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端木暖在这边一直都是有房产的,在他查到罗木怡跑到这里来读硕士研究所,他就添置了房产,也扩大了公司在这边的业务。只要他到这边出差,都是来这屋子住的,所以一直都有人维持整洁的。

  端木暖抱着人进了门,双手没了束缚的罗木怡又在迷迷糊糊中摸来摸去,脸颊也埋在他的颈窝里一直蹭。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被她上下其手的端木暖,再好耐性也被她惹毛了。

  先是被他发现她跑来酒吧喝酒,还喝醉了,接着发现,她身边坐着的那个外国人应该是她的又一个追求者,然后又担心害怕她会做错事,现在她还这样一个劲地在摸他……

  端木暖被她摸得血液一个劲地往下身涌,等走近床,他立刻把她放到床上,转身就要往浴室去,可她偏偏醉得迷迷糊糊的人不放人。

  还没等他直起身站好,罗木怡就双手双脚地缠上去,把人牢牢地抱紧了,大腿夹着他的腰,嘴里还一直叫着他,「暖哥哥……」

  端木暖就势一低头吻上她,强势又霸道地撬开她的嘴,用着会把她吻软了腿的吻法,把她的小舌头吻得发麻,退开时她嘴唇都有些肿了。

  他激动急切地顺着她脖子往下噬吻,沿途一路留下淡淡嫣红的吻痕,手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从下摆伸了进去,一下就解开了她的内衣暗扣,然后双手抓着下衣摆一反,再往上一拉,把她的上衣脱掉了丢在地上。接着又俯下头去亲她的脖子,双手揉捏着她胸前的娇软,把她揉捏得舒服了,在那里哼哼地叫。

  那娇柔的声音简直能教他死了一次又一次,端木暖情难自己地解了她裤子的钮扣,拉下拉炼,急躁地扯下她的裤子,推开她双腿,俯下身,更贴近她,吸吻着她胸前的娇柔,却渐渐发现她没有了反应……端木暖抬头一看,竟然睡着了!

  身下的人,洁白的娇躯上由于他刚才的放肆有了些斑驳的红痕,她胸前的雪白肌肤上还有着他留下来的指痕……端木暖压抑地别开视线,离开床铺,去了浴室。

  每次都是这样,点了火从来就不灭,下次,下次绝对不会再让她逃过了!端木暖心里发恨。

  第二天醒来,罗木怡的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宿醉的滋味很难受。睁开眼,她就觉得更不对劲了,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褥、被铺,然后是身上异样的触感,她脑袋一震,不敢置信,似是窥视般地看了看被子下面自己的身体……

  妈呀,真的没穿衣服!

  罗木怡忍着头疼坐起身,努力想昨晚的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她想起了一些让她想要尖叫出声的片段时,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

  那个许久不见的男朋友裸着上身,刚洗过的短发发梢还在滴水,有水滴滑过壁垒分明的胸膛、结实的八块腹肌,落入腰带没系好的裤头……

  被逮到了!

  罗木怡,你的男朋友是谁?

  嗯?是你呀……

  全名!全名呢,你男朋友全名叫什么?

  叫……端木暖。我最喜欢的人,嗯嗯……终极大boss……

  啊,她都做了什么!

  端木暖看到他床上那个害羞得红通通缩成一团的小女孩,原本被她惹得一夜无心入眠的烦躁也消退了些,可在他慢慢靠近她,看到她眼睛里的惊恐、警惕后,刚下去的烦躁又卷土重来堵上心头。

  「醒了?喝了两年洋墨水,作风果然跟以前不一样,都学会上酒吧、夜店喝酒了。」

  罗木怡知道自己的好日子也到头了,从终极大boss第一句充满火药味的话里,她就知道她要开始倒霉了。

  她想要反驳他的话,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法跟人好好聊天……她不敢看他,声音小小的,说话也说不好,「你、你先……出去一下……」没办法,没穿衣服,她没有底气,虽然穿了也不见得底气多了多少。

  端木暖气极反笑,「我都没进去,怎么出去?」要不是他听了赵绪风的话后不放心,特地挤时间来这边出个差,她今天在谁的床上醒来都说不准。

  这么想着,也不管床上的人被他调戏得脸红得像要滴血,他一把把她上半身摁回床上,长腿一跨,整个人罩在她身上。

  他一手摁着她的肩,一手撑在她身侧,强烈的压迫感把罗木怡吓得猛烈地推打着他。别了两年的重逢,话还没好好说两句,一上来又是这种重口味,罗木怡的眼圈一下子红了,挣扎的动作也更加的不管不顾,可下一秒下巴却被人捏紧了,一抬起就被人压住了嘴唇,她尝到他嘴里男性的味道,霸道又激烈的吻,不容许她推拒,逼着她应和他。

  罗木怡被他吻得有些迷离,他结实的体魄压在她身上,陌生的重量快要把她压得喘不过气了,她才从迷离中抽离。

  她用力地推他,还用上了脚,想要蹬开他,端木暖的腹部闷挨了她一脚,没等她第二脚蹬过来,他一把拉开她的腿,已经苏醒的胯间用力压上她,还威胁似的向她顶了顶,「接着反抗,嗯?」

  罗木怡被他吓得整个人都绷紧了,不敢再推他。她咬住被他吻肿了的下唇,小手也惧怕地压着胸前的被子。

  「两年不见,见了我也不叫我一声,不让亲了,还敢踹我?」

  罗木怡不知所措,只更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端木暖的拇指压了压她下唇边缘,「松开。」

  罗木怡听话地放开,然后他又低头,吸了吸她的下唇,只是这次很快就退开了。

  他的脸靠得她极近,她能从他琥珀色的眸子里看得到自己的身影,她记得,当初的她就是一头扎进了他这满眼的温柔里。

  端木暖见她静下来了,他的动作也柔和下来,「认真听我说话,说完就放开你。」

  罗木怡乖乖答应,「好。」

  「我要是不在你身边,你,不准上酒吧、不准喝酒、不准随便乱抱别人,女的也不行,不准跟对你有意思的男人吃饭。」

  这对过了两年好日子的罗木怡来说,简直就是丧辱主权,但自己整个人都在人家手上,她也不敢反抗得太出格,正打算小小地争辩一下女的也不准抱的限制,被迫打开的双腿间又被他顶撞了一下,沉哑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立刻点头。」

  罗木怡立刻收住,闭嘴,点头如捣蒜,一点异议都不敢有。

  端木暖满意地又啄吻了她一下,然后言而有信地从她身上起来。

  「起床穿衣服,吃点东西,我们下午回国。」

  这么急?

  「可是……」剩下的话被端木暖幽幽瞥过来的威胁的一眼给堵了回去,罗木怡乖乖咽下没说出来的话,识时务地点头答应,「好。」然后终极大boss才满意地走出卧室。

  果然,她就知道,她倒霉的日子又来临了。

  出了机场后,端木家的车已经停在外面了。罗木怡在端木暖的眼神威迫下,自动自发地上了车,再次踏进了端木家。

  端木暖早在前一天晚上就跟端木堂和罗季榖说过,会跟罗木怡一起回来,因此当罗木怡走进久别的端木家主宅客厅时,见到两位长辈坐在花梨木椅子上相谈甚欢。

  罗木怡的眼圈不由得红了,「爸爸……」跑着过去扑进罗季榖怀里,像极了在外边受了委屈回家找爸爸的小女孩。

  「小丫头,总算回来了。」罗季榖摸摸女儿的脑袋,这么久没见,虽说时不时有视讯聊天,可摸不着真人,还是想得很的。

  端木堂见到罗木怡回来也很高兴,可罗木怡一进门就只想着她爸爸,都不管他这个老爷子了,他在那边一遍又一遍的清嗓子,狂突显存在感,总算也吸引来了罗木怡的关注。

  罗木怡被端木堂暗示得有些尴尬,擦了擦眼眶旁边的眼泪,她不好意思小小声地叫了端木堂一声:「爷爷。」

  端木堂虽然冷硬了大半辈子,可他只要一碰上这个软糯的干孙女,整个人也变得跟小孩子一样,他故意板着脸,不高兴地跟罗木怡抱怨,「这么久不见,木怡都不想爷爷了,进来就只顾着跟你爸爸说话。」

  罗木怡忙解释道:「不是的,我也很想爷爷。」

  「那木怡留下来几天,陪陪爷爷?」端木堂趁机就要留人。

  罗木怡本来没想那么多,刚想点头答应,又听到端木堂说:「木怡以前住的房子,小九还让人收拾得好好的,这次木怡就留下来多住几天吧。」

  从端木暖去国外出差逮到了她至现在,她一直默默地受着端木暖的压迫,丝毫都不敢反抗,好不容易回来,有可以给她撑腰的人了,她一点都不想再跟终极大boss单独相处。

  罗木怡很不好意思,「我明天再来陪爷爷聊天行吗?」

  原本姿态放松的端木暖闻言,立刻盯着罗木怡看,罗木怡借着用手拂碎发闪躲他的视线,把他威胁的眼神挡开了一些。

  端木堂故作可怜地皱了一张脸,「木怡跟爷爷都不亲了,嫌弃我这个老头子了,哎……」

  罗木怡有些内疚,可是她真的不想跟端木暖待在一起,她咬了咬嘴唇,「我……想回家……」

  端木暖跟罗木怡之间的事,他们两人从来没跟别人提过,虽说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人有些不对劲,但端木堂和罗季榖都以为他们两人只是闹些无伤大雅的别扭,不然这次罗木怡怎么肯乖乖地跟端木暖回来,肯定就是端木暖已经哄好了人家了,两人只是不好意思在长辈面前表现出来罢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