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端木暖正坐在计算机前,跟各地区负责人开多方视讯会议,耳机里还不断传出发言人的声音,说的事情大同小异,他有些心不在焉地边听边看书房角落那边,罗木怡和端木安那两个一大一小的女孩子。

  「美国纽约州去年的利润总额增长百分之三点四……」美国纽约汧的负责人语气隐隐有些得意。

  欧洲区、巴西、俄罗斯的负责人非常看不惯这样的行为,担心极了他们老大以为自己没能耐,也相继地回报自己得意的成绩。

  然后端木暖耳边就一直嗡着类似以下的话。

  「欧洲去年的总销售额增长……」

  「巴西去年的交易额增长……」

  「俄罗斯的市场占有率扩大了……」

  「小姐姐,什么是云雨?」突然一句句式完全不同的话传入了端木暖没有戴耳机的右耳中。

  端木暖单手握拳,掩住自己隐隐有些上扬的嘴角,视线也盯着两个女孩子的那边。

  然后,他就听见了他小女朋友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扭捏地问:「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宝玉跟袭人云雨……」端木安疑惑地问:「小姐姐,云雨是什么意思,是下雨吗?宝玉跟袭人下雨,怎么下啊?」

  端木暖瞧得见,侧着身坐的罗木怡侧脸的脸颊上已经满脸通红,放在手边的专业用书也要被她捏皱了。

  敌不过端木安的一直追问,罗木怡也小声地跟她说了句什么。她们离得有些远,罗木怡又因为害羞,声音着实小,端木暖听不到她说的什么,反倒是耳边一堆嗡嗡嗡的废话。

  心里有些不爽,正想喊停,又听到才刚读国中的端木安嗓音清亮地问:「小姐姐,那交配是什么意思啊?」

  突然有种莫名喜感,卷姐小女友用交配解释云雨。

  罗木怡觉得窘迫极了,特别是在她亲身体验过什么是云雨后……她有些不知所措地扭头过去,看还在开会的端木暖,想向他求救,可见他右手虚握成拳头,贴在嘴边……分明就是在压嘴角忍笑,分明什么都听到了!

  罗木怡心里有些又窘又恼,别过头去,不想再看见那个坏蛋,可转头又见端木安关心的小眼神,又听端木安道:「小姐姐,你生病了吗,脸怎么变得这么红?」

  天,给条活路走吧!

  就在罗木怡快要撑不下去,被端木安各种追问得快要逃跑之前,端木暖快速地结束了他的会议。

  摘掉耳机,起身走到两个女孩子身边坐下,他倒是毫不避讳地当着小孩子的面把窘得想掘地三尺,把自己埋起来的罗木怡抱进怀里。

  罗木怡也像是得救了一样,双手抱住人后就不撒手,小脸直往他怀里埋。

  端木安看得一脸惊讶,又觉得疑惑。

  「你小姐姐不舒服,你先回去自己看书。」

  端木安又看了看在她堂哥怀里装死的人,心里有些担心,又有些懵懂地点点头,「哦。」

  她起身往门外走,就在她将要关上门时,听见她的堂哥又说了一句话。

  「要是很想知道什么是云雨的话,问问大伯父、大伯母吧。」然后接下去的话,就再也不是跟她说的了。

  「你怎么这么说,要是她真的跑去问了,那怎么办?」

  「没关系,她也是该知道一下。」

  「这么早知道不好吧,你教坏她了。」

  「哪有,我只教坏你。」

  端木安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又见她的堂哥忙着和小姐姐说话,没空理她了,她觉得没意思就跑开了。

  心里想着,嗯,回去问爸爸、妈妈云雨和交配是什么意思。

  罗木怡还陷在他说的那句「我只教坏你」的难为情里,双手捧书遮住小脸,同时也把眼睛闭上,她想要静一静……

  直到她突然的悬空,被人抱起来了,她逃出了自己的害羞。

  「你工作完了?」

  自从端木暖跟罗木怡的关系正式公开的那天起,端木暖处理公事时再也没有忌讳过罗木怡。

  不论是他处理的正经事,还是他跟他的手下们秘密筹谋要怎么抢了人家的资源过来,瓜分了人家的利润……他的好的、坏的,冷酷势利、杀伐果断……所有的一切都在她面前摊开,再没有一丝保留。即便在把罗木怡抱在怀里的时候,他依然可以毫无心理压力地当着罗木怡的面说着吃掉别人市占率的计划。

  罗木怡不禁感叹,她的下限又被他刷新了一遍,完全没有见过做坏事做得这么光明正大的人……不过,她也没有了当初很排斥他这点的想法,只是单单想着他不是个好人。虽说她还是觉得他像终极大boss,但是自从过年的时候跟他爸爸谈了谈话以后,她就想明白些了,其实好人和坏人有时很难分清,因为他们也只是一线之差。

  她当时觉得他是坏人,不过就是看到了他对别人残酷、不留情,而人由于同理心,情感总是会不自觉地先入为主偏向于弱势的一方,往往也因此没有再深入探究事情的缘由以及是非的曲折,直接就认定了强势的一方是错误的、是邪恶的,弱势的一方才是对的,才应该被保护。

  如今再回头想一下,他当时也没有做要迫害别人的事情,说到底不过就是反击。迫害毫无反击之力的人,这样的人是坏人。而反击之前对自己一直加以攻击的人,他们之间存在的关系是弱肉强食的关系,也就没有单纯的好人、坏人之分了。

  所以他是一个强势的人,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也不是什么坏人。

  「嗯,今天一天都陪你。」端木暖抱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把她抱在腿上,「有什么想做的?」

  「嗯……」罗木怡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认真地回答,「想看书。」

  女朋友没有情趣怎么办!

  别人家的女孩子,在她这个年纪不是都很热衷跟男朋友看电影啊、吃饭啊之类的吗,为什么他家的小女孩感觉像是没了书会死,感觉好像书之于她比自己之于她要重要得多……这种微妙的心情,在下一秒看到女孩子清澈无辜的询问眼神时,马上就被压了下去。

  看书……也不是不行。

  「那陪你看书。」

  罗木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但是很快眼里就露出些担忧,「刚刚我跟安安在这里,嗯……

  有没有碍着你工作?」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又变得很紧张,「要不然,明天我带安安到卧室里看书?」

  端木暖觉得有些好笑,一手捂上她的眼睛,假装有些被伤害到地跟她说:「你以为我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就是个天天做坏事的人?」

  有些事,只要她想知道,端木暖也会耐着心跟她讲,她想知道的,只要她问他,只要他知道,他都会告诉她。

  她这么大的人,就是善良一点、单纯一点、没心眼一点,但她也是有想法的,也不是个蠢的,没必要遮着掩着、瞒来瞒去的,担心她接受不了,而且也只是些比较残酷的现实而已,他也没做什么丑恶的事。

  他可以护着她,让她继续这么善良美好,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要把她养成个废柴。她可以不用变得世故圆滑,他都可以挡在她前面,她也可以不想知道,他也不会主动跟她讲,可要是她问了,那他就告诉她,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美好的。

  罗木怡见了他这样的表情,心里也确实愧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

  认真地说:「你是最好的。」

  在不正经的时候,误打误撞骗出了对方的真心话,端木暖只觉得心脏像是猝不及防地被泡进了一缸温水里,一时间,情绪有些内敛的他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故作镇定。

  突然情生意动,他心里涌起了一个念头,想结婚。

  而罗木怡见他不出声,只以为他真的是在伤心了,「你不要伤心,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见端木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椅背上,半阖着眼地看她,那慵懒的样子,竟然让她心头突然涌出一种想吻他的冲动,霎时她的双颊又变得红红的。

  而端木暖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沉哑撩人的声音响起,「想接吻吗?」

  罗木怡瞬间心头一热,心跳都被他撩得快了几拍,没犹豫多久,她就诚实地点点头。

  端木暖笑,「来。」

  小女孩把刚刚一直抓在手里的书放一边,分开腿坐在他身上,红彤彤的脸也一点一点地靠近他,闭上眼,先吻上了他的额头,然后鼻梁,然后顺下来,红唇有些颤抖的,却也勇敢地贴上他的嘴唇。

  ……

  顺利的把剩下的时间从没有情趣的看书,变成了火花四射的啪啪啪。

  而罗木怡事后也一直想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那天的最后,在她已经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时,端木暖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嫁给我。」

  她已经累到不行了,心脏如实地飞快跳动了几下,却耐不住困倦,她直接嗯嗯嗯地答应了他以后,下一秒她就睡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