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妻在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娇妻在上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室内,洒下金黄的一片。

  床上的麦雅淇皱了皱眉,缓缓地睁开双眼。头好痛,这是她醒过来的第一感觉,只是头为什么会这么痛呢?她左思右想,终于记起来了,昨天下班后,她本来是在家边吃泡面边看韩剧的,然后看到某剧情,是女主角向暗恋多年的学长告白,却被以只将女主角当成妹妹的理由拒绝了,再想到她的情况,不禁悲由心生,再也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家里。

  于是她就到大街上闲晃着,结果晃着晃着,不知怎的就跑进了酒吧里,然后她好像喝了一点酒,再然后……再然后怎么样了,她就没了记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可是想到不开心的原因,麦雅淇还是觉得好心酸,因为她喜欢了好多年的范克明订婚了,而范克明订婚的对象却不是她,不过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她呢?她甚至都没向范克明表迖过心意,她很明白一直以来范克明都只将她当成是妹妹般看待而已。

  为了不让自己的喜欢造成对方的负担,她从来不敢让范克明察觉她的心意,这几年更是从范家里搬了出来,就怕她哪天控制不住,跑去跟他告白。

  哎,不过就算她去告白又能怎么样呢?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范克明是不可能喜欢她的,他一直都只将她当成妹妹般看待而已,所以为了不自取其辱,这么多年她都将这份暗恋的心情藏得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这个秘密……不对,不是没有,除了她自己,还有另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那就是范克明的弟弟范奎恩。

  说起范奎恩,麦雅淇觉得他简直是大魔王,虽然只比她大了两岁,可是他从小就长得人高马大,又特别爱欺负她,所以她每次看到他都只想躲。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被他知道了她暗恋范克明的秘密,甚至以此要挟她给他当跑腿小妹,任他随叫随到,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出国留学,她才终于得以解放。

  想起那段过得跟女佣没两样的日子,麦雅淇对范奎恩的感觉只有咬牙切齿可以形容,就连后来他出国了,偶尔回来遇见,她都尽可能的避而远之。

  哎,怎么一大早尽想起这些不开心的事呢?麦雅淇有些烦躁地拍了拍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是很快的,她发现了周遭的环境很陌生,不是她家,倒像是饭店的房间。天,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当一夜情三个字浮上脑海时,麦雅淇一惊,霍地拉开被单,看见被单下的自己不着寸缕,当下鼻头一酸,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呜,这世上还有谁比她可怜?暗恋失败就算了,居然还不明不白地失身给陌生人。都她自己,没事学人家买什么醉,这下好了,清白没了,她哭死算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可一心沉浸在悲痛和悔恨中的麦雅淇没有听见,整张小脸埋在屈起的膝盖上,哭得好不伤心。

  门外的范奎恩敲了好几下,见迟迟无人应门,以为麦雅淇还在睡觉,便用房卡开了门,没想到他刚一进去,就看见麦雅淇坐在床上埋头痛哭,哭声听起来悲伤又凄凉,活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

  范奎恩蹙了蹙眉,误以为麦雅淇一早醒来就想起他家大哥,他原本的好心情顿时消散无踪,冷声道:「一大早就起来哭,麦雅淇,你还能有点出息吗?」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麦雅淇先是吓了一跳,旋即待她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时,顿时变得怒不可遏,骂道:「你是谁?本小组就爱哭,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的事,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哭起来的样子很吓人?」范奎恩回击道。

  意思就是她吓到他就是了,怎么会有人嘴巴这么坏?麦雅淇这时候哪里还记得伤心,整人气得暴走,裹着床单,认床上跳到范奎恩的面前。直到在他面前站定,她才发现眼前的他长得好高,迫使她不得不抬头,再抬头,才终于将他的样子看清,下一秒,她忍不住惊呼道:「你……大……范奎恩?」

  因为看到范奎恩,太过吃惊,让麦雅淇连话都有点说不清楚了,不过也别怪她这么惊讶,因为自从范奎恩出国后,她就很少遇见他,更别说她早些年就已经从他们家搬出去住了。她之所以会这么快认出他,完全是因为他的样子和几年前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五官比以前深刻了一些,气势也比以前更加凌厉了,但他仍是她记忆中的大魔王的模样。

  「嗯哼,看来你没有得健忘症。」虽然她犹带泪痕的模样让范奎恩有些不忍,可一想到她是为了他大哥才落泪,他的心情怎么也无法好起来。

  「混蛋,这么久不见,你的嘴巴怎么还是这么坏?」居然诅咒她有健忘症。

  「这么久不见,你的胆子倒是长了不少。」敢叫他混蛋,还有大魔王,他都还没有跟她算帐呢。

  「哼。」没错,要是换作以前,她确实不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但他都离开这么多年了,况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一定早就忘记她暗恋范克明的事情了,所以她再也不怕他了,因为他已经没什么可以威胁到她了。这么想着,麦雅淇的胆子就更大了,只是她才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很快意识到另一个严重的问题,「等等,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不是在我逬来的那一刻就该问了吗?」结果她还是那么笨,现在才知道担心这个,她知不知道从他一迸门时,她就有危险了?居然只想着跟他斗嘴,真是笨到极点。

  「谁让你一逬来就惹我生气?」所以她就说他坏到没天理,从小到大就知道惹她生气,偏偏她又太懦弱,总是不敢拿他怎么样。

  「呵,自己脾气不好还怪别人。」其实她的脾气很好,只是他太爱看她生气的样子,所以每次都非逼到她跳脚不可。

  「明明是你幼稚好不好。」就爱欺负她。麦雅淇生气地瞪着他,这才想起自己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郁闷,差点就被他蒙混过去了。她问道:「快点说啦,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范奎恩在她心里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不知为何,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她竟莫名地感到安心,方才的不安和恐惧也随着和他的斗嘴消失不见了,而且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就是她全身上下并没有一丝失身后的不适感,所以她可不可以期待也许事情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只是相对于麦雅淇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的心情,范奎恩存心吊她的胃口,云淡风轻地反问道:「你说呢?」

  「范奎恩,拜托你不要故弄玄虚了好不好,你没看我都快急死了吗?」麦雅淇道。

  「关我什么事?」没错,他就是有意让她紧张,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不知天高地厚地跑到酒吧那种地方。

  「你……」麦雅淇瞪着他,脑子里不知怎的突然浮上一些画面,她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昨晚是不是你带我离开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范奎恩存心气她。

  虽然没有得到正面的答案,但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这么说的意思已经是肯定了。只是他怎么会帮自己呢?又怎么会那么巧在酒吧遇上?麦雅淇百思不得其解。

  「范奎恩,谢谢你昨晚帮了我。」虽然她不聪明,甚至可以说单纯得有点笨,但她也知道去了酒吧那种地方会有多危险,昨晚她八成是脑袋抽了筋才会做那种事情,幸好她后来遇见的是他,不然她完全不敢想象她会碰见什么事情。

  「我只是刚好去那边办点事情而已,下次你再去那种地方,我不见得会帮你。」范奎恩故意以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他没有说明他是特地为她出现在那里的。

  「那我昨晚……没有对你说什么失礼的话吧?」其实麦雅淇的潜台词是,她有对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没有?

  「说了很多,你要听哪一句?」她确实是说了不少,就连给他取了绰号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只是她确定她有勇气听吗?

  麦雅淇一听,顿时变得很紧张,道:「那我应该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会去酒吧喝酒吧?」

  原来是怕自己知道她暗恋失败的事情?范奎恩有些怪异地斜睨她一眼,不答反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去酒吧喝酒?」

  听见他的问题,麦雅淇松了一口气,傻笑着,「没有啦,就是工作上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情,所以才会去那里喝两杯。」

  「工作上有什么事值得你那么伤心的?」范奎恩明知道原因,只是故意配合她而已。

  「呵呵,一点小事而已啦,都怪我自己想不开。」害怕让他知道真相,麦雅淇打算蒙混过关。

  「确实很像你这个笨蛋会做的事情。」他笑笑地说。

  麦雅淇虽然很气范奎恩嘲调她是笨蛋,但比起这个,她更不想让他知道她是因为失恋才去酒吧买醉,不然她一定会被他嘲笑得体无完肤。于是为了不让范奎恩再有嘲笑她的机会,麦雅淇话锋一转,赶忙转移话题,问:「对了,你不是一直待在国外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我想回来就回来了,你有意见?」听到麦雅淇的问话,让范奎恩误会她并不高兴他回来,因此他的语气也谈不上好。

  闻言,麦雅淇也有些生气了,没好气地噔着他,「我就是随口问问啊,你这人怎么还是这么讨厌?」

  「我不需要别人虚伪的关怀。」范奎恩道。还随口问问,谁稀罕?」

  「没错,我就是虚伪,我根本不在乎你为什么回来,满意了吧?」前一秒还因为范奎恩帮了她感动不已,现在她觉得生气,一点也不想看见这毒舌的混蛋。

  其实范奎恩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每次看到麦雅淇都会忍不住想跟她斗嘴,也许是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是全心全意地注意着他的?范奎恩抹了把脸,忽然觉得现在的他很幼稚。于是他话锋一转,宣告休战,「今天礼拜一,你不用上班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