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骗了初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骗了初夜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早餐过后,端木暖带着罗木怡出了门。

  这三个月里,端木暖已经帮罗木怡办好了入学手续。

  虽说罗木怡此前的两年里,跟着爸爸罗季瑴过着东奔西走、颠沛流离的生活,在一个城市待不到半年就离开去下一个城市是常有的事,但是罗木怡的学业却并没有因此而跟不上。

  甚至在之前,端木暖安排她就读市里最好的私立学校,校方让她完成的测试,她也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也因此,校方给出建议,希望罗木怡学习进级的学业。

  而端木暖在与爷爷端木堂商量,并了解了罗木怡的意愿后,为罗木怡办好了就读大学的手续。

  而他们这一次出门,可以说是罗木怡来到这个城市以后,第一次好好看看这一座城市的样貌。以致于她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兴奋,都快盛不住快乐要满溢了。但最令她高兴的,是陪她一起出门的人是端木暖。

  「有没有哪里特别想去?」端木暖看着前方的路况问罗木怡。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翻出水瓶,扭开,趁着等红灯的时间一口口喝水。

  罗木怡的神经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下似的,鬼使神差地一直盯着他不停上下滚动的喉结看,连他问她什么都听得不是很清楚。

  他觉得她看着挺顺眼,因为她心思单纯,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可也就是因为她心思单纯,什么都写在脸上,她由于喜欢他而有的一些小动作,也直白得让人有些恼怒。

  端木暖喝够了水,把水瓶放回原位,然后又调了一下导航。他一直都能感觉得到,从上车以后,罗木怡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这三个月来,这样的情况发生的频率不在少数,而他的忍耐力也逐渐下滑,起码在上车以前,他都一直认为自己能够忍过去……

  终于还是不耐烦了,果断侧首,直接捉住她的视线。

  罗木怡被吓得心里突了下,赶紧扭头垂下眼帘,脊背不自觉地绷紧了,两只小手也并排放在膝盖上,坐得端端正正的。

  端木暖回过头直视前方,只是眉头还是皱着的,他还是很不满意,他竟然差点就发脾气了。

  他不该在人前有脾气的,他该是一直谦和的。明知道她是可以一眼被人看到底的人,明知道她喜欢自己,他不应该任由她亲近自己,不该让他们之间变得暧昧。

  「下礼拜一就开学了,去你学校看看吧。」

  罗木怡点头嗯了声,她还在低着头害羞,不知道旁边的人心思早已转了九弯十八拐。

  端木暖根本就没想听她的意愿,话说完了就翻出手机打电话给罗木怡的学校,即便罗木怡没有发出那应和的一声,他也不会改变目的地。

  没过多久,车停下来了。

  罗木怡看着端木暖熄火,把车钥匙拔掉,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她的视线黏在他身上,看着他绕过车头来到她这一边,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这边的车门就突然开了。

  「到了,下车。」

  罗木怡一下子回神,手忙脚乱地解安全带,可偏偏越急越解不开,她觉得好窘,无助地看着端木暖,而端木暖也只是看着她,静静地等着,并没有帮她解开的意思。

  罗木怡心里难堪得有点想哭,她咬了咬嘴唇低下头,手指继续用力按解安全带的按键。终于,在她把自己的手指折腾得麻木、通红时,安全带扣发出了清脆的啪一声。

  她小小地抬头看端木暖,见他已经侧了身站着,手背抵着车檐候着她下车。

  她不敢拖拖拉拉,迅速从车里跨下来,心里扭成一团,乱七八糟的,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只知道自己不开心。

  端木暖把车门锁上,「走了。」说完,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按了个键接起电话,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应了声后说:「到了。」

  他走在前面,罗木怡低着头咬着嘴唇跟在他身后。

  他生气了,虽然他没对她说什么重话,可是她分明感觉得到,他不喜欢她……想到这里,罗木怡彻底没了心情,心里有种酸酸的、有点疼的感觉,小小地抬头,看着他高瘦却结实的背影,哎,更想哭了……

  校方的人很快就出现接待他们,像是生怕端木暖会改变主意不让罗木怡就读他们学校一样,拼了命地使劲夸学校怎么怎么好,怎么注重培养学生的全面发展啊,怎么让学生劳逸结合啊,学院生活又怎么精彩丰富啊,校风怎么严谨,教学质量怎么好啊……

  全程端木暖没出一句声,不置可否。校方接待人因着他这不冷不热的态度,更加卖力地说好话。而罗木怡,心思完全没有放在这里,看了什么、听了什么一点都不记得,眼神涣散,像是发了一路的呆。

  可校方接待人的一句话,把她远在天边的心神给震了回来。

  「接下来的是我们学校的宿舍区,学校为了让学生住得舒适,特意安排两人一间,同时,为了给学生营造一种家的感觉,宿舍里还配有小厨房……」

  罗木怡咬了咬嘴唇,打断了接待人长篇大论的介绍,「一定要住校吗?」

  接待人似乎被问得顿了顿,「呃……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是住校的。」

  「我不要。」罗木怡飞快地拒绝,「我不要住。」

  接待人顿时有些尴尬了,「这个……是学校的规定,我没办法决定……呵呵。」

  罗木怡拽住端木暖的衣袖,「暖哥哥……」

  一直没有出声的端木暖低头看了看她水亮的眼睛,拒绝,「不行。」

  「我会好好读书的,住在家里,我保证每次考试都考全年级第一。」罗木怡央求。

  端木暖盯着她看,似乎在思考什么,安静了几十秒。

  罗木怡在他长时间的注视下,情绪越来越低落,他在拒绝,她觉得她大概知道他的意思了。就在她低下头准备放弃时,听到了他温温沉沉的声音,「抱歉,我希望跟她单独谈一谈。」

  「好的、好的,这边有个凉亭,现在还在放假,没多少学生在校,要不到凉亭那坐着谈?」

  端木暖点头应下,道了声谢后往凉亭走去,罗木怡拉着他的袖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凉亭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圆石桌,石桌旁是四张石凳,凉亭四周被树木包围,即便是现在这么热的天,坐在凉亭里还是阴凉阴凉的,有微风袭来,飘来阵阵花香,是个纳凉的好地方。

  只是现在,罗木怡根本无暇感受这些风雅,她顶着端木暖审视的目光,焦急地想着对策,要怎么让他松口,答应让她的要求?

  「为什么不想住校?」还没等她准备好,端木暖已经率先抛出问题了。

  罗木怡的小脸一下子憋得通红,连看都不敢看他,「就是不想。」

  端木暖的眼神在她的脸上溜了一圈,手里把玩地转着手机,「总有原因的。」

  「没有原因。」罗木怡嘴硬不肯说,自以为只要她什么都不说,他就什么都不会知道。

  但是罗木怡不知道,她在端木暖面前就像是透明的一样,他只需要看她一眼,他就能摸清她的小心思,而他现在不过是在明知故问。

  「没有原因就住校。」

  罗木怡不说话,抬眼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地垂下,雪白的牙齿咬住嘴唇,原本嫣红的唇瓣被她自虐地咬得有些发白。

  她那一眼虽然快,可也足够端木暖看清楚她眼里的东西。除了眼球上覆着的一层薄薄的水雾以外,眼睛里面还有委屈和伤心。

  一个上午就把一个女孩子弄哭两次,端木暖开始思索量度,是不是干脆下狠手比较好?反正都已经哭两次了。

  几秒后,他有了答案,「你喜欢我?」

  罗木怡被他突然来的这么一句,眼泪都被吓没了。

  「怎么不说话?我误会了?」

  「不……是……」像是嘴巴里含了一口水,话说得不清不楚的。

  端木暖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突破,「知道我多大了?」

  「二十二……」

  「我是爷爷的孙子,你是爷爷的干外孙女,这么算起来,你是我的表妹,明白?」

  就算她再迟钝都能听出来他在拒绝,也在不高兴她企图漠视他们之间的辈分伦理问题。他不喜欢她自以为无人知晓的偷看,不喜欢她的亲近,不喜欢她像菟丝花地依赖他,他不喜欢她……

  「喜欢我什么?」

  被他连番地轰了两个问题,罗木怡已经不会说话了,他先压了两个问题在前,无论她说喜欢他什么都是错的,连她喜欢他……都是错的。

  端木暖的神情还是温和的,从远处看他们二人,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现在说到了这么禁忌的问题,更甚之,他还是和颜悦色的,声音还是她最喜欢的温温沉沉的,语气还是没有一丝波澜,连他说的话,从表面上听来都是得体的。

  罗木怡搁在腿上的两只手,手指似是扭麻花一般,把刚刚下车弄得麻木通红的手指扭得发白,没有了血色。

  端木暖看着她低下头的小脸上红潮一点一点地退去,最后只剩下苍白。他想了想,手上把玩着手机,顺时针转了两圈,逆时针又转了两圈。

  他笑了笑,笑得温暖得如同阳春三月,却说出了非常恶劣的话,「是喜欢我年纪够大,还是喜欢我们俩的身分够禁忌?」

  毫无疑问的,罗木怡被吓哭了,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可以挑战的。

  原来在别人看来,她喜欢上他是这么羞耻的事情,连被她喜欢上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原来在他想来,她喜欢上他,是一件这么糟糕的事情……

  罗木怡两眼通红,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几滴,以最快的速度爬得满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