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心永驻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春心永驻 第一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夏琀向来不认同这句话。过去幸好有娘支持,即便爹万般不愿,还是让她跟着夫子求学问,甚至她比两位哥哥还要聪颖慧黠,读书又认真专注,让夫子甚是满意。

  夫子经常很感慨的告诉她,“真可惜你是位姑娘,否则依你的年纪,以及对汉书的认识与了解,假以时日,绝对可以参加科举。”

  夏琀将夫子的这番话牢记在心,尽管她不能参与科举或任何竞试,但是为了配得上夜风哥哥,她决不能差他太多,始终将增进知识见闻视为人生的一部分。

  奶娘进入房里,瞧见她埋首苦读,柔声说道:“小姐,休息一会儿,吃点点心。”

  如果她不出声,小姐或许连她进来都不知道吧?

  “才刚用过午膳,哪吃得下?”夏琀抬头,对奶娘笑了笑,“我等一会再吃。”

  “好,那我坐着陪你。”奶娘拿起放在旁边的女红,偷偷望着小姐。

  虽然住进这儿不过几天,可是小姐的气色转好不少,让她稍稍放心。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夏琀写完了夫子交代的功课,转头问道:“奶娘,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呀,我刚刚正想说,但是看见你好认真,让我说不出口。”奶娘陪着她走出房间,“要不要去射箭场看看?端木少爷和他的朋友在那里。”

  “真的?好,我们过去看看。”

  于是她们转个方向,往射箭场走去,远远的瞧见端木夜风与另一位公子正在比试射箭。

  “奶娘,我过去就好,你去帮我整理琴,待会儿我想练习一下。”夏琀不希望让端木夜风认为她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需要奶娘跟随。

  “我懂,这就去。”小姐是喝她的奶水长大的,她怎么会不懂她的心思呢!

  笑望着奶娘离开后,夏琀继续朝射箭场走去。

  三次定输赢,端木夜风连三胜,他那位朋友虽然输了,也只是小小的差距。

  “端木,我还是比不过你,算了。”步青延尴尬的笑说,猛地抬头,被朝这儿走来的小姑娘吸引了注意力,几乎忘了所有的动作。

  端木夜风看到他的反应,不禁微蹙眉头,随即转身,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了夏琀,眉头蹙得更紧。

  “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有朋友来,所以过来看看。我没射过箭,教我好吗?”夏琀朝端木夜风露出童稚可爱的微笑。

  “姑娘家学什么射箭?安分点吧!”端木夜风睨了她一眼。

  “我……”他的表情好冷淡,就算她想继续装作无所谓。没看见,仍无法欺骗自己的心、自己的感觉。

  “端木,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用这种口气对小姑娘说话?”步青延走向夏琀,“我是他的朋友,叫做步青延,请问姑娘是?”

  她有张带着稚气却美丽动人的小脸,举手投足流露出娴雅的气质,长大后必然是众多公子哥儿追逐的闺秀。

  “小女子名叫夏琀,是夜风哥哥的未婚妻。”她毫不迟疑的说。

  端木夜风用嫌恶的眼神瞪着她,“这话是你该说的吗?”

  “端木!”步青延冷冷的睇着他。虽然这个答案让他非常失望,但是端木夜风的反应更让他疑惑。

  这么漂亮标致的小姑娘,他还有什么好嫌弃的?

  夏琀更觉得难堪,这阵子就算他不想理会她,也不曾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对她,此刻她有股想哭的冲动。

  “端木,好好的跟人家说,我先去书房等你。”步青延发现自己杵在这儿似乎妨碍了他们,立刻转身离开。

  “我和朋友在这里练习射箭,你跑来做什么?”发现她的眼眶微红,端木夜风这才缓下语气,“回房里去。”

  夏琀抹去泪水,勉强挤出笑容,“我做完夫子交代的功课,正想去琴房,趁着空档过来看看你。”

  他拧起眉头,“住在同一座府邸里,有啥好看的?”

  前几天他经过佛堂时,无意中瞧见爹对着娘的牌位说他答应了夏琀母亲生前的托付,决定要了夏琀这个儿媳,希望娘能体谅。

  他不禁心生疑惑,私下查访几位退休的老仆,才知道原来爹深爱的女人不是娘,竟是这丫头的母亲,为了那女人,还收留了她,甚至不惜毁了自己儿子的前途。

  红颜祸水,当真是红颜祸水!

  难不成她小小年纪就想学她娘诱拐他,甚至连为她掉了魂的步青延也不放过?

  光想起步青延刚刚那着迷的眼神,端木夜风就觉得可笑至极,一个不过才十岁的女娃也可以将他迷得团团转,呵!

  “我们是未婚夫妻,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本以为她可以忍住不问,也永远不会问,但终究还是问了。

  “因为我不喜欢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口齿清晰,冷冷的说。

  “真的是因为这个理由?”她的眼神温柔,从他冷酷的眼眸中看见忧郁的光影。

  “没错。”她干嘛这样看着他?

  “那还好,真的还好。”夏琀细致的瓜子脸扬起柔柔的笑容。

  “你笑什么?”

  她的笑容为何这么美?简直刺目极了,活像在他的心口捅了一刀,既难受又无法呼吸。

  难道美得令人屏息就是这种感觉?不知道等她长大以后,又会如何迷惑人?

  不行,他不是爹,才不被她的美色束缚!她是祸水,彻头彻尾都是毁灭他们端木家的祸水。

  “还好夜风哥哥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才不愿意接近我,如果是这个理由,我想只要我努力,你一定会忘了它。”她笑眯了眼,还天真的上前勾住他的手。

  端木夜风看在眼里,觉得她这个动作太大胆、太旁若无人了。

  “放开我!”他猛地推开她。

  她踉跄数步,笑容瞬间消失,不过很快又露出笑靥,“好,不碰你就是,你教我射箭,只要一次就好。”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告诉你,你的力量不够。”

  拉不动也就算了,还很可能弹伤她细嫩的手。

  倘若有个闪失,他肯定会被爹叫去数落。

  “就让我拉拉看嘛!”她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撒娇的说。

  他握紧拳头,却气结的发现,自己无法再拒绝。

  “好,就教你一次,仅此一次。”端木夜风举起弓,把箭搭在弦上,接着张满弓之后,咻的一声,箭毫无差池的正中靶心。

  “好棒!夜风哥哥,你真的好棒。”她开心的拍手。

  为何连这种笑也会勾魂呢?端木夜风瞅着她,心底暗骂她是小妖精。

  她接过弓,试着拉拉看。天呀!果然如他所言,她根本拉不动。

  “死心吧!”他轻嗤一声。

  “不,再让我试试。”夏琀试了又试,几次之后,终于拉出一点弧度,高兴的抬起头,“可以射了吗?”

  端木夜风瞧她为了拉弓,额头鬓边的发丝被汗水浸透,似乎还可以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芬芳气味……该死!他微皱眉头。

  “这程度也射不了一尺远。”

  “真的吗?那……这弓送我好吗?我每天练,直到能够射出去的时候,可以吗?”其实她是想借由弓箭将自己的爱恋射入他的心里,所以暗暗发誓一定要成功。

  “反正我多的是,就送你吧!”端木夜风赶紧转移视线,不再看着她的娇容,“步青延还在等我,不和你闲扯,我走了。”

  夏琀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又瞧了瞧手上的弓箭,告诉自己不用急,她还小,如果练个三、四年,总有成功的一天。

  到时候,夜风哥哥的心应该就是她的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