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如端木暖说过的,他真的每天都很忙。才刚从国外出差回来不久,又出国出差了。

  罗木怡怕打扰到他,他出差的这些天她只敢用简讯跟他联系。

  罗木怡传了,我爸爸回来了!

  端木暖回,恭喜。

  罗木怡又传,可是我有点不高兴。瘪嘴。

  端木暖疑惑,嗯?

  罗木怡解释,爸爸说要接我回家。哭。

  端木暖问,不想搬?

  罗木怡回,嗯……不是……我想爸爸,可是我舍不得你。

  在机场候机楼候机的端木暖把手机放回裤袋里,他的表弟兼下属赵绪风坐在旁边,见他反常地在上机前频频摸手机,心知肯定有问题。

  赵绪风的妈妈与端木暖的妈妈是姊妹,端木暖的妈妈还在时,端木暖和赵绪风时常凑在一起,感情很好。即便后来端木暖的妈妈去世了,两人的感情也还是没变。

  赵绪风给身边的顾瑾瑜递了个眼色,虽说顾瑾瑜向来对他人的私事并不热衷,可是端木暖偏偏又是他的大学学弟,关系交好,恰巧他又知道端木暖的一些感情事。

  「有事?」端木暖问。

  赵绪风刚想说顾瑾瑜有事问他,被顾瑾瑜抢先一步摇头回应了,赵绪风不敢置信地看着顾瑾瑜……居然这么缺德,卖队友!

  还没来得及抱怨一句,端木暖的视线就调过来对准他了,赵绪风一震,僵笑,「是我妈又烦着你,叫你带巧克力给她作伴手礼吧?她昨晚就碎碎念了我一个晚上,我都严肃地跟她说过了,我们去出差没时间……」

  端木暖懒得听下去,打断他,「不是。」

  不是?

  「那……」是谁?

  「登机。」端木暖起身。

  赵绪风只能沮丧地起身跟着,顾瑾瑜瞥了他一眼,轻声提示他,「那个小女孩。」

  什么小女孩……什么!赵绪风万分惊讶。虽说他是知道罗木怡喜欢他表哥,可是他们的关系好像没这么好吧?看他表哥刚才那股黏黏糊糊的样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他绝对要好好关心关心他表哥!

  下了飞机后,顾瑾瑜上了自家的车子,顾瑾瑜与他们只是在机场偶遇上,下机后就各走各的路,各去各的地方。顾瑾瑜先行离开,而赵绪风死皮赖脸地赖上了端木暖。

  端木暖深知他这个表弟有多厚颜无耻,也就由着他跟,反正是懒得跟他废话了。

  车子刚开出,端木暖刚开好的手机立刻响个不停,除了工作邮件、讯息外,还有家里来的通知,说是罗木怡的爸爸罗季榖宴请他们,答谢他们这几年对罗木怡的照顾。

  等端木暖到了酒店的包厢,一眼就看到了一脸闷闷不乐的小女孩。

  端木暖跟各位长辈问好后坐在他爸爸旁边,刚好与罗木怡隔桌对望。

  而意外跟着端木暖来的赵绪风则坐在了端木暖身旁,他感觉非常好,占了一个近距离听八卦的位置,绝对能得到第一手好料。

  罗木怡看着端木暖进门落坐,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很快又暗淡下来。快要搬走了,现在他们坐的位置还隔那么远,不开心……

  罗木怡闷得连吃饭都没心思,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由于席上的人多又热闹,倒是没几个人注意到罗木怡的反常。

  罗木怡低耸着小脑袋,筷子拨了拨碗里的饭菜,完全没了胃口。刚放下筷子,手机震了下,罗木怡没精打采地掏出手机来查看讯息。

  端木暖传来,好好吃饭。

  罗木怡抬头,只见对面的端木暖安静地坐在那里,轻轻转动桌上的转盘,一盘盘菜从罗木怡面前转过,然后施力按住,转盘慢慢地停了下来,正对她的一道菜正好是她最爱的猪肚烫鸡。

  端木暖挑了挑眉,示意她吃。

  罗木怡传了个,好。

  她放下手机,乖乖拿起筷子挟菜,又用汤匙舀汤,一小口、一小口地细嚼慢咽。

  端木暖见状,传了,乖,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筷子若无其事地挟他面前那道芹菜香炒肉片。

  坐在他旁边的赵绪风看愣了……他这个表哥不是最讨厌芹菜吗?当年阿姨逼着表哥吃芹菜,表哥宁愿被罚抄五遍弟子规也不愿意吃一口。

  所以说……表哥他是在追女孩子?追那个一直明恋他的罗木怡?

  赵绪风顿时感觉风中凌乱,坐他旁边的人和对座的人之间似乎正往外冒着一串串粉红色的泡泡。赵绪风那不敢置信的眼神还没收回来,倏地又被端木暖的视线给对上了,他瞬间僵硬得尴尬地笑了两声,「吃芹菜,吃、吃饭,呵呵……」然后他感觉他被端木暖用眼神杀死了一百万次。

  旁观别人谈恋爱,真的很不好;打扰别人谈恋爱,真的更加不好。赵绪风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呵呵……

  没多久,罗木怡就搬出了端木家。她当时很不舍地和众人道别,而端木堂笑笑地说了句不用舍不得,很快又会再回搬进来的。说得罗木怡满脸通红,快速地拉着罗季榖逃走了。

  罗季榖在外漂泊了四年后,再次回到市里定居,为了不再沉浸在妻子逝世的悲痛里,他和罗木怡没有住回以前房子,反而是新添置了一处房产。新添的房产地点跟端木家相隔不远,这倒是方便了罗木怡,只要她没课,她就跑去端木家。

  她觉得后面的日子过得更快,一眨眼,大学剩下的一点学分她也都修完了,大学毕业了,硕士研究所的考试成绩也出来了,她确定考上了。假期过后,她就是研究生了,要更加努力读书。

  于是,只要是端木暖不去公司,改在端木家工作的那天,她就背着几本专业用书跑到端木家,待在端木暖身边。端木暖工作、开视讯会议,她就坐在书房的某一个角落里,一时翻看自己手上的专业用书自学,一时呆呆地看端木暖工作。

  今天是农历年初三,罗季榖让罗木怡待在家里拜拜后,见她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想去端木家了。

  对于自家女儿和端木暖的事情,他听端木堂隐晦地说了下,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两个年轻人都有些意思。

  自家女儿都二十了,也是该谈恋爱的年纪了,再加上他对端木暖还算知根知底,也信得过端木堂不会允许他的孙子玩弄罗木怡的感情,罗季榖也就不反对他们往来了。

  罗季榖把拜年的礼物拿出来给罗木怡,「今天不要读那么多的书了,要带上这些上门礼,到了端木家以后让那小子出来接你,知道吗?这些让他提。」

  罗木怡惊课,然后又有些害羞地点点头,乖巧地应了声,在罗季榖的注视下羞红了脸地出了门。

  出租车把她载到端木家门前下车,她在这里住了四年,搬走以后也经常来,端木家的守卫都认得她,见是她来了赶紧帮她开门,又让其中一个同伴开部游园小车,载她穿过了偌大的花园。

  虽说答应了爸爸要让端木暖出来接她,但是他工作这么忙,她不想打扰他,宁愿他空出多一点的时间来好好吃饭。

  跟端木堂聊了会天后,罗木怡像往常一样,背着大书包,穿过长长的回廊走到了西楼,进了门,穿过起居室准备上楼去书房。

  在刚踏上第一级楼梯时,从隔壁露台里传出来了轻轻的对话声,其中一道是罗木怡熟悉的温温沉沉的声音。

  「公关部和财务部都被塞了几个人?」

  「公关部有三个,财务部五个。手脚真快,才出了趟差,端木瑜这么快就把人安进来了。你打算怎么样?」

  「不是他。」声音温温沉沉的,语气淡淡。

  「不是他?」

  「他……没有威胁,被人当枪使了,二伯父终于忍不住了。」

  嗯……说的是公事?那还是先不要过去打招呼打扰他了。罗木怡继续上楼,这次脚步放得更轻了。

  但是没上两级……

  「那不管端木瑜?」

  「呵。」端木暖嗤笑。

  「不用蓄力对付你二伯父?你手下能用的还没能让你足以同时对付两房,三太太又把端木瑜看得这么重,你弄端木瑜,三太太肯定跟你拼命,只怕到时候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二伯父用不着我费心,端木瑜……他自己找死,我不过推他一把,三伯母算不到我头上,毕竟她还要跟那个拿她宝贝儿子当枪使的二伯父算帐。老爷子不会管这事,他根本没看得起过我那个堂哥。端木瑜要是安安分分的,我还容得下他坐等分红,既然他不都安分了,那就废了他。」

  「呵呵,看样子追到罗木怡了,说话这么有底气。也是,你爷爷最重视的女孩子啊,你要是管得住她,还愁你爷爷不帮着你吗。」

  端木暖默不作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