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之后的没过几天,端木家出了件大事。

  几年前被端木暖扯下马的端木瑜,早已被端木家的人放弃,对他的态度完全就是养个吃闲饭的,由着他混吃等死。

  可即便他知道了家人对他的态度,他也没收敛自己的作威作福的德行,结果又惹上了人,连累家里亏了一大笔钱。而他这样的闯祸,之前也有过几次,因为不是大事,端木家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算了,可这次让家里亏了这么多,每个人心里都不爽他了。

  他们决定要分家。

  端木暖走进端木家主宅的客厅里后,端木家所有人也到齐了。

  端木堂坐在正对门口的花梨木椅子上,双手拄在拐杖上,目光带着历经多年岁月的智慧,锐利地扫视了客厅内的每一个人。

  首先沉不住气的,是端木堂的第二个儿子,「爸,再不孝我也要说了,我想分家了!不是我惹的事,还要我背一些祸,之前那些小事,我也没拿出来说,可这次这么严重,钱都亏损了一大半,我是不能忍了……虽说端木瑜是个惹祸精,但到底也是我们端木家的人,我们也不能不管他任他在外面丢我们的脸,可是我们几个年纪都大了,禁不起这种折腾了,倒不如趁着这次分家算了,免得以后成了仇家……」

  端木家是市里少有的祖孙三代还不分家的豪门世家,一向秉承着老祖宗的训诫,和和睦睦、光宗耀祖,可人心都是易变的,到了端木堂管家事的这一代,端木家就要分家了。

  有这种想法的,也不仅仅只有二儿子一个,几乎是除了走科学研究道路的端木晏以及三房以外,其它所有人都这么想的。

  端木堂心里也明白,都到这个分上了,分家的事是压不住了,他只能点头应下了。

  众人见端木堂首肯了,接下来就又开始说起来,谁要哪份产业,谁应该大份些,谁只要不动产……最后,为着这些利益的事,血浓于水的亲人之间却是吵得凶起来了。

  端木晏和端木暖是客厅里面比较安静的,几乎是走进了客厅就没说过几句话。不过端木晏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当初是他自己一心走上科研的道路,不接手管端木家旗下的任一产业的,现在分家,他的说话权也的确是比较少。

  而端木暖则是一如既往地冷眼旁观这样的闹剧,这样的家人,分家了倒也清静些。

  闹到了最后,端木堂听着他们乱糟糟地狗咬狗,心烦极了,他敲了敲拐杖,中气十足地大声说话,气势不怒而威,「吵什么!我还活着,你们要分家,可以,我同意,可要怎么分,我说了算!」

  现在东西都还在老爷子手里捏着,他们即便是吵赢了自家兄弟,也未见得自己的爸爸就愿意把东西给那人。

  然后一个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头低低地装孙子,不敢说话,一屋子的人都屏着气,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端木堂看着这一群儿子、孙子,他活到这个岁数,是儿孙满堂了,可里面就没有个有出息的,除了端木暖的为人办事还让他看得上一两眼。

  端木堂抬了抬手,指指端木暖,「小九一向管着公司、集团,这些年做出来的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小九继续管着他一直管着的,你们其余的,也就按照你们一向管着的那些继续管下去吧……」

  话还没说完,客厅里的有些人对老爷子的这个决定有些不服气,可心里衡量下,这些年来家里的公司集团在端木暖的管理下比之前的规模都大了许多,这么大的规模,自己的确也没那个本事管得了,那还倒不如抓住手里管得了的。抱着这种想法,客厅里的人倒也对自己分到的算是满意了。

  端木堂心里也觉得堵心,闹哄哄的,不象样,真是早该分家了。他觉得他要回卧室静静,正准备叫他们都散了。

  这时,一直没怎么出声的端木暖倒是说话了,「爷爷,有件事要跟你和大家说一声。」

  「什么事?」端木堂的声音威严,还没收起来的凌厉眼神唰地看着他。

  一时间,客厅里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大家心里头都急了,就怕这半定下来的事有什么变量。

  众人的心不由都被提起来了,反倒是被众多目光注视的端木暖依旧神色自若。

  「我昨晚跟木怡求婚,她答应了,我们希望尽快举行婚礼。」

  客厅里的人难得有这么齐心的一刻,纷纷都直呼恭喜啊、总算要办喜事了啊……一片叫好的支持声。

  而最高兴的,也要数端木堂。端木暖今年都二十九了,罗木怡也二十三了,他也不知道还剩多长时间了,原本还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他的曾孙,没想到现在总算让他看到些曙光了!

  端木堂答应了端木暖和罗木怡的喜事,端木堂让众人散了以后,立刻喜形于色地跟端木晏出门,上罗家去跟罗季榖商量两个年轻人的婚事。

  端木家分家的这件事之后,端木暖和罗木怡的婚期很快就定了下来,一来,原本两家人就有底,连今年过年都是一起过的,当时几个长辈都暗地里有讨论过,虽说两个年轻人说是谈恋爱,但估计离结婚也不远了,却没想到快成这样,乐得他们几个长辈都喜上眉梢。

  二来,他们这样的豪门世家分家了,这种豪门秘辛足够当众人一段时间的八卦素材了,特别是他们也不愿意别人探听这个事,自然是需要一些事情转移一下大众的注意力。

  而分家后的最终大赢家,端木家集团、公司的继承人端木暖不日完婚,这个消息已经足够吸引人的目光了。

  当上大老板,迎娶俏丽卷姐,登上人生巅峰,端木暖又刷新了市里的话题榜头条,大众的焦点果然就这么转移了。

  婚礼最终安排在一个月后,罗木怡打电话给她的两个好朋友Christine和沈萧萧,邀请她们来她的婚礼,两人都爽快地答应了,并衷心地祝福她和端木暖,罗木怡又跟她们多说了两句然后才道别。

  挂掉电话以后,罗木怡一直提着的嘴角慢慢地放了下来,小小的身子连着小脑袋一起靠着旁边的墙壁,又失神地发起呆来。

  端木暖推开卧室门走进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自己的小未婚妻呆呆地抱腿坐在墙角,似乎有些……不开心?

  他走过去,蹲在她身边,食指挑了挑小女生的脸颊,引得她有些吃惊地转头,然后一看见是他,又是笑靥如花的。

  她分出抱着腿的一只手出来,握上他的食指,对着他笑得可人。

  端木暖也是喜欢看她这么笑的,像是拿到了满心满意一直想得到的糖果的小孩子,露出容易满足的笑容,又像是勾勾缠缠的小猫,就只对着自己喜欢的人撒娇。

  「帮你订了一批原文版的专业用书,刚刚送过来,我都放进了书房。」

  罗木怡的眼睛一亮,小脸有些粉红,有些羞涩地说:「谢谢。」她的心情原本还有些闷闷的,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快乐。

  未婚夫第一次送了最合自己心意的礼物,好兴奋怎么办!

  「嗯,不用谢,」端木暖蹲累了,随意地坐下,陪着她一起坐在墙角,声音闲适而慵懒,「说句好听点的就行。」

  罗木怡认真地思考着,谢谢不算好听点的吗?

  「嗯……」她又思考了下,然后突然笑着朝他张开双臂,「抱抱。」说着就是整个人扑到他怀里。

  她骨架纤细,整个人小小只的,虽说好歹也长到了一百六十几公分,可对于一百八的端木暖来说,她还是小得跟只小猫似的,没什么重量,即便她这样突然地撞进他怀里,也还是没有让他后仰半分。

  端木暖顺势单手环着她的腰,由着她抱过之后分开,仰头看他,表情像期待他的表扬一样。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就这样?」

  罗木怡有些苦恼,也不对吗?然后她直接问:「嗯……你想听什么?」

  端木暖懒懒地说:「那你跟我表个白吧。」

  蹭地一下,罗木怡的脸颊又是红彤彤的了。

  怎么这么坏,都明知道她喜欢他了,还要她表白……她都跟他表白过一次、两次、三次了,第三次还说了好几遍的!

  「不喜欢我了,嗯?」

  罗木怡咬了咬下唇,看了看他又飞快地挪开视线,捏着他衣领的小手渐渐收紧,她小声地说:「喜欢……」她觉得她每分钟的心率都快到一百了,「我喜欢你。」

  突然耳朵被人咬上,细细地啃,酥酥麻麻的,然后听到他轻轻的沉哑声音,「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还这么害羞?」

  正常人表白都会害羞的好吗,罗木怡想。

  端木暖也不是很想知道这个,见她不说话也没再问她,反倒问她,「刚刚自己坐在这,想什么不开心,嗯?」

  怀里的人没了声音,他也没催她,就抱好她静静地等着,过了一阵,听到她声音闷闷地说:「在想,你这么着急跟我举办婚礼,是不是就只为了维护公司和端木家的形象、声誉……」

  「问完了?」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又压向自己。

  「如果只是这样,其实也不一定要跟我结婚……」

  居然说出来了……这些话,从昨天他向她求婚后她就一直在想,现在居然真的问出来了。

  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可是不提醒他的话,万一他以后后悔……

  端木暖把下巴放在她头顶上,还记得他刚进来时看到的,她自己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墙角,脸上没有笑容,只是怔怔地在发呆。

  她刚到端木家的第一天,那天他如往常一样在偏厅看了一出好戏,觉得人与人之间也就是这么回事了,所有的行为举动都是出于利益的考虑,没有谁值得放心依赖,也没有谁值得被毫无保留地真心对待。

  爷爷交代他照顾这个小女孩,在回廊上被她拽着自己的衣袖,他知道这个小女孩捧出一颗真心来给他了,后来他也由着她拽着他的衣袖,一路回到西楼。只当时他没想到,到后来狠狠拒绝她的时候也没想到,她一颗心给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收回去过……

  留在我身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句话他很多次想对她说,可是至今都没说出口过。

  「罗木怡。」他声音沉沉的,「我跟你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不是应一时之急的挡箭牌。」我不会再伤害你的。

  「嗯,我知道了。」罗木怡抱紧了他的腰,在他的怀里无声微笑,「我喜欢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