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番外篇
上一页 目录  
  关于外遇这个问题,好像是几乎所有已婚女性都会反复思考的事情。

  自己的丈夫最近对自己的态度比起以前有了些什么变化,是好了还是差了,是殷勤了还是冷漠了……

  听说男人在出轨以后,为了减轻一下自己心里的愧疚感,都会加倍地补偿妻子、对妻子好。具体行为大致是,无缘无故买给妻子她平日心心念念的奢侈品,对妻子越来越宽容,吵架基本上不会还口……

  罗木怡浏览完了以后,把网页数据关掉,开始陷入沉思。

  怎么感觉这些举动,端木暖基本上都符合了,难道他真的有外遇了!

  可是,他们才刚结婚不久……现在还算新婚吧,一结婚就马上出轨?这个假设有些太大胆……

  罗木怡抬头,偷偷看了看坐她对面,被她正怀疑着有外遇的新婚丈夫,看见他正帮她剥着虾壳,动作快速却一点都不显狼狈,一下子就剥好了几只。

  可是也不对……他现在几乎都没有饭局,有饭局都带上她,不然就全部推给赵绪风。

  她之前也问过他,这样对赵绪风会不会不太好,这么多应酬压在身上,哪有时间交女朋友,可是他说,赵绪风就是喜欢这些场合,然后她也不说话了。

  他现在要不就在家里工作,要不就去公司,但是每天准时回家,工作做不完也拿回来家里继续,哪里来的时间搞外遇?

  罗木怡又偷偷地瞄他一眼,他低眉,神情认真,即便是剥虾壳也是动作优雅的,剥好一只就放在盘子里,然后又剥一只……另一侧的盘子里面虾壳已经堆了一大堆了。

  他又把剥好的一只虾子放到盘子里,手伸到面前的盆子里洗了洗手,在餐巾上擦干手上的水珠,然后直接抬头捉住她的视线。

  罗木怡被吓一跳,正准备说些什么解释一下,却见他似乎没有询问她的意思,一下子撤走了视线,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装着温水的玻璃杯递给她。

  她乖乖地接过来,然后低头,想用最快的速度清除浏览记录,结果却被他一下子抽走了。

  罗木怡石化了。能不能再让我多按一个键,你再拿走?

  罗木怡一直盯着他手上的手机,视线一瞬也不肯挪。

  对座的人直接无视她的视线,把她的手机放在他左手边,右手把放满了虾子的盘子摆在她面前,「先喝一口再吃。」

  罗木怡一边想着,怎么把手机要回来,一边听话地喝了口水,然后就听到他说:「吃饱再玩手机。」

  于是,就出现了一幕,女孩子坐在那里一直吃,吃着吃着就抬头偷看对座的人,似乎是看他在做什么,然后又低头继续吃。而对座的男人嘴角微微上翘,笑容里都是纵容和宠溺,一直注视着女孩子,只有当女孩子快要抬头偷看他的时候,赶在那之前悠闲地收回视线,假装不知道他知道女孩子在偷看他,如此反复循环。

  他们周边的几张桌子坐的都是情侣,然后那几桌几乎无一例外地陷入一种微妙的僵局,做男朋友的都不由得时不时地看向他们那桌,就是希望能递给端木暖一个「兄弟,拜托别再秀恩爱了,我女朋友脸色都黑下来,快要翻脸跟我分手了,给条活路走走」的眼神。

  有一桌的女生比较直接,直接低声抱怨她男朋友,「你看人家那个才叫爱情,话没说几句,可是人家的表情动作里满满的都是爱意……你爱个什么鬼啊,只会结帐买单!」然后抓起包包起身离开,走出了餐厅。

  那男朋友在等服务生买单的时候,幽幽哀怨地看着浓情蜜意的那一桌,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女朋友,说得好像别人不会结帐买单一样。

  当然,罗木怡是没有留意到这些事,她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吃跟预防端木暖看她手机这两件事情上,心里只想着要赶紧吃完拿回手机,然后清除浏览记录。而端木暖对于别人的目光一向是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除了他家小妻子的目光,于是他们这桌继续毫不在意秀恩爱。

  就在罗木怡快要消灭完面前的食物时,放在端木暖左手边的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简讯,屏幕自动亮了,端木暖自然而然地看了过去,扫了一眼,看完了自动弹出来的讯息内容。

  Christine传来,笨!现在出轨不一定要见面才能出的,都可以在线视讯出轨啊,裸聊有没有听过?

  端木暖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看了眼还在埋头努力吃的小妻子。

  罗木怡吃完最后一口,抬头,刚好接上了他有些复杂的眼神,嗯?然后余光注意到亮了屏幕的手机,视线挪过去了一下,心里觉得不妙,再把视线挪回来,见他的神情似乎有棹无奈……他知道了她怀疑他有外遇!

  罗木怡心里一阵紧张,双手在桌底下绞着手指,低垂下双眸,有些心虚地解释道:「嗯……我不是故意的。」

  又抬眸悄悄地看了看他,见他在等着她解释,她嗫嗫嚅嚅地继续说:「你最近买原文版的专业用书给我,买了一批又一批,我看书累了才看看你,你就放下工作,陪我聊天半小时,又帮我剥虾壳之类的……以前都不是这样的,我就以为你怎么了……」

  端木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在思考什么,但就罗木怡看来,像是她伤害到他了,她态度诚恳地跟他认错,「对不起,我以后都不会再怀疑你的,你原谅我吧?」

  端木暖也没多说什么,「嗯。」转移话题,「吃饱了吗?」

  罗木怡以为他还在生气,不敢跟他多说什么,就嗯嗯嗯地点头。

  端木暖看了看她面前,刚刚装着虾子的盘子空了,装着一碗白饭的碗也空了,他一点一点地回忆着,她好像还喝了几碗汤,吃了半盘菜心,半条槽辣脆皮鱼,半盘芹菜炒肉片,是该饱了。

  「走吧。」

  罗木怡乖乖地点头起身,下一秒,手就被他握住了,刚刚一脸做错事表情的小脸一瞬间放晴,笑靥如花地跟着他走向柜台。

  女服务生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按好了收款机,声音甜美地提醒他们要付帐的金额。

  端木暖掏出钱包,左手翻开来,握着罗木怡的右手拇指揉了揉她的手背,「照片上边的那张卡。」钱包往罗木怡的方向移了过去。

  「哦。」罗木怡伸出右手,把他说的那张卡抽出来,递给女服务生。

  男的英俊,女的娇美,两人站在一起这么登对,感情又那么好,怎么不羡煞旁人。

  女服务生接过卡,边为他们结帐边羡慕地说:「你们感情真好,」连结帐这么短时间都不愿意放开手,应该还是小情侣,「计划什么时候结婚?」

  「我们已经结婚了。」

  罗木怡高兴地点头附和,「嗯嗯!」

  女服务生有些吃惊,没见过结了婚还这么黏黏糊糊的,不由赞叹道:「那你们感情很深。」

  罗木怡继续高兴地点头,「嗯嗯!」

  端木暖没说什么,直到女服务生已经帮他们结好帐,把卡还给罗木怡,罗木怡又把卡放回原来的位置后,他才补充,「喜欢她好几年才娶到手的。」

  女服务生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而罗木怡则是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

  端木暖若无其事地跟女服务生礼貌地点点头致谢,回头看到呆呆的罗木怡。松开手,搂上她的腰,带着已经不知道怎么走路的人走出餐厅。

  罗木怡坐在了车上,思绪都还在神游还没回来。

  她反反复覆地在想他刚刚说的话,一字一句,每个字词之间的停顿,她发现,无论她怎么看、怎么理解,这句话也只有一个意思……可是,明明就是她暗恋加喜欢他好多年才对啊,他怎么会这么说呢,难道,刚刚她是在作梦?

  等她想了一大堆以后,回过神来才发现,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来了,到家了。

  罗木怡认出来,这是西楼的停车处,旁边还立着根灯柱,晕黄色的温暖灯光静静铺洒下来。

  刚刚结帐的时候,罗木怡就有留意过餐厅里的钟,那时候是九点,现在估计差不多十点了吧,也不知道她发了多久的呆。

  她侧头看向端木暖,正想问他什么时,发现他正盯着她看,也不知道他盯着她看了多久了,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想说的话也在接上他的视线的一瞬间忘光了,只知道呆呆地看着他。

  端木暖早就知道她的情商不太好,不过还好还有智商补救一下。他摸摸她的头顶,又轻轻压了压,然后他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又把椅背调下去了一点。

  「过来。」

  罗木怡像是一瞬间回魂了,她咬了咬下唇,犹豫没几秒,解开了自己座位上的安全带,手脚并用地爬过去他那边,爬到他身上,分开腿跨坐。

  她不好意思看他,害羞地紧紧抱着他,脑袋都埋进了他的怀里,压了压跳得飞快的心跳,声音闷在他的怀里,问他,「你是不是要跟我表白?」

  端木暖关掉车头灯,车子的前头一下子暗下来,只剩淡淡的晕黄色光线,「嗯……想听?」

  罗木怡高兴又期待,又有点羞涩地点头,点个不停。

  端木暖笑,「这么想听?」

  罗木怡害羞地小小声解释道:「你都没告诉过我,我还以为……」又小小地抬头看看他,「我都不知道……」

  黑暗中,连眼前距离这么近的人面容都是模糊不清的,可他看得清楚,即便是在这样的黑暗里,她的眼睛还是亮得发光。

  端木暖似是坐得不舒服,动了动,调整了下坐姿,然后一手按在她的屁股上,一手按上她的肩背,把她整个人按在怀里,让她听自己的心跳,感受他脉搏的跳动。

  他的心跳脉搏告诉她,他并没有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从容,他也像她一样,心脏为对方加快跳动,她不需要胡思乱想,他一定也是爱她的。

  罗木怡听着他同样飞快的心跳声,她的心脏似是受到了呼应,又跳得更快了一些。明明要表白的人不是她,可她却比自己要表白的时候更加紧张。

  「木怡,爱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在你爱上我以后,我就会立刻很爱很爱你。它不像是在比赛跑步,你跑了两步,我就要马上跟上。我们之间,可能连你还没意识到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而我当时只处在刚知道你的阶段……」

  罗木怡现在都还能记得当时自己有多难熬,抱着他的双臂也更紧了些。

  「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注意你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多,然后我就知道,我是喜欢上你了。」端木暖叹了口气,「你不要想那么多,我会一直对你好的,因为我也很爱你,不是出轨有外遇要补偿你……」

  罗木怡用力地点点头,头埋在他怀里,在上面光明正大地抹掉自己的眼泪。

  「是我向你求婚的呀,小傻瓜。」

  罗木怡继续点头,除了点头,她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话了,惊喜一瞬间在心里头炸开。原本已经有心理准备,他跟她在一起,可能一直都不会喜欢上她,但是只要跟他在一起,然后他对她好,即使他一直不喜欢她,她也是愿意的,她以为,这已经是最好最好的结局了。

  可他对她真的很好很好,比以前好多了,让她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哪里不对了,根本就没往这个方向想,他对她这么好是因为他也爱着她。

  心里头满满的都是喜悦、满足、甜蜜、如愿以偿……

  端木暖知道怀里的人又哭了,真是没见过比她更爱哭的人了。不高兴了,哭;委屈了,哭;连高兴都是哭……他无奈,跟她在一起后,原本没有多少哄人经验的他,哄人的技巧日渐见长。

  他亲亲她的头顶,用被她训练调教出来的技能轻轻地哄着她,「好了,不哭了,乖,以后每天都跟你表白好不好,别哭了好不好?」

  罗木恰连忙用力地点点头,生怕他把话收回了反悔。看到他调笑的眼神,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但还是小声地提醒他,「你要记住,每天都表白哦。」

  「好。」他捏过自己的衣袖,一点都不嫌弃地帮她擦眼泪。

  罗木怡笑得更加高兴灿烂。

  最美好的就是,在她看着他的时候,他正好也看向她,当她喜欢了他好久好久,而他也告诉她,他也喜欢了她好久好久……

  历经七年,她的爱恋终于修成正果。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