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妻在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娇妻在上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散会后,范奎恩要求麦雅淇带他熟悉公司各部门环境,接着两人一起走回他的办公室。

  刚一关上办公室的门,麦雅淇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她在范奎恩身后问道:「范奎恩,你到底想做什么?」

  范奎恩转身,慢条斯理地反问道:「什么做什么?」

  「你怎么会突然到我上玦的地方工作?而且还指定要我当你的助理是什么意思?」

  「我在帮你,你看不出来吗?」

  「你不可以低调一点吗?」他在会议上这么直接点名让她当他的助理,是想害她成为事们的眼中钉吗?别以为她没看见,刚刚开会的时候,同事们看她的眼神就充满了杀气。

  「我这样做还不算低调吗?」范奎恩的眼神很无辜,「明明是认识的两个人,却要装作不认识,早知道你不知感恩,我刚才就不用装得那么辛苦了。」

  看着范奎恩唱作俱佳的演技,麦雅淇有些傻眼。他这么会演戏,她怎么,认来不知道?

  「再说了,就算你不是我认识的人,我也无法纵容陈主任的做法。」这是范奎恩的实话。

  「难道你不怕得罪陈主任吗?」

  他挑眉,「你是在关心我吗?」

  「范奎恩,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你知不知道公司的副总经理可是陈主任的亲戚?」怎么说他都帮了她,她不希望他因此惹到麻烦。

  感受到麦雅淇真心的关怀,范奎恩心头一暖,「放心吧,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真的?」

  「当然,再说你觉得我是那种好欺负的人吗?」

  好吧,她忘记他是大魔王了,他不要去欺负别人就好了,有谁敢欺负他?看来是她白操心了。

  麦雅淇撇撇嘴,有些不耐地说道:「如果经理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先出去工作了。」  「等等,谁说你可以出去了?」

  「经理还有什么事吗?」

  「当然。」范奎恩笑味咪地回应道:「首先,你帮我煮一杯咖啡迸来,对了,我不喝速溶咖啡,也不要加任何东西。」

  「然后呢?」麦雅淇知道他肯定还有下文。

  「然后……」范奎恩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了几下,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慢条斯理地回应道:「然后等我喝了咖啡再慢慢告诉你。」

  可恶!她就知道在他手下工作不是什么好差事。麦雅淇愤愤地咬了咬牙,然后转身离开办公室,不得不认命地给他煮咖啡去。

  煮了咖啡后,范奎恩又安排麦雅淇去给同事们买下午茶点心,有吃有喝,大家很快就被范奎恩这个新上司收服了,直夸他帅气又大方。

  而且还很会折磨人。麦雅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参与到同事们的议论中,内心却忍不住吐槽。

  自从麦雅淇当了范奎恩的助理后,她发现同事们对她的态度转变很多,尤其是那些女同事,对她爱理不理的,甚至有人见了她就直接绕道走,活像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们的事情一样。

  麦雅淇知道,这都是因为范奎恩第一次见面就在会议上点名要她当他的助理,大家无不眼红她的幸运,都觉得她是被新上司看上了。可天知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范奎恩只是想以工作为由欺负她罢了,天天让她给他跑腿买这买那,害她的工作总是无法按时完成,加班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想到这,麦雅淇敲打键盘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一些,仿佛她正在戳着范奎恩的肉身一样,心里这才稍微痛快了一些。

  忽然,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从耳边传了过来,「键盘跟你有仇吗?」

  闻声,麦雅淇转过头去,看见原本早该跟大家一样下班回家的范奎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顿时吓了她一跳,「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该在哪里?」范奎恩觉得她这个问题很奇怪。

  「你不是已经下班了吗?」麦雅淇问道。

  「雅淇,你不会是看到什么脏东西了吧?」范奎恩说到最后,他故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怪吓人的。

  平时麦雅淇的胆子也不算小,可偏偏最怕这东西,甚至只是听到脏东西三个字,她就忍不住起了

  鸡皮挖疮,「范奎恩,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范奎恩道:「难道不是吗?我来上之前就听说这里好像曾经……」

  「范奎恩,你住口!」为了不让他继续说下去,麦雅淇愤然打断他,「你神经病啊?没事说这些出来吓人。」

  「我可不是在吓唬你。」看见麦雅淇噔着自己,范奎恩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好吧,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不说就是了。」语落,他忽然转身,眼看就要离开。

  「奎恩,你要去哪里?」麦雅淇急急地叫住他。

  「去吃饭啊,你要不要一起?」范奎恩问她。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吃饭。」麦雅淇的神情很傲娇。

  「那我自己去吃了。」范奎恩动作潇洒地朝她挥挥手。

  「等等。」麦雅淇再一次叫住他,接着动作迅速地保存好自己的工作文件,然后拿起包包,快步走到他身边,说:「我跟你一起走。」

  「不是不屑跟我一起吃饭吗?」范奎恩故意问,其实他早已看穿她被刚才的话影响,在害怕了。「上次欠你一顿饭,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请你。」麦雅淇给自己找了个很完美的理由开脱。而范奎恩只是笑笑,没有取笑麦雅淇的口是心非。

  饭后,范奎恩绅士地要送麦雅淇回家。因为上了一天的班,麦雅淇也觉得累了,于是没有拒绝,饭后,范奎恩绅士地要送麦雅淇回家。因为上了一天的班,麦雅淇也觉得累了,于是没有拒绝,顺从地坐上了他的车。

  当车子往她住的地方开去,麦雅淇就发觉范奎恩的眉头锁得越紧,心想他不会是觉得送她回家很麻烦,只是碍于男人的面子,不得不送她回去吧?麦雅淇想了想,忍不住出声道:「那个……范奎恩,如果你赶时间的话,就在这里让我下车没关系,我可以自己走进去。」

  像是没听见麦雅淇的话般,范奎恩怪自问道:「你这几年都住这种地方?」

  「什么这种地方?」她反应了好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哦,你说我住的地方啊,这里只是环境看起来有点差而已,其实还不错啦。」

  「雅淇,你很缺钱吗?」范奎恩又问,平淡的语气带了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麦雅淇眨眨眼,有些搞不清楚目前的状况,以她对他的认识,他并不是个热心的人,更别说多管闲事。可他现在怎么会对她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呢?是看不惯她住这种地方,还是在关心她?大魔王关心她?有可能吗?

  「怎么不说话?」良久得不到麦雅淇的回应,范奎恩有些失去耐性地刹住车,转头看向她,却发现她也直勾勾地盯着他。

  「奎恩,你……是在关心我吗?」她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受宠若惊。

  「你少自作多情了,我只是在好奇。」说着,范奎恩有些别扭地转过头,并重新发动了车子。真是死要面子。麦雅淇笑了笑,并没有戳穿他,内心却因他的关心燃起了丝丝暖意。

  她妈妈从年轻的时候就到他们范家工作,虽然只是保姆的工作,但他们以来没有刻薄过他们一家人,甚至在她爸爸离世后,更是主动提出让她们母女搬入范家住,说是方便她妈妈照顾他们一家,其实他们是在变相帮助她们母女。这些麦雅淇很清楚,也一直感激他们一家人。

  只是随着妈妈的年纪越大,身子也越来越不好了,麦雅淇希望自己可以赚点钱,将来买一套小房子和她妈妈一起住,让她妈妈也享享清福。

  沉默良久,麦雅淇终于开口对他说,没有刻意的隐瞒,「其实我这几年都有在赚钱存钱啦。」

  「为什么?」不是范奎恩看不起麦雅淇,而是他真不觉得她是个有什么大志向的人,所以对于她赚钱存钱的行为,他感到很疑惑。

  「因为我想存钱买房子。」麦雅淇实话实说地道:「我妈妈年纪也大了,该要退休了,如果我买到了房子,她可以搬出来跟我一起住。」

  当时麦雅淇要搬出去,范奎恩考虑过她身为女孩子的心情,所以并没有阻止,可是现在如果连她妈妈都搬出去,范奎恩突然有种会澈底失去她的感觉,心中不自觉地有些慌了,挽留的话就这么油然而生,「为什么要搬出去?如果你是担心阿姨的工作太辛苦,我可以……」

  「不是的。」知道范奎恩想说什么,麦雅淇急急地打断他的话,解释道:「跟妈妈的工作没有关系,只是这些年我们真的麻烦你们太多了,不能再继续麻烦你们。」

  「我们并不觉得麻烦。」范奎恩解释道。

  「但我们毕竟不是一家人,我们总不可能一辈子都住在范家吧?」这是麦雅淇的真心话。就算范奎恩的家人待她们母女再好,她也有义务给她妈妈找个可以终老的地方,不可能一辈子寄人篱下。

  头一回,范奎恩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送麦雅淇上楼后,范奎恩又在她楼下待了许久才开车离开。只是回到了家,他辗转反侧,一夜无眠,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和麦雅淇的过往,就像录影画面一样不断地在脑海中重复播放着。

  范奎恩第一次见到麦雅淇的时候,是在他八岁的那一年,当时因为他做错事情,被范父责备,他伤心地跑到家里的小花园哭,不料被第一次跟着麦母到家里工作的麦雅淇看见了,他感到羞愧又愤怒。

  之后在麦雅淇每次跟着她妈妈来他家里的时候,他都忍不住会去欺负她。

  可是有时候他玩得过火了,把麦雅淇惹哭了,他整个人都会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他一直为自己的反应感到迷惑、不解。她十三岁那年,她的爸爸因工作受伤去世,自家父母好心地收留她们母女俩,她和她妈妈便搬到范家住。

  有一天,他偶然发现她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角落哭泣,那一刻,她的眼泪令他揪心,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欺负她,又那么害怕看见她的眼泪了,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他就喜欢上了她这个有点笨又有点甜美的女孩子了。

  这份初开的情愫让范奎恩紧张、迷茫,但更多的是欣喜。他开始有所改变,期待和麦雅淇的每一次见面,也不再动不动就欺负她,反而学着用男孩的方式对待心爱的女孩,虽然始终没有向她表明他的心意,但这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

  只是这份美好却在他十八岁那年被澈底破坏了,为了要在自己生日那天向麦雅淇告白,他早早就准备好了惊喜,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在那时候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她喜欢他大哥。

  范奎恩知道比起自己桀骛不驯的性格,大哥的成熟、稳重更受女孩子的欢迎,是许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可是麦雅淇是他喜欢的女孩啊,她喜欢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她怎么可以喜欢大哥呢?范奎恩感到愤怒、受伤,以这个秘密作为威胁,变着法子欺负她。

  可是很快的,范奎恩厌倦了这种无聊又幼稚的做法,于是他主动向父母提出要出国留学的要求,直觉地以为,只要他没有看到麦雅淇,他便很快可以忘掉她。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范奎恩才发现一切都是他在自欺欺人,不管多少年过去,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放下麦雅淇,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关注她的消息,也不会在收到自家大哥订婚的喜讯后,担心她受不了刺激,特地从国外赶回来陪她。只是虽然他依然爱着她,可她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他开始在意起她对自己的想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