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四个月后,端木堂寿宴。

  端木家的主宅热闹非凡,许多市里的富商名流纷纷登门拜访,给老人家祝寿。端木堂满脸喜气地跟上前来祝贺的人道谢,声音还是中气十足,整个人的精神很饱满。

  罗木怡一直陪在他身边,手扶着他的手肘,不多话,脸上一直带笑。

  「哦,这位是?」

  「这是我最疼爱的干孙女。」端木堂高兴地说,然后又动了动手肘,示意罗木怡向人问好,「罗木怡,这是你爷爷的老朋友,姚爷爷。」

  罗木怡乖巧地笑着问好,「姚爷爷好。」

  软糯糯的声音就像爸爸一直宠爱的小女儿一样,叫得人心里都软成一团。

  没说几句话就让姚老先生高兴得不得了。

  「呵呵,是个小美人啊。小女孩,多大了今年?」

  「二十了。」

  「哦,读大学二年级了吧?」

  端木堂一点也不放过炫耀的机会,自豪地说:「我们家木怡都考研究所了,主修原子物理,说是要读凝聚态物理的硕士研究生,哎呀,老爷子没文化素养,不懂这些啰!」满满满满的都是炫耀啊。

  到底是多年的好朋友,姚老先生也够了解端木堂的,没评价他炫耀的行为,倒是称赞罗木怡,「噢,读理工科啊,很少有女孩子读理工科这么厉害啊。」

  罗木怡被称赞得小脸一红,害羞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懂眨巴眨巴着那双大眼睛,含蓄地说:「没有啦,也未必能考得上,成绩还没出来。」

  这时候是十一月,花园里的紫荆花开得正好,宽阔平坦的水泥路两旁种了一路的紫荆花树,妖娆的紫色花瓣落在水泥路上,铺成了一地紫色的地毯。

  从端木家主宅门口的这头到水泥路正对端木家黑色大铁栅门的那头,这长长的一路,漫天遍地的都是妖娆的紫色,遥遥看去,不禁产生一种错觉,彷佛连天空都要被染上这动人的紫色,美得让人想落泪。

  安静的紫色水泥路中,有一人从远处缓缓走来……那是她最喜欢的人。只是看着,心里就觉得暖烘烘的,即使其中还夹杂着酸、疼。

  两位老人家即使还是一直在聊天,可他们都留意到罗木怡的异样。

  端木堂装胡涂地问:「我怎么好像看到有人正沿着紫荆花道走过来,哎呀,年纪大了,眼睛不中用了,那是谁啊?」

  「是哥哥!」呃,似乎说得有点太过兴奋了,得收着点,「是暖哥哥。」

  「哦,是小九啊。」端木堂装作恍然大悟,然后挤眉弄眼地假意试探,「木怡,你喜欢小九不?」

  这个问题差点把罗木怡吓哭,被人发现了?不对不对,这是秘密,被她藏得好好的,或许只是随口问问她……

  罗木怡咬着嘴唇,心里闷闷疼疼的,好想点头承认她喜欢他,可是、可是……

  她低下头,先是缓慢地摇了一下头,然后接下来加快速度地又摇了几下。

  端木堂脸上霎时就皱起来了,看着疼爱的干孙女情绪突然低落下来,他冷硬了大半辈子也不知道怎么哄孩子,给他老友递了个眼色,让他赶紧来救场。

  姚老先生自然是明白端木堂眼神里的含义,他也装模作样地说:「木怡不喜欢小九啊?那我可要让我家孙女格丝跟他交个朋友。」

  他分明就看到了罗木怡藏在背后不停绞啊绞的手指,于是再下一剂猛药,「但是呀,我家丝丝是很霸道的,都要求交的朋友把她放在第一,不能对别的女孩子有一点点好,不然她会对那个女孩子发脾气。她会在女孩子的食物里加上过期的奶酪,让那女孩子一个礼拜都离开不了厕所,也会把女孩子的可乐都换成苦苦的红酒,就算知道女孩子喝不了一滴酒。」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姚老先生不知道,他这随口说的一番话,令自己的孙女姚格丝在单纯的罗木怡心里留下了多么不好的印象。

  这话一说完,两位老人家四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罗木怡,看她有点什么反应。

  罗木怡心里抽疼得要命,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木棍上钉着的钢钉给击中了,疼得尖锐"疼得头晕目眩,可偏偏有人还不放过她,还在不断地拖拉着木棍。

  不可以,不可以说,打死都不能承认。

  罗木怡能听见自己的心滴血的声音,啪嗒啪嗒啪嗒,「不喜欢,我不喜欢他。」

  说完,顾不上礼貌,她双手一拉起裙摆,低着头跑,跑进了高高的,可以把她整个人都遮掩住的花丛。

  端木暖刚下机,从机场回来。三天前他出差去了趟国外,原本是订定了在国外逗留一周的计划,可因为端木堂的生日,他只能挤压时间拼命做完,赶回来献殷勤。

  他现在是个副总,总经理是他的二伯父,可老爷子还没退下去,几乎算是把二伯父给架空了,反倒是让他做了二伯父的工作。

  老爷子这么偏向他,他要是不赶回来给老爷子庆生,恐怕家里又要不安宁了。

  因为坐飞机而关掉手机几个小时,下机后一开机,不断响起的提示音提示有新的邮件、讯息,直到车子转入端木家的大铁栅门前,他都一直在查阅并回复信件、讯息,下达指令。

  沿着长长的紫荆花道走去,端木暖只觉得肩膀和后脖子酸疼,都是这几天熬出来的。

  熬过了今天晚上,他会让秘书帮他空出明天一天来补眠。

  站在老爷子旁边的,是那个自己以为是在暗恋他,实际上,谁都看得出来她喜欢他的女孩子。四年前他的一个玩笑,居然让她这么牢牢地记住了四年,四年里都不敢在他面前偷看他,也不敢再主动靠近他。

  以为这样就能守住秘密?她心思这么简单,她喜欢他,家里的人精有哪个是猜不出来的。

  端木暖眯了眯眼,二十了,比四年前刚见到的她漂亮了,身高长了些,终于长到他肩膀了,没像以前那样瘦得吓人,总算养出了些肉,皮肤也养得嫩白嫩白的,原本就精致的五官也更显眉眼如画了。

  今天,她一身中国红的长裙,衬出她的好气色和窈窕的身段,静静地站在那里,安静而美好。

  在端木暖离端木堂他们几步之遥时,他看见罗木怡双手拉起裙摆,跑进了花丛里。

  「爷爷、姚老先生。」端木暖问了好,又恭敬而谦和地给端木堂祝了寿后,似是随意地说道:「木怡怎么了?跑得这么快。」

  两位老人家显然也被这一出弄得有点呆,有些迷茫,两人都被问懵了。姚老先生先回过神来,咳了一下,端木堂毫无心理压力地说:「她是被你吓跑的。小九,你去看看她。」

  「好。」端木暖毫无怨言地背起黑锅。

  端木堂满脸不满意,他最小的这个孙子很沉稳,他最欣赏小孙子凡事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可是现在最不满意的也是这一点,都不懂得着急,他这个旁观的都急得跟什么似的,这个小九还给他这么淡定。

  端木堂第一次因为小儿女感情的事训端木暖,「一眨眼都四年了,还一点长进都没有,大事办得不出半点差错,一点儿女感情就拖拖拉拉。」

  翻译得直白点就是,一个十几岁的丫头,用了四年时间都摆不平,看得老人家我都着急,再不快点,老人家我帮你追了算了!

  被自己爷爷明晃晃嫌弃的端木暖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他没有跟旁人提起过,小女孩四年前就追他,然后被他狠狠拒绝,他还把人吓得这四年过得提心吊胆的事情。要是老爷子知道了,大概会直接把他绑上,押着他娶了罗木怡吧。

  端木堂见自家小孙子默不作声,以为他是把话听进去了,在反省自己。端木堂这次满意地笑了,自认为教训好自家小孙子,小孙子也明白自己的意思,受教了,他转过身去跟老友吹嘘,他多久多久后就能抱曾孙……

  端木暖明白老爷子肯定误会了自己的态度,他也懒得解释,也懒得继续听那些无聊的、炫耀的对话。又跟几个凑上来讨好地说好话的富商名流互相恭维几句,又寒暄几句后,他离开了人群。

  十一月份入夜早了很多,落霞在天边还未完全消散,天色已经暗下去了。

  端木暖逆着光,离开了热闹的人群。端木家偌大的家宅,也就只有主宅这边是人声顶沸的,其它地方安静得能听到风吹过树梢,叶子摇曳发出的细碎沙沙声。

  说起来,他到底是为什么不应了罗木怡呢?

  走在长长的安静的回廊上,伴着远处传来的欢笑声、喧闹声,端木暖边走边给秘书发了条消息,然后把领带解下来松开几颗扣子。

  初时见到她,在客厅里,她坐在老爷子身边,紧紧地挨着。没有安全感,容易依赖人,这是他对她的第一印象。她几乎一直低着头,也没说几句话,即便后来他把她从客厅里领出来,去西楼的一路上跟她说话,她说话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是个需要人哄的小孩子。

  即便后来,他发现她其实很聪明,但心里的感觉并不是惊喜,而是惋惜。没有主见,只知道顺从别人意愿的人,再聪明又能有什么大用。

  二十二岁的他自顾不暇,养不起需要娇养的玫瑰,也不需要听他指挥的仆人,要她这样的,还不如要个脑袋空空的花瓶。

  他以为,斩断情丝就该手起刀落,不可拖泥带水,她还小,心性不定,会很容易转移了注意力。而结果是,这是他这辈子做得最混蛋的一件事,耍了一个不懂耍手段、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