看着他,“这是我回报你刚刚的救命之恩。”她想要起身。

  他伸出手,将她拉进怀中,“不要用这种笑容迷惑我。”

  “我有本事迷惑你吗?”

  “现在你是成熟的女人,而我是成熟的男人,我们都是有欲望的。”他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目光闪烁犀利,想要找寻到相同的东西。

  “放开我。”她看了看上面,“他们很快就会找来的,你还得想好理由,等一下怎么对她解释。”说着,她的眼眶泛红。

  “你来到这里,目的不是想挽留我?”他好整以暇的等着她回答。

  “不是。”夏琀露出令人心悸的微笑,“说不定我可以让你挽留我。”

  “我承认你的身子或许可以让我一时迷恋,但还不至于作出这样的决定。”他放声大笑,狂肆的眼眸紧盯着她。

  他语气中夹着冷酷,狠狠的折磨她的心,但是她强忍着,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漠视继续被刨刮的疼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