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妻在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娇妻在上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厢,范奎恩想方设法地想让麦雅淇接受他。而这厢,麦雅淇也陷入了苦恼和悔恨中。

  其实自范奎恩离开办公室之后,麦雅淇就意识到她的错误了,明明范奎恩是为了替她出头才会解聘陈主任的,可是她对他一句感谢都没有就算了,还说那样子的话来责他,他心里一定恨死她了吧?

  其实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麦雅淇发现她对范奎恩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排斥了,就连想起当时被他逼迫迭择和他在一起的事情,她也没有那么生气了。再说,他总是默默地为她做那么多事情,她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么可能不为之感动呢?

  只是她现在才想明白这些,是不是有点太迟了呢?因为范奎恩离开办公室时的表情好生气,好像以后再也不想理她了一样。

  想到笵奎恩以后再也不会理自己,不知为何,麦雅淇的心里竟有些难受,就好像当时听到范克明要结婚的消息一样。不,似乎比那时候还要更难受一些,彷佛就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人一样,内心空空的,怎么会这样呢?

  突然,一道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雅淇,你怎么会坐在这里?你吃过饭了没有?」

  麦雅淇回过神来,看了眼正在下楼梯的黄玲玲,无精打采地应道:「我不想吃。」

  「怎么了?」黄玲玲今天选择走楼梯是因为最近有点发胖的趋势,她想在饭后运动一下帮助消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麦雅淇,「中午都没见你在餐厅吃饭,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玲玲,我好像做错事了。」

  「怎么了?」

  「就是我有一个朋友,他看见我被人欺负了,替我出头教训那个人,可是我非但没有感谢他,还骂了他,他现在一定气得很不想理我吧。」

  「你说的那个朋友其实是范经理吧?」

  「你怎么知道?」麦雅淇惊讶极了,她不是什么都没说吗?黄玲玲怎么会一语中的?

  「废话,今天范经理为了你开除陈主任的事情在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现在你都这么说了,我还猜不出来的话,我不就是笨蛋了吗?」黄玲玲道。

  「哦。」

  「依我看啊,这件事你不是好像做错了,而是真的做错了。」黄玲玲批评着麦雅淇。虽然上次麦雅淇说了她和范奎恩的关系不怎么样,但可以为她做到这个地步,显然人家对她就不是那么想的了,可偏偏麦雅淇天生迟钝,还看不明白。

  「好吧,我承认是我做错了,那现在我要怎么办?」麦雅淇虚心请教。

  「道歉啊。」黄玲玲一副当子不可教也的表情,「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就赶紧去跟人家道歉啊,你还在等什么?」

  「可是我去道歉的话,他会接受吗?」想到范奎恩的脾气,麦雅淇非常的不确定。

  闻言,黄玲玲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笨蛋,你不试怎么知道呃?」

  「好吧。」既然好友都这么说了,麦雅淇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可是当麦雅淇打了几通电话给范奎恩,都被转到语音信箱的时候,她再一次陷入了心灰意冷中。他的态度摆明是不想原谅她了,怎么办?

  于是麦雅淇再一次找上黄玲玲,希室好友可以给她提供一些有用的提议。

  而黄玲玲看她一脸紧张又苦恼的表情,问:「雅淇,你为什么这么在乎他是不是在生你的气?」

  「我做错了事情,肯定希望别人原谅我啊。」麦雅淇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黄玲玲表示很怀疑。

  「当然是这样啊。」不然还能怎样?麦雅淇不知道好友为什么会问她这么奇怪的问题,「玲玲,你倒是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让范奎恩不生我的气啊?」

  「雅淇,我问你,你和范经理之间真的没什么吗?」黄玲玲突然一脸认真地问。

  麦雅淇的心突地跳了一下,满脸不自在地道:「当、当然没有啦,你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你说你和范经理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我感觉得出来他对你很好,不然人家干嘛要为了你而得罪陈主任?」黄玲玲分析自己的想法。

  「那个……」话说到一半,麦雅湛突然叹了口气,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跟好友解释,「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很复杂。」

  「范经理喜欢你,对吧?」

  麦雅淇记得范奎恩确实说过他喜欢她,于是她没有隐瞒地点了下头,「嗯。」

  「那你呢,你喜欢他吗?」黄玲玲又问。

  闻言,麦雅湛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睁大眼,好半晌说不出话来。而黄玲玲却从她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肯定地说道:「你是喜欢他的。」

  「我、我……」麦雅淇我了老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她真的喜欢上范奎恩了呢?不不不,怎么可能呢?她明明和他不对盘,又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可是同时麦雅淇的内心又有另外一道声音在反驳,如果她不是喜欢上范奎恩的话,她干嘛要这么在乎他的感受呢?就算这次的事情是她不对好了,但只要范奎恩生气了,讨厌她了,以后他就不会再缠着她了,这样不是更好吗?

  可是让麦雅淇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好像并不想被范奎恩讨厌,以她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虽然她不知道这份感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他帮了她妈妈那次,她对他的感觉正慢慢地改变了。而且过去他总是默默地为她做了那么多,就算她会喜欢上他,似乎也不那么奇怪。

  想通之后,麦雅淇觉得整个人轻松了。但很快她又苦恼起来了,现在她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心意,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范奎恩了,但他却不想理她了,她该怎么办呢?

  「雅淇,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烦恼,虽然我和范经理不熟,但我相信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只要你真心想跟他道歉的话,他一定会原谅你的。」看出麦雅淇的烦恼,黄玲玲安慰道。

  「可是他现在连我的电话都不想接,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了。」说着,麦雅淇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说他在国外出差吗?或许他忙到没时间接你的电话也说不定。」黄玲玲想了想,也觉得她这个理由太牵强了,于是又道:「不然你看在他哪里出差,直接请个假飞过去,他看见你,一定会很惊喜的。」说到最后,黄玲玲都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了。

  可麦雅淇听了黄玲玲的话之后,只是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我才不要做那种事情。」可她忽然转念一想,万一范奎恩还没消气,她要怎么办?况且她其实一点也不了解范奎恩在国外的行程了,这样贸然跑过去,无疑是大海捞针。哎,看来除了继续打他的电话之外,真的没什么好办法了。

  时间过得飞决,几日后,迎来了麦雅淇二十六岁的生日,麦母一早就打电话过来,想要到麦雅淇的住处亲自下厨,为她庆祝生日,结果却被麦雅淇以加班为由拒绝了。不过加班并不是借口,而是她最近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做,每天不到晚上八点是不可能下班回家的,于是她这两天都没时间打电话给范奎恩。

  想到范奎恩,麦雅淇忍不住又要叹气了,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男人小气起来也是可以这么离谱的呢?距离上次陈主任的事情都快过去一个礼拜了,范奎恩始终不肯接她的电话。好吧,就算她当他真的在忙好了,但他总有忙完的时候吧?他怎么都不愿意给她回一通电话呢?真是郁闷。

  要是换作以前,麦雅淇才不会理范奎恩,要气就气吧。但现在情况又不同了,她已经发觉了她喜欢上他了,她不能让他就这么不理她。就算他真的决定放弃她,也该知道她心里对他的想法才是啊。思及此,麦雅淇整人又像小宇宙爆发,手脚利落地收拾着私人用品,下班去了。

  回到家,麦雅淇抬起手腕看了限手表,快九点了,难怪她会觉得肚子饿了。一个人她不想煮饭,不如随便煮点泡面吃算了。她一边想着,一边脱下高跟鞋,正想要换上室内拖鞋,却发现鞋拒里出现了一双熟悉的男用皮鞋,那是范奎恩的鞋子。

  范奎恩回来了?麦雅淇的眼晴睁大,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染上心头,让她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上,匆匆地将小包包丢在玄关处,整人往室内奔去,「范奎恩。」

  听见麦雅淇的声音,正站在客庁里接听电话的范奎恩仅是淡淡地朝她瞥去一眼,就又继续讲他的电话,态度非常冷漠。

  麦雅淇见状,心想,范奎恩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对待过她啊。她再想到这些日子他对她的不闻不问,她委屈得红了双眼。可一想到他是因为她伤了他的心才会变成这样,她就觉得自己始终欠他一句道歉,于是就这么站在这里,没有离开。

  而这边范奎恩虽然是在讲电话,但对方在电话里头讲了什么,他其实并没有听迸去,或者可以说,从麦雅淇开口唤了他的那一刻起,他的思绪就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只是他想到出国前她说过的那些话,他就又不想那么轻易地原谅她。

  况且他的好友莫启迪说了,过去都是他将她宠得无法无天了,她才会那么不将他当成一回事,于是他仍然假装在忙,没有理她。

  可是当范奎恩的视线不经意地看到麦雅淇没有穿拖鞋的小脚时,他发现他再也无法装作若无其事了。他匆匆地结束了通话,终于转头看着她,蹙眉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麦雅淇从来没有听过范奎恩用这么不附烦的语气跟她讲话,她一时竟觉得很难接受,但怕他不给她讲话的机会,便急忙地说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先去把拖鞋穿上。」

  「哦。」没想到范奎恩在这个时候都还关心着自己,麦雅湛顿时心头一暖,「我这就去,你先等等我。」

  「笨蛋」,他又不会跑掉。看麦雅淇急匆匆地往玄关处跑的身影,范奎恩无奈又好气,但不可否认是,看到她时,他总算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

  这些天,范奎恩一直过着忙得日以继夜的生活,一方面是为了早些将国外的工作重心转移回国内,另一方面则是想透过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想麦雅淇。

  只是即便他已经检命地克制不去想她了,但他对她的感情就像生了根一般,岂是想克制就克制得住了?于是在他记起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后,他再也顾不得其它,搭乘了最快的航班就回国了。当范奎恩的思绪转到这时,麦雅淇已经换好拖鞋返回客庁了。

  麦雅淇看见范奎恩坐在沙发上,她走了过去,轻声问道:「你吃饭了吗?」

  「没有。」范奎恩没有告诉她的是,他也是刚下飞机没多久,行李都还丢在客厅的角落处,只是一时心急的她没有发现而已。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煮。」说完,她用期待的目光不住地偷看着他,好像很害怕他会拒绝她一般。

  定定地看了麦雅淇数秒,范奎恩终于说出两个字,「随便。」

  「好。」活像范奎恩下一秒就会反悔一般,麦雅淇赶忙转身往厨房走去。

  麦雅淇天生有一双适合料理的手,所以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她就已经煮好了三菜一汤。虽然菜煮得简单,但试过味道的范奎恩绝对不会说不好吃,反而一直对她的手艺念念不忘。

  用餐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麦雅淇是因为在琢磨着怎么开口对他说,而范奎恩则一直在等着她开口,于是这餐饭竟吃得比平时要慢很多。

  终于,在范奎恩饭碗见底,说明他已经吃馆了的时候,麦雅淇不想让这种僵局再继续下去,只好开口打破沉默,道:「那个……奎恩,对不起,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

  「嗯。」范奎恩淡淡地应了声,便没有下文了。

  见范奎恩一副不怎么爱搭理的模样,不知怎的,麦雅淇心里很不好受,酸酸涩涩的,极不是滋味,「奎恩,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闻言,范奎恩撇了撇嘴,辱边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我有什么资格生你的气?」他没有忘记她那天说她不需要,也不想要他的保护,为了她这句话,他既气又伤心,却还是没法对她狠下心来。想到这,范奎恩都有点鄙视自己了。

  「对不起,其实那天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听了范奎恩这么自暴自弃的话,麦雅淇在心疼他的同时又气自己,如果她不要这么笨,早一点明白对他的心意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伤心了?「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范奎恩问她,声音中藏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期盼。

  「其实……」除了范克明,她从来没有对哪个男人动过心,更何况当时还是她暗恋范克明的,所以对于心里的那些话,她竟有些难以启齿。

  许久等不到麦雅淇的回应,范奎恩难兔有些心灰意冷,声音低沉道:「算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都明白。」

  「你明白什么?」麦雅淇因他的话一愣。

  「我知道当初那样子逼你作选择的自己真的很混蛋,你会讨厌我也是正常的,所以我不会再强迫你做任何事了,我会放开你,你可以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范奎恩有些艰涩地将话说完。

  没想到范奎恩会突然说这些,麦雅淇并不觉得开心,心里彷佛有种要被掏空的感觉一样。她愣愣地望着他,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我愿意放你自由。」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范奎恩竟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所以你是真的不喜欢我,也不想要我了吗?」

  「没错,我不喜欢你,也不想要你了,你开心了吧?」几乎是赌气般说出口,范奎恩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作势要往外走去。

  然而当范奎恩才刚提起脚步,就因为麦雅淇接下来的话止住了脚步。她说:「奎恩,可是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怎么办?」

  「你说什么?」没想到会从麦雅淇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范奎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一度怀疑这些话是因为他期待了太久而产生的幻听。

  「我说我喜欢你,我想要你。」麦雅淇再一次重复了刚才的话,同时,她起身朝他走去,站到他面前,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道:「奎恩,我知道你一定很惊讶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说真的,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我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很多,但我想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关于你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你了,所以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这一次换我来喜欢你,好不好?」

  这份意外的惊喜来得太突然,范奎恩有些措手不及,甚至可以说是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不是他在作梦吗?他想要确认,「雅淇,你真的确定自己是喜欢我的吗?」

  「为什么不让时间来证明呢?」语落,麦雅淇忽然酿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落下温柔的一吻。麦雅淇本来只是想以这个吻表迖她的心意,然而就在她想要退开的时候,范奎恩忽然伸出长手,麦雅淇本来只是想以这个吻表迖她的心意,然而就在她想要退开的时候,范奎恩忽然伸出长手,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杓,另一手则搂住她的腰,反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不同于上次的强取豪夺,这一次范奎恩吻得温柔又认真,柔软的长舌像在品尝什么美味佳肴般,细细地扫过她口腔内的每个角落,带给她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麦雅淇情不自禁地发出低吟,「唔……」

  就在麦雅淇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之时,范奎恩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她。只是她才刚开口准备说话,他的唇就再一次覆上她的,恣意地掠夺着她的唇,逼着她要跟他纠缠一起。

  「不……嗯……」麦雅淇的理智又再次被他给吻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也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

  「小淇。」范奎恩的双手捧住她的下巴,他的唇抵在她的唇上呃喃着他对她的渴望,「我想要你。」

  「奎恩……」麦雅淇用水汪汪的美眸看着他,感觉她就要沉溺在他深情的眼眸中,一时间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可以吗?」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怎么会快?我可是等了你好几年了。」范奎恩凝视着她的双眸充满了深情与温柔。

  麦雅淇觉得她都快要醉了,兴许是喜欢上范奎恩了的缘故,她竟觉得此时的他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帅,让她光是在他柔情的注视下就情不自禁地脸红心跳起来,羞人的话就这么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可是我还没洗澡。」

  麦雅淇又轻又小声的一句话,听在笵奎恩的耳朵里却像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他忽然露出魅惑一笑,接着一个弯腰,将麦雅淇抱了起来,一边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一边说道:「我们一起洗。」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范奎恩脚步急切地将麦雅淇抱逬浴室里,接着大手利落地挥动,迅速地剥除了两人身上的衣物,刹那间,两具一丝不挂的躯体呈现在对方面前。

  宽肩、窄腰、健臀,这是一具充满了男性魅力的完美躯体,麦雅淇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发现她竟无法将视线从他的身上转移开来。

  忽然一道夹带着低笑的磁性男声晌了起来「迂满意你看到的吗?」

  麦雅淇回过神,这才发现她竟不知廉耻地盯着一个男人的裸体看,顿时羞得无得自容。她梧着脸,急欲逃离这个让她觉得呼吸困难的狭小空间。

  而麦雅淇才刚转过身,笵奎恩突然从她身后抱住了她,成功制止她所有的动作。

  「奎恩,你放开我啦。」麦雅淇又羞又恼,可出口的声音却是连她都没发觉的娇嗔。

  「我不放,你是我的。」范奎恩的语气是一贯的霸道。

  「奎恩,你好霸道。」麦雅淇的嘴里是这么说,心里却不断冒出甜蜜的泡泡,这种心情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但她不觉得讨厌,反而越来越享受被他在乎的感觉。

  忽然,范奎恩在她的耳边呃喃道:「小淇,你这次选择了我,我就真的不会再放手了,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他强势的口吻中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紧张。

  他在不安吗?所以才会这样再三想要确认她的感受吗?想到这里,麦雅淇没来由地为他心疼起来,同时也意识到以前的她对他有多坏,才会让他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相信她。

  为了消除范奎恩的不安,麦雅淇给他一个安抚的吻,然而就是她这么一个又轻又浅的吻,却再次勾起了他的欲望。

  只见他微张开嘴,含住她小巧的嘴唇,长舌更是趁机滑入她的口腔内,勾起她的粉舌与他一同嬉戏、交缠。随着他深切的热吻,来不及咽下的银丝不断地顺着两人的嘴角滑出,形粉舌与他一同嬉戏、交缠。

  随着他深切的热吻,来不及咽下的银丝不断地顺着两人的嘴角滑出,形成一道暖昧的痕迹。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