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终于找着人的时候,这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年过去了。

  就在端木暖要下命令,让他的人把罗木怡弄回来时,他看了手下发过来的她的报告。

  这一年里,他的小女朋友过得挺好的,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又很快地被新地方的人再次奉作卷姐。没有他,她似乎也不会过得不好,还真的挺独立的……听说还被很多人告白?

  还被研究所的人誉为所里最难追的东方姑娘。一年不见,胆子长大了啊。

  在他属下抖着声音问他是不是立刻把她带回来时,他虽生气,却还是犹豫了。

  最后只说了句:「等拿到这个学位以后就立刻带她回来。在这期间保护好她,那些不相干的骚扰她的人,你们知道该怎么办。」

  那时至今又一年过去了,她逃开他身边,一共两年了。

  「不是醉了吧你?」赵绪风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端木暖这两年里对他都是爱理不理的,他是不是不知道,坏人姻缘是会遭雷劈的。

  赵绪风走到他身边站定,「刚刚饭桌上,那么多间公司的董事坐着,就你一个身边没个女人,可偏偏在席的那些巨乳女每个看你的眼神都像想活吞了你一样。也就那个光头最没眼色,看不出他身边那个女的是盯着你来让他搞的……」

  「闭嘴。」端木暖皱着眉,「说人话。」

  赵绪风不以为意,一手搭在他肩膀上,「现在连说话都这么君子,你家小女孩不是不在吗,干嘛这么忌讳。等她回来,我保证不在她面前说就是了。」

  「敢在她面前说出一个像这样的话就废了你。」

  「要不要护得这么紧……」赵绪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惊讶地问:「该不会是你还没碰过她吧?」

  端木暖一手按在他脸上,一把推开他,「废话真多。」

  赵绪风险些被他推得摔倒,稳住身子以后,也没有嚷着要跟他打上一架,反而惊讶得有些目瞪口呆,「你这样的人居然会谈这么纯洁的恋爱?你都放心放她在外面疯两年,也不怕她忘了你……」

  端木暖出手迅速,一手勒上他脖子,赵绪风赶紧识相地求饶,「表哥、表哥,我妈、你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啊,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赵绪风不要脸皮地说了一车好话,总算把他那个恼羞成怒的表哥哄好了,正要体会活着真美好时,被他表哥一句话打下地狱。

  「这个饭局你去收拾掉。」

  「喂喂,不是,那些人都是人精,你就这么走了,我进去肯定被他们灌趴,到时候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给轮了……」

  端木暖没人性的走入电梯,「你不是最喜欢这样。」

  我操!不是亲哥也不用这么不待见他吧……赵绪风心里流泪一公升。

  大洋的彼岸。

  此时已是深夜,这个冰天雪地的国家能冷得人夜里睡不着觉,即使盖上了两张丝绒被。

  晚上的时候室内的暖气坏掉了,鉴于这是经常发生的情况,罗木怡看多了水电工修理,她自己也学会了怎么修,后来,暖气再坏,她就没再叫人上门修了,都是她自己动手的。

  今晚不走运,暖气坏掉的零件刚好上次用完了,她忘了补给,今天又是平安夜,想求救也没人愿意搭理她。本想着穿上厚大衣、盖上丝绒被应该可以撑得过一晚的,谁知越夜越冷,冷得她毫无睡意,怎么都睡不着。

  罗木怡放弃了,推开被子翻身起来,倒了杯热水后打开计算机,再一次修改教授帮她批过的论文。

  原计划还要再写两天的,现在估计明天就能改好交上去了。这次过了的话,她的硕士学位也拿到了,那就……要回国了。想起回国,那个人的脸又出现在罗木怡的脑海里,害她心跳又快了几拍。

  罗木怡停下打字的手,看了看放在手边的手机。

  一年前大概这个时候,那天刚好也是她要熬夜作实验报告,手机突然响起讯息提示音,那是他隔了一年发来给她的第一封简讯。

  发件人是端木暖。赶紧把论文写完回来,别想再逃,别让我来抓你。

  她一个心慌,手一抖,手机啪的一下掉桌子上了。终极大boss找到她了!这是罗木怡浮上脑海的第一个念头。

  当初她为了躲他,根本就没去之前跟爸爸和爷爷说好的那个国家,还骗了他们说自己要锻炼一下,独立一点,不常回国为的就是躲他。

  都是因为他,她才有家归不得,还骗了她的少女心,她还失恋了……

  她心里一直唾骂着他,还没等她捡起手机,又一段话从下面跳了上来,老实点,不准接受别人的告白。你对我又亲过又抱过,别想不负责任。

  然后她一个不小心,拨倒了玻璃杯,水哗啦啦地全倒在计算机的键盘上,然后计算机黑屏,她做了半个月的实验数据全没了,崩溃!

  端木暖又传了封简讯来,乖一点。

  罗木怡欲哭无泪,这句话一点都无法治愈她悲痛的心情,哎。

  罗木怡从惨烈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继续修改论文。

  要不是那一次的实验搞砸了,她早三个月前就可以写好毕业论文了,都是他害的!

  碰上他,她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之前因为喜欢他,但又求爱不成,还因而被他耍得团团转所受的那些冤屈就不提了;不小心偷听到他要做坏事,她都没想要去告密,他就在那边吓唬她,然后还让她顺势得知他本来就是个坏人,躲着他,可最终还是被他找到了,然后她就开始过着数着时日过活的苟且偷生的日子。

  她都知道了,她出国后不久,端木瑜就进了警局几次,虽然没在里面蹲多久就又出来耀武扬威了,可他是不可能进家里的公司工作了,肯定就是端木暖那个坏人做的。

  然后听说他还踢掉了他的顶头上司,变成了端木家公司的掌权人。

  她都知道了他的底细了,被他逮到的话,只有两个解决方法了。一是,把她灭了……

  罗木怡的心都要碎成渣了;二是,把她变成自己人……他又不喜欢她,要她负个什么鬼责任啊?

  就这么看来,他采取第二个解决方法的机率占了百分之九十,可是她不想变成他的自己人啊,罗木怡在心里悲鸣。

  一夜的奋斗成果在一星期后的下午得来了好消息,论文过了。接下来她只要好好准备口试,然后就毕业了。

  离口试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她可以去几个月的旅行,一路玩一路准备,顺便躲开终极大boss,一直到口试。光想想就觉得很美好,人生真是美好啊!

  说是这么说,但是最终能不能逃过终极大boss对她的追踪?罗木怡分析了一下,表示不容乐观。

  这些天她的心情都有些烦躁,她感觉自己就像黏上了蜘蛛网垂死挣扎的蚊子,只能等着大大的黑蜘蛛一步步向她走来,这种心惊胆颤的感觉,让她的脑神经绷得紧紧的,比以往多了好几倍的时间来留意身边的人,就怕哪天那个终极大boss突然跳出来,要把她逮回国。

  罗木怡都有些担心自己要病了。

  这天,罗木怡刚出研究所,肩膀却突然被人搭上了,她整个人被惊得颤了一下,僵硬地转过头去,发现原来是她一个研究所的损友Christine,她长舒一口气。

  「差点要被你吓死了。」

  Christine也是华人留学生,两人都来自同一个国家,在研究所里的关系也比其它人要好一些。她爽朗地笑,「怎么这么不禁吓,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罗木怡飞快地别开视线,不自然地咬了咬下唇。

  「跟男朋友吵架了?」Christine猜测,她洒脱地一扬头,「有什么好怕的,不爽他就把他甩了。他是不是又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来陪你啦,你告诉他,他这次要是再不来,你姐妹我就带你去泡真正的男人。」

  罗木怡没敢应声,当初她压根就没想跟别人说她有男朋友这个事,也是在后来,扛不住那些热情又豪放的损友们,在她们的各种夹击围攻之下,被迫无奈才说出自己有男朋友这件事。然后又被问及男朋友怎么没来看过她一次,她一律都说,他工作忙,然后帮她那个毫不知情的男朋友惹了众怒。

  可能是因为她的心情太外露,导致现在只要她小脸上有一点点情绪不对,损友们都能联想到,男朋友又无理取闹了……罗木怡心里为无辜中枪的端木暖默哀。

  「说真的,反正你论文也过了,接下来几天也还没什么打算吧,今晚我们去玩玩?」

  罗木怡有些惊讶,「你的论文写好了?」

  Christine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恶狠狠地说:「别提了,都是那个教授害的,在国内读大学的时候,年纪小,不懂事。跟我一位必修课的老师表白,当然是被拒啦。然后我就很有那门课会被当掉的自觉,可是后来我居然没被当,当时我对那个老师的那个感激啊……可是谁知,好戏在后头,等我快毕业,毕业论文就他带的,他肯定就是在报复我,每次批改都一节一节的,被他卡了十次不只。口试的时候,不刁钻的问题他不问,有一题竟然还用法语问,还好本小姐天资聪颖,熬过去了。等终于毕业,以为脱离苦海了,出国读个研究所,都跨了专业了,谁知又碰上那个极品,还是他当我的指导教授……」

  罗木怡听得有些目瞪口呆,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幸运了,她同情地看着Christine,为她掬了把同情泪。

  「哎,不说啦,那我们约好了,今晚去!」Christine见罗木怡的脸色还有些犹豫,她继续央求游说,「就当陪陪我啦,你男朋友又不在,去玩玩他也不知道啦,而且又不是背着他干什么坏事,嗯,怎么样?」

  罗木怡头脑袋乱糟糟的,最近她的神经也的确是绷得太紧了,是该去放松一下,她点点头,「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