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二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端木夜风却发觉自己的身子在发抖,脸上涌现强力隐忍的情绪,“不过问你几句,这是在干嘛?对我做无言的抗议吗?”

  “我没有。”她摇晃着小脑袋。

  他半眯起眸,瞧着她两片水亮的  薄唇一开一合,体内竟激起一股欲望的燥热。

  下一瞬间,他将她用力的拉向自己。

  夏琀轻喊一声,猛地回神,却发现自己的双唇被他攫住,而他黑潭般的眼瞳反映出她愕然睁大的眼眸。

  “夜……”

  她张开口的刹那,他的舌尖顺势探进她的小嘴,尝尽她口中甜美的滋味。

  夏琀的身子一热,炽烫的血液在体内奔窜,直涌向四肢百骸。

  她娇弱的身子禁不住这等热情,害怕的想退一步,然而细腰已被牢牢扣住,怎么也挣脱不了。

  端木夜风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搜寻、滑动,健壮粗犷的身子紧紧压缚住她。

  她好紧张,猛吸一口气,却被他雄性的男人味密密实实的包围住,就连他的身体也熨贴着她的,似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夏琀的呼吸急促,有一瞬间几乎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是因为他的挑逗而迷乱?或者已深深陶醉在这陌生的吻中?

  蓦然,他的大掌隔着衣服覆在她的雪胸上,这种狂肆的对待让她更加深陷。

  不,不能这样!

  被自己的反应吓了一跳,她仓皇之际,抵在他胸前的小手猛地一推。

  她震惊的望着他,一手轻抚着红肿的唇瓣,一手摸着剧烈起伏的胸口。

  “你……你这是做什么?”

  他深邃的双眸与她脆弱的大眼对视,“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我是你的未婚夫?这么做合该是迟早的事。”

  “不是的,不该是这样,我们还没成亲……”她不安的说。

  “成亲?”端木夜风眯起双眸。

  “对……希望你可以等到成亲之后。”他犀利的眸光让她浑身发冷,逃也似的跑开。

  他挺直背脊,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身影,原就漆黑的眸子更加暗沉似墨,紧咬着牙,不愿承认方才已被她娇软的身子所迷惑,但身体的反应不是这么告诉他。

  正午时分,艳阳高挂。

  园子里的花朵大多垂头丧气,失去了往日的颜色,有些甚至枯黄凋零,活不过这个夏日。

  夏琀戴了顶大斗笠,蹲在地上,一边挥汗,一边铲土,想将枯掉的花早埋了,这么一来,可以让它们永远留在此地,还可以成为养分供养下一代。

  一个时辰过去,她的衣衫已经湿透了,左右瞧瞧,发现没有人,便拿起手绢,伸进衣襟内,轻轻拭去汗水。

  突然,一只蜜蜂从她的眼前飞过,停在那唯一一朵美艳的玫瑰上,采拮花蜜。

  她不禁想起上回夜风哥哥那个霸气的吻。不知道那一吻代表什么?是对她的惩罚?还是对她尚有一丝丝爱意?

  “小姐……”奶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原来你在园子里,我找你好久了。”

  “什么事?”夏琀回头一笑。

  “听说老爷已在回程的路上。”奶娘开心的说。

  “是吗?捎信来的?”她兴奋的站起身。

  话说五天前,端木奎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函,便离开府邸,临行前并未说明去处。让府里所有人都好生担心。

  “没错,是派人带来的。”

  夏琀放下铲子,拍了拍双手,疑惑的问:“信上有提到他去了哪儿吗?”

  “好像没说。”详细情形,奶娘也不是很了解。

  “我知道了。”

  “不过我倒是知道万邑侯府要办喜事了。”原来奶娘开心的是这件事,“老爷信里要咱们赶紧筹办你和端木少爷的亲事,他一赶回来,就让你们拜堂。”

  “什么?亲事?!”夏琀心下一惊。这下可不好了,夜风哥哥一定认为是她在伯父的面前嘴碎,才会这么快开始筹办亲事。

  虽然她爱他,也一心想成为他的妻子,但是愿意等到他真心接纳她的时候,而不是让他抱着更多的怨恼将她娶进门。

  “小姐,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太好看。”奶娘不解,“这是喜事呀!怎么你看起来像极了丧家?”

  “奶娘,你知道少爷现在在哪儿吗?”夏琀心急的问。

  “好像拿着信回书房了。”

  “我过去看看。”夏琀随即快步走向书房。

  然而就在半路上,她竟然与端木夜风巧遇。

  “你这是什么模样?弄得一身泥,衣裳还湿透了?!”他深幽的眼神从她的脸部移到她的身上。

  “衣裳?!”她这才想起湿透的衣裳很容易透光,赶紧抱住身子,“我刚刚去除草种花,听说伯父来信了?”

  “没错。”他漆黑的眼瞳没有任何波动。

  “还有……伯父在信中提及要我们赶紧成亲的事,是吗?你要相信我,那绝对不是我的意思,我从没对他提过,请你别误会,我……”

  “你不想嫁给我吗?”

  他突如其来的问题震住了她,说不出话。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什么都别再说了。”

  事实上,对于娶她一事,他早就有心理准备,虽然曾怨过,可是当接获命令,他却意外的有种平静的感觉,少了想象中的愤怒。

  既然这是他逃不过的宿命,那就娶吧,总胜过让她一直去诱拐他的好友。

  “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娶我?”她漾起柔美的微笑。

  他半眯起眸,望着她,“你专心准备婚事就对了。”

  夏琀这才回复冷静,感觉他的反应真的很奇怪,因而又问:“难道伯父还提了其他?你怎么可能……这么处之泰然?”

  “哈……你这丫头,难道要我光火或骂人?”他闭上眼,轻叹一口气,“你的毛病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能不能别问这么多?”

  “呃……可是……”太容易得到的幸福让她很不安。

  “你给我听好了,我会娶你,你好好的过日子就成了。”这丫头还真是烦人。

  “我知道了。”夏琀垂下脸。虽然他的嘴里说的轻松,但是她仍然怀疑,他是真心爱她吗?

  端木夜风走向她,轻轻拂过她汗湿的头发,“如果你有空,我们到后山走走。”

  既然非娶不可,他决定静下心和她好好的谈一谈。

  “你……你要和我一块散步?”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

  他挑起眉,“不愿意?”

  “当然愿意。”她连忙点头答应,“可是我能不能先回房间换件衣裳?”

  “不必麻烦。”说着,他迈开脚步。

  夏琀随即踩着碎步跟上他,直到后山。

  “你恨过我吗?”端木夜风突然开口。

  “我不恨你,从来没有过。”她柔声说道,“无论你怎么对我,我都接受。”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痕,“只是不能接受我在成亲之前碰你?”

  “啊!”听他这么说,她的一颗心猛然震了下。

  端木夜风转身,望着她那张变得很紧绷的小脸,幽冷的眼眸散发出笑意,“不过是逗你的,干嘛紧张成这样?”

  她连忙抬头瞧了他一眼,怯怯的说:“其……这也……这也没什么不可。”

  “什么?”他黝黑的双瞳瞅着她,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

  他的目光让她感到紧张,却不后悔,“既然就要成亲了,而我一直深爱着夜风哥哥,可以……可以先把自己交给你。”

  他难掩意外的走进她,“担心我出尔反尔,想用身子拴住我?”

  “不是。”她的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我没想这么多,只因为……爱你……”

  “这种话最好别再说了。”他半眯起眸,直勾勾的望着她。

  要知道他已经是过有情有欲的成熟男人,老在他耳边说这些话,他就算想忍,想克制,也有个限度。

  “对不起,夜风哥哥。”夏琀愕愣住,小脸布满了羞臊的嫣红。

  老天,她方才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说那些话?是真的害怕失去他吗?无论如何,那些话不是一位闺女该说的。

  他现在一定对她嫌恶极了。

  捣着脸蛋,她羞愧的想要逃走,谁料才一转身,小手便被他拽住,弹指间被他拉进怀中,紧紧扣住。

  “别,我身上都是汗水……”她手足无措,“让我走。”

  “我不在乎。”他深沉的语调中隐含着强悍的意味,眼中更深藏着幽然的情色,“跟我走。”

  夏琀愣愣的望着他,心甘情愿的随他回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