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二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五年后

  天空碧蓝如洗,阳光灿烂耀眼。

  绘水湖畔数株垂柳下有艘半破的木舟,上头躺着一个用斗笠遮脸的男子,阳光毫不留情的荼毒他,太受不了了,猛然坐起身,俊魅的脸上带着三分慵懒的味道。

  “该死,这么快就正午了?”

  他蹙起眉头,拿起斗笠煽了煽。

  “天啊!我的鱼。”

  他这才想起正在等待鱼儿上钩,可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连忙低头一瞧,才发现鱼饵早就被吃了,哪还有鱼儿呢!

  “啐!狡猾的家伙,跟那个姓夏的一样。”

  “夜风哥哥。”

  呵,还真是说人人到。

  夏琀提着竹篮,朝他走了过来。

  端木夜风闻到一股香味,不知道是她身上散发的淡香,还是竹篮内的点心的味道?

  “饿了吧?快点吃东西。”

  及笄年华的夏琀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薄粉淡脂的小脸更赛芙蓉,没错,如果五年前刚到来时她像香沁的茉莉,此时便似明媚的芙蓉。

  “我不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她仍不客气。

  她不以为意,只是微笑的看着深爱的男人,他虽然身着布衣、蓑裤,却掩不住轩昂气宇,翩翩风采。

  “怎么了,被伯父罚的还不够吗?听话点,才能早点回府。”她坐了下来,笑着打开竹篮的盖子,“这里面都是你爱吃的点心。”

  “拿走,我说了不吃。”丢脸的是,他随即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咕噜声,呿,还真是不合作的肠胃!

  “还是吃点吧,吃完之后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她柔媚一笑。

  “少来这套,不说就算了。”端木夜风拿起一个肉包子,咬了一口,“真不知道他是我爹还是你爹,老是站在你那边为你说话,气人!”

  “因为我乖巧。”她掩唇轻笑,模样娇俏。

  “受不了你,你就是这张最厉害,我爹才会宠你宠上了天。”

  可是,对他呢?只要说她两句,不是罚这,就是罚那。像前阵子,他不过对他冲口说出“你给我走”,爹就罚他到湖边生活,体验无家可归的滋味,这算什么嘛!

  “你也可以宠我呀!”她笑说,对他眨眨眼。

  “哈哈……我宁可宠刚刚溜走的那条鱼。”可是他似乎忘了,方才又是谁将鱼比成她了。

  “夜风哥哥,你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夏琀再也无法装出好脸色,随即站起身,“我要回去了。”

  “要走,也得将篮子收一收。”这丫头造反了!

  她回头,笑睇着他,“东西是你吃的,不会帮忙收一下,随便带回府邸吗?”

  “什么?”端木夜风立即站起来,“你的意思是我爹答应让我回府了?”

  “没错,你该感谢步大哥,是他在爹的面前说尽你的好话,你才能这么快就回家。”夏琀步步生莲,娉娉婷婷的走到他的面前。

  “你说什么?步青延!”他定住身子,“他为什么要替我说情?就算我和他交情不错,他也没必要这么做。”

  “呃……”她转动眼眸,仿佛瞒着他什么事。

  端木夜风蓦然懂了,沉静的双瞳慢慢眯起,一瞬也不瞬的望着明显在逃避什么的夏琀,“你又跑去步府了。”

  “对。”她没否认。

  “你去找他,求他帮忙,是吗?”他逸出冷笑,“知道他喜欢你,就用美人计?呵,还真是跟某人如出一辙。”

  “什么意思?我没有用任何计策,真的没有,只是请步大哥帮忙而已,而他很快就答应了。”她急着向他解释。

  “是呀!因为你很明白,他根本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只要知道她和步青延走得近,就会有一股莫名的火气直往他的胸口窜。

  不过他不只一次告诉自己,这绝不是对她有任何情分,而是看不惯她连他最要好的朋友也不放过。

  “为什么这么说呢?”她的心又受伤了。

  “反正你以后没事别去找他,放他一马。”他阴恻恻的说,然后越过她,加快脚步朝万邑侯府迈进。

  望着他的背影,她突然想起夜风哥哥今年及冠,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但是,他为何对她仍然完全无心、无情?

  是她长得丑,没有女人味?还是当初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深植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摇了摇头,她快步回到府邸。

  端木奎、步青延,以及端木夜风都聚在大厅。

  她敛下双眸,转身离去。

  屋里的两个年轻人都听见她的脚步声,唯有步青延有了动作。

  “侯爷,晚辈有事先退下,你们继续聊。”

  “好的,你去吧!”端木奎捻鬚一笑。

  “晚辈告辞。”

  当步青延走出大厅之后,端木夜风的表情难看至极,紧握拳头,强忍着也想跟过去的冲动。

  夏琀来到射箭场,拿起弓箭,再度试着拉弓。

  五年过去了,她虽然可以拉满弓,但是离射中靶心的程度还是差得远呢!

  夜风哥哥,什么时候我的爱才能射进你的心底,让你感受到?

  “琀妹,你又在联系射箭了、”步青延也是一表人才,一副彬彬有礼的书生样,却少了端木夜风雄性阳刚的气势。

  “你来了?”她回头望着他,随即叹口气,“对,不过我连拉弓的力气都没有,一两次之后就没什么劲了。”

  “那我教你吧!”步青延拿来另外一副弓箭。

  突然,夏琀想起端木夜风刚才所说的话,连忙开口,“不必了,步大哥,反正我也学不来,不急,那……那我先回房去了。”

  “琀妹!”他喊住她,“你为什么躲我?”

  夏琀顿住脚步,原来他看得出来?敢情是她的演技太差了?

  “没有……我哪有?”她有些无措。

  “好吧!我不勉强你。”他笑着放下弓箭,却难掩失望的表情。

  她觉得愧对于他,有事时求他帮忙,如今难道她要做个过河拆桥的人?

  “步大哥,”她走向他,“就让你教我,可以吗?”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步青延惊喜的笑了。

  “我本来想回房间练琴,但猛然想起琴正好送修,所以有劳你了。”她温柔一笑,有条不紊的解释,完全看不出她心底有多犹豫。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他再次拾起弓箭,笑容满面,“看好,弓要这么拿,力道要发自丹田,不能用蛮力。”

  “步大哥,你会武功吗?”她觉得好奇,“我从没见你施展武功。”

  “除了射箭之外,我只会一些防身术,差端木好远。”他自惭形秽的笑了笑,“亏我们还是一起习武的呢!”

  “快别这么说,人各有所长,做个文人也不错。”

  “但端木那家伙允文允武,岂不羡煞人?”步青延扯开嘴角,“我会拿他做我一生的榜样。”

  夏琀点点头,如他所说,试着用丹田的气力,虽然一时之间还不太懂得如何使力,但是拉弓已不再这么累,这么辛苦了。

  “对了,步大哥,你与他的交情这么深,可知道……他是否有心上人?”她终于问出心中的想法。

  “心上人?你不算吗?怎么会这么问?”他笑道。

  “呃……我只是……”她的小脸蓦然一红。

  “哈,我懂你的意思。他不重女色,也从没提过喜欢哪家姑娘,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

  夏琀稍稍安了心。只是她不懂,既然他没有心上人,为何始终不喜欢她?

  “怎么了,还有什么疑问?”他望着她半掩的双眸,真是美得令人心悸。

  “没事了,我们继续。”她露出笑靥,“今天我要多学点。”

  既然已经求教了,她就该用心学习,同时心想,夜风哥哥不至于真的在乎她和步大哥走得近,只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对她出气罢了。

  “好,我们继续。”步青延非常乐意教她,尤其享受与她单独相处的时间。

  明知道这么柔美婉约的佳人早已心有所属,更是她好友的未婚妻,而他没有多余的奢求,只希望可以经常见到她,那就够了。

  至于端木夜风对她的冷漠,他也不是没看出来,既然如此,那就由他来照顾她,尽管什么都得不到,他也无所谓。

  约莫一个半时辰之后,步府的小厮大步跑了过来。

  “少爷……少爷……”

  “什么事?瞧你跑的起床嘘嘘的。”

  “是老爷有急事要请你回去,我又四处找不到你。”小厮拍了拍胸脯,“我已经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少爷,你请回吧。”

  “不能再等一会儿吗?”他还不想走。

  夏琀露出嫣然的笑容,“步大哥,你还是快回府吧,反正以后多的是时间。”

  “也对,琀妹,你日后在练习上若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来府中找我。”既然夏琀都这么说了,步青延也只好先行回去。

  “谢谢你,步大哥。”

  目送他走远后,她也准备回房。奶娘不知道她来到射箭场,也许找她找得心急。

  走过铺满鹅卵石的小径,她来到后院,绕过拱门时,被一道黑影拦住,吓了跳。

  “夜风哥哥……”

  “你到底在想什么?”他半眯起眸,望着她,“不是已经提醒你,别和我最好的朋友走的太近吗?”

  “我只不过是请步大哥教我射箭。”夏琀直勾勾的看着他,“要我别和他走的太近也成,夜风哥哥教我如何?”

  “我没有这种闲工夫。”他一口就拒绝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她并不意外,如果他答应了,太阳才会打西边出来呢!

  “这就对了,既然你不肯,我只好求教于他人,幸好步大哥不像某人这么小气又爱使性子,我学的很愉快。”可爱的她对他皱了皱鼻子,便打算绕过他回房。

  “夏琀!”他大声喊住她,坚实的大手扣住她的手腕。

  她发现这几年来他们头一次有这样的接触,不禁望着被他抓住的地方。

  “夜风哥哥……请你放开我,有话好说。”

  “我问你,你喜欢我吗?”他眯起眼眸,让人看不出他的意思。

  “我……”她的小脸染上绯红的颜色,垂直脑袋,久久才开口,“你是我未来的夫君,我……我当然喜欢。”

  “你倒是挺大胆的,”猛一用力,他将她拉到面前,两个人的鼻尖只差分毫,“竟然敢说的这么坦白。”

  “我说的是实话,没什么好隐瞒的。”看着他眼底的幽光,她的嗓音微微颤抖。

  “那么对步青延呢?他的脸部线条紧绷。”

  “我尊敬他,他是个很好的人。”她有点傻了,不懂他为何要这么问,是吃味吗?不……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吃步大哥的醋?

  “只是这样?”端木夜风追问。

  “对,只是这样”她紧张不已,不断的眨眼,突然想起方才的事情,“是因为我向他求教射箭术才这么问吗?若是这样,我不认为我错了。”

  “你当然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夜风哥哥,那你说,我究竟哪里错了?”如果真是她的错,他可以指责她,但不要再无的放矢,久了她也会吃不消。

  “你……”他指着她的鼻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老调重弹,“我不希望你再迷乱他的心,懂吗?”

  “步大哥只当我是妹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自认从没招惹过任何男人。

  “我是男人,比你更清楚他的心。”他火爆的顶回去。

  “是吗?”泪水在她的眼中打转,“五年了,夜风哥哥,你懂我的心吗?”

  “我?”端木夜风的背脊变得僵硬,看见她的泪水,浑身窜过钻心蚀骨的痛,但他依然漠视,“我为何要懂你的心?”

  “你并不喜欢我,对吧?”她望着他,颤声问道,“只要你一句话,我会离开,不过请你收留奶娘。”

  一直以来,她始终不敢问出这句话,因为一旦问出口,彼此间拉扯的那根脆弱的弦或许就会应声断裂,但此刻她不能再假装不懂,或许爱他就是要放开他。

  夏琀的双眸一瞬也不瞬,已做好他要她离开的心理准备,其实他已不只一次在闹别扭时要她离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