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妻在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娇妻在上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她喜欢的人很快就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麦雅淇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完全不在乎自己今晚到底喝了多少酒。当她再一次拿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就将酒杯里面的淡黄色液体灌入喉咙,结果却因为喝得太猛,她马上就被呛到了,不住地咳嗽,一张小脸也因此涨得通红,看起来好不狼狈。

  忽然,一道凉薄的男声从身后传来,语气充满了嘲讽之意,「麦雅淇,看来这些年你光长年纪,不长脑子呢。」

  谁?是谁在嘲笑她?麦雅淇眯了眯眼,霍地转头往后看去,只看到一个高大却模糊的身影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这让她很是不满,「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呵。」男人轻扯了下唇角,似是不屑回答她的问题,可那一双微扬的桃花眼却夹杂了些许的愠怒。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发火的前兆。

  熟悉这男人的麦雅淇也是知道的,只是此刻的她喝得烂醉如泥,连他是谁都认不得,又怎么会知道他生气了呢?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在问你话呢。」眼前男人的态度让麦雅淇生气了,只见她踉踉跄跄地起身,朝着他所在的位置走去,然后伸出纤纤一指,戳了戳男人结实的胸口,娇喝道:「喂,我问你是谁,你到底听到没有?」

  范奎恩瞪着眼前借酒装疯的麦雅淇,有股想打她一顿屁股的冲动,不过眼下他更想找另一个人算帐。只见他狭长的桃花眼一扫,最后定在吧台后的调酒师身后,冷冷地扬声,「叫莫启迪给我滚出来!」

  吧台后的调酒师先是抖了一下,旋即在心里暗叫不妙,糟糕,这男人不会是来寻仇的吧?他要不要让人去通知老板先避一避?只是他还来不及让人过来帮忙,就听见耳边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正是他家老板。

  「哇,速度挺快的嘛,你不会是直接从机场赶过来的吧?」莫启迪从吧台的另一端绕了过来,面对好友一脸的怒容,他仍是一贯的嬉皮笑脸。

  相较于莫启迪的嘻皮笑脸,范奎恩只想一拳打爆他的笑脸,「谁让你给她喝酒的?」

  莫启迪耸了耸肩,双眼中尽是无辜,「这可怪不得我,她一来就要点白兰地,我不给她啤酒,难道给她喝果汁吗?」

  「该死,你知不知道她连吃酒心巧克力都会醉吗?」范奎恩怒道。

  「我又不是她的男人,我怎么知道?」莫启迪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反击,「不过说回来,这次我帮了你一个大忙,你要怎么答谢我?」他很厚脸皮地讨赏。

  「谢了,我不会忘记的。」丢下这句话,范奎恩就走到麦雅淇身边,弯身抱起此时像烂泥一样瘫着的她,打算先带她离开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前几天,范奎恩接到自家大哥要订婚的喜讯时,便料想麦雅淇这个笨蛋会很伤心,于是他火速地结束手头上的工作,从国外赶回来。没想到今天他人才刚下飞机,还来不及联系她,他就已经接到了好友的电话,说是麦雅淇在好友的店里。来酒吧这种地方还能做什么?,范奎恩可想而知,于是他连行李都没拿,就搭车直奔好友的酒吧。

  诚如范奎恩所料,麦雅淇真的来酒吧买醉,只是当他亲眼看见她以那种豪饮的方式伤害她自己,他还是忍不住发起火来。哎,能让他这么收不住情绪的,这世上应该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吧。

  范奎恩有些无奈地瞪着麦雅淇一眼,可抱着她的动作却是不可思议的温柔。其实他真的很庆幸她来的是好友他的酒吧,若是去了别的地方,以她现在烂醉的程度,会发生什么事可想而知。想到这里,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先带她回去了。」范奎恩向好友交代一句,就想抱着她离开。

  「喂,老友,事成了,记得给我包个大红包哦。」莫启迪在一旁暧昧地挤眉弄眼。

  范奎恩知道莫启迪的心里在想什么,便很不客气地送他一记白眼,冷讽道:「别把每个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

  「你心里最好没有那种想法啦。」莫启迪不怒反笑,语气中带着一丝看透一切的笃定。

  范奎恩懒得搭理莫启迪,直接抱着麦雅淇就离开了,只是刚走到酒吧门口,原本安静地躺在他怀里的麦雅淇不知怎么的就醒了过来。

  麦雅淇意识到自己正被人抱着走,开始不安地扭动、挣扎起来,「你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里?」

  发现麦雅淇的意识有了一丝清醒,范奎恩并没有放她下来,反而故意以一种流里流气的语气吓她,「乖乖跟我走,哥哥会好好爱你的。」

  听他这么一说,麦雅淇果然被吓到了,酒立刻醒了一大半,在他怀里扭动得更加厉害了,一边不忘呼救道:「放开我……救命!」

  笨蛋,现在才意识到危险也太迟了。范奎恩忍不住在心里骂麦雅淇一句,行走的速度更加快速了,不想让她的呼喊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一边出声警告她道:「麦雅淇,安静点!」

  被他这么一喝,麦雅淇先是愣了下,旋即仰头看着他,可惜还是只能看到一张模模糊糊的脸庞,「你是谁?你认识我吗?」

  见麦雅淇还是认不出自己,范奎恩不自觉有些生气了,没好气地骂道:「笨女人,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喝了多少酒?」听了他的话,麦雅淇暂时忘记自己的问题,认真地扳起了手指,可她反复点了几遍,发现根本找不到答案后,朝他傻呵呵地笑了起来,「对不起,我不记得了欸。」

  麦雅淇的笑容太可爱,如果换作平时,范奎恩早就妥协了,可一想到她居然只身到酒吧这么危险的地方喝酒,他就没办法消气。当他正想多骂她几句,却突然听见她大叫一声:「大魔王!」

  「什么?」范奎恩疑惑地问。

  「你是不是大魔王?」麦雅淇又问。

  大魔王?那是什么鬼?范奎恩皱了皱眉,正想问麦雅淇,就又听见她出声了,这次叫的则是他的名字,软软糯糯的,似撒娇又似低喃地道:「范奎恩……」

  范奎恩的心一颤,也不知麦雅淇是清醒了还是没清醒,突然听见她用这种缠绵的口吻叫着他的名字,他发觉自己的心跳居然莫名地加速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他故意以凶巴巴的语气回道:「干嘛?」

  像是自己的话得到证实一样,麦雅淇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兴奋,「你果然是大魔王。」

  什么他果然是大魔王?等等……范奎恩眯了眯眼,灵活的脑袋迅速地运作起来,明白了「大魔王」是麦雅淇偷偷地给他取的绰号。很好,这女人的胆子变大了,居然敢给他偷偷取绰号,而且还这么难听。他道:「笨女人,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给我取个这么难听的绰号。」

  「难听吗?」麦雅淇歪了歪头,突然嗤嗤地笑了起来,「不会啊,我觉得还好欸,大魔王、大魔王。」

  范奎恩的俊脸一黑,恶狠狠地警告道:「你再敢这么叫我,我就将你丢到马路上。」

  「呜呜,你好凶。」麦雅淇被他这么一凶,马上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抱怨道:「还说不是大魔王,又凶又霸道。」

  他又凶又霸道?他都还没骂她给他制造麻烦呢,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范奎恩真想干脆将麦雅淇丢到马路上算了,没良心的女人,要知道他可是连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连片刻的休息都没有就赶了过来,现在居然还要被她嫌弃。哎,不过话又说回来,从小到大,他似乎就对她格外狠不下心,真不知是不是他上辈子欠了她的。

  突然,麦雅淇又开口了,「大魔王,我、我想吐……」

  闻言,范奎恩迅速地回过神来,刚想将她放下来,可是已经迟了,只见她的头一歪,酸臭的呕吐物以千军万马之势往他的怀里奔去。

  「麦雅淇,你好样的!」范奎恩咬了咬牙,硬生生地压下想飙脏话的冲动。

  「对不起……」麦雅淇吐过之后舒服多了,脑子也清醒了一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双眼充满了歉意。

  她最好真的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范奎恩咬咬牙,觉得自己胸口的一股气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有种无力的挫败感。算了,跟一个醉鬼计较太不理智了,他还是快点将她送回家比较实在。

  「你住哪里?」范奎恩问。这些年他在国外,虽然没有间断和她的联系,但也没有详细知道她的一切,只知道她早些年从家里搬出来了。

  「我不记得了。」麦雅淇摇了摇头,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笨女人,下次再给我喝醉酒,你看我还会不会管你。」范奎恩一边说着,一边寻找着附近有没有合适的饭店。现在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要他穿着这一身衣服回到他的公寓,这让向来有洁癖的他根本无法忍受,所以只能先就近找家饭店清理干净再作打算了。

  找到饭店,要了房间,范奎恩顾不上旁人异样的眼光,迅速地抱着麦雅淇走进房间。刚一进门,他先将麦雅淇安顿在沙发上,然后迫不及待地冲进浴室,将一身充满酸臭味的衣服脱下。只是他才洗没多久,门口那里就传来了声响,他一转头,就看见麦雅淇正跌跌撞撞地要走进浴室,一边走,还一边动手解着上衣的钮扣。

  糟糕,他忘记关门上锁了。当范奎恩反应过来,要将麦雅淇推出去,岂料她已经动手很快地解开了所有的钮扣,此时正准备脱下上衣。

  「等等,你先出去,我洗好了再叫你进来。」范奎恩急急地拉住她的手,制止她脱衣服的动作。

  「不要,我也要洗澡,身上好臭。」麦雅淇说着,就挣开他的手,又去拉扯自己的上衣。这一扯,竟被她成功脱去了外衣,一身雪白、柔嫩的肌肤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曝露在他的眼前。

  范奎恩因这突来的变故愣住了,视线更是无法从麦雅淇那对被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的性感双峰离开。真想不到她看起来挺瘦弱的一个人,身材居然这么有料。

  突然,麦雅淇的一声怪叫拉回了他飘远的思绪,「啊,你流血了。」

  范奎恩回过神来,抹了下有些发热异样的鼻子,才发现他竟然流鼻血了,真可耻,他居然因为看了一个女人的身体流鼻血,更可恶的是,这个女人连半裸都算不上,难道是因为他太久不碰女人,血气过旺了吗?

  对,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他怎么会出现这么不可思议的反应呢?范奎恩自我安慰着,还没完全缓过神来,就听见麦雅淇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喂,可不可以让一让?本小姐要洗澡了。」麦雅淇说着,她甚至动手推开他,然后摇摇晃晃地朝莲蓬头所在的方向走去,全然不觉得他一个大男人还杵在这里,她就这么动手脱掉身上的黑色蕾丝胸罩很不好,紧接着连裤子也脱掉了。

  「该死。」这下子范奎恩澈底回神了,狠狠地咒骂一声,随手从毛巾架上取了条浴巾围上,决定将浴室先让给醉酒后变得霸道不已的麦雅淇。

  只是范奎恩前脚才走出浴室,后脚就听见里面传来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难道是……范奎恩心里一跳,再顾不上什么非礼勿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立刻转身冲回浴室,只想确认里面的人是否安全。

  「你……」怎么样?

  范奎恩的话还没说完,在浴室里面的麦雅淇就先出声了,委屈地低喃道:「好痛……」

  看见麦雅淇可怜兮兮地嘟着嘴,范奎恩心疼又自责,将跌坐在地上的她扶起来,语气是不可思议的温柔,问:「摔到哪里了吗?」

  「嗯,摔到屁股了,好痛。」麦雅淇瞅着他,她水汪汪的大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范奎恩的心猛然一震,被她用这种小兽般的纯真目光看着,他发现自己竟有种将她压倒的邪念。天,难道他真像莫启迪说的那样,他心里对她当真有那种龌龊的想法吗?

  「我帮你放水,你到浴缸里洗吧。」范奎恩像是在逃避什么般,急急地转身,在浴缸那边忙碌着,可脑海中却不断地萦绕着刚才扶她起身时不小心看到的美景,圆润的香肩、丰挺的双峰,还有她那一手可握的细腰。

  范奎恩感觉鼻孔里有两道热流正不受控制地往下流,他伸手微捏住鼻翼两侧,身体稍微向前倾,想要止住血不要继续往外流,结果却看见麦雅淇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身旁,此时正一脸好奇地盯着他的脸,纯真地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麦雅淇不过来还好,她一过来,范奎恩就感觉他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流出来了,更过分的是,为了能将他看清楚,她此时正弯着腰,一对圆嫩的丰乳几乎要碰到了他的脸。

  这个该死的女人,今晚是想让他血流不止吗?范奎恩恨恨地想着,索性闭上眼,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然而事与愿违,他越是想冷静,他就越冷静不下来,脑海中尽是她诱人的胴体,还有她那双纯净却更引人犯罪的无辜大眼。

  突然的,耳边传来的麦雅淇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想,「水满了。」

  范奎恩睁开眼,这才发现浴缸的水真的满出来了,他动手按掉开关,起身就要离开。只是他才刚迈开脚步,麦雅淇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语气急切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出去,你洗澡。」范奎恩言简意赅地道,只想快点摆脱这个甜蜜的牢笼。

  「我不要,你帮我洗。」她难得任性。

  酒精果然会让人变得不一样,清醒时的她是断然不敢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的,可范奎恩却发现,这样娇蛮的她其实也很可爱。

  「你陪我好不好?我不敢一个人在这里。」麦雅淇拉着他的手,水汪汪的大眼里充满了渴求,以及让人无法抵抗的魅惑。

  鬼使神差般,范奎恩点了点头,看着麦雅淇在他面前呈现的璀璨笑容,他竟觉得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喔,他一定是中邪了。

  「麦雅淇,你以后都不可以喝酒了。」因为喝醉酒的她会变得不像她自己,也会让他失去自我。

  范奎恩原本只是无心的一句感叹,不知道怎么的就触中了麦雅淇心底的那根弦,她忽然掉起了眼泪,边哭边说道:「呜,阿明哥,你为什么要结婚?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我不要你跟别人结婚。」

  听见她叫着自家大哥范克明,范奎恩的眼底忽然染上一股阴郁,黑压压的一片,「我不是你的阿明哥,我是范奎恩。」

  「呜,大魔王。」听见范奎恩的名字,麦雅淇哭得更伤心了,她突然从浴缸中横出身子,一把抱住了他,委屈地控诉道:「大魔王,阿明哥要结婚了,我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我没兴趣听你讲这些。」麦雅淇一直叫着自家大哥,这让范奎恩很烦躁。他伸手要扯开她的手,没想到她却死死地抱着,就像溺水的人抱住最后一块浮木般,如何也不肯松手。

  而麦雅淇这段时间积累的情绪也在这一瞬间崩塌了,眼泪决了堤,「奎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阿明哥?从小我就喜欢他,可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他只是将我当成妹妹,所以我从来不敢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可是他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以后连偷偷喜欢他的权利也没有了。呜呜,大魔王……」

  听麦雅淇时而叫他大魔王,时而又叫他的名字,范奎恩根本无法分辩她到底清醒还是没清醒,只是听她这么毫无保留地将心事告诉他,他的心情变得很复杂。他既开心她将他当成倾诉的对象,又很不开心她只是将他当成倾诉的对象,可他到底想要什么,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于是范奎恩只是默默地听着,不打断麦雅淇,也不回应,直到她说累了、哭累了,才将她从浴缸里抱起,抱到床上去。

  看着麦雅淇在睡梦中仍旧紧拧的双眉,范奎恩的内心五味杂陈,就这么静静地凝视着她,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直到半夜听见她梦呓了句,「范奎恩,你真好。」

  他如梦初醒,忽而无声地笑了起来。如果她明天一早醒来看到他,她当真还会觉得「真好」吗?他竟无比期待着。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