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罗木怡有些微愣,脑袋里一片混乱,她应该离开……对,没错,应该离开,可双腿似是被灌了铅,一步都挪不开,心里还是有着一丝奢望,好希望端木暖能反驳一下……但是其实,心里早已信了。

  要不是如此,怎么会用一个不成立的借口耍了她四年?要不是如此,怎么会明知道她喜欢了他这么久都还是默不作声?

  为什么爷爷他们刚问了她喜不喜欢他,说要给他介绍别的女孩子做他女朋友,她急不可待地再次向他表白后,他反而答应了?

  不就是因为他不喜欢她吗。他不喜欢她,所以可以对她的感情视若无睹,可以冷眼旁观她想要靠近他,却只能竭力控制自己,咬着牙把自己的手捏得发红,像是在看戏;他不喜欢她,所以不在乎她,可以不用顾忌她的感受,反正,是她喜欢他,是她自己的事。都是因为她太喜欢他了,而他却一点都不喜欢她。

  心里疼得快死掉,像是心脏被强行扭得变了形,可是还有声音灌入她耳朵,偏偏不放过她。

  「怎么,我说错了?」

  「不算。」

  嗯,他不喜欢她。又失恋了……

  罗木怡低着头,看着扶在楼梯扶手的右手,手指用力过度,指尖有些发白,也有些发僵。缓过了那阵子腿软,想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继续上楼,刚抬头,露台里的两个人走了出来。

  赵绪风顿时嘴角抽搐,真是人生何处不狗血,他用罗木怡的事调侃了他表哥N遍,他表哥没一次回应的。偏偏一千零一次的回答被当事人撞上了,估计也听到了,呵呵。

  赵绪风怕死地僵硬侧头看端木暖现在是个什么表情,然后,他觉得自己被端木暖用眼神杀死了一亿次。好吧,他还是识相地滚好了。

  室内只剩下端木暖和罗木怡两人,露台的门没有关上,冰冷的空气似要冻结四周的一切,连同人的五脏六腑。

  「你都听到了。」

  声音还是温温沉沉,还是罗木怡最喜欢的,可是却再也没有以前那种似是阳春三月冰雪消融的感觉。

  这个人,是她最喜欢的,喜欢得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她都能为之心动,喜欢得习惯了心如刀绞的感觉,喜欢得,只要看见他,她就只懂站在原地。

  「不说话,是在害怕我,嗯?」

  看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看着他对自己笑得一反往常,表情不再柔和温暖,眼神变得犀利阴冷……直到他走到离自己没几步远,才发现自己早已全身颤抖。这个他,不是她熟悉的那个人。

  罗木怡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却被端木暖猛地一下子推到墙上。

  他一手撑在她头上的墙壁上,欺身向她压来,她双手推挡着他快要贴上自己的胸膛,小脸侧过去,躲过他喷洒在她脸上的气息。想逃,可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握上了她的腰。

  沉哑撩人的声线在她耳边响起,声音轻得如同耳语,「害怕我什么,嗯?是听了我的话,觉得我可怕呢,还是偷听了我的话被我发现,怕我灭口?」

  敏感的耳垂被潮湿温热的触感包围,罗木怡身躯一颤,心脏收紧,「不要……」这么放荡的事,他从来没对她做过,他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这种强势霸道是陌生的,她心慌极了,心脏跳得飞快,却不知所措。

  耳垂被细细地噬咬,湿热的感觉一直从耳垂下滑,滑过腮帮,一路下来,直到细致的颈部。

  「不要什么,你不希望我这么对待你?不是你要跟我在一起的吗,是你说喜欢我的。」

  他的气息紧繁地包围着她,他强烈的侵略性似是把她的空气都据为己有,她快要无法呼吸了。

  「脸转过来。」

  罗木怡双手依然施力地推拒着他,做着无用功,咬着自己的下唇,侧着头低下来,假装听不到他的话。

  「乖一点,嗯?」握着她小腰的大手探进了她的衣服下摆,顺着她的后腰,强硬地挤进了有些松动的牛仔裤后腰处的裤腰,捏了一把她嫩软软的屁股。

  罗木怡倒吸了一口气,飞快地扭过头来,正想用手按住他出格的大手,却不料被他反应极快地先一步擒住双手,牢牢地锁在头顶。

  她眼眶通红,声音微颤细小,「你放开……」

  他的脸向她靠来,她心慌得赶紧闭上双眼,然后感觉额头被抵住了,他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你怕什么,我没做过实质性伤害你的事吧。」

  罗木怡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动,红唇抿紧,要咬上下唇之际,却被他咬上了。

  然后,听到他含住她的下唇瓣,模糊不清地说了一段话,「还想我装着温柔对你?可是我本来就不是那样的人,怎么办呢,我这样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四年前我就问过你,喜欢我什么,罗木怡,喜欢我什么,你想清楚了吗,嗯?」

  那天以前,她到底喜欢他什么,罗木怡也不知道,只知道只要看到他,她的心脏就飞快跳动得似不是自己的。那一天,后来也没怎么样,只是被他烙了几个吻痕在胸部中间。

  就情人看来,也不算过火,可对罗木怡来说,已经足够把她吓得想逃,再加上她不小心偷听到的那段对话内容,和他后来整个人都变了个样的性格……真的好像那种终极大boss,好吓人!

  然后,她也真的趁着端木暖忙得腾不开手的时候,拖着个小行李箱逃去了国外。

  罗季榖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那天罗木怡被端木暖送回家里来时,还是满脸通红的,也不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问了她,她也是回答得支支吾吾的,只说突然想到国外读研究所了。

  他心下估计应该是跟端木家那小子闹小别扭了,爸爸多半是看女婿不顺眼的,罗季榖对端木暖也是这样,之前成天想为难端木暖,无奈自家女儿不争气,被人吃得死死的,现在难得自家女儿这么有勇气要造反,他肯定是举双手赞成的,就连某人的亲爷爷端木堂也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力支持。

  于是办手续、申请国外研究所……一项一项飞快地完成。

  等端木暖弄好了手上的后续事宜,却发现,他的小女朋友逃跑了。

  饭店走廊的窗户被打开,端木暖正靠着窗台散散酒气,冷风扑面而来,驱走了刚才在包厢里染了一身的浑独气味,香烟味、酒味、女人浓浊的香水味……

  刚刚吃饭的时候,那些董事叫的陪酒小姐见他没要女伴,一个个都往他身边凑,他差点就失礼地想把衣服脱下来丢掉。

  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在身边的时候习以为常,甚至觉得理所当然,而一旦不在身边了,无论之前有多讨厌、多不耐烦,心里也还是会有些怅然若失。

  那个小女孩,他不否认跟她在一起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喜欢她,甚至以前,他还对她经常偷看他、时常碰触他而不耐烦。

  不喜欢她的没主见,不喜欢她的软弱妥协,不喜欢她没有骨气地依赖人,不喜欢她动不动就哭,玻璃心……

  可是后来,他觉得其实还好,她也没那么糟糕。

  老爷子对她的重视,的确也是其中一个他答应跟她在一起的因素,但其实他也没恶劣到哪里去吧,起码他没有利用她,没有逼她在老爷子面前替他说好话,起码他也是真的抱着跟她试试的心态,认真对待她的。

  是她说要跟他在一起的,她干嘛一副控诉他「他利用她」的表情看着他呢?

  想起那天走出露台,看见她站在楼梯上,一双大眼睛里水气盈盈欲坠,端木暖心里就觉得郁闷。

  然后还让她给跑了,手机号码,换了;发邮件,不回;登门拜访她爸爸,上门几次被敷衍几次;她的朋友,找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老爷子那边就没让他瞧过正常的脸色,幸灾乐祸、明晃晃的嫌弃交替着;就连他暗中派去找的人都被人阻挠……

  折腾了几个月还没一点消息,他心里算计一番后,停下动作了。然后,果不其然,再几个月以后,罗季榖坐不住了,逼着他去找罗木怡,数据、信息全部帮他弄好,再然后,阻挠他找人的那股阻力也没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