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三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琀望着他寂寥的身影,可以感受到他内心有多么伤痛,因此没有追问,想给他一个安静的空间。

  下人们看见少爷走了,也站起身,颓丧着脸离开,准备好的处理老爷的后事。

  夏琀抬头,天际露出曙光,照亮大地,却无法温暖她冷到打颤的身躯。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仓皇的喊道:“奶娘……奶娘……”

  “怎么了?”奶娘赶紧上前,扶住她的手。

  “夜风哥哥会不会承受不了?他会不会想不开?”夏琀真的好担心他。

  “不会的,少爷很成熟,不会这么做的。”奶娘安抚道。

  “可是他刚刚的反应好冷淡,我真不该让他就这么离开。”

  “遇到这样的事,谁都会承受不住,或许少爷正躲在某个地方哭泣,你别担心。”奶娘相信端木少爷会熬过去的。

  拜托,老天爷,让苦难远离小姐吧!她已经这么可怜、悲哀了。

  白雾笼罩了万邑侯,仿佛千斤重担压在头上,也似乎象征着端木家此刻正被主人过世的哀伤气氛团团围绕。

  端木夜风独自来到后花园,双手负在背后,望着位于府邸后方那座嶙峋的峭崖层峦,还记得小时候爹经常带他去那里,教他武艺,还说等退休后,如果可以在那里长住,应该是一件恰意的事。所以他做主将爹葬在那儿,相信爹会喜欢才是。

  “夜风哥哥。”夏琀站在他的身后,轻喊一声。

  “你来了?”他转身,望着她。

  “你找我来这儿,有事吗?”端木伯父的后事已经处理好了,尽管伤心,所有的人都应该回复原来的生活。

  “我爹生前曾交代过我们得尽早成亲,本来我也打算在成亲之后前往都城一趟,但是我爹的事让我不能再拖延,亲事就等我回来再完成,可以吗?”

  夏琀面露疑惑。自从端木伯父去世后,他就不曾对她说出任何伤她心的话,像现在这么正经的与她谈论事情也是头一回。

  “为何要去都城?”她都等了他这么多年,再多等些时日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她想知道原因。

  “办一些私事。”他眯起双眸,“最迟三个月就会回来。”

  “三个月吗?”看来他是不肯说出原因了。

  “对,三个月,到时我一定回来。”端木夜风轻轻握住她的柔荑,眼底闪烁着迫切的光影。

  夏琀痴痴的望着他,他有两道斜飞入鬓的浓眉,炯炯有神的双眸,宽阔有形的额头,方正刚毅的下颚……这些年来,她早将他的轮廓刻印在心中,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不会撇下我?”伯父已不在,他随时可以抛开她。此时此刻,她想起奶娘说过的话,原有的自信也无端消失了。

  “若要撇下你,就不会找你商量,无论你肯或不肯,我都得走。”爹爹临终时交代的事,他无法等到婚后在处理。

  “非走不可?”夏琀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

  “没错。”

  隔了一会儿,她伸出小指头,露出任何人见了都会心动的微笑。“打勾勾。”

  “什么?”他不解的看着她可爱的指头。

  “我们打勾勾,最迟三个月,你一定会回来,这是我们的约定。”那抹动人的笑容没有稍微收敛,夏琀纵然有万千不舍,都得隐忍下来。

  “勾就勾吧!”端木夜风伸出手,与她的小指头紧紧缠绕。

  她直勾勾睇着他灼热的朗目,心想,够了,这样就够了。

  “什么时候动身?”她温柔的问。

  “明日一早。”他得把握时间。

  “这么快?”勉强撑起的笑颜瞬间垮下,不过为了不带给他压力,她立即点头,“好,我知道了。”

  “从今天到明天之前,我都是你的,你想干嘛都成。”仿佛该交代的事都交代了,端木夜风逸出轻松的笑容。

  夏琀看着他的笑,一颗心却持续抽疼。

  他抬起她的下颚,直视她的眼眸,“瞧你,明明都快哭了,就这么怕我消失不见吗?”

  “对,很怕。”她毫不保留的说出心中的想法,“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因为不但是我需要你,这座府邸也需要你。”

  “没错,所以你大可以放一百二十颗心。”他揽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紧紧贴着他,“我会请步青延代为照顾你。”

  她心一抽,以往夜风哥哥不喜欢她接近步大哥,现在却要他照顾她?!

  “为什么要他照顾我?”

  “府中需要有男人。”他理所当然的说。

  “我可以照顾自己。”她不喜欢他把照顾她的责任推给别人,好像她只是个可以随便丢弃的废物。

  她愈想愈难过,水气逐渐弥漫眼眶,心微微的颤抖。

  “三个月不是短时间,我得为了你的安危着想,你以为我愿意?”还不是因为他没有值得信任的人好托付了。

  “你真的是为了我的安危着想?”他这么说,让她稍微安心。

  “不信?”他钳住她的下颚,鼻尖轻触着她的。

  “不,我相信。”只要是他说的,他都愿意相信。

  “那说说看,你现在想做什么?”他深沉的双眼直瞅着她妩媚多情的小脸。

  “我想……我想请你教我射箭。”她红唇微扬,绽放笑容。

  对端木夜风而言,她的表情又是另一种诱惑。

  “呵,你还真是执着。好吧,去射箭场。”他终于首肯了。

  夏琀满心欢喜,在他的带领下,来到射箭场。

  他抽出木架上的弓箭,“看好,拇指要放在这个位置,再运用四指掌着弓身,右手握弦,吸气回拉。”

  “呃……我还是没办法完全使力。”气力不足是她最大的缺点。

  “缩小腹,从这里使力。”他紧贴着她的背部,粗糙的大掌直接压在她的小腹上,“就这样。”

  因为他的触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隐隐发烫,更加无法顺利拉弓了。

  “我看你真不是个练武的料,还是算了吧!”

  端木夜风拿走她手里的弓箭,往地上一扔,接着缚锁住她娇软的身子,拦腰抱起她,走进旁边的武器室,狂野的将她往满是剑器的架板上一推,火速褪下她的衣衫,不一会儿,室内响起刀剑碰撞的声音,以及她的喃喃申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