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罗木怡有些委屈、为难的样子,端木堂和罗季榖都不约而同地理解为,小丫头想家、想爸爸了。

  端木堂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毕竟在自己膝下养了四年的干孙女,出个国回来,就只想着她爸爸,都不惦记他这个爷爷了,但是再细想一下,罗木怡跟她爸爸四年不见,才刚见面不久,罗木怡又跑出去读书了……哎,也是该想爸爸了。

  端木堂老不情愿地答应了她,又趁机提醒她,「木怡答应了明天过来陪我,可不能忘了,不然爷爷就真的生气了。」

  罗木怡连忙嗯嗯嗯地点头,心里默默地跟他说对不起。

  离开的一路上是端木暖亲自送他们出去的,罗木怡头低低地拉着罗季榖的衣角走,就像条小尾巴一样,这样娇气的举动惹得罗季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之前他还一直担心,他回来不久罗木怡就马上出国读书,除了跟端木暖那个臭小子闹别扭以外,另一个原因会不会是她埋怨他这个爸爸当初没有好好照顾她?

  还好,她的宝贝女儿还是跟他很亲的,虽然被女儿拉着衣角真的很矬,但是罗季榖表示,他此时的心情超棒的!

  走在前边为罗家父女引路的端木暖心情阴沉,罗木怡拉着她爸爸衣角的这些动作,他都看在眼里。他跟她朝夕相处了四年多,认识了六年了,她什么时候会拉着别人衣角、衣袖,她怎么了才会这么做,他比她自己都还要清楚。

  他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委屈要躲在人身后寻求庇护、求安慰?果然不应该放她出去两年的,她那时还那么小,他怎么会认为该给她空间等她慢慢长大,然后她就不会那么容易钻牛角尖?

  端木暖一脸阴郁,稍稍回头看那个小小的身影,谁知那人像是头顶长了眼睛似的,低着头都能看见他看过去的视线,还懂得错位,用她爸爸的身体挡掉。

  端木暖的脸色更加不好了,黑着脸回过头来。

  搞什么,那个是他的女朋友!她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此时在她眼里就是个痴汉……

  三人行,一头一尾的两人郁闷了一路,只有中间那个年纪最长的人在状况外,心情好到不行。

  那天端木暖把罗家父女送回罗家,下车时本想让罗木怡留下来几分钟,跟她单独谈一谈,谁知道一停车,她跑得比兔子还快,还在车里的两个男人都看呆了。

  顿时,罗季榖看端木暖的眼光就变得不一般了,但又见端木暖一脸坦然地迎接他的目光,坦荡得让他怀疑是不是他理解错了?自家女儿这么反常,其实是因为他在场,所以不好意思跟心上人谈情说爱?罗季榖又想了下端木暖平常的为人,最终不甘愿地承认,自己真的是妨碍女儿谈恋爱了……哎,既然女儿不好意思,那做爸爸的就帮她一把吧。

  当时的端木暖还不知道,他平常伪装温润如玉的性格,让他的未来泰山有了个这么美丽的误会和想法。

  那天以后的接下去几天里,端木暖都在为自己小女朋友的反应堵心,罗木怡回来是回来了,可跟以前的表现截然相反。

  以前,他一早上可以收到她好多条讯息,他在端木家工作的时候,她就背着书,在他的书房里随便占一个角落,坐下来陪着他工作。他工作,她时而看书,时而看他,她的那些炙热的偷看目光,大概也就只有她会认为别人不会发现。而现在……

  妈的,这么多天没个讯息、没通电话是怎么回事?发这么多条讯息不回是怎么回事?

  无论什么时候打她电话都是忙碌音是怎么回事?

  是等着他上门去逮她吗,最近喜欢上玩装死游戏了?那她可要好好装,小心别被他揪到了。端木暖撇撇嘴角,把手机丢一边。

  而另一边,罗木怡此时坐在床上,蜷缩地抱腿而坐,下巴搁在膝盖上,脚边放着一本书,书的上侧搁着安安静静的手机,手机的屏幕还是亮着的,显示的是来电黑名单的画面,里面仅有一个名字……她把端木暖的手机号码拉到黑名单里了。

  她觉得,回国以后的他比在国外的他,恐怖了一万倍。

  那一直盯着她,像是在研究要怎么更狠地欺负她的算计眼神让她毛骨悚然,她能向他申请,她不要做他的自己人吗?她可以写保证书给他,她绝对不会将他的底细告诉别人,他能不能放过她?她不想变成坏人,哭。

  不行,她要好好酝酿酝酿该怎么跟他说这个,在这之前,她还是不要见他、不要听他的声音,坏人都是擅长迷惑别人的,要是让他知道了她这个想法,他肯定会千方百计、威逼利诱她改变主意!

  罗木怡滑了一下手机,退出了那个来电黑名单的画面,打消了把端木暖放到通话名单的打算。

  她没精打采地任由自己栽入床褥中,抓过一边的被子蒙头盖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敲响了,在罗木怡有气无力地应了门以后,门被推开了。

  罗季榖走进来,见罗木怡瘫在床上蔫蔫的样子,笑问:「闷坏了吧,怎么不叫那个臭小子带你出去玩?」

  罗木怡庆幸此时她的脸被被子盖住了,别人看不见她极不自然的神色,她睁着眼说瞎话,「他很忙,没空带我玩。」

  「哦,这样啊……」

  罗木怡嗯嗯嗯了几声,被被子遮盖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乞求,拜托,爸爸不要再关心他们两个的事了。

  可罗季榖偏偏朝着她最不愿意的那个方向一路狂奔,且一去不回头,「那等下那个臭小子来我们家吃饭,爸爸帮你骂他,替你出气,都是你男朋友了,还这么不上道,真是!」

  罗木怡整个人呆住了,等下来吃晚饭……啊!那她该怎么办,她该躲到哪里去?罗木怡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炸晕了头,立刻翻身起来,整个人都慌慌张张的。

  而偏偏罗季榖是满心欢喜的,自家女儿瞬间给他一种原地满血复活的感觉,果然年轻就是好啊。

  罗木怡只觉得自己好像瞬间进入了同一平面的另一空间一样,时间的流逝飞快得不可思议,转眼间,天已经黑了,而她还没有想好对策。她无力地把脸埋在枕头里,就在这时,罗季榖又来敲她的门,「木怡,出来吃饭,那个臭小子来了。」

  罗木怡身体一僵,心脏又熟门熟路地再次跳得飞快起来,她的心跳加速像是条件反射似的,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心脏就开始快速蹦跳起来。

  她认命地翻身起来,作好了赴死的准备,然后出去客厅吃饭。

  这一顿饭,罗木怡一直提心吊胆的,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下去,简直就是味如嚼蜡。

  饭桌上的那两个男人一反往常食不言的习惯,你来我往地相谈甚欢,两人都笑容满脸的,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不高兴了。

  到了最后,端木暖要离开了,她爸爸让她去送送她男朋友,「可以不用那么早回家。」

  罗季榖一副我懂你的表情,看着罗木怡。

  罗木怡顿时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深深恶意。

  端木暖礼貌地跟罗季榖道别后,牵着她的手,强硬地不容她退缩,出了门。

  快近年关了,街上的行人大多都行色匆匆,像他们两人这么悠悠闲闲地漫步的,真算是其中的异类。

  一路上罗木怡都只是闷头走路,没说过一句话。

  天气很冷,已经吹了这么久冷风了,端木暖担心罗木怡受不了,怕她着凉了。

  正想让她跟他去车子里面坐坐,可又担心她直接提议各回各家……端木暖看了看罗木怡,试探地说了句:「天气挺冷的。」打算引导式地让她跟他走。

  罗木怡呆呆地抬头,看了看他的衣服,嗯,好像真的薄了点,真可怜,「还好我今天穿了件保暖毛衣。」

  端木暖叹了口气,白雾从他口中呵出,罗木怡呆呆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突然似乎有点内伤的感觉,难道是被冷到的?

  「嗯?」

  端木暖见她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带着迷茫和疑问,他两手一张,把她捞进怀里,

  「没事。刚刚在想什么?」他换了个话题。

  罗木怡原本还因为他的动作身体有些绷紧,但随后听到他的问题,注意力又被引开了,「哦,在想涨落耗散定理。」罗木怡怕他不懂,还特地为他解释一下,「涨落耗散定理,耗散力越强的体系……」

  见他没什么表情,罗木怡以为他还是听不懂,又继续为他解释道:「耗散力就是对系统或物体作负功,从而使之总机械能减少的那个力。」

  罗木怡见他一直看着自己,以为他对自己讲的这个很感兴趣,她也越来越神采飞扬地为他讲解,「涨落耗散定理的本质在于相互作用,我刚刚在想违反涨落耗散定理的反例子……」

  端木暖心里越来越郁闷,妈的,搞什么,放小女孩出去读了两年书,回来怎么变成这样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